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一把手遭「秒殺」事出意外? 熱點互動(1513)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9 月 19 日訊】【熱點互動】(1513)天津一把手遭「秒殺」事出意外:上週六的深夜,中共中紀委網站發布重磅消息,天津市長、代理市委書記黃興國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這是中共十八大後第一位落馬的直轄市一把手。三天后,官煤又報導湖北省委書記李洪忠接任黃興國擔任天津市委書記,這一消息令外界大跌眼鏡。那麼,黃興國為什麼閃電落馬?他的落馬與去年天津的大爆炸有何關聯?李洪忠接任天津市委書記,其背後牽扯什麼樣的高層博弈?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上週六深夜,中共中紀委網站發布重磅消息,天津市長、天津代理市委書記黃興國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這是中共「十八大」後第一位落馬的直轄市一把手。3天後,官媒又報導,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接任黃興國、擔任天津市委書記。這一消息又讓外界大跌眼鏡。

黃興國為什麼閃電落馬?他的落馬和去年天津濱海的大爆炸有無關連?李鴻忠接任天津市委書記,其背後牽扯什麼樣的高層博弈?今晚,我們請兩位資深時評人士就此熱點事件解讀。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二位好。

陳破空/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節目開始,請先看一段新聞短片。

黃興國是中共「十八大」以來被拿下的首位直轄市主要負責人,也是繼天津市政協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天津市原副市長尹海林之後落馬的第三位天津高官。

黃興國9日還出席了教師節和媽祖文化節等活動,並會見了來自臺灣的國民黨副主席、前臺中市市長胡志強。5日和6日,黃興國還陪同中共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俞正聲對天津的考察。但10日晚,黃興國就被宣布落馬,事發突然。

去年天津的「8‧12」大爆炸共造成至少165人死亡、8人失蹤、798人受傷住院。為此,天津共有超過30名廳局級以上幹部落馬。當時黃興國也曾表態,作為天津市委市政府的主要負責人,他對這次事故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資料顯示,黃興國從1972年開始,一直在浙江任職;1998年11月到2003年11月,擔任中共浙江省委常委、寧波市委書記;2003年11月從寧波調到天津;2008年1月開始任天津市長;2014年12月30日起,開始代理天津市委書記。直到黃興國被調查時,他已擔任市長8年零8個月,代理書記超過20個月,這也是近10年來,省部級主官代理書記最長的一個。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討論的是天津市一把手的閃電落馬,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破空,我想先請問您,黃興國落馬,官方給出的理由是「涉嫌嚴重違紀」;外界紛紛猜測,這樣的閃電落馬到底是什麼原因?「嚴重違紀」通常可能是指腐敗,所以有人分析,可能是他家族腐敗或者是天津市政府腐敗的窩案。您覺得怎麼樣?

陳破空:「嚴重違紀」是籠統的說法,可以包含很多內容,但是最終的罪行肯定是「腐敗」,要法辦他的時候只能拿「腐敗」來法辦。他腐不腐敗?肯定腐敗。中共的官員幾乎都腐敗,具體到黃興國家族腐敗,包括他周圍親屬腐敗很嚴重,比如他的兩個弟弟黃興常、黃興榮,從浙江到天津都兼包了很多的工程。

這裡面有一個細節,這一次抓他,應該是王岐山的大手筆。事實上王岐山早就布局,前兩年就調了一個中紀委的親信,空降到天津當市紀委書記。市紀委書記當然不能調查市委書記,但是可以調查別的人,他調查天津市城市建設集團董事長馬白玉。馬白玉在天津市的大小項目,首先黃興國給她暗示,把項目分給他的親屬,所以這個女人就供出了大量黃興國家族貪腐的事情。同時,這個女人把天津市的幾乎局長以上官員的親屬全部安置在各種工程裡面,完全是坐班、不幹活,白拿工資,白拿高薪。

