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肆無忌憚只因為一張底牌 今日點擊(2632-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9 月 12 日訊】        提要
不再信黨:前人民網記者吳君梅的醒悟
毛澤東逝世40週年 中國官媒集體沉默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金胖三兒在昨天夜裡,不知道啦, 因為有時差原因啦,反正他弄了一顆核炸彈,又試爆了一把,造成了大概5級左右的地震。那當時最早報的是韓國報出來的,那現在全世界各國都在譴責他 。那胖三兒無所謂,就這個。你愛咋咋的,他吃準了一點,反正你美國人、韓國人敢打我的話,我什麼都不說話,你今天中國就不幹。所以根本不是我要怎麼著,我吃死你兩頭,我吃死你兩頭。我既罵你美國人,我也不鳥你北京城, 怎麼著吧。你北京城我不鳥你,你拿我一點轍都沒有。什麼叫流氓,他哪學的,他都跟你北京城學的。北京城就這流氓,對不對。說罵流氓都抬舉你,流氓還是個人,他是高級動物。這是我們今天看到的一個故事,那到現在這件事情在持續發展。

與此同時,9月9日毛澤東死40年,對頭算。結果挺逗的,今天9月9日又成了教師節。我看有人在微信上也在發,說今天是教師節如何如何。那在這種背景之下,早晨又看到一個朋友推的一個視頻,它其實講的是明末清初的思想家顧炎武,來論亡國亡天下。他說亡國亡天下,亡國,根本就沒有老百姓什麼事。

什麼叫亡國?明朝完了,清朝來了;清朝完了,民國來了,這就叫亡國。亡國是君主的事情,是大臣的事情,咱們現在的話叫公務員的事,對吧 。亡國,老百姓不擋吃不擋喝, 就那樣。是你執政者跟執政的官員們自己的問題,是你們自己笨蛋,所以就被人給吃了,顧炎武說的。

那亡天下,他說叫率寵食人, 大概是那個意思,引用的是孟子的話。寵是指寵物的寵。有些人很有錢,他們家的狗, 他們家的寵物,都得好吃好戴的。但是與此同時,天下的眾多老百姓沒飯吃,今天的話叫貧富差距巨大,這叫亡天下。

而天下之亡,匹夫有責,這句話說對了。這個老百姓就得出聲了,對吧。所以就亡黨亡國,共產黨說對了。什麼意思?它就該亡,這顧炎武說的,它就該亡,活該,誰讓他們這群人不是人呢,就這麼點事。而今天共產黨壞,把國家的概念,跟天下的概念給混淆了。而那是300多年前顧炎武說的。而今天顧炎武說得那麼明白,今天的很多普通老百姓不明白,這就是共產黨的邪惡。

毛澤東的紀念,今天還有人,我在微信上,我看叫說給領袖送枝花,送了118萬多枝花了,在微信上,我看到了那個。他也希望別人去送花。神經病、神經病。咱說句難聽話,就這麼回事。因為在他爹他媽,我們這個年代,如果算起他爹他媽的時候,在文革的時候,我跟你說,遭老了罪了。你讓習近平也給他獻枝花兒,給毛澤東獻個花兒;你讓劉源給他毛澤東獻個花兒,你怎麼解釋?對不對。但劉源是退下來的上將,你怎麼解釋?習近平今天是國家的主人,國家的腦袋頭兒,你怎麼解釋?所以什麼叫被愚弄?一個人有文化,你就是在北大、清華你混了一輩子,搞不好你同樣是愚昧的。當不知道自己生命之本來,生命之尊嚴的時候,你就是愚昧的。誰給你愚昧的?你自己,你自己。

那針對毛澤東的事情呢,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毛澤東死了40年,中共官媒集體沉默。中共官媒集體沉默,包括新華、環球、人民和央視。而新京報旗下的微信號叫做新京報政事兒,發表一篇文章,叫做:毛澤東身邊人張玉鳳那些事。提到了張玉鳳,出席了9月3日在湖南韶山的紀念活動。而張玉鳳平時很少接受專訪或者發表文章。張玉鳳如果說好聽是毛澤東身邊養的人,誰養的?不是他花錢養的,國家養的。養著給毛澤東幹嘛使?給毛澤東解悶兒使,你說怎麼說吧。所以我們說王岐山當初說通姦是罪。這事兒往上一追,通姦還是傳統咧。

