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紅歌被取消 華人為何對捧毛說不 熱點互動(151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9 月 14 日訊】【熱點互動】澳紅歌被取消 華人為何說不:前中共黨魁毛澤東去世40周年的日子,而原定在澳大利亞悉尼和墨爾本紀念毛澤東的紅歌會在一片反對聲中被取消。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是9月9日,是中共前黨魁毛澤東去世40周年的日子,為紀念毛澤東,在悉尼和墨爾本市政廳原定舉行的紅歌會卻沒有能夠如期舉行,而是在一片反對聲浪之中被取消。

這一次海外組織紅歌會究竟是什麼目的?海外華人為何發出如此巨大的反對聲浪?中共對於海外的滲透究竟有多深?紅歌會被取消究竟又釋放了什麼信號?圍繞著相關話題,今天我們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在節目開始之前,首先請大家觀看一段新聞短片。

據澳大利亞媒體報導,澳洲華人組織原本定於9月6日和9日在悉尼和墨爾本市政廳舉辦「紀念毛澤東逝世40周年」音樂晚會,不料引起軒然大波。 

澳洲價值守護聯盟、澳洲退黨服務中心、中國民主團結聯盟等9家民間機構,在美國請願網(www.change.org)發起聯署,呼籲兩個市政府立刻取消有關場地的租約,主張政府的場所不應該被用於頌揚犯有反人類重罪的罪犯和宣揚政治極端主義。

反對該音樂會的澳洲價值守護聯盟負責人JP Cheng告訴「新唐人」,因為得人心,他們的呼籲得到了眾多澳洲民眾的響應和媒體關注,請願網目前已經有超過4,000人參與聯署。

中國民主團結聯盟主席鍾錦江說,他們在僑居澳洲網上進行民意調查,短短兩天時間,就有一萬四千多人簽名反對頌毛晚會。

據海外媒體援引「反頌毛晚會」發起人韓尚笑披露,「頌毛晚會」的舉辦方,有著深厚大陸背景。

JP Cheng和鍾錦江都擔憂的表示,近年來,中共無孔不入的意識形態滲透,正在侵蝕著澳大利亞自由、平等、和平、仁愛等普世價值。

澳洲價值守護聯盟負責人JP Cheng:「這些年來,一再有這種親中共的社團、組織在澳洲搞很多很多活動,什麼紅歌啊、跳舞啦、還有上街去抗議啦。他們有充足的資金,資金來源顯然是有組織,而且後面有一個很強大勢力。」

據最新消息,悉尼市政廳已經決定取消頌毛晚會。JP Cheng表示,這次成功只是暫時阻擊了中共紅潮的一波侵襲,他希望更多華人繼續捍衛澳大利亞的生活理念和價值觀不被「紅色病毒」侵蝕。

主持人:澳洲的紅歌會被取消,華人為何說不?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

今天我們請到兩位嘉賓,一位是身在澳洲的前中共駐悉尼總領館的外交官陳用林先生,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二位都是通過連線加入我們今天的節目。首先請教陳用林先生,因為您在悉尼,關於悉尼和墨爾本的這兩件事情您也最清楚,究竟紅歌會為什麼要在澳洲這兩地舉行?是怎樣的來龍去脈,能否給大家簡單介紹?

陳用林:主持人您好。這一次不是普通的紅歌會,它是吹捧殺人魔王毛澤東,把他吹捧為英雄的所謂「頌毛」音樂會。根據主辦方的廣告,就可以知道它是由一家地產公司「LB集團」和一家旅遊娛樂公司「澳大利亞國際文化交流協會」,這兩家公司主辦的。音樂會主題稱作「光榮夢想」,主要是紀念毛澤東死亡40周年。從節目單上我們了解到有《東方紅》、《長征》、《十送紅軍》、《橫斷山》、《映山紅》。用他們自己的話說,從不同的角度詮析毛澤東的人格魅力和英雄氣概,還說什麼毛澤東永遠活在人民心中的這些鬼話。

