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主義高級黑 意識形態新較量 今日點擊(2591-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25 日訊】     提要
愛國主義高級黑 意識形態新較量
川普要從亞洲撤軍的言論引起震驚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因為週末的原因我個人要外出,所以這集節目大家看到的時候呢,是一個預錄的節目。也沒太長啦,隔了一天,才。但是在我的眼睛裡可是,現在的事情是一種失控的狀況,分分秒秒會發生一些事情。不過發生的話,我自己會利用另外的辦法,跟大家分享我個人的看法。

我們說失控的狀況,其實在週末之前我看到一個報導說,我印象中是紐約時報的,說義大利可能會出現很大的麻煩,主要是指它的金融體系。

金融體系從2008年,當時美國的兩房事件,帶來的整個金融行業的大崩潰,主要是美國。而同時把歐洲帶下來。結果歐洲本身帶來之後,有他們自己的措施啦。其中義大利卻沒有任何動作,特別是對銀行業沒有太多的改善。為什麼說義大利可能會出現問題呢,它說過後的幾週,那義大利可能公布它的銀行業的壞帳的比例,有可能超過達到甚至超過15%。15%那可能就太大了。銀行業作為一個行業,它就靠往外貸款,就是現金嘛用錢嘛。如果它往外拿出來的錢,15%都已經死掉、毀掉、賠掉了,那它利潤能有多高啊,對不。我們就說這意思啦。那就會造成整個義大利的金融行業的,這種面臨著非常殘酷的場面。

那與此同時現在的義大利的總理,又要拿出公投的概念。說公投的概念,就是有關他要把義大利議會的300多議員的名額,給改到100名。那降低議會的名額, 只留下1/3,是為了便於管制,為了便於他拿出的政策通過,容易通過。人越多這事情越不好辦,對不對。那房子蓋歪了,是因為木匠太多啊。木匠多了,房子就蓋歪了。原來上大梁什麼的,只能上成什麼樣,就這麼回事。誰也不服誰,誰也不搭理誰,誰也不跟誰合作。所以都是自已整死自己, 玩死自己,自己弄自己,很多事情是這麼回事。

同時我們看到在土耳其,截止到我做節目的時候,它已經抓了6萬多人,那純粹瞎來。這叫民主的法治社會,不可能。它在從所謂的民主法治的社會,走向一種極端制的。而土耳其我們知道,太多的跟ISIS一樣的這種宗教。我們看到那種狂暴的作法,實在是令人瞠目結舌。在這個背景之下我們並沒有看到,包括英國也好,法國也好,它在相應各自問題上的改善。而英國卻明確講說有關脫歐的談判,今年不談。所以它又算歐盟裡面的人,它不談嘛,連談都不談。所以今天的一切還都在持續著。那唯一的問題,就是給整個歐洲帶來了動盪,給英國帶來了動盪。那英鎊跌到了歷史上,近似歷史上的低點。30多年來近40年來的低點。那這就是歐洲,在我的眼睛裡一種失控。我一再跟大家說失控的場面。

那在美國, 我們知道共和黨的這個川普的作法,是非常顛覆的作法。而在我的眼睛裡,這一些的分裂只是表象,這一些的分裂僅僅是剛剛開始。星期五的時候,香港的東方日報有篇評論,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愛國主義高級黑 意識形態新較量。從政治層面確實是這麼回事。國內民粹主義者,在各地衝擊肯德基。與此同時,自由派人士對這些所謂的愛國者冷嘲熱諷,認為他們是新時代的義和團。在這種意識形態的較量中,愛國主義被汙名化,愛國者被妖魔化,恐怕是當局始料不及的,當局始料不及的。

愛國主義高級黑 意識形態新較量

其實我覺得,它屢試不爽,對不對。每次都很爽待愛國主義。而每次我們都提到說,愛國主義是雙刃劍,可以傷了自己的。但很多人就會說,不可能,你放心吧,你老說共產黨亡,它就沒亡過。我也跟你說個一直說個逗哏的話,沒關係,它只要亡一次就亡了。有人說你抬槓,沒抬槓,對不對,真的沒抬槓。人都死一回,死兩回的不多。等死兩回的人,又救回來的人,你看他性情大變。為什麼?當他死過的時候,他知道地獄是什麼;當他死過的時候, 他知道死是怎麼回事。等人回來的時候,大多都變得很善良了。他懂得死去的那一面,要償還他今天活著的這一面的所作所為。

