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裔如何影響2016大選和美國未來 世事關心(39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8 月 24 日訊】【世事關心】(391)亞裔如何影響2016大選和美國未來


61% 25-64歲的亞洲移民擁有大學本科以上學歷。但是亞裔的參政率全美最低。

(導演兼制片人)朴安娜:「對很多亞裔來說,在其母國參與政治,可能意味著被投入監獄、被折磨、甚至死亡,參與政治可能令人恐懼。」


二十年間,亞裔選民在總統大選中支持民主黨的比例上升了40%。原因何在?

方大為(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就是對很多美國人來講,他們覺得民主黨當政時期,普通民眾的經濟狀況都很好。」

2016年總統大選,亞裔會選克林頓還是川普?

(維州華裔共和黨協會成員)殷建中:「去面對核心問題,並勇敢地提出真正的解決方法的候選人。這種勇氣以及這種見識,我覺得是跟其他候選人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的。」


方大為(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我個人的預測是,我們會看到大多數美國人,而且數目會不斷增多,會選擇克林頓,至少在目前這個只有克林頓和川普可選的局面下。」

亞裔,迅速掘起而又令人費解的族群,將如何影響美國社會政治?

蕭茗(Host/Simone Gao):各位好,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在美國所有的移民群體裏,亞裔有一些非常獨特,也是令人費解的特征。首先,這是一個受教育水平、經濟收入普遍較高的族群,但是,這和他們對公共事務的參與度和社會影響力卻並不匹配。另外,他們的黨派傾向在過去二十年幾乎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這也是美國歷史上非常罕見的。作為人口增長速度最快的族群,這些特征和改變將對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和美國未來的政治格局產生怎樣的影響?本期《世事關心》,我們一起來探討。

亞裔選民首次引起美國媒體的關註是由於2012年的總統大選。在那次選舉中,73%的亞裔支持民主黨候選人奧巴馬。支持率僅次於非裔。這有什麽問題嗎?讓我們把時鐘倒回二十年。在1988年的總統大選中,55%的亞裔把票投給了老布什,當時做的民調顯示,亞裔美國人大多傾向於支持共和黨。而四年以後的1992年,民主黨候選人克林頓只獲得31%的亞裔選票。但八年以後,同是民主黨的戈爾的得票率卻達到了55%。 奧巴馬總統更是在2012年獲得了73%的亞裔選票。事實上,他贏得了所有主要亞裔族群的支持,其中就包括傳統上傾向共和黨的越南裔選民。2016年Asian and Pacific Islander American Vote(APIA Vote)「亞太裔選票組織」和Asian American advancing justice(AAPI)「亞美推進正義組織」所做的民意調查顯示,26%的亞裔選擇共和黨,49%的亞裔選擇民主黨,也就是說,在二十年間,亞裔從主要支持共和黨變成了主要支持民主黨。

另外,美國的亞裔移民和其他少數族裔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那就是亞裔移民的背景更多元化。他們來自中國大陸、香港、臺灣、日本、韓國、越南、印度和其它東南亞國家。而他們的黨派傾向也各有不同。但同樣是從2016年「亞太裔選票」和「亞美推進正義」組織的的調查可以看出,除了越南裔移民,剩下的亞裔移民全都更傾向於支持民主黨,只是程度不同。

亞裔印度移民27%支持共和黨,59%支持民主黨
中國移民29%支持共和黨,40%支持民主黨。
菲律賓移民24%支持共和黨,41%支持民主黨。
日本移民12%支持共和黨,69%支持民主黨。
韓國移民16%支持共和黨,63%支持民主黨。
越南移民43%支持共和黨,33%支持民主黨。

亞裔移民從支持共和黨轉向支持民主黨的這一過程中,有人說克林頓總統的作用不可忽視。九十年代正是美國經濟長期快速發展的時代,許多亞裔企業家和數百萬的九十年代亞裔新公民倒向了重視經濟發展的民主黨。克林頓和戈爾也曾積極爭取亞裔的政治捐款,並幫助新一代亞裔進入其競選團隊和政府機構,其中就包括任命美國歷史上第一位亞裔內閣成員Norman Mineta。2000年前後,亞裔對民主黨的支持程度已經不遜於對共和黨的支持度。

