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洪荒少女」傅園慧為何爆紅? 熱點互動(150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17 日訊】【熱點互動】(1501)里約奧運:「洪荒少女」傅園慧為何爆紅:里約奧運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四年一次的體壇盛事,今年還產生了一位網絡明星,她是中國運動員傅園慧,20歲的傅園慧最好成績是奧運銅牌,但是她受追捧的程度令許多奧運冠軍都黯然失色,為什麼她這麼火?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 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我是李欣。里約奧運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關於奧運會的熱門話題也一直不斷,這場四年一度的體壇盛事,產生了很多奧運冠軍,今年還產生了一位網紅明星,她是中國游泳運動員傅園慧。

20歲的傅園慧最好成績是奧運銅牌,但是她受追捧的程度讓很多的奧運冠軍選手都黯然失色,為什麼她這麼火?針對此話題,我們請來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和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一齊探討。你們好!

陳破空:主持人好、各位聽眾好。

主持人:首先請看一段視頻,認識一下這位「洪荒少女」傅園慧。

中國游泳女將傅園慧 :「(如果說你昨天用了洪荒之力,那你今天用了什麼力?)我昨天把洪荒之力用完了。(你只比亞軍慢了0.01秒,其實非常有可能得銀牌)那可能是我手太短了吧。」

短短幾秒鐘訪問,妙語如珠,中國游泳女將傅園慧,里約奧運100公尺仰泳獲得銅牌,半決賽受訪時誇張神情遭到網友瘋傳,還被稱為「會游泳的表情包」。

中國游泳女將傅園慧:「58秒95?我以為是59秒,我有這麼快?我很滿意。(今天的狀態有所保留嗎?)沒有保留,我已經、我已經、用了洪荒之力了!」

主持人:我們知道,「洪荒」是《千字文》開頭所謂「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我不知道傅園慧有沒有讀過《千字文》?趙培,請給我們介紹一下「洪荒之力」的來歷。

趙培:其實這個「洪荒之力」跟你說的《千字文》開頭差得很遠。這個「洪荒之力」真正被中國網友所知道,是來自於一本網路上寫的玄幻小说《花千骨》,這本小說其實借用了很多傳統文化當中的名詞,但是寫的是天馬行空、亂編一通。

《花千骨》被拍成電視連續劇之後,「洪荒之力」在社會上就傳開了,這本小說裡指的是妖神之力,在某種情況下能被打開,由於電視劇裡演的這個人一打開的時候就呈現一種「暴走」狀態,「暴走」也是現代網路詞,「發怒」的狀態。在網路上,「洪荒之力」已經變成為80後、90後辭典裡「發怒」的代名詞:我用體內的洪荒之力、暴脾氣,我發怒了,我最後的那點力量都用上了。其實是指這個意思。這名詞可能在60後、70後聽起來有點陌生,其實是一種很詼諧的說法

主持人:陳破空先生,我們知道傅園慧每次受訪都讓觀眾笑彎了腰,她很多的語言已然成了段子或者有人說是語錄,請您介紹一下她的這些段子和語錄。

陳破空:這一次傅園慧之所以爆紅,甚至是一夜爆紅或者非常火,我覺得可以用五個關鍵詞總結:「自我」、「個性」、「幽默」、「現代」和「內涵」,她說的話首先是有自我。因為中國的運動員受所謂「舉國體制」也好受「黨和國家的栽培」,往往在臺前一套、臺後一套;幕前一套、幕後一套,總會說一些冠冕堂皇的大話,「黨和國家的栽培」、「感謝全國人民」、「報答祖國」,她沒有這些東西,她完全是自我,她想說什麼說什麼:我用力了、我已經盡力了。或者是:我今天身體不好、來例假。什麼都說。

再一個是個性。她講話有個性,不像別的運動員機器人似的,同樣一個表現,動不動就熱淚盈眶或者拿著紅旗奔跑,或者講些套話,好像都是編好的,甚至以前還有「火線入黨」,贏了冠軍馬上寫入黨申請書。她個性表達自己,比方人家說她如何,她說:「如果我陣亡了,我以前也是一條好漢!」或者「我要不要罵自己?我想不必了。」像這些話就很自然,她非常有個性。

