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中國政局暗流洶湧 世事關心(389)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03 日訊】世事關心(389)七月流火 中國政局暗流洶湧:

 


郭伯雄被判無期,人事調整仍在密集進行,洗牌何時是個終了?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由於幕後老板還在,所以對軍權的爭奪,相應的人事震蕩也不會停,只是說江的勢力會一步步減弱下去。」

中共的「十九大」倒計時啟動,團派大將李源潮風雨飄搖,關於「十九大」上將出現大變局的傳言悄悄蔓延。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它沒有盤點黨的主席或者總書記,或其它職務的變遷,只盤點政治局常委的變遷,應該是個試水,有可能19大上不設政治局常委。」

剛剛過去的七月北京經歷了酷熱和暴雨,又一輪政治的暴雨是否已經在醞釀之中?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世事關心》。在今年已經過去的這段時間裏,剛剛過去的七月可以說是政治新聞相當密集的月份。令計劃、郭伯雄都在這個月被宣判;之前所謂的「副國級」和「正國級」的老虎們全部進入司法程序,看似到了收官階段。可是從軍隊到地方,重要的人事調整仍在密集進行;中共所謂「十九大」的諸多猜測已經在海外媒體上預熱起來。中共的高層鬥爭是將會漸漸風波底定、還是又將進入一個風雲莫測的階段?這一期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這些問題。

7月25日傍晚六點,新華社發出一條簡訊,相當於又給媒體的編輯們發了一條加班通知——郭伯雄被宣判了。這條簡訊加上日期、標點一共92個字:2016年7月25日,軍事法院依法對中央軍委原副主席郭伯雄受賄案進行了一審宣判,認定郭伯雄犯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追繳的贓款贓物上繳國庫,剝奪上將軍銜。從2015年7月30日新華社宣布開除郭伯雄黨籍、移送司法以來,經過了差不多整整一年,郭老虎終於走完了起訴、過堂、宣判、收監的過程,塵埃落定了。

2016年7月4日,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原副主席、中共中央統戰部原部長令計劃受賄……

與月初被宣判的令計劃相比,郭伯雄的判刑報道沒有電視畫面,沒有當庭悔罪,沒有犯罪的細節信息,寥寥數十字可以用簡陋來形容,與郭伯雄案的在社會上的受關注程度相差甚遠。

蕭茗(Host/Simone Gao):郭伯雄案結果的因陋就簡是否有什麽難言之隱呢,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令計劃案當局雖然宣稱涉及國家秘密,但在受賄這部分新華社的報導還是給出了詳細的數字,也提出了若幹的涉案細節和涉案人。可是郭伯雄的受賄案一點細節都沒透露。這個安排您認為除了軍事法庭這個因素外,是否還存在什麽難言之隱或是特殊的考慮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對郭伯雄案沒有公布金額,那個數額實在是不能公布,因為為了維護共產黨或者解放軍所謂的形象,軍委第一副主席貪腐能達到什麼程度——少將500萬、中將1000萬、司令員級得2000萬。光這些買官買官就受賄多少,他手上的錢據說是上千億,這個數字公布出來對共產黨、軍隊形象是重大打擊,所以就根本不公布數據。如果公布數據按法律來講是必死無疑,他要把他刀下留人, 所以他就沒有處死。我相信郭伯雄在案件中不是軍事機密問題,而是他肯定還有供出別的人,因為他一方面向下級拉供,一方面向上級進供,他的上級是誰,就是江澤民。這個細節他如果吐露出來,一個是對江澤民構成一個犯罪的證據,另一個對郭伯雄構成一個免死的立功。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們更需要當局在他們的處理下在法庭上不公布這些,一言而避之,把它當成軍事機密掩蓋過去了。」

7月4日令計劃被判無期徒刑。7月14日,原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案經最高檢察院批準,經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偵查終結,再被移送濟南市人民檢察院提起訟訴。7月25日郭伯雄被判無期徒刑。再加上之前的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在中共反腐運動前兩年被揪出來的六個老虎:一個「正國級」、五個「副國級」,到今年7月底,一死、四個被判刑、一個被起訴即將判刑,全部走到了尾聲。

在徐才厚、郭伯雄的案卷被合上之前,軍隊已經有一大批軍級以上幹部被查處。郭伯雄案接近尾聲,軍隊高官們可以松一口氣了嗎?現在看起來還言之過早。7月9日「中國軍網」發布一條文字簡訊,指空軍原政委田修思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軍紀委立案審查。從而成為習近平全面軍改以來,新組建的軍紀委斬落的第一名上將,也是繼徐才厚和郭伯雄之後,第三位倒臺的上將。

