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版圖重劃 更多變化將到來?世事關心(394)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9 月 14 日訊】【世事關心】(394)香港政治版圖重劃 更多變化將到來?


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民主派陣營固守行使否決權的1/3議席,本土派掘起,香港的政治面貌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正因為有激進派的刺激,當權者才會認真考慮,和對方陣營裏的溫和派談判,尋求妥協。」

香港立法會選舉前夕,親北京派媒體內訌,梁振英腹背受敵!

胡平(《北京之春》雜誌名譽主編):「梁振英這個特首是習近平的前任,他們挑選的,不是習近平挑選的,所以習近平本人不一定喜歡他。」

香港正在發生的變化折射出了北京的身影,這變化是否能反作用於北京?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2016年香港立法會的選舉於9月4日舉行,香港的政治版圖從這一天改划了。以往立法院是泛民主派和親北京的所謂「建制派」之間分庭抗禮。從現在起,議會裏出現了「本土派」的身影。雖然還遠遠沒有達到三足鼎立的程度,但毋庸置疑的是,香港政治版圖的改變不會停步於此,而這個發展的方向肯定是會讓北京充滿焦慮的。在這次立法會選舉之前,梁振英和中聯辦破天荒地受到體制內媒體的炮轟,香港的政治風向出現前所未有的變動。經過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中港矛盾會有怎樣的發展,又能在多大的程度上作用於各自?這一期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香港的年青人笑了,2014年香港的年輕一代,還從沒有如此振奮過。他們確實有理由感到振奮,因為這一天他們創造了歷史。2016年9月4日,香港回歸以後的第六屆立法會選舉開始投票,9月5日計票結果陸續出爐,雨傘運動以後嶄露頭角的香港「傘兵一代」,成為挺進立法會的新生力量。過去香港的立法會是泛民主派與建制派並稱,由於新生的本土派與「泛民」在很多主張上存在差別。今後香港的立法會將是「建制派」與「非建制派」並稱。

他叫羅冠聰,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在雨傘運動之後,2015年當選香港專上學生聯合會的秘書長。今年4月份他辭去秘書長,與黃之鋒、周庭等人成立新黨「香港眾志」,以「民主自決」作為最高綱領。

羅冠聰(香港立法會議員當選人):「經歷雨傘運動後,大家見到香港民主運動進入瓶頸。今次參選,我們希望提出新的民主運動方向。」

這個大學還沒有畢業的年輕人所在的選區是香港島,共有6個直選議席,他得票50818票,排在新民黨的葉劉淑儀之後居第二。23歲的他成為香港立法會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議員。讓很多人始料未及。

和羅冠聰一起挺進立法會的新生政治力量還有五人。分別是「小麗民主教室」的劉小麗、獨立參選人朱凱迪、「青年新政」游蕙禎和梁頌恆、「熱血公民」的鄭松泰。他們都以追求香港的自主自決為目標。游蕙禎、鄭松泰、梁頌恆更被視作是旗幟鮮明的本土派。這股新生力量走入人們的視野,不過短短兩年。第一次參加立法會選舉就取得如此成績,令人側目。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這些新秀們,不僅打敗了同一選區的競選老手,而且以高票當選。羅冠聰在香港島選區得票排名第二、劉小莉在九龍西選區得票排名第三,朱凱迪在新界西選區更是以84121票成為得票最多的「票王」。朱凱迪從2011年起兩次參加區議會的選舉,都無功而返。這次是他第一次參加立法會的選舉,就成了本屆議員裏的最大黑馬。

朱凱迪(香港立法會議員當選人):「但是你看到我們經歷了雨傘運動之後,我們在這個枷鎖當中是不是更有膽量了,現在是不是有這樣的膽量去告訴北京,我們要決定自己的前途,是不是?」

所謂的港獨思潮,和與之相接近的民主自決思潮,是北京當局在本次選舉前努力要防範的對象。今年8月,深受北京影響的香港選舉委員會,以「違反基本法」為名,取消了幾位主張香港獨立的人士的參選資格。這個行動顯然對緩解北京的焦虛於事無補,因為在本次選舉中,主張本土自決的侯選人共取得了39萬張選票,佔220萬選票總數的約18%,顯示本土意識已經成為香港一股不可忽視的思潮。

