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習近平已將江澤民視為最大威脅 今日點擊(2610-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16 日訊】        提要
英媒:北京擾亂江澤民粉絲祝壽會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週末又外出了,所以週末那兩三集節目呢,是預先排的,預先錄製的。那外出到了這個紐約州的北部山裡面。結果晚上去,出去買那個牛奶,在那個很小的舖子裡,那都是小town裏頭,小town裡也就萬八千人,就那麼小的town。結果進去買東西的時候,碰到3個中國人,年輕的,小夥子,3個小夥子。我剛一進去他就說,唉呦,他說這不是濤哥嗎。我個人就比較矇了,那地方沒人,沒有,根本就沒中國人,都是北部地區的山裡面。然後那,那咱也說不了什麼呢,因為朋友呢認出你,能在這地方見上,人家有人家的理由啦,咱也沒問為什麼到那地方去了。

他們就開玩笑說濤哥出來了,那顯然就是今天就沒節目了,這個今天晚上我看什麼啊,大家就那麼說兩句話。我個人去其實就想買了一桶牛奶,我個人去,滿感觸的,就是,不知道啦,可能是確實看我們的,看我節目的朋友太多啦。因為這種機率幾乎都是不可能的,那個山裡頭很沒有人的那地方,就集中的一個小town。你可以對比一下價錢,那地方一個房子,3、5萬塊錢就買一個房子,你到紐約你看多少錢。所以那麼偏僻的地方。我只是一種,一種感觸啦。

與此同時,回來之後,一大早我看這個奧運會。奧運會的游泳應該基本就結束了。那在我外出的時候呢,孫楊1500米亡,就給亡了,這個是讓我也挺吃驚的。網上有評論,後來我注意到BBC在相關報導當中,大概連續兩三天,這篇文章都居於榜首,想來大家對此事討論很多。我記得在孫楊這件事情的時候,對吧,跟大家探討的時候我曾經提到一個說法,孫楊今年是本命年24歲。那本命年中國人很講究,要繫紅褲腰帶。我曾經開玩笑我說,就不知道孫楊穿沒穿紅褲頭,得避邪啊。那他說1500米預賽,就歇菜了,從800米處他就感覺渾身無力,那就沒了。那在評論當中,在西方的評論當中,有人就提到,那正是因為觸及到吃藥的問題。那我們就很難說孫楊是怎麼回事。那孫楊自己講,國內也講,他是感冒了。當年的李林蔚也是感冒了,就這麼回事兒。我覺得就是說,做人不實在,一定害自己。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北京擾亂了江澤民粉絲的祝壽會。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聽說過,有多少朋友曾經要參與。但是能被英國媒體直接當成新聞報導,那現在這篇文章居於這個,中文BBC網絡的榜首,那就可想而知這是個事,這是一個轟動的事。那金融時報講,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被視為威脅,當局擔心維權律師和工運人士等公民社會團體,將利用江澤民90歲的生日,進行潛在的顛覆活動。這是非常有趣的一種比較,非常有趣的比較。但是又非常,在我的眼睛裡是一種,對現在主政的人,都是完全要小心的事情。

英媒:北京擾亂江澤民粉絲祝壽會

從來維權人士跟江澤民的權力,沒有這麼直接掛鉤過。那就變成了他們是一體的,對吧。胡佳、陳光誠、郭飛雄、高智晟,從10年前,12年前,13年前,2003、2004、2005開始真正的維權活動,我們看到了一直走到今天。而那些年代的維權活動,和逐漸出來的更多的維權律師,直接對抗的,是以周永康為中心的政法委體系。而周永康是江澤民的馬仔,那從來這都是死磕,從來這都是對立的。結果在今天的金融時報當中,卻把他跟江澤民畫上一體的,這是一個非常有趣和詭異的報導。

但它表現出來的現象是什麼?今天,現在的被鎮壓的709的維權律師,和所有代表的這些維權人士,再加上今天包括連雲港,這樣的社會的行動,社會的動作,它對抗的,都會集中在你今天主政人的身上,無論是不是你下的手。有朋友說你為什麼老加這句話。江澤民是習近平的威脅,兩個黨中央這就成為了事實。當兩個黨中央成為事實的時候,下面的官員,省部級以下的官員,一定隸屬於兩個黨中央。或者是白天歸這個,晚上歸那個;或者是今天上午聽他的,今天下午聽他的;或者是我誰都不得罪,你誰讓我幹什麼活我都幹。你說拿手心抽他嘴巴我立刻抽;然後你說讓我給他跪下道歉,我立刻道歉。我就是一個苟且偷生的,很多的官都是這樣的。