蕭茗(Host/Simone Gao):「不過,族群整體在二十年間在政治傾向上的改變是非常罕見的,經濟因素是否是亞裔改變黨派傾向的唯一因素呢?聽一下我稍早對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方大為先生(David Fire Stein先生)的采訪。」

蕭茗(Host/Simone Gao):「傳統上壓抑美國人更加支持共和黨。在1988年的選舉中,超過55%的壓抑投票給老布什總統,然而在過去的二十年裡,壓抑美國人的投票傾向有很大改變,因此在2012 年的選舉中,有73%的亞裔投票給奧巴馬總統,這種轉變的原因是什麼,跟候選人更相關,還是亞裔真的變成了民主黨?」

方大為(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我覺得有三個主要原因決定了你剛才所提到的轉變。其中之一是經濟,所有的選民都關心美國的經濟狀況,關心他們在美國經濟中的位置,有一件事情發生自老布什總統1988年當選開始,就是對很多美國人來講他們覺得民主黨當政時期,普通民眾的經濟狀況都很好,他們的經濟和金融狀況更加成功,很多人把比爾、克林頓執政的八年看作經濟蓬勃發展的時期,401K退休金帳戶大幅增值,股市表現很好,諸如此類,失業率低,創造了很多就業機會,在過去的這些年無論對錯與否、準確與否,這是很主觀的事情,很多選民包括亞裔美國人把民主黨看成能製造經濟增長的黨派,如果跟兩位布什總統在任的紀錄相比很多人都會得出結論,即使最近幾年的經濟狀況也很糟糕,人們在民主黨總統下的經濟狀況更好,我不會對此做出評論,但是我覺得那是其中一個原因,人們據此改變了自己的投票傾向。另一個原因,整體而言美國的文化已經變得更加自由化,比如在同性戀婚姻註冊議題上,所以我可以想像,很可能二十年前也就是一代人以前或者更早,亞裔選民對社會問題的看法可能更加保守,那可能就是現今的情況,這個潮流也是有利於民主黨的。最後也許是最重要的,這只是一個猜測,但是也是我對你剛才所有提到轉變的一種解釋,就是亞裔選民,做為少數族裔,可能在二十五或三十年以前,無法想像同樣作為少數族裔的人,能成為美國總統,那在奧巴馬總統之前從未發生過。我的感覺是作為亞裔美國人或者是任何少數族裔,以及那些從未能選上總統的族裔,他們看到歷史性的候選人,一個少數族裔的成員,能最終成為美國總統,很可能有些亞裔選民感到興奮,就像很多不同背景的美國人一樣,那也可能是其中的一個因素。」

本次美國總統大選,亞裔會選川普還是克林頓?下節繼續探討。

7日下午,維州華裔共和黨協會舉辦年度野餐會。數十位會員及黨內活躍人士出席。

上周克盧茲退選後,川普已經成為共和黨內唯一的總統候選人。雖然黨內對川普的看法依然有很大分歧,但至少在維州華裔共和黨協會內,還是有不少他的鐵桿支持者。

(維州華裔共和黨協會成員)殷建中:「去面對核心問題,並勇敢地提出真正的解決方法的候選人。這種勇氣以及這種見識,我覺得是跟其他候選人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的。」

三個多月前,川普一舉擊敗黨內多名競爭者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時候,可謂氣勢如虹。那時,不僅是他的支持者,連很多反對他的人也認為,川普對決克林頓,將是一場酣戰。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

根據最新RCP 平均指數,8月1日到8月17的多個民調中,47%的民眾支持希拉里,41.2%的民眾支持川普。綜合7、8月份各項民調的結果,在十一個搖擺州裏,希拉里的支持率也全面超越川普。如今亞裔選民的分布,也不僅限於人們印象中的加州、紐約或夏威夷。在搖擺州之一的內華達州,亞裔選民已經占到選民總數的10%,對於選舉結果能夠產生一定的影響。

「亞太裔選票」和「亞美推進正義」組織的聯合調查還發現,19%的亞裔選民對川普持有好感,而希拉里的支持率則高達62%。在眾議院和參議院的選舉中,三分之二的亞裔選民支持民主黨,相比之下,共和黨的支持率只有28%。

近半數亞裔受訪人認為,候選人是否有激烈的反移民觀點,是決定選票的關鍵性因素。哪怕是針對其他少數族裔的言論,也會使亞裔選民感到強烈的不滿。約40%的亞裔選民表示,如果候選人表現出了反對穆斯林的觀點,也會使亞裔選民改投他人。

