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小兵被立案 江綿恆複製周永康模式 今日點擊(2605-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10 日訊】                              提要
最高檢對中國電信原董事長常小兵立案偵查
北戴河管控嚴 警察帶衝鋒槍巡邏
周永康令計劃仍有近百餘黨外逃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早晨準備節目的時候,看到一個短視頻, 是英文的。它說當年佛陀啊,釋迦牟尼佛在一個村子裡走,結果迎面碰上一個年輕人,年輕人非常生氣,指著鼻子就罵祂,你有什麼了不起的,你算個什麼東西,你以為你就能夠指導別人這個那個的,你跟外面那些,就說跟那些地痞流氓差不多,罵佛陀,大概是這麼個意思。佛陀看到他就樂了,釋迦牟尼佛看他樂,說我問你個故事,就問這個年輕人,祂說如果你買了一件禮品,你要送這個人,這個人沒要,這個禮品怎麼辦?小伙子,因為釋迦牟尼佛沒跟他搭纏嘛,那這禮品就沒辦法 對不對,我只能自己留著。沒錯,你只能自己留著。你今天的生氣,你今天的憤怒,你今天衝我而來,而對於我來講,什麼都不是。我既沒有聽著, 也沒有看著,也沒有反應。你說這份生氣,這份憤怒,這份憤慨會去哪兒?

我咂巴咂巴嘛,知道佛陀說了一個故事,完全回答了他個人的行為。這種回答的方式本身,就是釋迦牟尼佛,祂具有智慧的一種直接的表現。祂不在人中的七情六慾,祂不在人中的是與非,祂在人之外,卻活在人中,懂得人之間的一切的故事。祂不會被別人的喜怒哀樂和牽掛,但祂熟知每一個人的喜怒哀樂,以及它所帶來的根本原因和結果。和作為身在其中的人,當你的境界超越的時候,就是嘿嘿。我相信很多朋友能懂這故事。所以憤怒與發火,是這人間最愚蠢的一件事情之一。

昨天我們做了一集,有關孫楊奧運會的故事。那我在做那集節目的時候明確講,那咱就挑戰一把愛國主義。愛國主義,國家利益高於一切,在共產黨的框架下,就是最邪惡,扼殺人性的工具之一。我個人的說法,其實我相信在這個視頻下面的留言非常多,我也相信會有很多罵爹罵娘的就出來了,這些我都相信。但是唯一慶幸的是呢,這剛過了幾個小時,7、8個小時吧,大概將近一萬人看過,就在我一個帳號上一萬人看過,留言的幾百個。

我個人就這麼看著我也,給我的體會就是說,已經比以前強多了,比2008年那個時候,北京奧運會的時候不知道強了多少。真的 因為更多的人,明白了這一份涵義。最新的1條消息,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最高檢察院,決定對中國電信的原董事長常小兵立案調查。那我個人比較驚奇的,就是這條消息出來之後,竟然也沒有看到更多的評論。因為常小兵很明確說,是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的白手套,他跟江綿恆的關係,就相當於蔣潔敏跟周永康之間的關係,蔣潔敏跟周永康的兒子之間的關係。我相信朋友就能明白。

最高檢對中國電信原董事長常小兵立案偵查

所以在我的眼睛裡,我一直跟大家講,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已經完全失去自由,他們現在的狀況,就像2013年12月初,三中全會之後,周永康的狀況類似。12月初周永康就被抓了,而明碼標價被抓的是李東生12月底。那常小兵的故事,這種翻出來的故事,這種硍節兒上這麼去做,是一種標誌性的東西,是一種說明式的東西,對吧。我剛才說了,他相當於蔣潔敏,那江綿恆就相當於周永康,它是對等而來的,這麼一個前後之間的故事。在我的眼睛裡我一直堅稱,江澤民死定了,曾慶紅死定了。而他們今天當人們在看到他直接的消息的時候,就像我當初跟大家說的是周永康死了,江澤民死了 曾慶紅死了。當我們再看到他們消息的時候,基本上一定是這樣的消息。

