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在即 本土派與北京展開角力 今日點擊(2626-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9 月 06 日訊】        提要

香港立法會選舉在即 本土派與北京展開角力

草庵居士談為何中國加速在歐洲購買企業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這個星期的節目當中,其實越來越跟大家匯總,分析從2013年以來,其實2013年年底三中全會之後,習近平從國家權力的間架結構開始搭建,與他現實環境中,中共傳統的權力勢力當中的對壘,走到今天。特別是跟大家分析對比,從去年大閱兵到今年對頭算一年,

再次出現在9月分的背景之下,我們看到的場面。其實大家如果留心注意一下,

到了郭伯雄被抓,郭伯雄被拿出來乃至被判刑,我們在網絡上看到的反應,那種喧囂的氛圍,已經遠遠不如當初徐才厚、 令計劃、 周永康,不可比的。而我們記得在遼寧原省委書記王珉被拿下的時候,連很多大的媒體連討論都沒有,沒有了。

 

而有關中國的問題在國際媒體當中,依然就把習近平一個人拿出來, 對吧。而另外一個熱點江澤民。今天在法廣還有一篇文章,討論說江澤民如何如何,它摘錄的是香港媒體,對蛤蟆這件事情的說法。所以這是我們今天看到的對壘。大家已經明確看到了,江澤民跟曾慶紅是一體的,幾乎是一體的。而作為對等的是習近平、 王岐山。天下就這樣,願意不願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喜怒哀樂,對不對。

 

甜酸苦辣任何人都有自己的選擇,那是自己的事。而人們的愚蠢,在於都站在自己的角度,要統一全世界,讓周圍所有的人,都隨著自己的喜怒哀樂而波動。人的愚蠢,但是到處都是,幾乎人人都在其中。所以才出現個人的苦悶,個人的失戀,個人的這個,個人的那個。在我的眼睛裡,我覺得就是一個過程,一個生命的過程。那個人從曾經的我,也跟大家一樣這麼走過來。但走到了今天,換個角度來講,我個人覺得才是真實。當你能夠擺脫如山的困境,當你能夠擺脫只緣身在此山中的,這種真實的困境和虛假,你才看到真正事情的背後的全貌。

 

我們知道,大家看我這集節目的時候,香港如火如荼的這次立法會的選擇,在9月4日將要展開,評論非常多。紐約時報這麼報的:立法會選舉在即,本土派與北京展開角力。我們前兩天跟大家分析了成報,香港成報直接抨擊中聯辦,打擊梁振英。香港本土派的勢力,政治選擇的出現,是它們一手造成的。它們造成它的原因,是在香港製造動亂。它們一手製造這樣的事端,然後透過香港港府的權力,來拒絕所有有著獨立意識的人參加選舉,公然破壞基本法的原則。

 

香港立法會選舉在即 本土派與北京展開角力

文章介紹了一個競選者,它是青年新政黨的成員,這個人叫叫梁頌恆。說在他的眼睛裡,按照現行政治制度繼續下去的話,香港沒有希望。1997年回歸以來,現行制度一直管理著英國的殖民地。這位梁先生講說,希望有朝一日看到香港,

成為一個獨立於大陸的,威權政權的城邦。儘管有承諾幾十年自主權,但是我們現在看到的一切,這種自主權已經消失了。只有30歲的梁頌恆,是香港青年的新政治力量的一部分。他們正處在獲得小範圍實際權力的焦點上。而梁頌恆所代表的力量,他很可能會在4日的選舉中獲勝。

 

香港的年輕人,他們有機會出國,但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政治實體範圍之內,能夠離開這個國家的人一定是少數,對吧。那人們誰都不願意離開家,這個道理很簡單,離家有著背景離鄉,但是又不得不離開的味道。他們更希望我是香港人,我就要讓我的家更好。誰買個房子都想把自己家弄好,道理是一樣的。所以出現這個問題。其他支持香港在一定程度上有著更大自主權的,是由年輕人主導的政黨,通過獨立路線很模糊。所以他自己也講,其實所謂的港獨還是沒有港獨,這個東西其實根本就不著邊際的,因為這條路感覺太遠了,而且也看不見明確的路。但是拒絕中國共產黨是他們的共識。拒絕中國共產黨,是他們不得不選擇的命運。那怎麼拒絕?面對的梁振英地下黨員的操手作法,面對中聯辦如此猖虐的這種對香港人的汙辱,所以他拒絕在先,另闢蹊徑在後 ,就這麼點事。