上將接連落馬的情況可能還會延續,原總後勤部部長廖錫龍就處於吉兇未卜的狀態。有香港媒體今年5月底報導,廖錫龍的胞弟、貴州軍區副司令員廖錫俊少將因貪腐被捕。按中共反腐鬥爭的操作模式,廖錫龍現在正處於高危狀態。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中共高層鬥爭目前的狀態,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前兩年倒臺的中共正國級、和副國級的高官有六個,有三個是在今年7月份宣判、或即將宣判,您認為中共高層的鬥爭目前是個什麽節奏?」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公眾的感受和實際有些出入, 因為在『十八大』之前和習近平掌權的頭兩年大家都習慣了每過一段時間就有重磅消息出來。有陣子沒有重磅消息出來大家就感覺節奏慢了,實際沒有慢,習王還有意把節奏再快。今年2月巡視組進中宣部、7月份巡視組進610、就是要趕緊實現巡視的全覆蓋;以及令、郭、蘇榮都趕著在7月份結案都是證明。壓力是很現實的,今年夏天的北戴河會議開不開雖然不一定,但是元老們湊在一塊就要議政,就是個壓力。他們少不了要談明年的『十九大』、要談當前的經濟困難,所以習近平要主動推動局面,給對手的壓力不能放松,他慢下來就給對方以喘息之機,他們就有機會串連、制造抵觸。這兩年覺得高層鬥爭節奏慢了,是因為之前集中打倒的一批牽連甚廣,如何處置有個博奕過程,背後的爭鬥一直沒有松下來過,就一個令完成惹出的麻煩,就來來回回好幾個回合的較量。」

蕭茗(Host/Simone Gao):「在郭伯雄即將宣判之前,軍隊又有退休的上將被查處,您認為軍隊的整肅會因為郭、徐案件的終結而風波漸漸平息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現在看來不會,有兩個原因。一是軍改是從上到下的,清洗的過程還沒完。先是新軍種和中央軍委職能部門的建立,然後是軍區改戰區,然後到集團軍這一級。估計再到師、旅一級整肅大體上就完成了。前段時間有消息說,習近平在軍改會議上撂狠話:誰抵觸軍改誰下臺。新的軍紀委一組建就拿退休的上將開刀,應該就是這句話的兌現。戰區以下各級的換血是在清理郭、徐的舊部。說軍隊的震蕩不會很快就停,另一個原因是郭、徐本人不是最後老板,他們是江澤民的人。失去了郭、徐是失去了左右手,但江不會停止以任何其它的渠道繼續影響軍隊,最起碼江的心腹賈廷安現在還在中央軍委政治部嘛。由於幕後老板還在,所以對軍權的爭奪,相應的人事震蕩也不會停,只是說江的勢力會一步步減弱下去。」

從軍隊到地方,人事調整密集進行,圍繞著什麽目的進行?下節繼續探討。

郭老虎宣判、田修思落馬,7月份軍隊的震蕩不止於此。據上海的黨媒《澎湃新聞》7月22日報導,在一周左右的時間內,陸軍多個集團軍實現了走馬換將。其中第1集團軍、第26集團軍、第41集團軍的新軍長都是從下級崗位提升上來的。

根據大陸官方媒體公開的信息,7月2日至20日,當局至少提升了31名高層軍官,包括:1名中將、19名少將、11名大校。在這31名將官中,擔任司令員、副司令員的有6人。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參加9.3閱兵的56名將領當中,至少有13人在這輪人事調整中獲得晉升。主要的晉升方向是戰區、和集團軍一級。比如: 原北京軍區第65集團軍副軍長趙冀魯少將晉升南部戰區陸軍副司令員。原第38軍參謀長王印芳少將晉升第65集團軍軍長。原第16集團軍參謀長黃銘少將升任第41集團軍軍長;第41集團軍軍長李橋銘則升任北部戰軍陸軍司令員。

軍隊密集走馬換將,地方黨政幹部的調整也沒閑下來。根據《新華網》7月2日所做的整理分析,今年上半年履新的省部級幹部有230人,平均每天都有調動和任免。其中6月底到7月初的一批集中任免引起了比較多的關注。

在6月29日-7月2日的這輪集中調整裏,中共原江蘇省委書記羅誌軍、山西省委書記王儒林、江西省委書記強衛,這三位被從地方大員的實權位置上拿下,統統轉到人大擔任虛職,而習近平主政浙江時的幾位老部下則獲得提升,接掌地方大權。比如:原浙江省省長李強頂替羅志軍出任中共江蘇省委書記,江西省委副書記劉奇出任江西省長。