所以你不能一筆畫,不能這麼去說,但人家說了,包括英國的金融時報都可以這麼說了。那就是今天主政者,與江澤民之間對壘的關係,只能出結果。文章講得很直接,雖然星期三滿90歲的江澤民身體虛弱,卻被現任領導人習近平視為在有政治上的威脅。這就完全跟原來說話不同了,對不對。13、14、15到了16消失了。替江澤民賣命的,在海外的所謂兩個中共的媒體,包括一些香港媒體,包括一些在美國的,所謂的中文媒體,大篇幅的要把江澤民跟習近平放在一起,對吧。習近平對曾慶紅得感恩,當初沒有曾慶紅,就沒有習近平的今天,這話對不對?對。但當時是曾慶紅利用習近平,來保住他自己,然後再殺了他。這段不說了,只說前一段,多少東西在說呀。所以這是我想跟大家講的。

那作為金融時報直接描繪,江澤民跟習近平之間是死磕的關係。而在我們的節目中,我們從2012年一直走到今天,對吧,就這麼回事,沒什麼可講。習近平在第二個任期之前,正在準備明年晚些時候,大規模調整高級官員。這是畫引號的說法,我們不知道他為什麼說。明年2017年,是中共十九大。他的意思是說,在十九大之前,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要進行大規模的調整高級官員。不就變天了,對吧。因為這是英文翻譯過來的,我沒有看到它細節報導。那BBC只是把它主要的梗概拿出來。

也就是說,如果按照我的講法,2016年年初,中紀委六中全會,它下來的目標和指標根本就還沒做,現在可能要出結果,只是沒出來。北戴河會議悄木聲的結束,據說是8月10日結束的,11日結束的,到現在沒有流露出任何說法。只是俞正聲跟李源潮,在北京見了客人。而俞正聲是7個常委中,最萬金油了。而李源潮不是常委,是個國家副主席。而在這個過去的時間裡,一直表明,一直被人家攻擊說,他要死了,要死了,要出事啦,下一個被斬殺的是李源潮。我的節目當中說了,李源潮自己有沒有毛病是否被斬殺,在我的眼睛裡根本不重要。因為李源潮的國家副主席,在今天中共權力間架結構中就是個帽子,隨時可以扔掉,隨時又可以戴上,根本不是有任何腳跟的分量的人物。所以他死跟他不死,一點用都沒有。死也好,不死也好;斬殺也好,貪腐也好,都是障眼法。真正的決殺,江澤民跟習近平之間。

所以文章講除此之外,本次打壓的原因,也是為了壓制人們對更為開明的,上個世紀1990年代的懷念。這句話是最要命,對不對。我說的意思,就是今天習近平面對的,在他奪取中共黨的權力的過程中,他成為總書記,但沒有權力,跟胡錦濤一樣。所以他在後來的時間裡在奪取權力。在奪取權力的過程中封殺掉這些人,出現了現今的場面,對不對。那作為曾慶紅一路下來的,這些整個中共官場的體系,以夷制夷,對吧。你習近平、王岐山打的是官,好,我沒下來的官,我知道你要打我,我打的是民。大家聽懂了,這就叫以夷制夷。那如果沒有這樣的敵手的話,順風順水的話,那東西,能是這個姜文眼睛裡,變天漫天的大雪嗎?不用了,對不對,自個兒剪辮子就得了。

文章講說,中國一些自稱江澤民粉絲的蛤絲們,很希望為他舉辦生日慶祝,卻遭到警方的阻止。所以這些所謂的蛤絲們的,背後真正的政治勢力是畫引號的。有些不一定,有些可能就是玩他、耍他。因為大家就公認一點,江澤民不是個好東西,甭管什麼樣的人都公認這一點,這個是大家認可的。所以在我的眼睛裡這就是,外界條件和內部的條件湊齊在一起。過完立秋了,你要說這時候那蛤蟆湯是大補的,大家補補也正常。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