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曲已終 疑未散 世事關心(392)

【世事關心】(392)北戴河曲已終,疑未散


一年一度,北戴河會議被傳聞所圍繞。當中共高幹齊聚北戴河之時,官方媒體突然發出「防政變」的聲音。當前真有政變的危險嗎?

陳破空(時政評論家):「習近平哪怕有九十九個安全,也要有一個小心。」

夏天接近尾聲,秋天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遙遙在望。從今年北戴河的氛圍,是否可以預見秋天北京的氣氛?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所以營造起來的這種肅殺氣氛,也就是在給秋天的共產黨中央全會奠定的基調。」

今夏的北戴河已經曲終人散,但疑雲仍沒有散去。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對於關注中國政治新聞的人來說,北戴河是每年夏天都繞不開的一個地方。比起春天的人大、政協「兩會」和秋天共產黨的中央全會,北戴河的非正式聚會更能體現宮庭政治的色彩,中共歷史上的若幹重要決定都是在這裡做出的。也正因為它的不透明,更能激起人們猜測的興趣。但是自從習近平掌權以來,北戴河的地位、作用正在悄悄發生變化。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已經結束,但它留下的幾個重要問題仍然在延續,從今夏的北戴河我們能一窺怎樣的政治波瀾,這一期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大名鼎鼎的北戴河,其實只是河北省秦皇島市的一個市轄區,人口不過6萬出頭。它地處渤海之濱,有海洋型氣候的特點,距離北京不到300公里,當北京被酷暑所蒸烤的時候,這裡的平均氣溫只有24攝氏度左右,在交通便利的現代,它是距北京最近的避暑度假勝地。當前中共中央和大型單位在這裡有超過200所療養院。

與俄羅斯的索契和美國的大衛營不同,北戴河不僅僅是領導人的度假地,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它是一座真正的「夏都」,這是因為有了「北戴河會議」。被外界所津津樂道的「北戴河會議」並不是毛澤東時代在北戴河舉行的中央委員會、或中央政治局會議;也不是中共宣稱早已經停止的,所謂五大班子「北戴河夏季辦公會議」。而是中共現任和往屆高層在北戴河的非正式秘密會議。盡管中共官方從來沒有承認過這個會議的存在,但國際媒體和分析人士普遍認為,這個會議不僅存在,而且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它對中國的政局有至關重要的影響。許多重要的人事安排和大政方針是在這裡,由元老和現任領導人商討決定的,秋天舉行的中共中央全體會議、或者黨的代表大會,不過是按照這裡決定的劇本在表演。

視頻(新聞):「受習近平總書記委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8月5日在北戴河看望暑期休假專家,代表黨中央、國務院向廣大專家人才致以誠摯問候。」

8月5日央視的這條新聞,是從七月底開始,中共現任政治局常委從媒體上「集體失蹤」以後的第一次亮相。表示高層們確實是在北戴河,暑期休假已經開始。

自從習近平就任中共總書記以來,「北戴河猜想」的內容已經悄悄發生了變化。北戴河有會沒會本身也成了問題之一。去年的8月份,新華社通過它旗下的《財經國家周刊》罕見地回應傳聞:「別等了,北戴河無會」。而今年的北戴河會議期間,至少有三名政治局委員:孫政才、胡春華、張春賢在各地出席公開活動,並沒有到北戴河,顯示政治局並沒有在北戴河聚齊。但是德國《世界報》的駐華記者Johnny Erling透露,他本來也計劃前往北戴河度假,在發出之前就被北京的國安約談,要求他到了北戴河之後與中共領導人下榻的地點保持距離。顯示北戴河確實有高層聚集。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北戴河有會無會的爭議反映出中國的政治環境起了怎樣的變化?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去年官方媒體專門出來回應,說北戴河無會。而今年的北戴河會議期間,又有幾個政治局委員高調在各地活動。現在回過頭來看,您認為這是否是一種故意的安排,在傳遞什麽信號?」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的理解,不管是去年的官方媒體說北戴河無會,還是今年有一些政治局委員高調在各地參加活動,不去北戴河,都是在想給北戴河脫敏,表示這裡沒有大事發生。從習近平的角度來講,只要北戴河討論重要問題、有人議政,這就是對他的干擾。所以他要防止有人借機生事,所以每年在度假之前,他就要抓一些高官、搞一些軍事演習之類的動作,主要就是想震攝這些人,主要是退休的高層不要借機把這裡當成干政的舞台。至於說今年有幾個政治局委員沒有去北戴河,我覺得也是故意為之,像胡春華那幾天故意跑到西藏昌都去,說是去考察對口元件的工作情況,這個純屬是打醬油,我想她無非就是想躲開是非,她不想找別人串連,也不想別人來找她,特別是之前剛剛發生了一些共青團系的官員被靠邊站,以及團中央被降級,那麼就要遠離這些引起是非猜測的地方。」