再一個她有幽默感。她這些話很有幽默感,比如她的誇張表情,大家覺得她很風趣,她說的那些話大家都想笑,「我的手太短」、「我翻著白眼才游到對岸」等。

她很有現代感,她做的一些事情有現代感。比如人家說她「網紅」、是「段子手」,她說:「我不是段子手,我是運動員。」還說:「我並不是想這樣。」人家說到她的「誇張」,她甚至說了這麼一句話:「我誇張的表情是為了排解壓力。」這句話很有現代感,讓90後、00後感覺到很親切。

她有內涵。我們一想到運動員都覺得「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頭腦空白」,但事實上生活中的傅園慧我們了解,她喜歡讀書,她喜歡思考,她帶副眼鏡,她的父母親也講「她是個很喜歡看書的孩子」。她用了「洪荒之力」就說明她是有學問的人,別的運動員是用不出這個詞的。這個詞很簡單,但是很多運動員根本想不到這個詞,會說「用了渾身之力」、「我已經使勁兒了」;她會說「我用盡了洪荒之力」,第二天又說「我的洪荒之力已經用完了」,這是有內涵的。所有這些加在一起讓她顯得很不一般,她表現得非常率真、非常自然,本性流露。這是人們喜歡她的原因。

主持人:趙培先生,我看到有人說傅園慧是「二次元」人物。請您解釋一下什麼是二次元?

趙培:確切地講,「二次元」一詞來自於日本的動漫,就是說另外的空間。特別是看過《聖鬥士星矢》的人都了解二次元代表的是平面空間,能夠打開另外的空間,進入另外空間。二次元在這麼多年漫長的演變當中,已經成為動漫文化的代表形象,我們看到的一休、聖鬥士,甚至最近最火的《海賊王》、《死神》等,日本動漫對中國的影響簡稱「二次元」。

主持人:「二次元」是不是二維空間?我們真實的生活是三維空間,是這麼解釋嗎?

趙培:原本是這樣,但是它真正指的是日本動漫文化。

主持人:我想問,是不是現在的年輕人都是用日本動漫的語境?個性是不是也都這樣?

趙培:確切說是這樣!他們追求「萌」、追求美好的東西,已經脫離共產黨的黨文化所宣揚「一手泥巴,又髒又苦」的形象,更嚮往日本動漫展現的生活價值,這些只有在動畫、漫畫、貼畫當中能看到,是一種二次元人物,大概指的是這個概念。這個概念可以說是共產黨的黨文化對中國下一代的影響力、控制力減弱之後,大家從日本的動漫當中吸收了很多可以說有些是傳統元素,有些是真正人類正傳文化的元素之後,形成的一些人物的個性,所以我們可以稱之為「二次元人物」。

主持人:她被採訪之後,一下子在網路爆紅,她的微博粉絲上漲到380萬人,她作的網路直播竟然有上千萬人圍觀,您怎麼看她爆紅的現象?

趙培:其實這有大環境因素。現在中國有網紅現象,誰都可以直播,「主播」一詞已經從專業化變成每一個人只要有一臺電腦就可以作直播。直播在中國現在已經形成幾大平臺,如果在平臺上你直播作得好,就有網路上的禮物,可以換取現金。有很多人作直播很紅,「網紅」就此而來。

這種現象是如果有新聞點、能抓住大家的眼球,在中國就能火,稱之為「網紅文化」。傅園慧抓住了這一點,用現代詞:她是很有喜感的人物。她很有特點,能夠吸引大家來看,1,000萬人看她的直播並不是很誇張的數字,她應該可以做得到。在這種現象背後更可以看出一點,共產黨的宣傳手法其實有變化。比如剛才講的二次元,共產黨現在用的手法,2015年推出宣傳包裝愛國主義的軍事漫畫《那年那兔那些事》,就是用二次元的宣傳手法。

這一次為什麼傅園慧跟以前不一樣?我們知道,以前周洋在溫哥華冬奧運會上只說了「感謝父母」,沒有感謝國家,就被批,這一次為什麼傅園慧能夠被中共傳統媒體給播放出來?證明共產黨的宣傳文化面對網路文化的興起、面對二次元文化的興起、面對年輕人的思想變化,它也在不斷改變宣傳手法。

主持人:我們等一會繼續談中共的宣傳手法。陳破空先生,我們剛才提到,傅園慧最好的成績是女子銅牌,女子100米仰泳的並列銅牌。我們是「金牌至上」的國家,過去追捧的都是金牌得主,為什麼傅園慧只得了銅牌還受到這樣的追捧?