說到這件事情的背景,據說,中國駐悉尼領事館是牽線、搭橋的角色,幫助主辦方聯繫了毛氏的宗親,想把毛氏家族的人也搞到這裡來,把活動搞得轟轟烈烈,接下來據說還要在悉尼建毛澤東廟,想永遠把澳大利亞的華人拴上緊箍咒。

今年春節,「澳洲和統會」、中國政府和澳洲紐省政府,聯手把歌劇院等標誌性的建築,用燈光搞成所謂中國紅。當時我就看了覺得噁心得要吐。我相信有很多在文革中慘遭迫害的那些人,都會有類似於我的感受,因為我父親是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

7月份,在墨爾本還有一些所謂親共的華人社團或留學生,搞了一個遊行,支持中國在南海的主權。這跟澳洲政府的政策是相違背的,澳洲政府是尊重《海洋法公約》的決定,也遵守《國際法》的標準。所以這個活動很多人知道了之後就覺得特別氣憤。我相信很多華人有一種感覺,澳洲很快會變成為「中國的後院」的感覺。好多人逃離了中國到這裡、自由社會來生活,結果發現中共已經到這裡了,連毛澤東這樣的魔鬼都已經到澳洲了!

主持人:華人都擔心澳洲變成了中共的後院。藍述,我想請教,您怎麼看紅歌要在澳洲最大的兩個城市──悉尼和墨爾本而且是在市政廳上演,背後的目的是什麼?您怎麼解讀?

藍述:我覺得很多華人在國內被洗腦了嘛,到了海外以後,他把這些東西也帶出來了,可能在中國人的社區裡面不見得就能夠去講這些事情,他可能覺得還不夠滿足,希望在具有官方背景的一些場地進行演出,比如市政廳,然後把它作為像聲明一樣,要把他自己的觀點強加於人。中國人在國內有毛左,也有不喜歡毛左的,移民到海外的也一樣,基本上就是中國社會的縮影,跑到海外來的照樣有毛左,也有不喜歡毛左的。

5月2日,在人民大會堂搞的紀念文革50周年,當時是以中宣部下面的一個所謂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宣傳教育辦公室的名義做的;紀念「五‧一六通知」,搞了一個56朵紅花少女組合,當時聽到所謂「56朵紅花少女組合」就已經雞皮疙瘩掉一地了;海外也出現這種人其實是不奇怪的,它是為了它自己所相信的那些價值作詮釋。

主持人:陳用林先生,我們知道,這件事情也峰迴路轉,今天是9月9日,紅歌會並沒有能夠如期舉行,而是在一片巨大的反對聲浪之中被取消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局?遭到這樣的反對?究竟是怎麼的過程?

陳用林:這一次頌毛會被取消,主要就是民間的反對聲浪、抗議壓力很高,迫使悉尼市政府宣布以安全為理由取消場地租約。在悉尼大勢已去之後,據說主辦方自己取消了墨爾本的演出。

這一次是親自由的華人社團取得了大勝利,抗議頌毛會的微信群裡面的華人特別活躍,他們剛開始就推動創建了「澳洲價值守護聯盟」的新團體,發起網上簽名並大規模討論,激起了很多華人的憤怒、激情和參與。以前這群人絕大多數有簽證方面的原因、和中國大陸有千絲萬縷利益方面的聯繫,基本上是沉默的,這一次為什麼能夠站出來呢?我認為主要是有「要捍衛自己家園」的這種感覺。很多人已經把澳洲當成家了,因為中國的家、原來的祖國已經無法生活的時候,特別是精神上沒有自由,他們到了澳洲以後,很有安全感,所以這一次都站出來聲援。

另一方面,他們有很嚴重的危機感,因為中共紅色宣傳大外宣對澳洲的氾濫,形成對澳洲華人的形象玷汙,主流社會的印象是這些華人腦子肯定有問題,居然有人捧一個殺人魔王,比希特勒、斯大林殺的人還多,應該是毫無爭議的一個角色,居然有人吹捧他為英雄,覺得不可思議。所以這也是華人為了自保、維權的行動。

