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在軍隊做了毛澤東做不到之事 今日點擊(2596-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7 月 30 日訊】        提要
習近平冒險推軍改 權力是否鞏固
中共從嚴治黨 亡羊補牢晚不晚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最近的兩個星期裡面,我在Facebook上非常有意的,跟大家分享一些很即時的,我看到國內的一些視頻,其實主要是在民間比較大的事件,或者衝突上的這些視頻,包括水災、包括城管被打死,這些視頻都有,有些場面比較血腥啦,很難看下去。那除此之外,有意跟大家分享的另外一套視頻,就是純自然的環境,平常我們看不到、意識不到的,那包括像什麼龍戲水,也就是有人叫龍捲風,那包括一些純自然的冰雹,和那個一條大魚,牠可以一口吞下上百條小魚,但牠不吃掉。然後在牠嘴裡頭,忽悠忽悠然後又出來,這種很奇妙在我們現實生活的,基本概念當中不可能存在的那一面,跟大家分享這些。其實真正的原因在於,我個人認為,人與天地之間的我們的關係,被我們每個個體的人,被現實環境的這種貪婪慾望,給摧毀了我們與自然之間的,這種內在的生命聯繫。

其實我們自己,就是這自然當中的一部分;我們自己就是,這自然當中的一個組合。每個人在扮演著不同的角色,當人們去,我記得很早的時候,我說過個概念,說這個辨證唯物論說的叫什麼,人類社會和自然社會,它給對等了,文社會和自然社會,它給完全對等起來,在我的看法當中是完全錯的。當這種分離開之後,它強化的是個人的、自以為是的個人的突出,而它缺失的,是缺失掉以人肉眼看不到的,那部分的生命的真實存在,表面上看起來是對人的尊重,實際是對人的人性的扼殺。當缺失了對生命認識的時候,陷落在現實科學當中的理解的時候,就是手心手背的道理。一個人強調手心,必然忽視手背;一個人強調手背,必然忽視手心。而作為人的層面的一切,沒有任何人同時可以看到,自己的手心和自己的手背,這就是人生活空間的最大的障礙。

人的眼睛長前頭,不知道後腦勺長幾根毛,但人只相信眼見為實,但你從來沒見過你後腦勺長什麼樣,可是他死氣掰咧認為要實證科學,我問你用什麼實證科學,去證明自己後腦勺長了3根毛啊!人的科學陷落在,就像人看見手背、看不見手心;看得見手心,看不著手背。一樣的,人的科學是人創造出來的,它必受限於人的生命存在的形式,這是一個基本系統論當中的,一個基本概念,但是今天有多少有學識的人,自己在學習著信息論、自己在學習著系統論、自己卻身陷其中,極其荒謬簡單的道理中呢,為甚麼?自私、貪婪,自私與貪婪只注重眼前的一切,自己玩死自己、自己坑死自己,就這麼簡單!

習近平冒險推軍改 權力是否鞏固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英國媒體報導講,習近平冒風險推軍改,權力是否鞏固?金融時報在中國系列報導中,寫了一篇大篇幅的文章,分析習近平對軍隊的指揮和控制力。習近平透過大力清洗和結構性改革,其實我覺得不叫結構,革命性的改革,希望把軍隊變成其個人政治權力的基礎。但是他能否壓住軍內反對勢力,是一場賭博,始終在賭博。習近平4月分穿著迷彩服視察了,中國軍隊新的聯合指揮中心,這是對政治精英發出了訊號。以前中共的領導人都是穿著中山裝,那用意在於區別中共的,軍政不同的角色。而習近平身穿迷彩服,表現出對軍隊的不同態度,軍隊在習近平的位置,其間被擺在了核心位置上,樹立起個人的權威的制度。美國中情局的負責東亞的前助理,中國軍事問題專家偉德寧說:習近平特意打破中共傳統,對軍隊發出訊號,他不僅代表黨,他也是軍隊的一份子,就這麼回事!所以他後來說叫改革不是改革,現在叫革命。我們在節目當中早跟大家說了吧,改革已死,對不對?姜文在一步之遙中我就跟大家講,那姜文說了,就變天了,變天了剪辮子,你不剪辮子別人軋打咧,就這麼回事兒!

