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爆炸週年前夕 湖北電廠發生爆炸事故 今日點擊(2609-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15 日訊】        提要

湖北電廠爆炸 數十人死亡 記者遭阻攔

劉亞洲批軍官面對郭徐“萬馬齊喑”令軍級官員手腳發涼

中國及世界人民向中共政權‘認罪’活動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2016年在我的眼睛裡,跟大家分享叫命運和靈魂的一年。這集節目稍微提前了一天做的,我們不知道這一天又發生了什麼,但幾乎所有的人,似乎在等待著什麼東西要發生,所有的人,內心中一種說不上來的,一種就是好像腳沒落地、不實在。與此同時,大家會發現在我們現實環境中,你會遇到很多,曾經在你生命中出現過的人,起碼我是。在網上、在Facebook上、在這個YouTube上,竟然遇到了我大學同學、中學同學、 小學同學,人家認識我,我不認識人家。那我遇上的是有很多同學,因為衝著這張臉找回來了,說你就是如何如何,真沒想到,真沒想到。原來北京人有句話,說你家墳頭怎麼還長了,北方人啊,說你家墳頭長了這麼一根蒿子,就是說一般平民老百姓呢,官是官,人官家是官家的蒿子長得衝,你老百姓你墳頭能有沒有,都是未知數。這是民間的一種,那時候北方人聽大人就這麼說,說墳頭上長了一根蒿子,有出息就這意思有出息,也沒有什麼不好的意思。

 

那人家找我呢,是因為人家找著我,我上哪兒找別人去?但我個人又很欣慰,就是其中幾個同學都講,說你現在,他出了個詞叫逆向生長,說你根本就模樣沒變,就是胖了一點,那從你的那個神采啊,從你什麼就跟年輕的時候一樣,奔60的人了幹火跟年輕人一樣。我那同班同學有的女生,都當奶奶了、姥姥了,都過了60了,那聽起來我自己也滿感觸的,人家也滿感觸的。而一生這麼過來之後,就像清晨的露水一樣,沒人注意它生出、消失,但每一個人都100%的認為自己是不得了。其實從人的角度來講自己確實不得了,因為天地間沒有第2個人是你,天地間沒有任何一個生命跟你是重合的,但天地間又有一個生命跟你是重合的-你的靈魂。可是凡是注重天地間的,這樣人中一切利益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靈魂是誰,他只沉溺於自己的占有中、自己的放縱中、自己的得到中,創造自己的過程中,希望在別人面前引起注目,對吧!

 

其實我個人在節目中,曾經有幾次提到,我說其實名聲是沒用的,有朋友說你不就為了出名嗎?你知道一個,咱國內也好國外也好,一個要甭管他是做播音的、做電視的、做影視明星的,你得花多少錢培養一個人啊,對不對?人家後頭都有財團,對不對?你得有東西,范爺,范冰冰出名,你知道她背後什麼樣的辛酸咧?你不知道誰在她身上用了多少錢咧?你不知道她付出有多大耶,對吧!不開玩笑的。那你說石濤出名了,就像很多朋友埋汰我的背景似的,這背景也不換換,沒錢,聽懂了,沒錢換。如果連這個都沒錢換的話,就像大家看到說,你這鏡頭怎麼就一個啊,沒錢,聽明白了。還去推廣咧,連這都沒錢換咧,但為什麼人看?你我曾經有緣,2016年我們今天了去這個緣分,這個圈畫圓了,聽得懂,大家明白什麼意思;聽不懂,你就當個笑話,就這麼點事。

 

湖北電廠爆炸 數十人死亡 記者遭阻攔

 

在週末的時候有一篇新聞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湖北電廠大爆炸幾十人死亡,記者遭到攔截。在天津大爆炸週年的前一天,湖北電廠發生爆炸,報導說有21人死亡。而中共官方的媒體,記者反應,肇事公司組織了將近30人,在現場攔截記者。央視報導8月11日,當天下午3點20分,在湖北當陽市發電廠發生爆炸,它是高壓蒸汽管發生爆炸,21人死亡、5人受傷,事發地點距離高速口大概7公里,那記者從高速口往下走,就遭到了警方的攔截。中國國家電網中國電力科學院的,副總工程師叫做蔡國雄,接受彭博新聞採訪時講:發生爆炸的危害,主要是產生的高溫、高壓、水蒸氣,恰恰在天津大爆炸前一天發生了湖北爆炸,而天津爆炸在中國的媒體中,就像不曾發生過一樣,沒人提起。