在1960、1970年代,中共向印尼輸出革命,最後導致印尼排華,直到1990年代、接近現在,印尼的排華情緒還在繼續,導致了多少人的家破人亡,所以這種危機感讓很多人覺得應該發聲。我個人也是參與其中,向悉尼市政府提出交涉,剛開始的時候,悉尼市政府說「是租約」,對媒體也說「是商業租約,不能因為少數人或者一些團體的反對就取消」。因為澳洲允許有言論自由,並且也拒絕與價值聯盟的代表們見面,當局知道這些代表們去就是要抱怨、交涉,所以拒絕見他們。

很不巧,當時悉尼市議會正在選舉,所以市長、議員都不肯見,也不表態,市政府、政客這方面等於是癱瘓了,後來網上簽名的人數越來越多,所以主流媒體開始報導,特別是像SBS民族臺、悉尼《先鋒晨報》和影響最大的廣播電臺2GB進行了比較廣泛的報導,其中特別提到華人社區在「頌毛」這件事上出現了嚴重的族群分離,頌毛會給華人社會帶來的是分裂和仇恨;「價值聯盟」也策劃大規模的現場抗議活動。

最終,這些壓力迫使悉尼市主管場地租約的行政主管與華人代表們見面,行政主管剛開始顯然是想隨便打發,還是稱「商業租約」;我們提出,造成社區分裂,認為悉尼市政府最後要承擔結果和責任。剛開始的時候,悉尼市方面還說應該徵求中國駐悉尼總領館的意見,被我們說了一通之後,最後他們說會徵求澳洲外交部的意見。後來價值聯盟的代表John Hugh就寫信給外交部長Julie Bishop,請她給悉尼市提供外交意見,並發了新聞公報。實際上是施加壓力的一種行為。

後來因為時間緊迫,John Hugh還寫信給總理,要求他直接干預這件事,因為這件事已經對澳洲社區造成了不穩定和分裂。在這樣的壓力下,悉尼市政府被迫在見面後的第三天就把租約給取消了。整個過程主流媒體非常關注,對悉尼市政府施加了很大的壓力,最後導致場地租約取消,取得勝利。

主持人:觀眾朋友已經打來電話,我們接聽紐約宋先生的電話,宋先生您好。

紐約宋先生:您好,首先向陳用林先生表示最真摯的敬意。我覺得澳洲的人們聯合起來阻止毛澤東這個大魔頭,說明老百姓越來越清醒了。毛澤東殺了那麼多中國人,好幾千萬,我覺得現在應該是越來越清醒了。非常好!非常好!謝謝。

主持人:謝謝宋先生。接下來我請教藍述,您怎麼看待市政廳一開始沒有拒絕,到最後在反對聲浪之中拒絕,這個過程給人們什麼啟示和解讀?

藍述:我覺得,基本上反映了很典型民主社會政治人物的心態,一般的情況下,已經決定的事情,而且做了,他不會認錯的,如果有反對聲浪,但是反對聲浪不夠強大的話,他也不會輕易改變已經做出的決定。這一次海外熱愛自由的華人強大的聲音,毫無疑問是被澳洲主流社會聽到了。

另外我覺得可能還有一方面的原因,可能悉尼和墨爾本的市政府也在等待,看看駐澳洲的中國使、領館會不會有所動作。現在很多西方的政治人物都不大願意得罪北京,因為要做生意嘛,特別是比較左派的一些政治人物,他們一般不大願意去得罪北京,覺得把生意做好了,大家坐下來也不談人權或有涉於價值的問題,主要談的比如貿易、赤字、生意、哪個國家賺了、哪個國家虧了,談談經濟上的一些問題。

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也處於一種觀望的狀態,就是看看中領館、大使館會不會有什麼動作,有沒有什麼壓力,其實也反映出他們對中國國內政治的一種無知,像毛左在國內本來也就是少數,也是不大受歡迎的,沒有多少人真正擁護復辟文革的想法。到目前為止,我沒有看到駐澳洲的中國使、領館有什麼非常強硬的表態,我想這可能也是最後他們不得不改變的一個原因。

主持人:這倒提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中共對海外的滲透、對於政界人物和其他各個領域的人物究竟施加了什麼影響?到了什麼深度?一會兒再詳細解讀。還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接聽他們的電話,聽聽他們的見解。舊金山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

