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痛批梁振英證明曾慶紅出事? 今日點擊(2625-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9 月 05 日訊】        提要
「成報」批梁振英文章引發香港親共報章「掐架」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8月30日的時候,我們有一集節目跟大家分享了,從2013年的8月30日,2014年的8月30日,到2015年的8月30日,我們推過來,我們看到了從8月30日左右,進入9月分之後,其實這幾年,連續這幾年都出現了相應的一些比較大的事情,特別是2014、2015,非常明確,非常明顯。2014年張德江在人大釋法,8月30日,推起了整個香港的浪潮。2015年到8月30日這個時間,正是在準備大閱兵的事情。那大家對大閱兵當時評論得非常多。而習近平在選擇大閱兵的日期,不是7月1日,不是8月1日,不是10月1日,卻是9月3日。

而9月3日這個日子,是被當年中華民國政府確定的日子。那個時候共產黨的所謂的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還在它媽肚子裡鑽筋呢,沒有,這是非常有趣的。而在去年的大閱兵之後,習近平以國家主席的身分出訪美國,回來之後結果竟然見了馬英九。然後見完馬英九之後,我們看到的所謂的五中全會,沒有聽出來任何其他的消息。但五中全會結束之後,即刻延續了一年的,對軍隊的整體革命式的整肅,革命式的整肅。從系統上否定了中共1949年建政以來,對軍隊的整個編制的概念。

而在前年2014年的8月30日,張德江拿出人大的說法,是習近平根本控制不了的,根本控制不了的。那黨的體系運作得很完善,所以當時的曾慶紅的整體在香港的力量,足以讓他在2014年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但是就在今天,今年8月30日在香港,香港的成報卻頭版頭條,整版的登出了文章,劍指中聯辦,否定梁振英。而成報卻完全是黨的體系,就是中共權力機關在香港的媒體者之一。由這件事情在香港9月4日,進行立法會選舉之前,出了這件事情,表明在香港本土,在香港本島,出現了一個中共上層,最上層權力之間衝突的故事。

BBC這麼報的:成報批梁振英的文章,引發了香港親北京報章的掐架,這肯定不是單純的掐架啦。成報在30日登出的文章,批評梁振英助長港獨與中聯辦,坐大謀權一事,演變成香港親北京媒體的掐架。成報的這一篇文章,是8月30日登出來的。8月30日2014年,張德江人大釋法,挑起了香港的事端。真正挑起事端的,挑起雨傘運動是那件事情。而在610這個劉雲山的香港白皮書,2014年,是造成了香港的變相的公投,在6月22日。6月20日到6月22日
將近80萬人要求2017年雙普選,那是代表著香港的民意。
 

《成報》批梁振英文章引發香港親共報章「掐架」

而張德江、梁振英、中聯辦的主任,要求習近平下達命令在香港開槍,但是習近平沒有答應,就是這麼回事。所以當時非常令人吃驚的,在金鐘近十萬的年輕人,對於香港警察的暴行,卻如此的克制,那是非常令人驚嘆的。這就是天意,這是天意。裡面在當時任何有那麼幾個年輕人,以武力的方式襲擊警察的話,就不是今天了。可是成報就在兩年後的今天,8月30日,拿出的文章直接批評梁振英,直接否定中聯辦。成報的背後它的勢力是否定了曾慶紅,吃死了曾慶紅,才敢在香港下手。而成報的力量是隸屬於中共的,所謂親共的媒體的。但親共的媒體共產黨本身,就是你死我活的搏殺。它自然在香港表現出並非一體性,乃至公開化的對立。公開化的對立是今天習近平、王岐山,與曾慶紅、梁振英和劉雲山,在香港的勢力的直接對壘的表現。

在9月4日立法會投票前的出現,直接打擊親共的建制派人士。也就直接挑明向香港居民說,中共上層是分裂的。今天中聯辦成為了靶子,所以這是一個劃時代的概念。成報的評論拿出之後,文匯報在它的網站刊登了批評成報的文章,叫不顧傳媒操守。而大公報和香港的中通社,則稱香港警方正在通緝成報的主席。成報的主席谷卓恒這是個大陸生意人,就是在大陸的一個生意人。星期四9月1日,那也就是我們今天了,有時差。成報全版廣告聲稱梁振英、中聯辦利益團夥曝光,直接就是幹了,要求停止打壓言論自由。那谷卓恒聲明,稱其一直遭到政治打擊報復。深圳市公安局,香港行政長官辦公室和香港中聯辦,沒有對這件事情作任何表態,他們誰都不敢,上面來的太大。

成報創建於1939年,上個世紀60年代,是香港最暢銷的報紙。2000年之後,股權在數位親北京背景的生意人當中易手。而香港的大公報和文匯報,均為隸屬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的報刊,他們直接向中聯辦負責。所以文匯報、大公報向中聯辦負責,是中聯辦的喉舌。程翔接受BBC採訪時說,我們感到意外的是文匯、大公,都是代表著中聯辦,他們反擊力度很大,但他們並沒有回應成報的指控,只是挖成報的瘡疤,那是不正常的。大家並不是在討論問題,而是在鬥背景,就這麼回事。

那程翔接著說,文匯報等的反擊,到底有多少根據我不清楚,但肯定的是,要是成報沒有更高層的認可,我相信他們不敢砲轟中聯辦,就這麼回事。因此改變不了中央有許多人不滿中聯辦的這個判斷。這不是中央有許多人有不滿中聯辦,官大壓死人,一級壓一級。誰敢挑戰曾慶紅?今天在中共體制當中,有誰有能力單獨驅使一家報紙,去挑戰曾慶紅的勢力?所以換個角度來講,曾慶紅已經死了,已經完全失去了自由的概念,才會有今天的場面。中聯辦為什麼這麼恨成報,大陸投資者來香港收購媒體,沒有中聯辦的首肯,是不可能的等等等等。

所以實際這個討論是降低了,在我的眼睛,不是。28、29日,6個省的一把手被換掉,特別是張春賢。而在這過程中,王建平現職上將被砍掉,這也是這個時候。而緊接著在香港出現了今天成報打擊梁振英、中聯辦,其實就是打擊港澳辦。這是3條線同時開仗,3條線同時開仗,為什麼?入秋了,真的該收穫了。所以這是習近平、王岐山,在兌現2016年中紀委六中全會的目標,挖出黨內的野心家、陰謀家。那這件事情就自然在現在9月4日,香港要進行立法會選舉時,成為了巨大的這個炸彈了。法廣報導時說,香港親共傳媒罕見窩裡反,大公報、文匯報與成報互咬不放。那我就跟大家分享這個故事了。

而在德國之聲在報導這件事情的時候,它主要是立足在9月4日,香港的大選上。它說迎合時代洪流,泛民、建制派相繼交棒年輕世代。雨傘運動後,第1場立法會選舉9月4日將舉行。這一次的競爭非常的激烈,火藥味甚濃,形成了新與舊,激進與溫和之爭。這是它還停留在9月4日本身的大選上。所以我剛才說了成報的做法,它會分裂今天的建制派。而建制派卻受控於中聯辦,受控於港澳辦,受控於梁振英。但是在梁振英跟建制派之間,有著非常多的摩擦。建制派的很多人不買梁振英的帳,但是又無可奈何。在成報的這種打擊之下,勢必把梁振英扔掉,拋屍的概念。而拋屍梁振英,否定中聯辦,真正的肯定的一種表現,曾慶紅死定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