陳破空:這是一種顛覆。傅園慧用她的率真、真實、幽默顛覆了金牌至上的觀念,同時她引發了觀眾的顛覆,千百萬觀眾對她的追捧,也是顛覆了過去金牌至上的觀念,是雙重顛覆。所以我們不能小看中國的觀眾,不能小看互聯網時代。

前兩天,中國觀眾好像還受困於「孫楊事件」,還為孫楊事件感到憤憤不平,由於霍頓說的一句話。因為孫楊以前有服禁藥的歷史而有這樣的風波,加上陳欣怡這一次也有用興奮劑,但是傅園慧這件事情出現以後,馬上都蓋過去了,所以銅牌受到追捧。

這一次里約奧運,現在中國居第三名,金牌數可能已經有15枚、16枚這麼多。

主持人:英國已有16枚,第二。

陳破空:英國第二,美國第一。沒有一個中國的金牌得主或者冠軍受到追捧,孫楊在站臺上大喊「我是王、我就是世界」也沒有人追捧他,證明中國觀眾的水平真的高了。傅園慧的真實、率真中國人們已經久違了;回歸真實。為什麼我用「顛覆」二字?傅園慧完全是反潮流的說法,比如別人問她:「妳今天預賽是不是還有保留?」她說:「沒有,我已經盡了洪荒之力了!」又問她:「你明天是否還有更大的期待?」「沒有,我已經很滿意了!」這些話完全是顛覆,就是實打實說,意思:我根本不需要你報什麼新聞。以前有些運動員怎麼回答?「我今天還有保留,我還有一些潛力還要發揮。」「對明天還有什麼期待?」「明天我希望取得更好的成績。」

主持人:對,這是官話、套話,都已經知道答案了!

陳破空:人家說:「你今天成績是18秒95。」她說:「喔?真的啊!我那麼好嗎?」意思是「不相信」:「我以為是19秒。」她就是完全顛覆了這一套東西。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她的爆紅與這個時代、網路時代的年輕人整個結合在一起,她對這種共產黨國家、極權體制之下由「舉國體制」打造金牌,沒有金牌就不得了,是損害國家榮譽等完全沒有,觀眾也不談。

「國家榮譽」怎麼理解?如果這個運動員表現好,拿了銅牌、第四名也是國家榮譽,就像有人捧福原愛,第四名也捧;如果是有汙點、劣跡的人,拿到了冠軍也不見得是國家的榮譽。比如孫楊,以他的身體條件、後天的鍛鍊,絕對是一名優秀的運動員,不用服興奮劑照樣可以拿好名次,可能是銀牌、可能是銅牌、可能第四名,照樣為國爭光,但是如果有服用興奮劑的歷史劣跡,不是給國家爭了光,而是損害了國家榮譽;當然不是他本人。

運動員是犧牲品,是背後主導的官員以及體制損害了國家榮譽。傅園慧反潮流,傅園慧顛覆了這些,傅園慧真正給這個國家帶來了榮譽;中國人還有這樣的。中國人並不是都很糟,而且中國的觀眾也在成長。

主持人:對,我們也看到中國過去都是把金牌和國家榮譽連在一起,「要為國爭光」,但是這一次,官方宣傳媒體卻有不同的講法,我們看到《人民日報》8月9日關於傅園慧有篇評論,說:「『洪荒女孩』和欣賞她的網民給我們上了一課:體育是關於奮鬥和享受,而絕不是關於金牌。」這是很顛覆的說法。趙培,請分析一下您怎麼看《人民日報》的這種說法?