舊金山陳先生:您好。很高興大家能夠討論這樣的話題。我想談幾點,第一、文革雖然已經過去很多年了,但是有一批人總想搞一點事情出來,其實上一次紅歌會在北京搞了以後,習近平和栗戰書嚴厲查處。所以搞這東西對國內有好處嗎?你在澳洲搞,對國內沒好處,肯定沒有市場。你在澳洲搞,對大部分老百姓有什麼好處?對華人也沒什麼好處。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就是因為有一批人「為了打鬼,借助鍾馗」。什麼意思?為了撈錢嘛!它搞這東西要花錢的,跟誰要?我就不用說了!然後弄來很多錢,花個二三萬,撈個七八萬,就是為了撈錢!就這麼簡單的事情。

這種事情越來越沒有市場,就像搞孔子學院,不教「四書」、「五經」,在外面宣傳一些其它的東西,不符合中華文化的東西,最後就越來越不得人心,一個道理。只要你在國外宣傳古老、優秀文化、傳統的東西,是很受歡迎的,很多外國人學習。

主持人:謝謝。我們再接聽加拿大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大家好。袁紅冰先生早就講了,整個西方受什麼影響?是綏靖主義,是一種瘟病。這一次所謂頌毛的紅歌會,本來要在悉尼舉行,這就是綏靖主義的惡果。很可惜呀!現在沒有人認識到這一點,很多事情要找原因要到這裡去找。像唱紅歌,不管頌毛不頌毛,這種事情在這裡被講成是「言論自由」;我們必須講,「唱紅歌」這件事情絕對不是言論自由,它是浮起來的邪惡的、腐朽反動的共產黨意識和共產黨文化的一部分,重要部分,絕對不是什麼言論自由,大家應該把這個看清楚,應該跟議員們講清楚。

主持人:其實我們剛才提出一個問題,中共對海外的滲透。陳用林先生,以您過去外交官的特殊經歷,您怎麼看待中共對海外的滲透?究竟有多深?究竟有多廣?

陳用林:這一次的頌毛會,實際上是中共對澳大利亞的滲透已經推到了頂峰,從現在主流社會明顯的反彈可以看出來。主流社會已經有很高的輿論,要把中共的黑手推回中國去。我在2005年就提到過,中共對澳大利亞大的戰略方針,就是要把澳大利亞變成一個穩定可靠的資源、能源供應基地,做為中國經濟增長的大後方來經營。

在這個指導思想下,必須要對澳大利亞進行全方位的滲透,無論是從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的滲透,進行改造澳洲社會,成為穩定的供應基地的目的。就說每年悉尼市搞的所謂「中國新年春節大遊行」,完全是中國政府出人、出力、出錢辦的活動,每年都搞得紅紅火火、熱熱鬧鬧。其中有當地的華人提出,「中國新年」這二個字能不能當地化,改成「西曆新年」遊行?但是總領館堅決不同意,然後組織親共的華人、所謂的「僑領」,要求不能改。到現在為止,在悉尼搞春節大遊行已經是第12個年頭了。

在這個背景下,甚至親中共的社團在墨爾本搞遊行,要支持中國對南海的主權,違反國際公約。這種做法,基本上讓人感覺是一些澳洲的華人不替澳洲說話。實際上滲透非常嚴重。

主持人:因為時間非常有限,沒法盡講了。最近澳洲新州的參議員,由於受到來自中方團體的賄賂而下臺的消息。最後還有半分鐘時間,我想請陳用林先生總結、回顧一下,這件事情給我們什麼啟示?

陳用林:中共各界媒體報導,中共的紅人對澳洲政客提供政治獻金進行行賄,主要來自澳洲華人社團澳洲和統會。中共對澳洲主要還是金錢開道,以親共華人社團、學生學者聯誼會、孔子學院系統等渠道,滲透澳洲政、商、學界,所以澳洲政界腐敗是必然的。

主持人:不管怎麼樣,紅歌雖然宣傳得很厲害,但是最終在華人的聲浪之中並沒有能夠舉行。非常感謝二位嘉賓的點評、分析。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