 

而湖北的爆炸,就會促使著人們聯想到天津大爆炸,提醒了人們今天的湖北爆炸,就是一個真正的工業事故,可是天津大爆炸,絕對不是,絕對不是。那它影射的,是今天的中國社會的環境,天津大爆炸,真正的背後的原因和主使者,在今天一年之後,依然是中國政治、中國社會走向,和中國人的真正的中心,這就是命運的概念。這不是看因為所以的,不是看什麼工業事故,那去年天津大爆炸,在我的眼睛裡,就是應景著北戴河會議過程中,2015年到2016年底,這之間的衝突,達到了極致。天津大爆炸距離習近平奪取軍權的標誌,大閱兵,只差了20天,所以它都是有來頭的。而距離江澤民的生日哪,只差了5天,它是8月17日,對吧!所以人家表明了自己的存在。

 

劉亞洲批軍官面對郭徐“萬馬齊喑”令軍級官員手腳發涼

 

在同一天,劉亞洲寫了一篇文章,批現在的軍官,面對郭伯雄、徐才厚的“萬馬齊喑”,令軍級官員手腳發涼。網上流傳了一篇文章,是劉亞洲的講話,劉亞洲在講話中提到說:敲打中共軍中高層對巨貪萬馬齊喑,誰都不說話,但該講話沒有獲得證實。那劉亞洲經常發表一些文章,來揭示中共體制的陰暗面,所以獲得敢言的美譽。但文章裡也提到說:阿波羅的記者發現,中國政治學者活動人士陳子明,曾經把何清漣的文章,署上了劉亞洲的名字發表,那我們就不知道了。劉亞洲的文章中提到說,徐才厚臨終前曾經留下兩句話,一個:郭伯雄的問題比我嚴重得多;第二個:在大區正職的將領中,只有兩個人沒有給我送過錢,一個是劉亞洲、一個是劉源。那在劉亞洲的講話中提到說,谷俊山供出了,曾經給他行賄的多達1千多人,什麼人送的、每一筆錢有多少、什麼時候送的、什麼地方送的,都交代的很清楚。

 

文章裡還提到中共軍隊高層都是兩面人,面對郭伯雄、徐才厚的淫威,你們這批高級將領做什麼了,說什麼了萬馬齊喑,廢話。所以我就說,劉亞洲這麼說不合適,他都是拿錢送上來的,他說什麼呀,他一說話一出頭,結果谷俊山裡頭送錢有這一號,他怎麼說呀,我要跟谷俊山劃清界線,橫豎都說不了,所以他只能自殺。軍中已有30多個人因為反腐自殺了,你記住有自殺的,就有要殺你們的,正軍級以上的軍官,大區以上的領導,凡是搆得著的逢時過節,去看郭伯雄、徐才厚,和其他軍委同志誰空過手。與其說劉亞洲講,正軍級以上的軍官,面對徐才厚、郭伯雄萬馬齊喑;不如說今天整個的軍隊的軍官,師級以上的軍官基本都是這個。所以我一直嘲笑愛國主義打仗,拿什麼打?你不如把軍隊當中,文工團的女人派出去,一馬搞定,一個旅戰勝它一個集團軍,小菜一般,對不對?因為你只剩這個,這就是今天共產黨下的軍隊。

 

中國及世界人民向中共政權‘認罪’活動

 

這樣的軍隊這樣的體制,它能做的是什麼事?美國之音:中國及世界人民向中共政權‘認罪’的活動。世界人民不會向它認罪的,人們會笑話它不是人,神經病。那只有跟中國人有關的中國人,在利益的迫使下認罪,對不對?所以文章它講的就是說,在美國的維權組織公民力量,認為709大審判當中的維權律師,一個個是被迫認罪的,這是極其荒謬的。那這個活動呼籲所有可能被中共政權任意治罪,被迫認罪的中國和世界公民,主動向中共認罪。這是一種嘲諷的節目,完全就是嘲諷,而我剛才說的很清楚,今天認罪的方式,就是習近平、劉源,跟他們的爹一起曾經經歷過的,時間變更了、方法變更了,從在解放牌大卡車上被認罪,轉移到中央電視台上認罪,媒體上認罪,就是一個平台的改變。平台的改變促成它的威懾力影響力更大,而它殘酷的本身絲毫未減。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