馬白玉吐出了大量的資料。這是下了兩年之久的工夫摸出來的。

我想說的是「腐敗」肯定是黃興國的問題,但是他的三個問題裡面主要還不是腐敗,還有兩個問題,一是天津大火;另一個是政治問題。我認為他真正的問題是天津大火加上他的政治方向問題,所謂「政治底線」、「政治規矩」的問題。因為習、王陣營已經多次在他們的網站上說「腐敗還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政治底線、政治規矩的問題」,是跟誰的問題。應該最終出在他沒有跟對人、沒有跟習,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主持人:既然提到「天津爆炸案」我們談一談,因為這是很多人關心的。李博士,畢竟黃興國從2014年底任代理市委書記,一直沒有轉正,很多人分析跟天津爆炸案有關。在您看來,他的沒有轉正和最終落馬,與天津爆炸案到底有什麼關連?

李天笑:在他任上最大的事情肯定就是天津爆炸案。天津爆炸案一個星期後,他自己講「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至少說他有領導責任,這是一方面。但這還是相對比較次要的,最主要的是在調查方面。習近平對調查天津爆炸案曾經至少有5次批示,習近平所強調的是:不管是遇到誰,一定要一查到底。

一定是遇到了阻力才會這麼說,意思就是要往上查,往政治事件角度去查;不要光往生產安全、安全措施等事故的角度去查。表面上黃興國也與習近平保持一致,但實際做法上卻是對抗習近平,他在多次場合都講:這是一個生產責任事故,要把壞事變成好事。當時有一些評論就講,這種壞事怎麼能變成好事!?

習近平所講的是「頂住任何對你的阻力」,要查。這裡面涉及到很重要的問題。第一,在這個問題上黃興國就是違規違紀了,故意對抗習近平關於「要向上查,從政治事件的角度查」的批示;還有,這裡邊跟張高麗的關係也很多,隱藏也很深。

因為張高麗非常反常,在天津爆炸案之後,他二三十次對調查組發表指示,這是非常不同尋常,非常蹊蹺。沒有必要這麼頻繁,有時候一天兩次。說明他自己很心虛,可能做了很多見不得人的事情。到底是什麼關係?是他自己參與了?或者指使別人參與?或怎麼樣?這個線黃興國始終沒有接觸,這就造成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在其中他是不是本身也有所參與?在這個問題上,我覺得黃興國起到的作用是把「爆炸案」遮掩起來,只在生產安全方面披露了一點。

主持人:您認為他對調查的不利也是他下馬的原因之一?

李天笑:對,這絕對是。因為這是他任上最大的一件事情。貪腐的問題習近平、王岐山早就講了:貪腐不是主要問題。現在中紀委查案,已經不從貪腐多少數目的角度去抓了,主要是把有政治問題、違規違紀的放在首位;把貪腐和有政治問題這兩項交織在一起的做為重點查處對象。所以在這方面我覺得天津爆炸案絕對是一個很重要因素。他還有兩點違規違紀。

主持人:好,我們等一下來談違規違紀問題。我想請問破空,有人說,當時天津爆炸案發生之後,黃興國保住了他的位置,現在、一年以後,他的下馬應該跟天津爆炸案的關係不大。不知道您怎麼看?

陳破空:關於「天津大爆炸案」還要說幾句。這是中共建政以來最大的一起爆炸案,當時升起了磨菇雲,相當於多少當量,而且是北戴河會議期間。北戴河會議前,拿下了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說他要發動政變;北戴河會議期間,天津發生了蹊蹺的大爆炸,而且中央領導人沒有一個人去,過了4、5天,李克強遠距離觀察了一下。

主持人:對。所以爆炸本身怎麼回事?

