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罪名頻居首 習近平反腐釋強烈預警信號 今日點擊(2598-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02 日訊】提要

從政法王張越覆滅看河北塌方式腐敗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因為我所在的地方呢,這個週末正好是一個長週末,所以是一個臨時的原因,臨時想,想多休息一天。可是星期一呢都有我們傳統的節目,所以這集節目是我完全提前預錄的。預錄的原因就是想覺得天也熱了就是,自己想偷點懶吧,就說這意思啦,休息一個長週末。所以這集節目呢,我們用石濤評述跟大家分享,在占據了今日點擊的時間裡面。當然從內容上來講,稍微時間上差了一點。那還是說這話,如果中間有一些發生事情的話,我們會即時的以另外的方式來插播的,進行插播的方式。

那在過去上週裡面,在我節目當中非常強調的就是,河北省的這個政法委書記,張越被雙開,然後被抓捕。那河北省的政法委書記被雙開被抓捕,和這個跟郭伯雄一起被辦掉的,遼寧省的政法委書記姓蘇的,也是被雙開被辦掉,形成了非常可比性的,大家一種預示,或者叫預警式的一種說法,他們的罪名都是政治規矩和政治紀律。那這是我一再跟大家強調的,提出政治規矩、政治紀律,提出組織原則,和提出有關違反中央八條規定。這些內容,都是習近、王岐山在反腐當中,他的方向,一種轉變方向的一個明確的標誌。

那中央八條不是最近提出來的,中央八條實際是2012年,十八大結束之後,習近平一上來就提出來的。但是從2012年他上台,到2013年三中全會之間,幾乎中央八條沒有甚麼太多提的。到了三中全會之後2014年,中間經歷了一些,主要是香港的雨傘運動。那是曾慶紅、江澤民聚集了他所有的,國安、公安、統戰部的和外交部的力量,來抗爭習近平。所以習近平當時前半年有事情做,在610也就是610香港白皮書之後,其實習近平沒有太多的動作。我們看到的,他只是針對個人的斬殺,那包括當時的徐才厚,包括傳說中的郭伯雄,都是在這個期間被斬掉的。可是呢在大面上我們沒有看到,大面上所有新聞,集中在這個香港的事情上。

到了2015年,我們看到了一個大規模的結案的過程。這種反腐對個人反腐,相對來講,到2015年他踩在了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的基礎上。我當時解釋,是用國家機構和國家的理念,來真正抗爭政治局、政治局常委、黨的系統。所以這是前後我們看到的故事。一直延續到2015年底,2016年,我們看到了政治紀律、政治規矩、組織原則、中央八條。在後來的被拿下來的官員中,這樣的罪名就越來越多。相反的,把通姦式罪已經沒了,對吧,通姦的概念靠到最後了。那貪汙、受賄,利用職務之便獲取什麼錢財,和親屬家屬如何如何,

都放在這些政治罪名之下。所以這是一個根本性的轉向。

所以我說2016年,截止到我做節目7月分,7個月過去了,它都是從轉向過程中作為一種鋪墊,為後面真正的2016年,他反腐亡黨的目標呢做鋪墊。反腐必將走向亡黨,但是我們看到他卻崇尚,叫純淨黨的過程,純淨組織的過程。可是純淨黨也好組織也好,利用王岐山在2015年的說法,又說那實際中共面臨著亡黨的危機。這種交叉放在一起的概念,讓人們會感覺,很多朋友會感覺有點糊塗,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在我的眼睛裡,我覺得非常正常,槍手死在槍下,圈得畫圓了。基本今天是走這條路。

那在週末的時候呢,美國之音它出了一篇很長的文章,就是從河北省的政法委書記談起的,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從政法王張越覆滅,看河北塌方式腐敗。文章在介紹整個河北省的梗概之後,主要是集中在張越身上。張越的其中的一個,耐人尋味的罪名就是,在執行重大任務期間擅離職守。那這種指控,所有人都意識到,這是第一次。這裡提到說中共十八大以來,河北省已經被查處的四隻老虎,省委書記周本順,祕書長景春華,組織部長梁濱和政法委書記張越,這些人都跟周永康和令計劃有關。周本順和張越他們的罪名,都是違反政治紀律和違反政治規矩。違反政治紀律,違反政治規矩,在河北省下來的這些主要官員當中,越來越顯出了突出。

