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密集拘控 紅色恐怖能救梁振英嗎? 今日點擊(2591-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25 日訊】        提要
密集拘控 紅色恐怖能救梁振英嗎
憤怒而自戀的川普在喪失理智嗎
科技讓世界變得更美好嗎 並沒有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們記得有一個,有個人在Facebook上留言,有關愛國主義的事,人家取名叫鄭成功,沒臉就沒有任何圖標,跟大家分享過。很多朋友說濤哥別生氣,實際對他有很多評論啦,那今天人家有回覆啦,說你這漢奸說我這個漢奸,你這個漢奸,跟汪精衛一樣不得好死的。我跟大家分享的意思就是說,大家要知道在今天的中國社會中,我們會看到相當一部分這樣的人,在我的眼睛裡確實是相當可憐。同時有個朋友留言,說濤哥看你節目大概3年,自己講自己是年輕人,你講的很多內容,確實是一開始翻牆的時候,從來沒聽說過人家講中國政治問題,這麼講,沒聽過從來沒聽過。3年聽下來覺得非常的感觸,他最大的感觸就是,人的能力是很有限的,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而這種有限的能力,在現實環境中,大家都侷限在一種無可奈何的背景之下。

我在節目當中,其實一直在跟大家分享一個,一個我個人,在理解師父交給我的內容當中,去理解生命的道理。佛家講大自在,什麼叫大自在?自己首先不要被控制,佛家講大自在,那佛家本身還講空,道家講無,對吧!而在現實的生活中,我們知道最大的敵人是自己,這是我們通常說的一句話,最大的敵人是自己,是自己的慾望與貪婪,衍生成各種各樣的東西。超越自己的人是超越自己肉身的人,只有中國傳統的修練的東西才有,不是現在宗教的東西,是傳統的修練的東西才有,沒有這個你是不行的。但今天的環境促成我們,今天能夠認知到我們不好的一面,所以我一直說拒絕邪惡,那你是一種選擇,當你不知道該選什麼東西的時候,你拒絕了邪惡的本身,神佛就在你背後,就有神奇出現。神奇,所謂的神奇,就是只有你自己知道,沒有什麼玄玄乎乎的。作夢對每個人而言都叫神奇,因為他不能分享,都是個體的。學被教育的過程,就是扼殺自己的過程。

紐約時報本身就登了一篇文章,科學給人帶來的是痛苦,而絕不是生活質量的提升。因為它只滿足了肉、滿足了慾望,卻扼殺了人們的靈體。ipone6、iphone7厲害吧!你看看一個個都這個,對不對?日本人又出了什麼遊戲機,什麼遊戲program,一天那個股價漲了90億,一個個全瘋了,好端端的人就被它控制了,瘋了,神經了,但人們沒有意識到這是神經了,這是瘋了,就這麼點兒事,這就是科技產品。

密集拘控 紅色恐怖能救梁振英嗎

有人說你很絕對化,有點兒那意思,有點兒那意思,個個拿了iphone6,一個個冷漠得只剩自己了。連搞個相都這個,對不對?跟老婆親熱的時候沒準都這個。你別樂,想想自個兒在怎麼生活。但現實就是現實啦,那因為這一集節目是提前錄製的,網上星期五的時候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蘋果日報的評論,密集拘控,紅色恐怖能否拯救梁振英?繼梁國雄被廉正公署拘捕,落案起訴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之後,那馮敬恩,香港大學學生會的會長,也被警方上門拘捕,涉嫌刑事恐嚇、刑事毀壞、強行進入;再加上黃之鋒、周永康等人,被裁定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會等罪名,梁振英政府的密集的拘捕,檢控行動,如果說與剛剛開始的提名的,立法會選舉無關的話,有誰信?如果說紅色恐怖再次襲港的話,不是梁振英為了繼續充當,中共的板蕩忠臣,又有誰信?這種作法和時間的選擇,很像周永康的政法委當年的年代,跟現在中共體制當中的,權力結構,這種司法結構的行為,也非常類似,非常類似。所以在我認為這是一體的,跟國內出現的狀況是一體的。這種一體的概念,讓所有的人看到,我還是那句話,共產黨本身的邪惡,沒有什麼別的,真的!