視頻(新聞):「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17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出席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強調……」

蕭茗(Host/Simone Gao):8月17日,習近平率眾多政治局委員與部委領導在新聞中露面,宣告了北戴河度假的終結。對於之前兩個星期的時間裡,現任和退休高層是否有討論什麽問題,眾說紛紜。俄羅斯的《專家》雜誌認為人事變動、以及中國的經濟發展道路可能是閉門討論的主題。BBC在8月19日做了一篇綜合報導《習近平布局北戴河會議》,引用智庫的分析指出,習近平的支持者在中央委員會只佔一小部分,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對習「異常重要和不輕松」。

蕭茗(Host/Simone Gao):再來聽一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對今夏北戴河會議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以您的觀察,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和往年比有何不同,或者有什麽特別值得注意之處?」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今年的北戴河會議看上去在名義上似乎政治的因素下降了。表面上是休假休閒,但事實上還是在開會,表面上不議事,實際上還在議事,最重要的事就是議了十八屆六中全會的事情,而十八屆六中全會將確定人士方案。就是為『十九大』做人士準備。所以各方在北戴河討價還價,相信是北戴河最重要的內容。」

蕭茗(Host/Simone Gao):「今年夏天有各種政治傳聞。包括習近平不設接班人、取消常委制等。您認為類似的議題會在北戴河會議上被討論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我想不設接班人這有可能做到,但要取消常委制,看來比較難,是放風。但是我覺得在北戴河會議上最可能討論到的、最可能達到共識的一點是廢除『七上八下』的潛規則。那麼這個討價還價的結果主要針對的是王岐山。王岐山是習近平最重要的軍師、是他的左膀右臂,習近平有意讓王岐山留任,而王岐山明年在常委中除了習近平、李克強,他跟別的常委比他最年輕,比別的小一歲、幾歲,他明年正好是69歲,有可能達成這個協定。習近平和王岐山跟其他幾個江派的政治局常委說:讓王岐山留任,你們卸任之後,王岐山、中紀委不追究你們的貪腐。如果這樣達成妥協的話,有可能是江派的政治局常委全部走人,王岐山繼續留任。這個對習近平明年的佈局有利。但是我要說的是這個北戴河會的氣氛比較不同,會前有人落馬,會後也有人落馬,而這個北戴河會議剛一開完,又發生一系列異動,那就是第一次、突破性、指標性的有一個現役的上將落馬——王建平昨天在成都被捕。也就是說習近平對軍隊和武警的掌握更鞏固,就是說敢動手握軍權的現任上將了,這是習近平更上一層樓的表現。」

北戴河的聚會尚未謝幕,大陸有媒體突然提出「防政變」,是何用意?下節繼續探討。

8月12日,北戴河高幹度假區的嚴密保安還沒有解除,中國有一個叫《環球之音》的網站登出一篇文章,題目是《誓死捍衛:防政變是今後需要特別注意的政治工作》。文章列舉了前蘇共領導人赫魯曉夫的教訓,指赫魯曉夫的改革因為觸動了幹部特權,引起黨內既得利益者的不滿,從而發動內部政變逼赫魯曉夫下台。從而聯繫到中共當前的反腐,指出同樣的風險在中共也存在。文章進而列舉了四種可能的政變形式,以及應對政變的四種策略:1。貪腐集團及其扈從憲政的名義發動政變;2。貪腐集團利用分裂恐怖主義勢力;3。貪腐集團在某些重要的會議上突然「發難」;4。重演武漢七-二零事件。這篇文章被眾多海外網站所轉載,並且在國內的原文一直沒有被刪除。這家《環球之音》網站名不見經傳,在中國屬於曝光率和轉載率都比較低的媒體,從其刊登的文章內容看,多為軍方學者和左派知識分子的聲音。

視頻(習近平):「我們要從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員會抓起,從高級幹部抓起,持之以衡加強作風建設,我們黨作為執政黨,面臨的最大危險就是腐敗……」

在今年「七一」中共建黨95周年的大會上,習近平談到「面臨的最大危險是腐敗」,但在稍後發布的文字稿中「最大危險」改成了「最大威脅」。在神秘的北戴河會議進行期間,8月12日新華網以「清除最大威脅」為題目重提了習近平的講話,幾乎與《環球之音》網站直言不諱談防政變同時。

