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跡象顯示習近平剿殺曾慶紅香港勢力 今日點擊(2609-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15 日訊】        提要
多維新聞批中聯辦逾越職權自扮「中央治港化身」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人說北美的生活呢是生活在公路上,生活在車輪上,我個人有點這味道,所以這集節目是我提前錄製的。因為在週末的時候又出門了。我個人覺得就是走路,就是你去那些你沒有去過的,離開你自我的一個習慣的環境。對每一個人,以一個客觀者的身態,或者說以一個懸空者,我原來那時候在北京很早的,30年前我記得跟朋友說,我說你能用你的後眼看,看自己,看自己的環境。朋友就樂了,說你有病啊,眼睛都長前頭還看後面。

我說沒有,我說我能感覺,你可以把自個兒的什麼東西,弄到自個兒腦頂上。他買賣做生意、喝酒、吃飯,然後你能懸空,很省事的,不帶自己任何利益和情感的,去看待周圍的環境,看待眼前的每一個人,你會感受到一種客觀的概念。你會體會到生命彼此存在的,那種很簡單的氛圍,因為他必須集體同在。而在同在的人的氛圍中利益中,人們出現了狡詐。為了保護自己,好詞是為了保護自己,保護自己不就怕利益失去嗎。當怕利益失去的時候,不就等於占有了別人嗎,你想不想你都是這麼問題。想不想,你想做不想做,你的客觀的行為就會造成這樣狀況。

我相信這是一個非常真實的,對不對。其實真正的坦然,真正的這種接受,真正的這種氛圍,這種自在,不是得到,而是一種根本他不在其中。其實這是我個人在理解中非常透澈的,就是咱不敢說大徹大悟,那個咱不敢說,但確實現在能感受到一種氛圍,當人們獲取利益的時候就是失去自己;當人們占有一切,當自己真正豐收的,以為自己豐收的時候,你完全迷失在自己中,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人的生活的真實不是你今天獲得的,而是你生命經歷的過程中,你如何認識自己。我覺得所有的作品,都在揭示這一份東西,但是人卻禁不住誘惑。而所有做的事情你一定遭報應。

香港中聯辦,也就是曾慶紅控制真正有力的地方,開始遭報了。法廣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它寫得很直接啊:習派的多維新聞批中聯辦逾越職權,自扮中央治港化身。一句話, 中聯辦,已經不知道自己吃幾碗乾飯,所以它變成了是中央在香港的一個代表,結果遭到了多維新聞網的直接的批駁。文章寫得比較長啦,它說被形容成叫侵襲黨媒的境外新聞網站多維新聞,但是其實它的總部在北京,登了一篇文章直接批評中聯辦,說它是自以為是中央治港化身,又披露出中聯辦等諸多問題。那意謂著北京有大動作。

那中聯辦在香港,它的身分確實是代表著中央,但它的上級應該是港澳辦公室。應該換個角度來講,應該是歸這個張德江管的。而在香港的整個的,它的政府和黑社會的實力派人物,是曾慶紅。曾慶紅他透過他的弟弟曾慶淮,那在香港上上下下,對吧,透過國安,透過公安,透過中聯辦,透過統戰部,來掌控了整個香港,其實包括梁振英本人。

多維新聞批中聯辦逾越職權自扮「中央治港化身」

那從2014年在香港出的事情,完全是曾慶紅、張德江、梁振英、中聯辦,合起夥來激怒整個香港。一直走到今天的,所謂港獨的事情。那這一些,都是對壘著習近平。那習近平自己的身分,在過去的這麼長時間裡面,他無法遏止張德江,他管不了。他過程中他在轉移著權力的本身,走到了今天。當走到了今天,當被他控制的媒體,直接批中聯辦的時候,說明今天的張德江,已經死在他手裡了。

文章特別提到說,當年梁振英以689票,當選所謂的行政長官之後,那他第一時間親自到了中聯辦謝票。這個概念非常明確的表明,作為梁振英,很可能就是中共地下黨員。所以梁振英的獲勝,就是共產黨在香港執政的標誌。