趙培:我覺得,如果現在中國金牌數排第一,《人民日報》就不是這種說法。很明顯,中國人對奧運的熱情,2008年已經達到了巔峰;2012年倫敦奧運會開始回落;到了這一屆奧運會已經很淡薄了;傅園慧是共產黨做的一個很好的、吸引眼球的話題產品,把人們的注意力又關注到奧運會。

這一次奧運會,她拿不到金牌的情況下,可以說主播和評論員在視頻上就直接埋怨組委會不公平,特別是還有「孫楊事件」。整個核心思想是挑動一種惡劣的愛國情緒,以對抗世界為目的愛國情緒,是十分不可取的。

再說,為什麼從2008年到現在,中國人對奧運會的熱情逐步減退?因為大家發現,拿多少金牌干我什麼事?特別有網友評論為什麼大家對奧運的熱情減退?說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話:「2008年我們開始還房貸,到現在我們都沒有還得起,我們哪有時間去關心奧運會、國家的金牌?」說了很實際的情況。

在共產黨的重壓之下,大家的熱情,對生活的熱情都被耗盡了,只能麻木地為生活而奔波!在這種情況下,大家不可能拿出熱情去關心奧運!反而在中國現代社會中,馬拉松或跑步很流行,為什麼呢?因為大家在霧霾當中還想關心一下自己的身體;只有身體好才是我真正好。

主持人:謝謝趙培。我們現在接聽一位觀眾的熱線,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李欣主播您好,久違了!兩位嘉賓好。關於這位女主播「洪荒少女」,我想中國有一句古話「否極泰來」,運氣壞久了就會變好嘛!「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認為她是這樣的。因為以前遭的難、遭遇的挫折和壞運太多了!現在她一到里約來就爆紅了。她要感謝里約,是伸開雙臂的耶穌像保護她否極泰來的關係,所以現在她運氣變好了!好,謝謝李欣。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我們繼續談。近期,傅園慧接受採訪,說她覺得自己不是體制內的人。您覺得她講的「體制」是什麼呢?

陳破空:如果延伸理解,我們理解的「體制內」就是黨員、官員、團員一直下來,好像有一套教育,愛國主義教育、為國爭光、你得到榮譽就是國家的榮譽如何如何。現在其實越來多的運動員反叛這套東西,我們看到李娜走出自己的路,個性化,脫離國家隊自我發展,照樣可以得世界冠軍,還有反體制內、反興奮劑的羅雪娟公開說:「我身後這灘水是髒的。」說游泳池髒,暗示中國普遍濫用興奮劑;還有像何智麗也都說了很多不滿體制的話。我想,傅園慧用另一種方式表達對體制的不認同。

運動員應該有個性,運動員首先是「人」,這一次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娛樂感?因為體育比賽來自於運動,而運動來自於健康,以健康為目的;不是為了死去活來、你死我活的爭奪。說她「把娛樂性提高了」,這一次提高了奧運會的娛樂性是傅園慧顯著的標誌。

你剛才講體制,「舉國體制」有很多害處,是社會主義國家、共產黨國家一脈相承,東德、俄羅斯、中國由於這樣的舉國體制,要「為國爭光」,結果搞到最後要作假、要用興奮劑。俄羅斯大家都知道了,說起去年的冬季奧運會,大規模作假,大規模換尿液,大規模銷毀幾千例的尿液,現在被國際殘奧會禁賽,國際奧會也有很多人被禁賽。俄羅斯這一次金牌上不去就是這個道理。

東德以前大規模作假、吃興奮劑,結果有幾名運動員成了受害者,後來運動員在2001年提出訴訟,原來的教練、領隊和領導都被判刑;2007年,東德的運動員獲得索賠410萬美金,由於他們的身體受害。

中國在舉國體制下使用興奮劑也是有歷史的,我可以介紹幾例。前體委主任伍紹祖說,在1980、1990年代,中國達成共識引進東德的醫生魯道夫和教練之後,運動員成績上不去就要服興奮劑,興奮劑的三個原則:有用、無害、查不出來。

前體委主任袁偉明的自傳裡面回憶,中國有幾句著名的話:技能性項目靠鈔票,體能性項目靠吃藥;還說:查出來是「興奮劑」,查不出來是「高科技」,查出來是「狗熊」,查不出來是「英雄」。使用興奮劑現在非常嚴重,嚴重到1980、1990年代中國是普遍濫用,所以為什麼這一次有孫楊事件、陳欣怡事件?這還是次要的,回顧過去更嚴重。

主持人:說到興奮劑,我們知道「舉國體制」有一種說法:「黨和國家培養了你」,如果沒有舉國體制可能不會有這麼多的金牌運動員,金牌運動員在這個體制下大量產生。您對「黨和國家培養了你」這句話有什麼看法?