由於羅志軍、強衛出身於共青團系統,他們的離去被一些海外媒體解讀為前總書記胡錦濤時代受到重用的共青團系幹部正逐步退居二線。

與此同時,關於共青團出身的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的不利傳聞不斷蔓延。近兩年李源潮在江蘇任職時的舊部不斷在反腐運動中落馬、或被調職,引起了關於李源潮前途不妙的猜測。今年6月底有海外中文媒體爆料,李源潮當前的心腹大秘已經被中紀委帶走調查。7月初又有進一步曝料稱,中共中央政治局已經討論、投票通過,李源潮被限制在家配合調查,雖沒有達到「雙規」的程度,但已經處於被停職審查狀態。

蕭茗(Host/Simone Gao):7月份在軍隊和黨政系統傳出一系列人事變更的消息,怎樣解讀,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7月份軍隊有多達30多名軍官獲得提升,戰區、和集團軍級別的很多崗位發生人事變更。6-7月省部級的黨政官員也密集更換,這一系列動作是圍繞什麽目的展開的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這次密集的更換除了要公布郭伯雄的案子以外,最重要的是要面臨接下來的:八一建軍節,把郭伯雄判無期,對八一的一個獻禮,殺軍頭來立威;另外北戴河會議也可能沒會也可能有會,休假也算是一個會,震攝到北戴河聚集的前任也好,現任也好的領導人,讓他們不能亂說亂動。去年北戴河會議之前拿下河北書記周本順。今年7月份是法辦令計劃、法辦郭伯雄,再重要的就是六中全會,『十九大』前最後一次全會,將在10月份舉行,習近平定調的是『從嚴治黨』。事實上這次全會是為『十九大』的安排做準備。另外還有就是省部級的這些官員密集更換,在黨政系統鞏固中層權力,這些權力也效忠習近平,所以習近平是在為『十九大』部署,說的進點就是十八屆六中全會。」

蕭茗(Host/Simone Gao):再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評論員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有海外媒體分析,近期的中共人事調整,認為共青團派整體出局,您認為這是權力博奕的一個發展方向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共青團出身的高層目前的處境各異,並沒有一刀切地被排斥。令計劃和李源潮各自有自己的勢力圈子,並且和別的政治集團有瓜葛。令計劃是和周永康結了盟;李源潮的江蘇舊部楊衛澤在當無錫市委書記期間對周永康大獻殷勤,據某些海外媒體說李源潮也牽連在內。但是另一方面汪洋、胡春華這些共青團出身的高官並沒有仕途不利的傳聞。所謂共青團派的大員彼此之間也缺少明顯的紐帶連接,如汪洋對烏坎的處理方式,胡春華接手以後就全盤顛覆,缺少江派成員間那種互相照應的姿態。習近平在處理令計劃的時候,把他非法獲取機密罪故意說成是在他離開中辦以後,這樣就撇清了令計劃的老上級胡錦濤的責任,也沒有把共青團派作為一個體系來處理。所以權力鬥爭的對象是那些對現政權造成了威脅的具體的人,從派系上講能起到這種威脅抵觸作用的只有江派。」

中共「十九」大將廢常委制,有幾成可能?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三年多以前中共的權力交接可以說是從文革結束以來最有懸念的一次。由於有王立軍出逃、薄熙來落馬等一系列戲劇化的事件,讓人們對宮庭政治內幕的猜測興趣大漲。到今天習近平的第一屆任期已經過去了一大半,中共的「十九大」也遙遙在望了,海外媒體對於「十九大」權力格局的猜測也漸漸預熱起來。先請雪莉介紹一下這次海外媒體猜測的焦點是什麽?

雪莉:謝謝蕭茗。上一次海外媒體大競猜的內容是中共的第十八屆中央政治局有幾個常委、誰最有可能入常。現在離「十九大」還有一年,猜這些問題可能還早了一點,不過有更勁爆的競猜題目被提了出來:往後中共的政治局常委不是有幾個的問題,而是有沒有的問題。

這個話題嚴格說是今年夏天中共自己發起的。6月16日人民日報刊登了一篇介紹所謂「中央主要領導機構歷史演進」的文章,文章表示,政治局常委會在黨史上曾經被撤銷,中共歷史上曾有22年都不存在政治局常委會這個機構,中央書記處事實上成了這段時間內的核心領導機構。這篇文章被一些海外媒體懷疑是故意放風,是為再次廢除常委制摸底試水。