陳破空:爆炸案謎底很深,連環爆炸。怎麼出現一輛汽車在這裡?說「汽車引爆」。是這麼回事,有一個說法:由於天津大爆炸案,所以黃興國的代理市委書記持續了將近2年。我不認為是這個原因。因為在「十八大」之前,天津發生了大火,張高麗仕途並不受影響,張高麗是市委書記,照樣升政治局常委,只要他靠山硬;還有湖北省省委書記李鴻忠,任內發生了嚴重的「東方之星」翻船事故,四百多人死亡,他照樣高升,只要他的靠山硬。

所以黃興國並不是因為天津大火所以他的代理市委書記延這麼久。代理市委書記延長這麼久,在直轄市非常罕見、不同尋常,是說明有人在考察他。誰?習近平在考察他,拖了2年。怎麼考察?究竟他跟不跟習?是真跟還是假跟?還是在跟別人有什麼關係?2年的觀察結果,他是跟別人有關係。

他三件事裡腐敗是次要的,最重要的就是兩件事,大爆炸案與政治上的問題,而這兩件事攪和在一起。我認為天津大爆炸案不簡單,背後有政變、有暗殺陰謀,而政變、暗殺陰謀很可能是黃興國參與了。當時的國家安監局局長楊棟梁被突然拿下,就是跟這件事情有關係,而楊棟梁也是出自於天津。

天津基本上在腐敗上是重災區,楊棟梁拿下之後肯定供出了一些事情,加上天津市前市長戴相龍也受到調查,再加上張高麗主政期間,黃興國和他共事4年,受到重要的提拔。在這個情況下,天津大爆炸案跟政治問題連結在一起。我當時說了一句話:「這樣重大的事情,黃興國應該負責,引咎辭職。」

我們知道,胡錦濤任內北京發生SARS事件,胡錦濤讓他的親信孟學農辭去北京市長職務,「揮淚斬馬謖」;後來孟到山西去當省長,很不巧,發生礦難,又讓他下馬。結果這個黃興國居然沒有下馬,我當時就判斷,我說,他背後的勢力還很硬,靠山還很硬,還拿不下他,所以還恐怕要過一段時間。現在果然如此!

李天笑:不是拿不下他!他兩百多天主要問題在什麼地方?在於他用巧妙的方式把習近平調查的重點給轉移了。楊棟梁下臺並不是因為安監出了什麼毛病,而是習近平在調查方向上扭轉了,調查楊棟梁應該從生產安全監管的角度,但是習近平派了公安部副部長去調查,從刑事角度,也就是從政治事件的角度。

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習近平在「8‧12爆炸案」以後,馬上就把江澤民父子控制住了,習近平非常震怒。而且江澤民提出來兩點要求:參加閱兵;阻止進一步追查他。說明這件事情跟江澤民以及底下的張高麗逃不脫干係。

這件事情絕對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在這件事情上黃興國的態度就表明了,不管他嘴上怎麼說,他當時也是第一批喊出「習核心」、「向習近平看齊」,不管怎麼說,但行動上他是站在庇護張高麗、江澤民這一邊的,這就是決定性拿下他的一個原因。

主持人:所以最終一切還是指向政治問題。外界也分析,他的下馬模式和當時薄熙來有點類似,因為都是閃電落馬,而且他也是一把手。在您看來,是什麼樣的政治問題導致他的落馬?

李天笑:我覺得可以從幾方面來看,第一,在他任內還發生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去年5月,習近平提出「有案必立」,當時兩高有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二十多萬,不是2萬,也不是1萬,二十多萬直接提出的起訴狀,但是在天津發生的事情卻是要把大量提出告訴狀的法輪功學員抓起來,家裡面受到搜捕。這是他用實際行動向習近平的「有案必立」進行挑戰,跟習近平對抗。這是一件重要事情。

我覺得如果他跟薄熙來比,當然他們兩個都是江派人物,都很明顯。當時黃興國步步都是江派提上來的,他當寧波市委書記就是張德江提上來的;2007年他接戴相龍當市長是張高麗2007年當了天津市委書記以後把他提上來的,所以他關鍵點上都是江派把他提上來的。在這個情況下,我覺得他當然是投桃報李,用這種方式來效忠於江澤民,特別是他迫害法輪功很嚴重。天津市是全國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幾個市之一,而且天津市有一家活摘器官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也是在天津。