蕭茗(Host/Simone Gao):對於中大陸媒體突然冒出的「防政變」和清除最大威脅」的聲音,傳遞出了怎樣的信號,再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國內的一家網站提出『防政變』是今後需要特別注意的政治工作」,您認為是不是有人故意釋放這種信息的?」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環球之音》這篇文章並不是有人放風,而是說習近平哪怕有九十九個安全,也要有一個小心。這篇文章提出的重點是說,尤其拿蘇聯的赫魯曉夫為例,赫魯曉夫推動改革,得罪了高官的利益、取消了高官的特權待遇、受到高官的反對,而高官以勃列日涅夫為首的,後來發動政變把赫魯曉夫罷除了,當時的文章就提出誰是中國的勃列日涅夫?誰是中國的勃列日涅夫集團?而且說正是勃列日涅夫才是葬送蘇共亡黨、亡國的掘墓人。這個說法對以前是個顛覆,以前說戈爾巴喬夫是蘇共亡黨、亡國的掘墓人,現在說是勃列日涅夫。習近平如果一上來就像赫魯曉夫、戈爾巴喬夫、胡耀邦、趙紫陽那樣向右轉舉自由派的旗子、舉憲政的旗子,有可能在大權沒抓穩的時候就被既得利益集團推翻,所以他就不得不以左的面目示人,以左的手段出手,顯示他是保黨救黨,實際上是權力鬥爭肅清政治老人,瓦解老人政治、肅清江澤民勢力或殘餘勢力。從這些角度來講,因為江澤民主政十三年,垂簾聽政十年,在黨政軍部署大量的人馬、包括新聞、宣傳、外交都有大量的人馬,所以說習近平要三年之內把他肅清是很不容易的巨大工程,因此面臨眾多的政變傳聞,這毫不奇怪。」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覺得當前中國發生政變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其實廣義而言政變有兩種,一種是上對下,一種是下對上。那麼現在理解的是下對上,就是說有人要對習近平要發動政變,是說江派的,事實上過去幾年有大量的傳聞。另一個說習近平本人也可以發動政變,採取一種非常手段對江澤民和曾慶紅這一派採取強烈措施。比如說,隔離措施,就像華國鋒針對『四人幫』一樣。從廣義上理解的政變,在中國高層始終存在,而且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夠說這種可能性的消失。去年北戴河之前,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突然落馬,被中紀委帶走。後來傳出周本順要在北戴河發動政變,因為周本順是周永康的人,也就是江澤民的人,而且在北戴河期間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天津大爆炸,相當於核武器爆炸的級別。在文革前、文革後從來沒有出現過。有現役的解放軍的副總參謀長落馬,在習近平任內發生了,第一次,這是突破性的事件、指標性的事件。那麼王建平除了貪腐、除了追隨周永康、江澤民以外,有沒有政變的企圖,我想其中的謎底還有待揭曉。」

蕭茗:相關的問題再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國內媒體談防政變和清除最大威脅和北戴河會議有關系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認為是有關系的。中共的現任和往屆高層齊聚在那麼小的一個地方,對有心發動政變的人來說這的確是一個理想的機會,一旦得手就可以一鍋端了。《環球之音》網站確實不是大媒體,防政變的語氣方式也比較接近毛左,說:『防政變要發動群眾什麼的……』。很難說這篇文章的來源是哪。但是在現在這個環境氣氛下,通過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小媒體放風,也是有可能的。因為像防政變這種話,不適合在黨報、軍報上直接說,也不適合透露給境外媒體,近幾年的新媒體,像《財新網》這種,它的派系特色已經很明顯了,一張嘴別人就知道誰在背後說話,所以這類直白的話比較可能透露給體制內、但是名氣比較小的媒體去放風。目前這個國內的環境,不僅是北戴河,剛剛開過會的北戴河安保很緊張,像杭州G20峰會之前,安保也是非常的嚴格,連戰鬥部隊都調動了,整個城市都被軍官了,這也是超出了單純防民變的需要,確實是有防政變的意圖。特別是最近高層裡面拿下了很多將領,氣份確實很緊張,恐怕真的有政變的可能,不是空穴來風。」

北戴河會議結束,中共官場又有哪些異動,預示著秋天中央全會是怎樣的氛圍?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從夏天北戴河會議結束、到秋天的中共中央全會大概有兩個月的時間,往年北戴河會議結束後都會有更詳細的傳聞出爐,預示著秋天中央全會上將要達成的結果。然而今年這方面的消息特別少,那麽從近期官場的異動我們是否可以一窺秋天北京的氛圍呢?先請雪莉綜合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消息。