梁振英的政府的行為,一個是中聯辦張曉明公然指手畫腳,第二個沿用了中共的治國手法,第三個是在維護中共權貴,及其代言人在香港的利益,稱之為紅色恐怖更為恰當。我個人覺得應該也就是這麼回事啦,所以當這吻合在一起的時候,採取恐嚇的態度,就是直接了當。所以這種作法本身,採取直接了當恐嚇的作法,我覺得都是非常明確的,但是它相生相剋的道理,表明今天梁振英和張曉明本身,走到絕處了,因為這都是沒有退步的,對吧!沒有退步的。與此同時,據說那些要求所有參選的這個議員們,必須要簽這個協議書,認可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那泛民主派的諸多議員,都拒絕簽署,明確挑戰它。也就是說,梁振英採取的是黨性的概念,直接對壘香港人的人性的概念,那要不打起來才怪哪,這是一個非常自然的反應。所以整體評論,就是這麼個評論,表現出梁振英本身的,中國共產黨的黨性的,這種紅色的恐怖,在香港只要他待一天,權力擁有一天,他別無選擇。

憤怒而自戀的川普在喪失理智嗎

與此同時,紐約時報還針對週末時,川普成為共和黨的總統競選人,這件事情發表諸多評論,它的評論很多咧。其中一條說,憤怒而自戀的川普在喪失理智嗎?這問的非常厲害,這話要放在今天中國的媒體上、大陸的媒體上,你都無法想像,對不對?但這就是一個什麼叫正常的,國家必須服務於人的社會,而不是國家利益,高於一切的概念,這是一個對人的尊重的概念。有沒有人覺得川普在失去理智,他的演講一向以漫無目的,東拉西扯為特色。在最近幾場的演講當中,共和黨的策略師叫邁克明確講:川普的發言已經超過了夸夸其談,完全是醉醺醺的祝酒詞。文章引用了川普在發言中的,很多的發言稿,然後他總結一句話:無論川普怎麼去前不搭言後不搭語,什麼八個單詞連在一起亂說,不注重任何的間架結構,但他的中心就是他自己,中心就是他自己。怎麼說呢不知道?所以他不是一個政客,他是一個生意人。而今天在美國的社會當中,可能相當於一部分人,接受一個概念,我們今天要的就是利益,對吧!美國人的利益受到損害,我個人的利益受到損害,因為無論怎麼樣他已經是一個,共和黨的被接受的、被推薦、被推的總統候選人,這就是事實,這就是客觀走到這一步。

文章裡還提到說:川普對他不接受的很多人,都非常的憤怒,每天要在奇怪的時間,發出好幾條推文,來報復曾經說他的人,這個人叫科潘斯,他罵科潘斯是不誠實的懶蟲,真正的垃圾,沒有信譽可言,這種作法竟然持續了兩年。那寫這篇文章的人,不外乎就是要痛斥川普本身,在美國中間社會而言、主流社會而言,是一個不正常的人。他說在過去的幾個星期裡面,川普長期以來的這種語言特色,得到了淋漓盡致的發揮。在美國的政治歷史上,獨一無二的時刻,一個主要政黨的提名人,是否有穩定的精神狀態,竟然成為了街頭巷尾的話題。太多的美國人認為川普是精神有問題,但他是成功人士,他是美國夢的實現者,那他財富的象徵、他能力的象徵,他作法的一切帶他走入了今天的成果。你怎麼辦嘛!所以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一個概念,那美國社會因為他的出現,出現了分裂和崩潰,主流社會,對不對?傳統歷史的政治價值觀在撕裂,因為他的出現。

科技讓世界變得更美好嗎 並沒有

同時紐約時報登了一篇文章,科技讓世界變得更美好嗎?沒有。每天我們被各種承諾,讓生活更美好的新發現、新專利和新發明所淹沒,但對大部分人而言,更美好的生活並沒有到來。它說這是我們每一個人,真正的事實,它說了一個很關鍵的一段話,共情,共同擁有的情感、謙卑、同情、良心,這些人之關鍵成分,在追求新的創新的過程中,都已經缺失掉了。把設計乃至創新,從本質上作為一個人文學科來討論,而這個學科卻迷失了方向,所以今天創新更多的東西,卻基於毀掉別人的工作,而不是創作。

所以文章講說:在這樣一個缺乏謙卑的環境之下,擾亂的概念顯現像一種顛覆性的挑釁,大多的設計師覺得他們是在創新,實際他們是在闖入、破壞、摧毀人本身的概念。我剛才說的就是這個意思,摧毀人本身的品質,做人應該有的品質。

而更大的範圍內出現對制度的不信任,加上對自我判斷的自以為是,人更加自私、更加站在自我的角度,讓解決方案偏離了修正、修改、修補、修善的目標,變成了為了破壞而破壞一切。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