所以共產黨的事兒,你只要不拋棄共產黨,你再做多大的好事兒,無論你想怎麼做,往上一掛,很簡單,對吧。通姦是罪,你今天是不是張玉鳳的罪啊?我不是說跟老王逗著玩兒,這是事實,對不對,那問題在於保持沉默。人家馬雲挺能調侃,馬雲在9月9日這天呢,叫九九酒水節,他這麼講的,他說,馬雲受自己曾經發起的,雙十一光棍節的銷售網絡成功的經驗,結果在9月9日這一天叫99天貓全球酒水節,促銷葡萄酒。你應在9月9日這一天,毛澤嗝屁著涼大海棠這一天,你讓大家伙一塊兒喝酒,這不就是喜事兒嗎。
 

不再信黨:前人民網記者吳君梅的醒悟

到底什麼是人?吳君梅前人民網記者,不能問她叫五毛,但她專門負責網絡輿論的,曾經在人民網的記者,其實類似管理者啦。她出走澳洲。結果出走澳洲之後,在網上拿出了辭職信,退出人民網。而在美國之音採訪中,直接講不再信黨了。

前人民網記者吳君梅的醒悟。它報導這麼講的,前人民網湖北分社的網絡輿情分析師吳君梅,受不了中共黨媒種種現象,以及國保要求她進入教會做臥底的壓力,毅然辭去工作,前往澳大利亞。那披露出俗稱的五毛,網絡輿情分析師背後的種種內幕。她講說在進人民網之前,是在電視台做編導,2012年進入人民網,2014年成為了這份工作的分析師。

人民網有一整套的監視監督判斷走向如何應對的整套系統,五毛有是一個整個系統,完全控制人的洗腦的系統。她說五毛的培訓工作是由公安局、司法廳、 稅務局、 大學老師、省市級宣傳部委的工作人員來進行運作。國家的正經八百的機構,它本來是服務於人的,公安局是保護人的,結果它完全做的真正的事情是反的,把人當成豬一樣, 動物一樣看管起來,有整套的系統控制人的思想。在整個節目過程中,有網友打電話進來問她,說妳作為這份工作過程中,妳覺得工作有優越感嗎?歸屬感嗎?而妳什麼時候對這份工作產生了厭惡,妳才下決心把這黑幕揭出來。
 

不再信黨:前人民網記者吳君梅的醒悟

她說參加這份工作一年之後,產生了強烈的厭倦感,一度受良心譴責,但是在國內沒有任何渠道來宣洩自己內心的憤恨。一次偶然機會她加入了地下教會。在加入地下教會之後,她覺得有一種安寧。可是半年之後,她加入地下教會的事情被單位知道,單位竟然給她匯報公安局。你聽了都,我跟你講這都是非常邪惡的事情。在很多中國人的眼睛裡,可能覺得就這麼回事,但是作為一個正常社會環境中的人,她意識到這是對人的直接的虐殺和汙辱。因為她加入地下教會,因為她有了自己的信仰的取向,所以她不能承擔這一份誘導輿論的工作,那也對。那一份工作是非正常人的,高級動物的工作,不是人的。當人們有著信仰的追求的蒙動的時候,就是一種醒悟,就是對人的自我的,人的一種走向尊重和認知的過程。那高級動物不能接受你,這很正常。
 

不再信黨:前人民網記者吳君梅的醒悟


單位告了她,找到國保。國保找她談話,把她的工作廢了,然後國保要求她在地下教會裡當特務。在這個背景之下,她藉著一次機會到澳大利亞去旅遊,她說去散心啦。在她來到澳大利亞之後,前思後想決定辭掉這份工作,她叫高調辭職。

辭職信在國內刊發之後,國內迅速的瘋傳。吳君梅先生接到電話稱,這個辭職信的內容叫反黨反國家,情況非常嚴重。說電話要求吳君梅的先生,讓吳君梅刪掉內容,或者發表聲明說不是她寫的。同時會威脅她先生會受到連累。吳君梅已經向澳大利亞提出了難民申請,據說已經批准了,已經獲得了,因為8月分獲得了難民身分。一句話,在澳大利亞,當你拒絕中國共產黨這種汙辱人的工作的時候,澳大利亞就接受你,作為一個正常人,一種避難所的概念。所以這是非常特別和直接了當的,我們看到的故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