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門震盪 十九大權鬥開演 今日點擊(2637-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9 月 19 日訊】        提要 
津門震盪 十九大權鬥開演
朝鮮頻繁核試驗 為何中國仍未改變對朝政策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大家伙看這集節目的時候,國內的朋友,應該是中秋節的晚上,估計大家伙都過節呢。那因為過節,所以我們這集節目本身也是提前錄製的。對頭算一年,因為從去年8月15日到今年的8月15日,其實在中國的內部,中共上層的搏殺當中呢,已經出現了相當本質性的改變。這種本質性的改變,我們記得在去年中秋節完了之後,召開了五中全會。而五中全會我們看不出,當時看不出太多的細節。因為似乎並不像三中全會和四中全會那麼明確。但五中全會之後呢,不久習近平見了馬英九,這是一個非常大的事件。然後開啟了真正對軍隊的改組。而軍隊的改組卻應對了2016年初的中紀委的六中全會。

中紀委本來是在中央全會之後作為總結經驗,作為大家伙參加的一個對黨紀進行總結的會議。那結果不是,從四中全會之後,中紀委開會往前了,變成了中紀委先開會,提到一年前,提到每年的開初。那中紀委先開會,它把總結會變成了工作任務的準備會。中紀委就是打官的,所以當它在2015年年初開會的時候,它變成了2016年又年初開會的時候,它變成了要制定計畫,2015年打誰,2016年殺誰。然後殺完之後,才開你年秋天的中央全會。中央全會開會的時候全都給殺乾淨了。我們想想這個硍節是非常有意思的。所以中紀委開會成為不是總結會,而變成了今天習近平清洗中共上層,中央委員的殺手鐧,以黨的名義。這是我們看到的一個根本性的改變。所以在我的眼睛裡認為,現在放假,因為這集節目提前做的,真不知道這兩天誰又死了。

但是呢我們知道在20國峰會之後,那黃興國的下台在給整個政壇,就給整個中共體制當中帶來很大的震動。他也滿有趣的,他就這麼先斬地方官,對吧。你看他的前後次序,先對軍隊下手。軍隊下手整治完之後,在今年的6月分和8月分,先後整治了大概9個到10個省部級一級大員,他給你換位了。而這種換位的做法,跟軍隊當時打破七大軍區四大總部的做法是類似的。所以這是我們在上集節目中已經跟大家總結了。那現在看他還是在對地方大員在做事情,對地方大員做事情來為六中全會鋪墊。可是中紀委的六中全會,直接明確說黨內有陰謀家,有野心家,習近平自己說的。

那一個省級省委書記,對習近平而言,差的黨次,不會對他造成威脅,除了是暗殺。那跟他平起平坐的,才是被稱為陰謀家,野心家。這個詞是當年,毛澤東說劉少奇的,說劉少奇的。那說鄧小平叫黨內出現了走資派,毛澤東說話打他。那習近平說話得平起平坐咧,一個道理。所以圍繞著黃興國,其實很多媒體在之後的2、3天之後都有討論。我們做節目的時候,我們還沒有看到李鴻忠為什麼上來,這一份討論還沒存在。有個時差的問題,因為過節。

美國之音做了一篇很長的節目,討論有關為什麼黃興國下來。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津門震盪,十九大權鬥開演。文章提到,黃興國被認為是習近平派別中重要人物,率先表示擁護習核心的大員之一,那結果一下被拿下來了。黃興國實際是第一個叫出習核心的說法。而習核心說法並沒有持續下去。其實沒有持續下去,而黃興國第一個說的。而黃興國跟習近平之間,在地方官員當中,並沒有一個深交。表明其實在省部級大員往上,可數的中共高官當中,這種分歧和分化,以及不知未來的不確定性,這種氛圍是相當濃厚,非常濃厚。

為什麼省部級大員有不確定性?第一個,它有原來的隸屬關係。第二個,在他們的眼睛裡,認為今天鹿死誰手還不知道,最終的結果不知道。章立凡:中國不是標準的法治國家,官員早上成為座上賓,晚上成為階下囚,這種現象很獨特。官場亂局,可能標誌著新一輪政治的博弈。他做這集節目,跟李鴻忠上來正好是錯肩的。他做這集節目的時候,天津沒有市委書記,沒有市長,沒有副市長,沒有政法委書記,沒有宣傳部長,天津什麼都沒有,這種亂局只有在文革時出現過。把李鴻忠從湖北調出來,給你放在天津做市委書記。李鴻忠升了半級。湖北省委書記,肯定比天津市市委書記低。天津市市委書記是可以進入政治局的,對不對。表面跟你升起來了,但是給你從湖北拿起來了,拔了根了。我說的話叫身首異處,對不對。湖北省不好動你,到天津可以動你。
 