所以這些人都是鋪墊了,這些人是鋪墊,他一定要最後匯總到,是什麼人帶領的這些人,可以違反了習近平的政治紀律、政治規矩。在這篇文章裡它主要提到說,比較著重於張越的任職期間,擅離職守的任務。它說沒有詳細說明張越任職期間,執行過什麼重大任務。但法制報曾經提到說,張越在河北省的十年,主要的政績就是抓了環京護城河工程。它說它的作用主要是對進京人員、車輛、物品進行全方位盤查,過濾安全隱患,確保首都安全。

我個人覺得這根本不是這麼回事。所謂重大任務期間擅離職守,一定是有更為針對性,針對中央的概念,絕對不是什麼這些,什麼地方的這種說法。通告裡提到,張越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對比周本順,嚴重違反政治紀律、政治規矩,張越的罪名沒有那麼大。這跟官位有關,跟歷史有關。因為無論怎麼樣,周本順是曾經,周永康的政法委的書記的祕書長。所以你從這點上說,我相信這個官位的差距在那兒。所謂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在中共的話語中,是指該幹部,這個幹部在政治上站錯了隊,我覺得這就解釋清楚了。

凡是被打成政治紀律、政治規矩的,就是今天習近平的對頭,歷史上也是習近平的對頭。那習近平的對頭,這些都是地方官囉,是他們站錯隊了。那當把地方官站錯隊的概念,政治上站錯隊的概念,都給絡在一起的時候,它一定是這些人,站在誰後頭了,對吧。所以這是我跟大家說的,為什麼我很看重這樣的罪名被拿出,而且放在最前頭,是習近平、王岐山作為鋪墊,為後面的事情作為鋪墊。

所以文章裡它提到,周本順的身分跟周永康之間的關係。張越和景春華之間,他們是老鄉,都是山東人。所以在這個4個被查處的,這個河北省的常委中,張越是最後一個被拿下來的。但是當局對他處理的速度,卻是非常快,4月分被雙規,7月分被雙開,然後被拿下。郭伯雄之後被拿下的省部級官員,新聞上都沒有什麼說的吧,大家都覺得無所謂了。可是他的罪名,全都從個人罪上升到政治罪,都是,6個了,都是這個罪。所以這是它的明確的概念。

而當初砍死周本順的時候,嚴重的違反政治紀律、政治規矩,他是一個開頭的,顯得很突出。但是就像過渡一樣,當過渡到今天的時候,就變成正常了。所以從對個人的打擊反腐,演變成對整個江家幫的,整體的這種做法,已經就演變到這個階段了。然後它提到說,張越到底有什麼罪名,張越跟周永康比較熟悉,然後張越跟這個馬建聯手,再加上戴相龍的女婿車峰,和已經逃到美國的商人郭文貴,那他們一塊賺錢。當時張越幫助郭文貴,在法律和政治上清除對手。那這裡也提到說張越和馬建,曾經讓北京市的公安,抓捕了郭文貴的手下曲龍。那因為當時曲龍,曾經實名舉報郭文貴侵吞國有資產。然後張越販賣這個香港單程證。

凡是政府所要求的這種證件,都可以變成買賣。將軍都可以變成買賣,證件為什麼不變成買賣呢?

最後在文章裡,提到了這個聶樹斌的案子。那聶樹斌這個案子就顯得更加特別了,因為聶樹斌的案子,直接牽扯到活摘器官問題。所以張越、聶樹斌、活摘器官,整個成為一條龍。就是案子本身會連在一起,會揭示出中共體制當中它最懼怕的,又是可能會壓死共產黨的最後一棵稻草。大家想想張越、聶樹斌、活摘器官,那而前面在他之前拿下來的,遼寧省的政法委書記,對吧,王立軍,活摘器官自己親手4千例,那這個再加上薄熙來、谷開來,在這個大連,建立起來的屍體廠,和活摘器官的工廠和監獄。

所以這是兩條線,拿下了河北省的政法委書記,和遼寧省的政法委書記。而他們對等的是大家公認的,在現實環境中公認的,兩個涉及到活摘器官,販賣器官的罪惡。醉翁之意不在酒,它更大的背後的內涵,就是我個人認為啦,可以很快的,就像張越被雙開的過程中,可以很快的速度,走向它真正的真相的目標。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