陳破空:就像螺絲釘、機器人,就是部件,好像運動員不是自己,成了國家的一部分。王岐山手下的財新網刊登:當傅園慧顛覆了觀念,當觀眾顛覆了金牌至上的觀念時,官方媒體也受到觸動。財新網還登了以前的運動員受到什麼待遇?朱建華1984年洛杉磯奧運失敗,回來之後被砸玻璃、扔垃圾,家人受到辱罵;「體操王子」李寧兵敗漢城,回來之後有人寄刀片給他,要他割脈自殺。現在沒有了,一面銅牌都受到這麼追捧,無所謂冠軍了,成與敗觀眾無所謂了!

我必須講一下中國造假的事情,中國自從引進東德教練之後,從1984年開始造假。1986年,李玲蔚在漢城亞運會獲得羽球亞軍,後來發現她使用興奮劑,推托服了感冒藥,隊醫黃美玉給她的,弄得黃美玉差點自殺。

後來到了1988年的時候,中國出了很多書,有一個作家叫趙瑜,他就總結了興奮劑。他寫了三個,一個《強國夢》,他寫出來之後講興奮劑,結果說他是暴露國家機密。他1989年寫了一個東西叫《兵敗漢城》,結果人家說他是反黨反社會主義;

後來他1998年又寫一個報告文學,叫《馬家軍調查》,結果在各方壓力下,被迫取消馬家軍遭藥物重創那一章。結果他剛說完,兩年之後,2000年馬家軍去悉尼奧運會,馬家軍是中國田徑的主力,馬俊仁培養的,被全軍覆沒,因為全體都服用了興奮劑,被全體拒絕進入奧運會。

還有1998年還鬧個笑話,中國游泳隊去澳大利亞參加世錦賽的時候,有一個隊員叫袁媛,身上就攜帶了13瓶的生長激素,所以當場被查處,教練和全隊被驅逐,那個教練周明被終身禁賽。再後來就是最嚴重1992年在廣島亞運會,中國的運動員被集體查出服興奮劑,突擊被檢查之後,滿地都是針頭和藥品,無所顧忌,說中國運動員到走廊上都亂服藥的地步,所以後來中國的很多的紀錄被取消。

還有剛才伍紹祖講的,說「無害」這個原則是錯的,很多運動員受了害。我們看到1992年在巴塞隆納奧運會上,所謂中國的五朵金花,站到臺上領獎的時候,游泳冠軍啊,人家看到是「大男人」,五大三粗,肌肉發達、喉結突出、聲音低沉,為什麼?吃了那些雄性激素,變得人不人鬼不鬼。

這些女運動員在退役之後受到很大的痛苦,不能結婚,不能懷孕,有的根本找不到工作,有的做了變性手術,有的就在一個澡堂子裡當搓背工,度過餘生,為什麼?她們深受其害。

所以後來像馬家軍的王軍霞他們就憤怒的控訴馬俊仁給他們用藥,說用的劑量很大,而且命令很嚴格,必須用、必須贏,所以後來馬家軍消失,但是給王軍霞這些運動員造成了極大的傷害。趙瑜在他的報告中寫了這點,說很多運動員的血淚控訴,有兩萬多則,後來被刪掉,一直到馬家軍覆滅,這個報告才重新問世。

主持人:我們看到有國內的媒體說西方也是大量的使用興奮劑,他說了這麼一件事情,說4年前在倫敦奧運會上,澳大利亞的游泳運動員集體的服用了興奮劑,您怎麼評價這件事情?

陳破空:這是中國網路上的一個誤傳,關於澳大利亞集體用興奮劑的事情,我去查了英文的全部報導,我終於搞清事件是什麼事情。是這樣的,1992年澳大利亞本來是游泳的強項,在世界上一直是得冠軍的。1992年有6名澳大利亞運動員服了一種叫做安定片,這個安定片是興奮劑的反面,因為興奮劑服了之後,增加你的肌肉,增加你的爆發力,讓你能夠提高成績,但是安定片相反,它讓你催眠,讓你瞌睡,讓你抵銷時差,人的機能不能發揮。

