習近平故意選擇7•20封殺江澤民? 今日點擊(2589-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22 日訊】        提要
江澤民未送花圈引關注
杜導正:這次好像有點不太一樣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過去4、5集的節目當中,因為肯德基事件我們談到愛國主義。我個人非常感慨的就是,有關愛國主義這一波浪潮當中,其實在過去的10年的節目當中,頭一次出現了另外一個現象,就是大家看我節目的很多朋友,在愛國主義的過程中,真正的確實很多事情明白過來,知道愛國主義本身就是殺人的。就像我有集節目說了,趙薇講了國家利益高於一切,這句話是邪惡的。國家的利益不能高於一切,它永遠不能超越於每一個個體者的人的尊嚴。它只能依附於、服務於,每一個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個體者的人的尊嚴、道德與人性。當她把國家利益高於一切的這個說法,灌在頭頂上的時候,它就是殺人的,它就是殺人的。

在這其中跟大家分享過很特別的,就是非常確定的我個人的認識,無神論和進化論本身是非常邪惡的。它的邪惡就在於,可以使人扼殺自己的靈魂,泯滅自己的靈魂。一個靈魂被扼殺,如果不能認知自己靈魂的話,自身的人性的那一面就是混亂的。不是沒有,是混亂的。因為人的人性,是依託於我們本身的靈魂的境界。靈魂本身的佛性貫穿到人這一面,我們說叫人性。所以人性其實它真正的一面,是與佛性連在一起的,這樣善的。當然有些生命就是惡的囉,那真碰到蛤蟆,牠就沒有善都是惡的。

但是對於眾多人而言,大多數今天人而言,人之初性本善。我能理解的就是因為,我們真正的人性的一面,跟我們靈魂的佛性的一面是一體的,只不過在人的層面你把它稱為人性。當然很多人講說人性有惡的一面,是。那惡的一面,是跟我們肉身的物質同在同生的。我們肉身的物質是男女結合,慾望最大限度的滿足,又滿足不了,只能在滿足的過程中,有了愛情的結晶,產生了我們每一個個體者。所以當你說到人性惡的一面,它是侷限在這個,男女結合的慾望的滿足的結晶上。它必然有惡的,它必然有惡的。

江澤民露頭了,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香港媒體東方日報,人家挺敏感,江澤民沒送花圈引起了關注。這事兒怎的,送花圈有關注,不送花圈還關注。再提醒大家,江澤民從大閱兵之後,這個蛤蟆再也沒見到過,蛤蟆爪子再也沒見到。你隨便我們怎麼說都行,再也沒見到。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前副主任,中國農村政策研究室的前副主任,安徽省的前省長王郁昭,星期日在北京病逝,享年90歲。遺體告別儀式,在昨天早晨8點鐘北京醫院。

江澤民未送花圈引關注

中共政治局7個常委,和已經退休的中央領導人都送了花圈,但偏偏沒有江澤民的花圈。江澤民可以送花圈,對不對,是不是他自己送的不知道。在過去的時間裡,死了人了,江澤民送花圈,一直是以這個方式來露頭露臉兒的,這一次給掐了。有點兒成心。有胡錦濤的花圈,有李鵬的,有朱鎔基的,有李瑞環的,有溫家寶的,有李長春的,還有賀國強的,就沒有江澤民。這是成心,這是成心的。

聽話聽音兒鑼鼓聽聲兒,昨天甚麼日子?720,7月20日。我昨天的節目當中跟大家講過了,王岐山在19日,在人民日報第2版,強調了問責制度,打那個關鍵少數。其實他原來的,問責制度當時解釋的,關鍵少數中的關鍵少數,對吧。終身追責,終身問責,終身追責,這都是王岐山幹的事兒。而問責制度只有1千多字,那一篇東西。而王岐山解釋甚麼是問責制度,3千多字。19日幹的王岐山幹的,20日讓江澤民不露頭,故意的。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我跟大家講過610,6月10日江澤民成立了610辦公室。當初李東生是以這個官名打下去的。