這裡呢他又叫民粹主義者。我覺得就是媒體,現在也是為了搶這些讀者吧,就衍生出很多的詞,衍生出很多的詞。民粹主義者有他特意的解釋,愛國者主義者有他特意的解釋。文章說自由派人士是新時代的義和團。我覺得說某種程度上,你別糟蹋義和團。說句心裡話,別糟蹋義和團。歷史上的任何的一切,歷史上1949年之前的任何的過程,都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說出黨性戰勝人性。在人性與黨性中,只能選擇黨性不能選擇人性,任何時代都沒人敢說這話。在中國共產黨的今天的時代,有人就這麼說,說得擲地有聲,明確講自己不是人。

愛國主義高級黑 意識形態新較量

你怎麼能用歷史的中國,去評價今天被馬克思的魔鬼理論占領的中國呢,是你糊塗。愛國主義被汙名化,愛國者被妖魔化,恐怕是當局始料不及的。愛國主義在我的角度來講,這是共產黨邪惡的最後一棵稻草,對不對。其實從某種單純講這個詞一點毛病都沒有,川普是不是愛國?美國話就是愛國,對不對。一把菜刀本來是做菜的,砍人就是凶器,就這麼點事。愛國主義就是一把菜刀,人壞了全完蛋了,對吧。這把菜刀放在了黨性,要扼殺人性的共產黨手裡頭就是殺人的,是邪惡的。國家利益高於一切是同樣的道理嘍。

那同時在週末之前,川普,應該是星期四了,川普在他最後的演講中,發表了出人意表的,令很多人震驚的某些言論。其中一條,這是美國之音報的,川普要從亞洲撤出美軍的言論,引起了震驚,是這麼回事。川普在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說,美國在韓國的駐軍,不能保證我們在朝鮮半島的和平,所以美國亞洲駐軍,駐有軍隊、飛機、艦隻和在日本的基地,我們到底能從中獲取什麼?所以這是關鍵的一種利益的角度。而他的利益的角度著眼點,在美國本土,美國本身。他不管那麼多,什麼別的都不管。而真正的概念是美國和日本與韓國有長期的同盟關係,如果兩國遭受攻擊,美國將向他們提供防禦,這是奧巴馬外交政策一個關鍵點之一。

川普要從亞洲撤軍的言論引起震驚

美國副總統孟岱爾,曾經在1993到1996年,出任美國駐日本的大使。他對美國之音講說,一個主要的政黨的總統的候選人,說出這種話,簡直令人無比震驚。

這是美國歷史上的,一個令人驚嘆的時刻。那就行了,他這麼說了,他已經說出來了,對吧,覆水不能收,這是他的態度。但他這麼說的表面,他是以美國利益為根本,有錢賺我們就幹,沒錢賺我們就不幹。你光讓我花錢我不弄,對不對。商人就是利益,商人不是意識形態,他不管,對不對。掙黃金、掙白銀、硬打硬的,拿金么,就這麼點事。那這個事情就變成了,不是一個策略家,不是一個政治家,不是一個國家真正的,這種理念的一種思想者。他就是一個實打實的生意人,說出這樣的話 。

所以作為一個傳統的,這個孟岱爾前美國副總統,他就覺得他怎麼可能說出這樣的話。如果這個說法的話,那就把美國在世界歷史,二次大戰之後,扮演的國際警察的角色,完全被削掉了, 對不對。那我的看點說美國中間社會當中的,中間社會的中間層出現了大裂變,因為川普的出現。美國社會在崩潰, 崩潰的過程, 分裂的過程,是川普提出了很多出人意表,不可能的說法和想法,而他又卻是美國總統的競選者之一。

川普要從亞洲撤軍的言論引起震驚

還是讓我不得不想到,在聖經啟示錄當中,在一些其他預言中一直是說,在整個全球社會走向巨變之前,擁有權力的人是個黑人。而這個黑人,我們能夠看到的,只能看的就是奧巴馬,沒別人。今年的11月分美國總統大選,被選出來的總統,將在明年1月分接任奧巴馬。而現在的競選者,兩個人都是白人。生活在過去時間裡面的人,是個悲哀的人,是對過去根本無能為力的人;生活在明天夢想中的人,永遠是夢想,夢想與現實距離之大,是人沒有能力揣摩的。生活在現實中的人,能夠把握現實中的人,而不去索取,只是品味這命運的過程,那是真正生命的認知,在我目前能夠理解到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