蕭茗(Host/Simone Gao):本土自決派在這次選舉中掘起,將給中港關系、和香港未來帶來怎樣的影響,先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共已經多次強硬表態:決不允許以任何形式鼓吹港獨,也不允許立法會裏出現和港獨有關的議題。但現在有6人主張本土自決的人士進入立法會,你認為中共還有辦法阻止獨立、或自決的話題進入議程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既然這幾位已經當選議員進入了立法院,那麽要阻止他們談自己想談的話題,恐怕是很難了。這幾位呢肯定是把跟本土自決的話帶到新的立法會去,因為這就是這部分選民選他們的原因,同時也是他們自己的政治黨派存在的原因。如果他們萎縮不敢談,他們政治前途不僅沒有了,他們自己所在的政黨也會消亡,這就是民主社會的特點。本土意識已經成了氣候,有了土壤,你不發聲選民就會挑別人來發聲。所以對中共和他們在香港的代理人來講,這是讓他們頭痛的。衝突是可以預見的。衝突發生的時候會很激烈,特別是開始的時候。但是中共沒法辦法關掉立法會,同時建制派也不佔有絕對的多數,沒有辦法通過針對性的法律限制談港獨,他們遲早要想一個辦法和這種衝突共存。」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簡單地評價,這次本土派在選舉中取得重大突破,對香港的民主進程來說,是一件正面的事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簡單地說,是一件正面的事,至少從眼下來講是的。當社會變革的過程中,激進派是政治光譜中一股重要的力量。正因為有激進派的刺激,當權者才會認真考慮和對方陣營裏的溫和派談判,尋求妥協。所以這次本土派的突破會給中共當局很大的刺激,他們必須要想辦法應付這個局面,本土力量從街頭走入議會,就是給通過法制途徑改變現狀打開了一扇門,這當然是一件正面的事,所以接下來要看中共和他們的代理人做何反應。從長遠來講是不是一件正面的事,就要看整個運動是不是被激進力量作主導,如果溫和派一直保有較大的影響力,就不會出現過程的激烈動蕩。」

蕭茗(Host/Simone Gao):再來聽一下《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先生對香港本土派掘起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這次香港本土派在選舉中掘起,您認為能促使中共的對港政策發生調整嗎?」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榮譽主編):「我認為不會中共對港政策發生調整。基本上中共不會改變現在的方針。因為本土派、自覺決派實際上缺少可操作性,就是他進了立法會以後他怎麼做呢?他怎麼推行他的主張呢,實際上很難實行。其實當年的港英政府曾經想採取這種主張,在香港也推行這種民主自決,可是他們面臨來自北京方面的壓力,北京就是說,如果你推行民主自決,那我就提前收回,如果他們強行推行自決,那麼有可能動用武力。而且香港那麼小的地方,離大陸那麼近,易攻而難守,就放棄了這種主張。即便你要想爭取自決,甚至想要爭取獨立,你也需要首先第一步,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之下,爭取真民主、真普選。首先你要實現自決,你要達到自決的目標,首先在中國的香港立法會,通過一個公投法,首先要求制定公投法的人能夠把他們的代表人物送進立法會,而且能夠佔領多數。達到這點,首先是要對現行的立法會架構進行改革,也就是讓立法會的選舉變成真普選、真民主。」

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反映出港人怎樣的意識,民主運動的方向是否會改變,下節繼續探討。

這次立法會的選舉對香港的幾個主要的政治力量來說都是個過得去的結果。對支持本土主張的人來說是個驚喜;對傳統的泛民來講是轉危為安、鬆了一口氣;對於親北京的建制派來說,靠著「功能組別」也能守住議會裏的多數議席,得到了70個議席中的40席,好賴也算穩住了陣腳。

這次立法會選舉的投票人數創下1997年以來的新高。根據官方統計,在香港五個區的直選中,有將近220萬選民投票,投票率達到注冊選民的約58%,超過上一屆立法會選舉近5%。

選舉前最緊張的是傳統的泛民政黨,他們處於左右夾擊的窘境。既沒辦法像建制派那樣靠功能組別來保底;又有年輕一代轉投本土派侯選人;還面臨著陣營內部候選人眾多、票源被攤薄的危險,選前的民調也是對泛民大大的不利,讓不少老資格的香港民主人士憂心如焚。

陳方安生女士(前政務司司長):「如果我們希望立法會能夠繼續有效地監察政府,守護我們的法治社會和核心價值,選民一定要出來投泛民的候選人,我們不希望見到立法會成為一個一言堂,一個應聲蟲的立法會。」

為了避免選票被攤薄,造成誰都無法當選的情況,泛民陣營從9月2日星期五開始出現變化,有多名參選人退選,並呼籲選民支持其他的泛民候選人。最後傳統泛民的席位雖然比上一屆有縮水,但好在加上新興本土力量取得的6席,一共有30席,與行使否決權所需要1/3席位數相比,綽綽有餘了。親北京的陣營並沒有從反對陣營的碎片化裏佔到任何便宜,自己反而比上一屆少了3席。