雪莉:謝謝蕭茗。今年的7月底到8月中旬雖然習近平、王岐山都在北戴河度假,但中紀委並沒有放假。8月10日中紀委網站公布,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前遼寧省委書記王岷被立案審查、以及開除黨籍公職。王岷是去年5月份從遼寧省委書記的職務上退下來、轉到人大常委會去打醬油的。這幾乎形成了當前反腐的一個固定模式:先鎖定打擊對象,然後把他從實權位置上調離,離開他經營多年的地盤,轉到一個敲邊鼓的部門去擔任一個無關痛癢的職務。等把他的根底查清楚之後,再正式拿下。王岷為這個套路再添了一個鮮活案例,那些在近期的人事洗牌中和王岷有類似經歷的人,恐怕又多了一分惶恐不安。

8月22日天津市副市長、兼市政法委副書記尹海林被宣布「接受組織調查」。這是繼原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原公安局局長武長順之後,天津市倒台的又一個市級高幹,兩人都有政法系統的背景。尹海林還是去年天津濱海新區大爆炸以後被查處的第一個天津市級官員。尹海林兼任了市規化局局長,同時也是已經倒台的國家安監總局局長楊棟梁的接任者。楊棟梁是從天津副市長的位置上調任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總局的,接替他擔任副市長的就是尹海林。所以尹海林和去年的天津大爆炸案有相當的關聯度。同一天廈門市副市長鄭雲峰也被宣布接受調查。

26日,年初已經落馬的前國家統計局局長王保安被正式雙開移送司法。

軍隊裏的氣氛也很緊張。26日《南華早報》的爆料,中央軍委聯合總參謀部副總參謀長王建平在成都被捕,如果消息屬實,他是第一個被抓的現役上將。也是打虎以來的第六名上將,王建平在2009年-2014年期間任武警部隊司令員,直接對周永康負責,海外媒體普遍認為王建平被抓與周永康案有關。

另外這個月還陸續傳出有多名軍官自殺的消息,看來可以肯定的是,從北戴河會議結束到秋天的十八屆六中全會,這段時間官場肅殺緊張的氣氛不會有所改變。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關於北戴河會議和秋天的中央全會的聯系問題,聽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夏天的北戴河會議是在為秋天的中央全會、或者黨的代表大會制定劇本。您認為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也會對秋天的十八屆六中全會產生影響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覺得今年的北戴河是無事可議,有會無議。以往北戴河中共往屆和現任的高層討論形成的意見寫進秋天中央全會的決議裡面去。現在是為了不讓這種事情發生,在北戴河會議之前就採取了很多震攝手段,讓那些去北戴河的人不敢發聲,讓他們閉嘴,所營造起來的這種肅殺的氣氛,也就是給秋天的共產黨中央全會奠定的基調。當前習近平他要嚴防的是兩件事情,第一,就是出現大的社會波動,在中央全會之前造成廣泛的關心波動,比方說像去年的股災這種事情,以及大的空襲,以及大範圍的民變這種事情。二是,黨內串連生事,防止這種情況,所以在拿下王珉的時候特別強調,妄議中央,意圖和中央、和組織對抗,所以在嚴防這兩件事,有很多手段、意圖是貫穿了整個夏天的北戴河會議。」

蕭茗(Host/Simone Gao):「去年的五中全會主題是十三五規劃,談的是經濟問題。今年的主題是從嚴治黨,又轉回到了反腐問題上。您認為這反映了怎樣一種政治氛圍?」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這說明中共高層鬥爭很難達成妥協。中共的十八屆三中全會談的是深化改革;四中全會談的是依法治國;五中全會談的是制定十三五規劃綱要。看起來這個套路是要在中央先凝聚成共識,在經濟工作法律制度建設方面逐步推進,前幾屆中央的工作,看起來就是這麼開展的,但是這個套路現在看起來行不通了,因為高層內部實際上沒有共識,中央全會形成的決議在執行起來步步受阻,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深化改革涵蓋60個方面,現在基本上都沒有得到推進,所以他還得回到政治鬥爭這條主線上來,先把這些反對勢力掃除掉,這也是中共內部不同集團之間過去幾年沒有辦法達成妥協使矛盾激化的表現。另外,明年中共要開『十九大』了,所以今年的六中全會以從嚴治黨為主題實際是清黨,習近平要在『十九大』前預先清場。」

蕭茗(Host/Simone Gao):北戴河到底發生了什麽,除了那些住進高幹別墅的人,對其他人來說恐怕永遠是個謎。不管是有人想在這裡播雲弄雨,還是另一些人為了防止播雲弄雨而採取種種防範手段,北戴河總能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反映出中共高層的矛盾。要想等到北戴河的疑雲散盡,只能是在中共宮庭政治徹底終結的那一天了,謝謝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完)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