所以那個澳大利亞的領隊非常生氣,但是這些澳大利亞的隊員他們服了安定片,這沒有違背任何國際上的興奮劑條例,沒有受到國際奧委會或者任何的處罰,但是他受到了澳大利亞游泳協會的處罰,為什麼呢?安定片是在澳大利亞游泳協會被禁止的一個禁藥,所以那次他們的成績非常差,只得了一枚金牌,其他都沒有得到,所以在這樣情況下,澳大利亞受到責備。

還有別的西方國家,美國有部分運動員,個別的,加拿大等等有個別運動員服用,那是個別行為,不是國家行為,而這些運動員被禁賽之後,自動退出比賽,再也沒有出現過,叫知恥者近乎勇。

但是中國的運動員被禁賽之後,一再的出來,再次的所謂的謂國爭光,為自己爭光,想洗刷,在國際上是洗刷不了的。所以中國和俄羅斯、東德那種興奮劑,它是一個舉國體制、國家行為,但是在西方發生的是零星的個人行為,這兩者有本質的不同。

主持人:趙培,我們知道這一次的中國游泳運動員陳欣怡被查出了尿液呈陽性,那你能不能評論一下這件事情,因為我看到大陸的體育評論員說,陳欣怡不是瘋了就是傻了,她為什麼做這樣的事情?

趙培:這個東西第一,我們沒有官方報告,我沒辦法評論;第二,這件事情你沒辦法抓到中共集體來做這個事,你只能說是個案。剛才談到這個舉國體制,其實中共的舉國體制是在變化,它從有專業隊開始,一直到有職業隊,一直到現在的孫楊也好,包括這個女孩也好,全部都是第三類變化。

第一類變化專業隊,大家已經看到了它的危害,我們也談了很多了,那麼第二類職業隊的變化,中國足球上已經能看得出來了。就是中共它整個制度腐爛之後,它的職業達不到真正的職業,那麼它會形成一個什麼局面呢?當他們要真的進入,足球運動員要從預備隊開始,不管他要進入一線隊,他得首先拿1百萬來行賄。

那麼這樣的話,共產黨這個制度爛掉了,中國這個土壤永遠起不來,所以它要靠興奮劑,那麼第二類孫楊或者是整個中國游泳隊,你知道他全部人在哪裡訓練的嗎?他全部人長期是在澳洲集訓,在澳洲訓練,澳洲的教練來指導他們,所以說他還是拿著納稅人的錢。

所以這次的,也是一舉國體制的第三種變種,就是徹底把國內的環境都扔掉,讓他們去培訓,那麼這次體育評論員黃健翔就質疑,拿著納稅人的錢去做這件事情好嗎?所以中共是在不斷的變化,而我們仍然停留在老思維去說它很多事情的話,是看不到這個本質的。

主持人:謝謝趙培。最後一個問題,像《人民日報》說我們現在金牌已經不重要了,體育絕不是關於金牌的,那如果不是為了金牌的話,我們是不是就不需要舉國體制了,是不是我們要改變舉國體制這麼一個方式。

陳破空:我覺得像財新網站這文章已經在質疑舉國體制了,而且已經在質疑這種計畫經濟下的一個產物,我覺得這是個好的跡象。另外這次中國還有一個教訓,就在里約奧運會前夕,國際反興奮劑中心設在中國的一個實驗室被關閉,那個實驗室本來是授權中國在那裡測試運動員的,但是他作弊,他有五例的陽性反應,他向國際奧委會隱瞞,被發現。

還有一個,孫楊這個事情,他被隱瞞了6個月,孫楊被禁賽,北京是悄悄讓他禁賽,然後就讓他趕上奧運會,然後他半年之後才報告國際奧運會,所以說沒有提前報備,而且找了個理由說孫楊心臟有問題,誤服了什麼藥。

那心臟有問題更是要報備的問題,沒有報備,所以這樣的情況下,實驗中心被關閉,關閉之後中國運動員如果要測試的話,要到別的國家測試,比如到日本測試,是對中國的一個重大打擊。

中國今天的作假,興奮劑跟共產黨的造假文化一脈相承,到現在還沒有改變,但是當然我們看到了跡象,當傅園慧顛覆了這個金牌至上,當觀眾顛覆金牌至上的時候,官方媒體也受到了觸動,但官方媒體一語雙關,一方面為自己得不了第一名而緩頰,另一方面也可能想尋找一個突破去改變,我想所有加在一起都是個好事,而傅園慧是第一推動力。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兩位嘉賓,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參與,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