北戴河管控嚴 警察帶衝鋒槍巡邏

德國媒體一個記者自己到北戴河度假,寫了一篇報導。他講北戴河警察帶著衝鋒槍來巡邏。德國時代周報的駐北京記者,到北戴河度假,寫了一篇叫做情報人員也穿游泳褲,來描述自己的經歷。他講有1天有1個人打電話給他,稱自己是警察姓張,國安部的人,他問是否可以見面。這位記者試圖敷衍他,但是警察執意要跟他見面。那記者說我打算跟太太一起去度假。結果對方說,沒錯,說的就是你度假的事情。第2天2個便衣警察,在北京兆豐飯店咖啡廳跟他見面。警察出示了證件,而且明確跟他說,我們知道你常去北戴河,也看過你的文章,沒有人禁止記者前往北戴河,但是他必須與中共領導人保持距離。那作為記者本身,他自己想調侃,他說我跟共產黨的領導人保持距離,他在哪坑裡藏著我都不知道,我上哪找他去,就這意思。

但是呢他講在去北戴河的路上,警察在靠近海濱浴場的高速公路的收費站,對所有駕駛者的證件進行掃瞄。每一個度假者,得到了一個必須攜帶的安檢證。警方第一次清楚了解,都有誰在海濱浴場。那這就顯得很特別啦,那也就變成了,北戴河變成了一個非正常人的活動區,所有進入北戴河的人都被監視,都被失去了自己的個人的隱私。更令他驚奇的是,當他在北戴河的時候,一個警察問他說,您沒有認出我嗎,我們不久前就在北京剛剛見過面。這位姓張的警察穿著游泳褲,站在了他這個記者的躺椅面前。那記者的文章就這麼寫了。

北戴河管控嚴 警察帶衝鋒槍巡邏

所以在今天的中國社會中,讓記者也把意外畫成引號了,很難說他是意外,還是故意的,對不對,還是故意的威脅他。那反過來說大家要能品味到,在今天中共最上層,2016年他們彼此之間的較量要出結果,而且只能出結果,否則的話沒有任何一個正常人,能在這樣環境的背景之下,有著一份正常的活著的氛圍。

那與此同時爭鳴雜誌有篇報導,周永康、令計劃,另有近百餘名餘黨外逃。文章提到說周永康、令計劃,被抓之後,據不完全統計,兩個人的餘黨,被判刑的有多達122人,那有21名省部級高官。另外外逃的,依然外逃的,有91名被通緝,有37名司局級高官。我跟大家講過,今天習近平、王岐山,根本抓不了那麼多人,對不對。而正部級,司局級到副部級,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官員的團體,一個層面。

周永康令計劃仍有近百餘黨外逃

這個層面的官員的特點,他擁有實權,他在一個具體的部門,具體的公司,具體的地方,他擁有絕對的權力。而這些人又是習近平、王岐山無法掌控的。官位跟他拉開了,搆不著他。而對下面他可以喝三呼六,他擁有時間,擁有機會,可以左右世局。一句話,習近平到了北戴河,開北戴河會議,對不對。北戴河當地的一個正局級官員,如果軍隊當中的團級,或者師級的官員,他就能威脅到習近平的安全。這是今天我們說面臨的局面。

周永康令計劃仍有近百餘黨外逃

這也我一再說共產黨死定了。習近平、王岐山,在連續幾年反腐之後,他只能最終走向亡黨之路,共產黨亡了,他們全家才安全。共產黨在,這些被打下去的官,他們都期盼著有一天,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那把他們兩個人的家裡面全都翻過來,報仇。你今天在標榜著自己作為紅二代,共產黨的正統性,在打擊那些非紅二代的官員的時候,三十年河東, 三十年河西,有一天那些人再翻過來的時候,打擊所有紅二代、紅三代。所以這就我說這是個死結。老爺們繫的死扣,只能拋棄中共,才能把這扣拿剪子剪了。解開,瞎掰,只能剪了。就什麼意思?這條線斷了,共產黨沒了,是他唯一的出路。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