按照中共高層「七上八下」的潛規則,常委到了換屆的時候,年滿68歲的必須退下來。到2017年召開中共「十九大」的時候,現任七個常委裏有五個都面臨退休的命運。最高領導層出缺一大半,這些空缺怎麽填上?早在今年5月就有海外中文媒體曝料稱,中共在研究取消常委制,在明年的「十九大」上可能出現難以想像的變化。6-7月政壇出現密集的人事變化,也被廣泛解讀為「十九大」之前的排兵布局。結合黨媒明示政治局常委會在黨史上曾經被取消,這個傳聞恐怕不是空穴來風,局勢會怎樣發展,估計8月份的北戴河會議之後,會有進一步的猜測出籠 。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關於廢除政治局常委會這個構想,先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簡單地說,『十九大』上廢除政治局常委會,您認為有幾成可能?」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中共在它內部設什麼樣的機制、設什麼樣的職務,一直看權力鬥爭,跟著權力鬥爭演變而來。比如說,以前設個國家主席,後來文革中毛澤東鬥到劉少奇,把國家主席取消。後來說林彪想當國家主席,把林彪打到。那麼毛澤東死後,他們又恢復國家主席,官方媒體提到對政治局常委盤點歷史上有些時候有政治局常委有時沒有,它沒有盤點黨的主席或者總書記,或其它職務的變遷,只盤點政治局常委的變遷,應該是個試水,有可能「十九大」上不設政治局常委,如果政治局常委還保留,也有可能縮小政治局常委的規模,政治局常委越大導致權力越大,表示鬥爭越激烈。還有兩個潛規則,一個是『七上八下』的淺規則,67歲上,68歲下,是江澤民定的有可能被取消;但是另一條淺規則有可能被保留,70歲退休,70歲以下留。如果70歲退休的話,那麼江澤民派系的常委就要全部走人,剛好王岐山是69歲,是習近平親密的盟友,69歲可能留下來,所以變中有不變,不變中有變。總之這些指標都意味著習近平的權力鞏固到什麼程度,這個可以拭目以待。」

蕭茗(Host/Simone Gao):「假如廢了常委會,會給中共本身帶來什麽樣的沖擊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沒有什麼衝擊,政治局常委的取消意味著寡頭政治的取消,所謂的九總統制、七總統制,九龍治水,一龍治水,就意味著習近平權力的鞏固、大權在握。在目前看來集中權力的過程中不管他是要做改革的事情,還是不做改革的事情,他都必須集權,集到權才能幹大事,不集權幹不了大事,就像胡、溫時代一樣,胡錦濤、溫家寶有心幹事,幹不起來,因為手中沒有權力,連四川救災都調不動軍隊。所以溫家寶在第二任期內反覆改革但無濟於事,因為手上沒有實權,如果有王岐山的輔助,而王岐山屬於自由派、開明派、改革派。如果能夠在王岐山、當初劉雲山所咒罵所謂的憲政派、推牆派的道路上前進的話,中國還有一些光明的希望。當然真正的希望還是在民間,而不是在共產黨內。」

蕭茗(Host/Simone Gao):類似問題最後來聽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廢除政治局常委會成為習近平在『十九大』上的一個主要目標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認為是一個目標。當前體制限制習近平的主要是兩個因素,一是常委制、二是任期制。現在一個很緊迫的問題是『十九大』上五個常委都出缺了,按中共的晉升體制,要從第十八屆中央政治局裏選人填補,也許偶爾個把能從中央委員裏越級晉升。但現在高層的這批人仕途的早期是江、胡執政時期,沒辦法和習完全貼心。習近平的舊部資歷又不夠,沒法直接放到常委的位置上去。這個常委制就成了掣肘習近平的一個心病。另一個心病是任期制,如果『十九大』上接班序列啟動,那為了鍛煉接班人就又要分一部分權力出去,這對習近平也不利。習近平的第一個任期重點在反腐,其他工作剛剛開了個頭但並不順利。股市黃了、一帶一路連接受挫、亞投行進展緩慢、經濟增速一路下滑。這時候再分權他下一個任期想做成什麽事就更難。習近平曾經表示他欣賞普京,應該有效仿後者打破任期制、長期掌權的打算。但這確實會對共產黨的體制有很大改變,會有很大爭鬥,可能有破局之舉。」

蕭茗(Host/Simone Gao):從2013年以後中共的高層鬥爭進入了一個平臺整理期,雖然不斷有官員被查處,但在中央政治局這個圈子,這幾年裏還沒有現任或前任的委員被打倒。可是這幾年間中國的經濟一路下行,相應帶來的各種難題繼續深化。按照中共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理論,基礎搖晃到這種程度,它的高層權力建築能一直保持穩定下去嗎?謝謝收後這集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完)
====================================================
策劃: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剪輯:柏妮 郭敬 宏力 王知行
攝影:Michael Zeng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新唐人電視臺 世事關心
2016年8月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二: 21:30
週六: 9:30 am
美西: 
周二: 21:30
週六: 12:30pm
==================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