蕭茗(Host/Simone Gao):「這次美國大選中,亞裔是否賭定會把票投給希拉里-克林頓,亞裔選票在這次總統大選中有多重要,再來聽一下方大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先前的選票顯示亞裔選民對希拉里-克林頓的喜愛程度要超過川普,您認為接下來的幾個月中會有所變化嗎?為什麼亞裔更喜歡希拉里-克林頓?」

方大為(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我覺得我們現在在競選中看到一種趨勢,希拉里-克林頓的領先優勢似乎在擴大,在一、兩個月前不是這樣,所以我確實覺得有一種轉變,我覺得我們會一直看到這種轉變。我個人的預測是我們會看到大多數美國人,而且數目會不斷增多選擇克林頓,至少在目前這個只有克林頓和川普可選的局面下,這不是因為克林頓是完美無缺的候選人,但是我覺得人們在觀察這兩個候選人,做出比較。民調的結果顯示趨勢很明顯,希拉里-克林頓很有優勢,我不知道有什麼特定的因素讓亞裔美國人有和其他背景的美國人不同的原因,使他們越來越傾向於希拉里。我倒覺得有這種因素,在兩名候選人中其中一個有更加合適的經驗、更相關的經驗,談話和思考我們國家面臨問題的方式,對於美國總統來說更加合體,那是很多美國人的判斷,雖然也包括很多共和黨人他們也這麼說,我覺得那是綜合而言的因素,這同樣對亞裔美國人也適用。此外我覺得亞裔美國人在某些情況下,是來自移民家庭或本身是新移民,同樣會從這個角度看問題,就是國務院克林頓作為前國務卿有很多經驗,積累了很多經驗,在處理戰爭的問題上、在處理亞洲的問題上,我覺得那些也被看成是正面的條件。」

蕭茗(Host/Simone Gao):「和其他少數族裔相比亞裔選民的選票這次大選中有多重要?」

方大為(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我覺得你問任何一個候選人的話,他們都會說這個國家的任何一個種族都是很重要的。一方面講,任何一個人都很重要。從選票來講、從選票數目來講,亞裔美國人社區很大,但是很顯然比一些其他少數族裔或其他族裔在美國國內而言要小,我覺得根據我對美國選民組成的估計,在亞裔選民集中的州,比如加州、華盛頓州或者紐約州,甚至包括德州,德州遠遠超過平均,還有其它的幾個州,尤其是西海岸,在那些地方,我們可以說州分為兩類,一種是民主黨很容易獲勝的;另一種是共和黨很容易獲勝的。從純粹的選票計算角度來講我覺得希拉里-克林頓很容易贏得那些亞裔集中的州,比如加州。所以能得到亞裔的支持對它當然好,但是我不覺得在這些州:加州、華盛頓州或紐約州,亞裔的選票會使局面大有不同,所以我不覺得兩個候選人中任何一個會把亞裔社區看作決定選票因素。」

收入最高、受教育水平最佳,但無心參與公共事務。亞裔是否會重走100多年前被排斥的老路?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盡管亞裔人口增長很快,又相對擁有較高的學歷和收入,但是和其他族裔相比,亞裔仍然很少參與社會和政治活動。一些觀察家認為,長此以往,亞裔容易被主流社會所忽略;但是因為亞裔較高的經濟地位, 而且數量又急劇增加,他們又有可能成為非主流社會不滿的對象 ,這是否會讓亞裔重走舊路,再次成為美國社會中一個孤立無援的族群。請雪莉帶我們一起回顧亞裔在美國走過的歷史。」

雪莉:「好的蕭茗。亞裔大量移居美國是在十九世紀中葉。他們主要作為經濟移民來美,服務於某些特定的經濟領域,但是並不擁有政治權利,也沒有得到社會的認同。加州就曾在1879年憲法中加入排華條款,並遊說美國國會在1875年和1882年通過了2部排華法案 。後來移民美國的日本和印度移民也經歷了類似的困境。 事實上,一個具有一定的經濟地位,但卻孤立於美國社會政治生活之外的亞裔族群,反而成了被排斥的目標。在二戰時期,美國政府更是剝奪了日本移民在憲法中擁有的基本權利,把他們送入了集中營。」