多維新聞批中聯辦逾越職權自扮「中央治港化身」

那而多維新聞網,星期日發表了北京設港機構亟待整肅重組的文章,形容中聯辦近年來的表現不盡人意。在不少香港人眼中,中聯辦的一舉一動,經常被解讀成是中央的意志,甚至認為中聯辦代表著中央阿爺。卻不知它其實只是個聯絡部門。

對外界的這種看法,中聯辦似乎並不反感,不主動澄清,甚至沉醉其中。我覺得這個說法賊損了,真的。2013、2014、2015過去了,3年。2014香港問題,是最火爆的問題,對不對。那個時候,它都不發表這種文章,對吧,它都不去澄清,中聯辦只是一個聯絡部門。這句話只要一說出來,就是中聯辦死定了,梁振英死定了。

我早一直跟大家講,習近平、王岐山,他實在控制不了下面,他只能讓下面跳起來,然後把鍘刀懸空著剌,那人跳起來懸空著剌,他想躲都躲不開,對吧。一群肉全起來了,然後這刀橫著就來了,趕上腦袋是腦袋,趕上腰是腰,趕上屁股是屁股,趕上腳趾頭是腳趾頭了。愛誰誰,這就是王岐山幹的。打的真正打的是誰,是那頭把曾慶紅這頭驢拴上了。一群傻瓜還跳呢。他只能跳,他跳起來這頭驢都死了,嘩,驢尾巴拴雞蛋全都瞎扯蛋。所以他的動手這是一種標誌啦。

如果這個消息是這麼回事,完全是這麼回事的話,這是一種標誌啦 。

多維新聞批中聯辦逾越職權自扮「中央治港化身」

習近平、王岐山,斬殺曾慶紅的整個勢力。而曾慶紅自己已經失去自由了,沒有反駁的力量,才會出現現在的場面。在香港造成的動盪,在香港民間造成的反應,包括港獨的出現,這只是他們搏殺過程中,給香港人帶來的一個客觀結果。就像2014年的雨傘運動,是香港人不得不出來。因為作為江澤民、曾慶紅而言,他們是魔鬼,他們知道人性的弱點。他們可以非常自如的,耍弄人性中的人。那作為香港人逼得沒去處,只能維護自己的尊嚴,利用有限的自由的社會環境,就出了這個事情 。而這個事情出來自然就打擊上台腳跟未穩,不知誰是敵,誰是友的習近平、王岐山。所以那是魔鬼咧,人家出的手很高咧。這篇文章不外乎,就講出了這麼一段故事。那在我眼睛裡,張德江的權力已經被剝奪,曾慶紅的勢力已經被砍殺。

同時間蘋果日報,也為此寫了一篇評論,文章這麼說的:港澳辦炮打中聯辦。文章裡列了中聯辦的3宗罪,1個是把自己當成了是中央的阿爺;第2個,中聯辦陷入了香港的政治鬥爭,超越了聯絡的職能;第3個,將自己化做是中央治港的化身,官架越來越大,造成很多港人對北京不滿。中央為港府和中聯辦的失誤和失策揹黑鍋。習近平撇清自己跟梁振英之間的關係,撇清跟張德江之間的關係,撇清跟港澳辦之間的關係。這就我剛才跟大家描繪的那一段故事了。在我個人的看法是他一起打的。

我跟大家說過,我說江澤民、曾慶紅很可能會一起死,死完的時候會翻出了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對吧。所以你看到的郭伯雄死後的官,包括王珉,他的首要罪名,是違反了政治紀律,違反了政治規矩,違反了中央8條,對抗中央。通姦沒有了,那行賄、受賄,是最後燒在手的罪名。而2013年、2014年、2015年,那些下來的官無論大小,通姦,什麼以權換色,以色換權,隨便,就是肉,用肉來玩。走到了今天,都是把那些罪走在前頭。2016年之後治的罪,特別是郭伯雄之後,被治罪的全都是政治罪名。這些人將匯總在一起,包括薄熙來的華表,大連華表給拆了。匯集在一起,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反黨集團,我相信要不了幾天就出來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