也就是說,習近平、王岐山、栗戰書,今天早已把整個江家的人給圈起來了。但他就有他一個時間表,他的角度認為甚麼時間掛出來。可是他自己要做的事情,一定在7月20日這一天有所表達。李長春、賀國強,如果這一些人被打的話,這一些人叫關鍵少數,江澤民叫關鍵少數中的關鍵少數。還聽不懂。所以我跟大家講過江澤民死定了。習近平、王岐山他們也非常明確,在選日子上就這麼幹。

中國的問題,中國未來的問題,就是法輪功的問題。因為其他的問題表現出中共的邪惡。表現在人的層面,對等很多朋友,也只討論在人權和政治的層面。但是唯獨法輪功他是一個修煉的團體,對自己靈魂重新認知的團體。所以我才跟大家說,這是一個問題的根本,對吧。不是說六四本身的問題如何,是說六四的邪惡和學生們被屠殺,北京人被屠殺,表現出來的是中國共產黨的邪惡。而被屠殺者卻不能夠從其中,認知到共產黨的魔鬼,只能認識共產黨的邪惡和野蠻和兇殘 ,卻認識不到它生命本身的魔鬼。延續到今天,所以這是在我看來這就是關鍵所在

炎黃春秋,這個事情出得很特別。杜導正接受美聯社的採訪時,明確表示說,這一次的做法有點不太一樣。這一次的被整肅,不守法而且蠻橫粗暴,所以跟以前全都不一樣,所以這也是讓杜導正覺得很奇怪。這些年最後都是以和平的方式處理了。因為過去的時間裡,這個炎黃春秋一直遭受到很多磨難。他說我們也做出了一些讓步,這個雜誌的方針風格一直堅持著,從來沒有動搖過。但這一次我感覺好像有點不一樣。就是我說的,很不守法,相當野蠻,相當粗暴,有點出乎我的意料。我不知道背景是什麼和怎麼搞的,當局為什麼這麼做。這是他跟這個美聯社的採訪描繪的。

杜導正:這次好像有點不太一樣

而在另外一篇報導中,也是杜導正自己說的,炎黃春秋遭受幕後黑手,但不是習近平。南華早報,這人馬雲的,20日文章揭露出,炎黃春秋被停刊的原因。杜導正自己講說,感到很痛苦,但我別無選擇。杜導正認為更換領導層的決定,不會來自於中國藝術研究院,因為他們沒有那麼大權力。但他也不認為這一決定,是來自於習近平。他猜測這個決定,應該來自於介於黨中央領導,和研究院中間的層面。那是誰?中宣部部長劉雲山。那劉雲山已經失勢的話,那中宣部部長是有這個權力的。

它彰顯出中共最上層搏殺的過程。在另一方的勢力中,跟習近平故意搗蛋的勢力中的,省部級層面,或者局級層面的官。習近平不能全都殺了,他沒這本事,他也殺不了,他只能嚇唬他們。而這一撥人當中,有不怕他的,不怕他嚇唬的,跟他死磕,造成的結果。所以在我的眼睛裡,炎黃春秋、肯德基事件,都是過程。而你冷眼去看,習近平、王岐山的做法,他根本不管那事,他只管處理那關鍵少數的關鍵少數,集中精力去描繪問責制度的這種應該性、正確性、正統性。來保證他最後使用問責制度,和終身追責制度,打在江澤民、曾慶紅身上時的,合法的概念,穩定整個社會。

而相反,炎黃春秋和肯德基事件,是引起社會動盪。肯德基事件引起社會底層的動盪;炎黃春秋的事件,會引起這些海外的那些,怎麼說呢,網上人士們當不能夠明辨真相的時候,會引起他們的騷動,會引起他們的討論,會引起他們各種各樣的說法。但是這一次炎黃春秋被打,在海外中國問題專家當中,引起的風波卻不像以前那樣了,原因就是大家都品到,這其中應該還有別的故事,沒有這麼簡單的故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