津門震盪 十九大權鬥開演

章立凡先生認為,大爆炸的事故這麼嚴重,他還能夠留下一年多,結果又被拿下來,又毫無徵兆,表現了天津事件,背後的關係複雜之程度,是外界難以想像。可能是有相當大的決心要動才下手的。可能會直接觸及到所謂的上海幫,在天津在浙江的利益。何頻,明鏡集團的總裁說:沒有不貪汙腐化的幹部,那只是個罪名,但不可能是要查辦的根本原因。所以不是因為貪腐而查辦。第二個他認為也不會是因為天津大爆炸,因為這種事情各個城市都發生,都沒有政治承擔的責任。

那網友們發現一個敏銳的一個跡象,就是每次在十九大、十八大、十七大,他意思在這種召開會之前,給拿一個直轄市的市委書記開刀。但是作為說天津大爆炸,也不是一個根本原因。我跟大家認為天津大爆炸,就是要衝著習近平去的。拖了這麼長時間,他實在到後來,他也不知道到底誰要炸他。他知道,但是證據又沒有,才出現這種場面。何頻先生認為,沒有證據表明黃興國是習近平派系的人,他也提到共事時間太短。他又引述了章立凡對這件事情的看法,他說地方官對中央是多頭下注的,一僕二主三主有的是,那倒是。他說黃興國在習近平手下幹了一年,十八大後也得到提升,所以我們認為,黃興國可能是習家軍的人,那現在看起來又並不絕對,黃興國很可能同時服務於其他的主子。

何頻先生認為黃興國所處的位置,可能成為政治局委員,甚至政治局常委。像天津這種城市,如果撤掉市長和市委書記,沒有及時補上的話,說明政治局沒開會,或者是撤換的速度太匆忙。章立凡也提到說,現在所謂的中央號令,到了地方並不一定管用。大家有一種怨氣,覺得現在都沒法工作了,每個人都有小辮子可抓,誰也不敢挑頭挑戰權威,但未必就是服從中央。這是我們跟大家講的這是對壘的過程。所以這是我說結果沒出來,結果出來就沒有對壘了。

何頻又提到說,黃興國落馬與天津大爆炸有一定關聯,此事成為了黃興國沒有及時被扶正的關鍵原因之一。而大爆炸並不是根本原因,他說十八大和權力博弈倒是根本原因。天津大爆炸也是他權力博弈當中的一個表現。我堅持認為,沒有天津大爆炸,就沒有後來時間的拖延;沒有天津大爆炸,也不會在9月3日大閱兵時,出現了用探雷器去探金水橋的場面;也不會出現習近平在台上,突然把江澤民的位子往前靠,都不會出現的。所以在我看來這就是一體的,這種一體完全是博弈的過程,在完成中紀委的六中全會的目標。
 

朝鮮頻繁核試驗 為何中國仍未改變對朝政策

朝鮮頻頻核試驗,為什麼中國沒有改變對朝的政策。安理會對於朝鮮的制裁,那北京已經改變了原來的態度,只不過我認為北京卻沒有拿住金三胖,這是肯定的。朝鮮在距離中國邊界不足50英里的地方,進行了最大規模的一次核試驗。在東北大片地區的住房和學校,都有震感。數小時之後,那人們看到了結果。金正恩讓北京感到很尷尬。不過北京的分析人士認為,北京不會按照美國一樣,一直以來的要求改變支持朝鮮立場,或者迫使其克制擁有成熟的核武庫的熱望。儘管朝鮮幾乎完全依賴中國為其提供石油和糧食。真正根本原因,習近平不放棄中共,他就無法放棄金正恩。當他無法放棄金正恩的時候拴死他,金正恩就能玩他。反過來,死穴又在共產黨本身。所以現在主政者,在我眼睛裡是內外交困。交困的原因,他很容易脫身,就是在共產黨本身上下手,他就脫身了,他也能掌控。
所以這就是我說的天意。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