二戰以後,覺醒的亞裔選民在政治領域有所發展:西海岸的日本移民組織起來成立日裔公民聯盟,廢除了限制他們從事農業生產的法律。在夏威夷,來自日本的農業移民開始積極介入政治生活,他們和民主黨合作,結束了共和黨在當地的主導地位 。但是除了幾個有限的例子之外,大多數亞裔選民還是沒能在政治領域融入主流社會,這個現象一直持續到60年代的民權運動 。60年代是新一代亞裔青年投身政治運動、追求社會變革的轉折點。 在反戰、民權等各種運動中,亞裔青年都進一步獲得了政治影響力。

不過,盡管亞裔的政治影響力有提升,但是,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資料,亞裔移民總的來說還是很少參與社會活動。 這其中包括那些本來有條件參與的群體,比如老年選民,高收入高學歷的人群, 亞裔美國人和其他族群相比,不僅很少去投票,也很少參加其它的社會活動,包括公共會議、聯系政府官員、和參與義務活動 。這些都是保證美國民主制度正常運轉的重要組成部分。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當今的美國社會越來越多元化。而亞裔移民的比例在高速增長,在這種情況下,亞裔移民因為不願參政,其政治訴求得不到充分的重視,是否會造成和主流社會的溝通斷層,以至於受到其它非主流族裔的排斥?聽一下方大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亞裔美國人通常有顯要經濟地位,但是他們很少參與公眾活動,這兩者之間的鴻溝將會引以潛在的問題嗎?」

方大為(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我覺得你所形容的現象是現實存在的。我不覺得這是個問題,因為我覺得最終會發生的事,市場會最終解決問題,或遲或早。如果有一種共識,作為亞裔美國人社區的一員,他們的意願沒有被充分代表,我覺得那遲早會促進亞裔美國人參與選舉,更多的參與進來,自己去競選,參與競選團隊,向任何背景的候選人提出問題或者訴求,在政治的市場上,我覺得我們會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在美國有這個現象,不只是亞裔美國社區,雖然我覺得你是對的,這種現象在亞裔社區更為突出。總體來說,在這個國家有一種滿意現狀的情緒,這導致了在總統競選年,我們大概只能有50%的投票率,或者只有50%多一點點的投票率。我認為那表明,無論那是亞裔美國人選擇留在家裡,還是白人、黑人、西裔或任何人,從某種角度講,雖然我們可以有不同的解釋,但是我們可以說,那意味著生活大體上還過得去,如果有非常重要、非常緊急的議題,很多人會去投票站,去表達自己的意見,或者做其它的事情,所以我覺得至少一部分你所形容的情況,可以用另一部分你所說的情況來解釋,就是在亞裔美國社區之內,人們在美國的生活相對很好,在某種意味上這讓人們感到沒有需要,雖然我個人覺得這沒有對錯,但這讓人們沒有去投票站投票的急迫感,所以我不會把這看做一種內在的問題,雖然那也是看問題的一種角度,另一種角度是把它看為一種衡量標準和標誌,衡量美國穩定的政治生活和特定社區的成功,在美國的經濟、社會和政治方面,我認為很難找到確切的原因,但是這種現象確實存在,這也可以解釋為事情大體向正確方向發展。」

蕭茗(Host/Simone Gao):對於在經濟領域已經取得顯赫成就的亞裔移民來說,在政治領域的參與能帶來在經濟領域無法得到的社會影響力。多數第一代亞裔移民,並沒有形成對政黨的歸屬感,他們的選票主要取決於民主、共和兩黨在過去二十年間的具體政策。隨著人口的快速增長,亞裔在美國的政治能量終究會不斷加強,雖然目前還無法預測美國何時會出一位亞裔總統,但是他們已經逐漸成為兩黨無法忽視的一股力量了。好了,感謝您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下周再見。

(完)

====================================================
策劃:蕭茗
撰稿:Greg Yang Lynn Lin 蕭茗
剪輯:柏妮 郭敬 王知行 宏力
攝影:吳瑋
翻譯:王知行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飾品 由雲坊手工飾品 Yun Boutique提供
新唐人電視台《世事關心》
2016年8月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二: 21:30
週六: 9:30 am
美西: 
周二: 21:30
週六: 12:30pm
==================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