蕭茗(Host/Simone Gao):這次投票反映了港人的怎樣心態,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雨傘運動以後,很多港人體現出來對傳統的政治手段感到失望,但這次投票率卻創了新高,您覺得這反映了港人的怎樣心態。」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你所提到的這個問題也確實是我曾經擔心的。在雨傘運動之後我們確實看到香港民眾絕望的情緒在漫延,許多集會參與的人減少了,維園的悼念六四活動泛民和新生力量之間也發生分裂。所以在投票前很令人擔心會不會人們覺得選了也沒用,就不出來投票。這種情況只會使民主陣營的票源受損,而不會傷及親北京這一邊。但是結果還是比較令人欣慰,香港的選民很清楚當前的形勢下自己該做什麽。哪怕現實環境有若幹不令人滿意之處,但是你要放棄投票只能一切變得更糟,看起來大部分選民對此是有明確共識的,大家投票的熱情很高,這一點讓我們這些站在外邊的觀察者鬆了一口氣。那麽香港民主力量的為今之道,也只能以當初中共的當初溫水煮蛙的方式,還治其人之身,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爭取小量成功,對中共及其代理人持續刺激,但刺激要控制好強度,主要是苦撐待變,以待天時。但也要主動促使對方陣營產生分化。」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香港的民主陣營內部力量結構的變化,聽一下胡平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這次選舉後,本土派力量是否會繼續擴大,從而影響到香港爭取民主的道路方向呢?」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榮譽主編):「我覺得他也不可能,繼續擴大的空間還是很有限,因為他進了立法會之後,很快就會發現,實際上他也不太可能直接推行他的主張,那這樣的話就會影響得到更多人的支持。換言之我覺得,在今後本土派,自覺派加強原來的泛民,他們的勢力渴望進一步增長,前題是結成同盟,在現階段仍然把真普選、真民主放到首位,在這個意義上呢,他們就可能得到更多的席位,迫使上面進行改革、擴大在立法院選舉中普選成份。在這方面完全是會有進展的,我也希望他們在這方面有進展。」

挺北京的媒體出現內訌內,是否預示著中港矛盾起了微秒的變化?下節來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香港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之前出現了好些前所未有的現象,不僅民主陣營這邊有,在親北京的陣營這邊也有。這是否反映出對港政策在中共高層裏引起了分歧?以及這將怎樣作用於中共港的互動呢?先請雪莉介紹一下近期這方面的情況。

雪莉:謝謝蕭茗。就在各黨派候選人為立法會的選舉忙得不亦樂乎的時候,選舉前幾天,一件事搶了所有人的風頭。9月1日香港《成報》登出頭版大標題《梁振英、中聯辦利益團夥曝光》,痛批行政長官梁振英故意放大港獨威脅,並且與中聯辦相勾結,想「坐大謀權」。文章見報後,香港的中資媒體《文匯報》馬上在其網站刊文,批評《成報》「不顧傳媒操守」。同為中資媒體的《大公報》與香港的中通社還反手一擊,曝了《成報》主席谷卓恆的料,說他正受到深圳警方的通緝。但深圳市公安局、香港特首辦公室、中聯辦都沒有作出回應。

《成報》在上個世紀60年代以前是香港最暢銷的報紙。2000年以後其股權幾度易手,都是被親北京的商人所掌握,所以在香港的媒體圈裏被認為是所謂「親中」媒體。這次居然反水,炮打特首梁振英和中聯辦,和別的幾個中資媒體上演了一出同室操戈的戲,讓許多人大呼意外。

建制派內部的分裂其實早有端倪,今年7月份《大公網》登出文章,呼籲「建制派團結協調是當前最重要的大局」,對即將到來的立法會選舉,也大呼嚴峻。文中提到有建制派人士不服從協調,擅自宣布參選。9月7日屬於建制派自由黨參選人周永勤出來爆料,他在選前受到來自北京背景的壓力,迫使他退選。可見建制派內部也存在嚴重的意見分歧,或利益擺不平的情況。