習近平新的軍事頭銜,軍委聯合指揮部的總指揮,這個頭銜類似於在當年,朱德49年到54年的總司令的頭銜。那身為總書記本來是中央軍委主席,對軍隊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但是黨內的頭銜外的新頭銜,加強了習近平的權力。軍委主席是虛的,相對軍隊來講,有著虛職的概念。那聯合指揮部的總指揮,是直接可以下達命令的,他是軍人的概念,對吧!所以既可以解讀成,他對軍隊的整個掌控力的,獨裁掌控力的過程,排除其他江澤民體系的過程,同時又可以解釋成他對軍隊不放心,因為軍隊實在是沒辦法,都是人家一手建成的,對不對?那華盛頓的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約翰遜認為,習近平並非第一個釋放,強勢訊號的領導人,但透過大閱兵等等這些行為,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做了,當年毛澤東都沒有做過的事情。毛澤東沒有擔任過,軍隊的聯合行動總指揮的職務。

軍隊改革,他說這是解放軍自49年以來,最全面的一次改革。軍隊改革遇到了巨大的阻力,主要來自於陸軍,大刀闊斧的作法,改變了解放軍的指揮結構,在對手勢力被清除之後,那軍隊的最高指揮官,被習近平個人把握,就這麼回事!所以習近平把軍隊變成了他的政治權力基礎,軍隊動作沒有他,作戰指揮部的總指揮的認可,軍隊不能有任何調度。在最後結束的時候提到一個關鍵問題,習近平計畫用這支經過改革和現代化,未經過實戰檢驗的,龐大的戰爭機器做什麼?

北京的國際危機研究組織的專家謝艷梅說:習近平的強硬形象以及對軍隊的關注,正在促使中國走向民族主義。這裡說的是民族主義,可能是、可能不是。大的背景的環境,今天在我的眼睛裡,你很難說它會走到哪裡。大的最大的歷史背景的環境,就是他不殺掉江家幫的人,江家幫的人隨時殺掉他。

中共從嚴治黨 亡羊補牢晚不晚 

中共從嚴治黨是否亡羊補牢?這是美國之音的一個連線採訪,但這個連線採訪我覺得非常有趣,被採訪的對象是這麼一個人,旅居在澳門的前中共官員,中國政治經濟體制研究獨立學者張剛。張先生分析了在這個,從嚴治黨裡面有三條嘛,就是六中全會的中心嘛,所以在他看來應該重點,放在各級領導幹部,尤其是高級幹部。那中共政治局的意圖和目的非常明顯,為甚麼從嚴治黨?張先生認為說:要建立以黨員為主的治國隊伍,現在的中國狀況是:工人群體聲勢不少、農民群體抗爭很多、城市居民維權非常常見、知識分子離心力很強,總之從各方面這個國家都處於一種崩潰,近似離心的概念。只有靠黨員隊伍,為甚麼要黨管黨?主要是黨內政治生活,有比較突出的問題,因為中國現在是一個全面腐敗,野心家賊多的地方,所以保持政權的穩定成了突出的問題。

這就是我剛才跟大家說的,在黨的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洗腦背景之下,看待今天中國問題只能看到,中國現實的表象問題,對吧!不能看到它實在的生命問題。共產黨在走向崩潰,它以純潔黨的方式,把黨跟人完全對立起來,所以在黨的存在下,強調依法治國、依憲治國,卻沒有任何司法的概念。法律中規定信仰自由,卻頻頻拆掉教堂和寺廟,沒錯吧!我們看到的一切都是與人性對立的,它純化黨的過程,卻出現了社會層面,出現了這種對立的概念,就一句話:中國共產黨不是人,是高級動物。在純潔的過程中,在未來的時間裡,所有正常人都知道,這東西不是人,就拋棄了,對吧!點炮,大家放花的時候甚麼時候好看,蹦開的時候好看,蹦開了完了呢?完了就完了,狗屁都沒有,對不對?但那花蹦開的時候人們很激動吧,一個道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