 

香港立法會選舉在即 本土派與北京展開角力

所以文章特別提到說,有關獨立問題,北京和香港政府已經明確表示,根本不可能。但是香港的老百姓卻不理睬這一點。那7月分中文大學進行過民意測驗,

有17%的居民支持獨立。而在15歲到24歲的年輕人當中,卻上升到39%,那所以這是關鍵。而目前的狀況,出現了對梁頌恆這樣的所謂的本土派支持者明顯增加。出現在立法會中泛民主派,有失去席位的危險的時候,那立法會的72個議席中,有30個不是由普通市民投票的。那如果這種情況下,它會造成其實對建制派會有很大的打擊的。而對建制派的打擊,成報拿出來的社論,直接分裂建制派。因為會讓建制派議員意識到,有兩個中國共產黨的權力中心在中南海。他靠哪邊,香港人都是生意人,他以利益為渠道,建制派同樣。所以這次香港在我的眼睛裡,看起來似乎出於一種動盪的背景。而這種所謂的動盪的背景,我覺得就是個命,也沒甚麼可擔憂的。

 

而也就在今天,自由亞洲電台採訪一個人,草庵居士。草庵居士談為甚麼中國加速在歐洲購買企業。其實我們看到中國的大富翁,不光在歐洲啦,包括在美國,首富拚命的去買電影院,買電影場, 對不對。我覺得那首富腦袋挺好使的,中國人現在看電影,沒得幹就是看電影,所以中國市場很大。但他買的是美國電影製作公司,和美國的電影院, 對不對。所以也就控制了,也就變相的成為了,當他把美國電影拿進中國的時候,裡面是中國人的資產,這事它算不算美國大片呢?不好說了, 對不對,不好說了。

 

你自己有個姑娘嫁了一個美國人,然後這個女婿倒插門進來了,他是美國人還是中國人?這事不好辦。誒, 他就偷了這麼個巧。如果中國出現了政局變動的話,他的錢在外頭 ;如果中國沒出現政局變動的話,他在掙中國人的錢,他腦袋真好使。在報導當中他提到,草庵居士的原名叫作梅思文,他多年來來往於美國和中國之間。我不知道這幾年他是不是,還是來往於中國和美國之間,因為在過去的10幾年裡,他是媒體上比較活躍的人士,而且直接唾棄中共本身。但他是個太子黨,他是個紅二代太子黨。

 

草庵居士談為何中國加速在歐洲購買企業

他主要提到了這種購買狀況,按他的角度來講,中國的現狀雖然發展了經濟20多年,但是國民消費水平,國內市場並沒有被提升,完全依然依賴著廉價勞動力,低人權的勞動成本,來增加競爭力,造成了貧富差距極大。在這種情況下,政局的不穩定對他們影響非常大。所以所有有頭有臉賺錢的人,甭管是首富、 八富, 無所謂,只要在中國掙了錢的人,你看看他們有幾個不拿著外國護照,但他又一定說愛國。愛國是西服,吃飯是真的,就愛國是假的,隨時給扔了。吃飯,那不吃他餓呀,賺錢是真的。

 

把錢為什麼挪到外頭去呢?他都有兒子、 孫子, 對不對 ,肥水不流外人田呀。肥水不流外人田,這個時候誰是外人呢?共產黨的權力的擁有者是外人,美國人是親近的人,就把錢移出去了。他說的也這意思。所以就這麼點事。是人的, 有機會的都跑了。反過來說 ,只要不是高級動物, 能跑的都跑 。他實在跑不了了, 他沒招,對不對。有些人在這個過程中,我只能說根本分不清自己是誰,被共產黨的高級動物的觀念灌輸之後,他生活在自己的觀念中,而迷失了自己做人的基本理念,和做人的基本概念,這是相當悲哀的事情。

 

這一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 ,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