也是在今年7月,香港廉政公署的一位資深女性官員辭職,《紐約時報》報導說她正在從事一項涉及梁振英貪腐的調查,而後被意外降職,隨即請辭。這一系列事件之間是否存在聯系,以及是否涉及中共高層對港政策的分岐,引起很多猜測。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關於香港親北京陣營內部出現的一些異常情況,聽一下胡平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成報》突然發難痛批梁振英和中聯辦,您對這事的背景有何解讀?」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榮譽主編):「當然這件事情是很有趣的一個現象。對於《成報》一個親北京的一個報紙,它居然批判梁振英、批判中聯辦,應該說它後面有後台,得到中共上層某一方面的支持。那說起來,梁振英是2012年當的特首,當時習近平還沒有上位,那梁振英特首可見他是習近平的前任他們挑選的,不是習近平本人挑選的,所以習近平本人不一定喜歡他,也許更原意換成另外一個人。可是香港特首表面上講是香港人選出來的,是個特區,習近平雖然是國家主席,但你沒有權力去撤換,所以他只能等下一步,明年的選舉中是繼續推梁振英呢,還是換一個別人。還注意到,在投票之前偏偏梁振英自己對港獨問題是大炒特炒,顯然要給人感覺他是強烈反對港獨的人。反過來,如果下次選舉中央、北京把他給換掉了,可能就會助長港獨的聲勢,這樣北京方面哪怕不喜歡他,覺得在這個時候也不宜換掉,因為換掉會助長對手。」

蕭茗(Host/Simone Gao):「您剛才已經涉及到一些我將要問您的這個問題。您覺得香港近期出現的一些體制內分裂的跡象,是否也有可能會作用於中共高層的矛盾?」

胡平先生(《北京之春》榮譽主編):「那當然有可能,習近平當然更原意有自己更信得過的人,對梁振英這個前朝定下來定人,他肯定有換的意思,但是他又不原意因為換這個人,助長了反對派的聲勢,他投鼠忌器又考慮到這點。從這點來說,這是中共上層有不同的態度,對未來的特首有不同的選擇、不同得傾向。他們共同之處呢,他們都不原意因為特首的問題去幫了反對派,從這點來說他們要繼續加強特首來鞏固北京方面對香港的控制,這點他們是一樣得,因為他們的分歧是在次要的方面,而次要方面什麼時候會變成主要的問題,我剛才說了,那就要看今後事態的發展。」

蕭茗(Host/Simone Gao):類似的問題最後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覺得香港的親北京陣營是否可能會發生嚴重分裂,以及對香港的前景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香港的建制派分裂的跡像早有顯現,去年由於建制派議員劉皇發遲到,大批建制派議員離場,造成政改方案很丟臉被大比數否決,就能夠感受到建制派內部有很多蹊蹺,今年幾件事情出來,內部的裂痕就更明顯。裂痕會不會越來越嚴重?是會的。因為中共的權力鬥爭造成的高層分裂越來越嚴重,他們各自每一個派系都有自己在香港的人馬,各自想利用香港這塊地盤有所為,所以分裂會加劇,也會體現在香港建制派的分裂上。另外,一些建制派議員是代表某個利益團體,他們有利益在大陸,也有利益在香港,他們親北京是有條件、有前提的,就是要保護他們自己的利益。梁振英執政這幾年的亂象,有不少也傷及他們,以利相交、利盡則盡,所以分裂就難以避免。香港畢竟還是個開放、透明度比大陸要高一些的社會,所以這種分裂表現出來可能還要更明顯一些。當然對民主運來講這是好事。」

蕭茗(Host/Simone Gao):2016年香港立法會的選舉給我們帶來了不少意外,顯示著香港的政治土壤已然發生了變化,這變化背後牽連著中國。2017年香港的特首換屆也遙遙在望了,異樣的氛圍現在已經在空氣中彌漫了,到時候又會有什麽意外發生呢?讓我們拭目以待。謝謝收看這一期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完)
================
策劃: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剪輯:柏妮 郭敬 淩帆 宏力
攝影:Michael Zeng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飾品由 雲坊手工飾品 Yun Boutique提供

新唐人電視臺 世事關心
2016年9月 

================

《網門》 https://git.io/ogate

現在大陸觀眾不需要翻牆突破網路封鎖,直接登陸《網門》網站(https://git.io/ogate),就可以看到我們和其它精彩節目。
請使用Chrome、火狐等瀏覽器,國產瀏覽器內置屏蔽。

Https://git.io/ogate

有感於中共實行網絡過濾與封鎖,民眾迫切需要了解真相。一些志願者懷著對中國社會和中華民族的責任感與使命感,創辦了一家分享全球精萃資源、擁有優秀網路技術的網站——《網門》。

《網門》揭開網路時代的新視角,引領網路時代的新風尚。《網門》適合手機、平板、電腦等所有網絡終端用戶。

《網門》無須翻牆,是穩定長效的安全網址。只要把網址保存在手機瀏覽器的書籤中,或保存在電腦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就可以隨時打開《網門》,獲取全球精萃資源。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二: 21:30
週六: 9:30 am
美西: 
周二: 21:30
週六: 12:30pm
==================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