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榫接橫跨半世紀 李界煌的木藝人生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19 日訊】現代化設備發展迅速,間接讓傳統木工技藝,逐漸流失,不過,在台灣,仍舊有一群工匠,堅持保留傳統木藝,使用純手工製作的榫卯工法,產品受到日本市場的歡迎,接下來的新聞,我們帶您看到,台灣業者李界煌,如何帶領團隊,讓世界看見台灣精湛的傳統木工技藝。

簡約木條構造的日式障子門,或是鏤空款式,選用上等木材,木頭與木頭的結合,也都是用純手工製作的榫卯,精準拼接。

木工廠董事長 李界煌:「26個榫頭,正反面52個,上面又有52個,所以它總共要104個榫頭。104個榫頭是甚麼概念,一個榫頭大概一個成熟的師父,大概要搞半個鐘頭。」

木頭中間,要求空心,才能方便更換障子紙,細節裡,體現的都是真功夫。木工廠第三代接班人,李界煌,年齡和木工年資相仿,50多歲的他,從小耳濡目染,對木頭有著深厚情感。

木工廠董事長 李界煌:「出生,大概第一個玩具大概就是刨刀,人家的玩具是…,我的玩具是刨刀。自己本身對木藝這個部分,也滿有興趣的,所以就,雖然在,整個大環境不好的狀況之下,我當然也是要接,那幾乎是在負債的狀況之下,去接這個工廠。」

木工廠董事長 李界煌:「先從兩頭鑿下去,兩頭鑿好後,那個寬度就決定了,然後再來是厚度,厚度就用寬鑿刀下去鑿。」

木工場前身,是日本在台灣的木材中心,因為日本人的需要,民國59年李界煌的祖父,創立木工廠,以木製房屋為主,後來,李界煌的父親接手,時間點剛好是二 戰爆發,在物資缺乏、木材大量外移的情況下,加上磚頭開始流行,工廠改製作木製傢俱。儘管時代變遷,受到中國市場競爭,李界煌仍堅持傳統工法。

木工廠董事長 李界煌:「大陸那邊,因為我們知道,無神論之下,或許他的技術也差不多,但是,雕出來的東西,就是會少那麼,一種味,一個神韻,其實這神韻才是這一個神像裡面…,最值得,最重要的價值。」

木工廠董事長 李界煌:「4乘1公分裡面刻出來的東西,這個大概,目前世界人類沒有人,雕刻師父沒有辦法有人刻的出來。」

不到一根手指頭寬度,一片片的龍麟,栩栩如生,炯炯有神的獅子毫雕,李界煌第一次拿出來在媒體曝光,這些都是用在神龕上的精緻藝術。最受李界煌讚許的,就是木工廠保存的傳統榫卯工法。

木工廠董事長 李界煌:「8個零件,你怎麼踩踏,它永遠都這個樣子。」

一張凳子,8個零件,透過榫接組裝,就能承受重擊,還有不用裝軌道的抽屜,打開收起一樣輕巧,這家46年的木工廠,在民國60年,為台灣培育約400位榫接木匠,也開創近20年台灣木業的外銷基礎。

木工廠董事長 李界煌:「木工它就是一個文化,是一個傳承。父親非常重視人才,而且對人才養成教育是非常的重視,因為他們都是日本精神,所以對這個木藝的從業者道德品德方面,要求反而比技術還更嚴格。」

重視文化與道德,李界煌的父親與祖父手藝精湛,常受邀到日本修繕檜木建築。而台灣,擁有獨特的地理位置,因中國經過文革,讓中華五千年的文化精髓得以在台灣保留,也因日本為了發展重工業,將傳統木藝外移,選擇台灣延續,都蛻變為這家木工廠的寶貴養分。

木工廠董事長 李界煌:「台灣這個寶島上面,孕育了兩大血統,一個是,中華文化的五千年的血統,一個是日本的兩千年的血統,所以在台灣這個地方,有孕育全世界最高殿堂的 一個,木工技術。我們的工法,也可以算是世界上,保留最完整的單一工廠,這是,我覺得是這家工廠的可貴之處。」

不僅日本,李界煌要將台灣傳統木藝推向歐美、東南亞等國家,讓世界看到台灣精湛的榫卯工法之美。

採訪撰稿:李晶晶

攝影後製:葉錫鴻 陳輝堯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