在這一方面,黃興國的手上是沾有很多法輪功學員的血債的。這些政治問題歸結起來,我覺得當然習近平最後要拿下他。

主持人:就像剛才破空說的,站錯隊的問題。

李天笑:最後怎麼判是另外一回事,但實際上的罪行擺在這。習近平只不過是用貪腐或者違規違紀的方式把他拿下來,可能用其它方式把他判刑或者怎麼處理是另外一回事。

主持人:同樣問題我想請問破空。剛才天笑談到黃興國,分析在關鍵點上都是被江派提拔。但是外界也有人說,他的仕途和張德江、張高麗甚至習近平都有一年的交接點;之前也有人分析,他可能是習近平的人。所以他落馬讓很多人出乎意外,我不知道您怎麼看?

陳破空:外界有很大的誤會,把黃興國歸為「習家軍」或者「之江新軍」,僅僅的原因就是2002年到2013年,當習近平調去當浙江省委書記、代省長的時候,他在做寧波市委書記。但是外界忽視一個問題,當習近平去的時候,黃興國已經在那邊做過省府祕書長、副省長,後來做過寧波市委書記,根本沒有受到習近平的提拔。寧波是浙江第二大城市,很重要,但是跟杭州有一段距離,幾小時的車程,他根本沒有跟習近平共事的基礎;同時,習近平剛去,立足未穩,談不上跟他之間有多密切的關係。

所以他們有一年的交集,給外界造成一個誤會,加上去年天津大爆炸他沒有落馬,大家感到很奇怪,認為他可能受到習近平的保護。但事實上他跟另外兩個人的交集更多,那就是張德江、現任政治局常委、江派的大將,他在1998年到2002年主政浙江,當浙江省委書記,這4年之中黃興國一直在那裡,黃興國從1996年就在浙江當省上以上的官員,祕書長、副省長,他當祕書長是跟張德江密切工作的,所以受張德江的器重和提拔,痕跡更重,這是一件事。

2003年,黃興國調到天津之後,剛好是張高麗(政治局常委、江派大將)當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的任職是2007到2012,5年時間有4年是跟黃興國交集,黃興國調到天津當副書記也好,副市長也好等等,就是在張高麗的直接領導之下,兩人相處4年,2007到2012。張高麗調走之後,他受到重用,比如後來有孫春蘭當市委書記,孫春蘭因為政治局委員調走,扶黃興國當代理書記。之所以當代理書記,沒有被扶正,習近平對他是有顧慮、有看法的,就是看他跟誰的問題。

在他整個政治生涯中,張高麗和張德江前後對他的提攜更重,而且痕跡更深,他的江派色彩更重。給外界造成「之江新軍」或「習家軍」的印象,這一次就看得很清楚了,他絕對不是習近平的人。當然,習近平可以說在一段時間內對他是有召喚,希望他歸隊,希望他成為習的人,因為習的人並不夠,習家軍並不夠。

習近平在任前瞞天過海,不拉幫、不結夥、不能讓政治老人放心,所以上去之後很倉促,身邊並沒有自己的人,除了當時有個栗戰書臨時進去以外,所以他當然希望黃興國站到他這邊,但是黃興國最終並沒有站到他這邊。

主持人:看來是沒有。

陳破空:所以這就是最後下手的原因。

主持人:所以政治問題可能還是關鍵問題。我們先接聽觀眾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關於這個事情,當然,戴相龍、黃興國還有其他人,在習近平的大刀闊斧之下,落馬秒殺,我覺得兩個原因,第一,除了他們貪汙腐敗以外,就是天津大爆炸案。由於天津爆炸案他們這幾個人秒殺,就是更多人秒殺我也不會覺得很意外。因為天津大爆炸之前,為什麼豆腐渣工程不限制、取消呢?不好好剷除呢?謝謝。

主持人:非常感謝丁先生。我們談一談繼任者的問題。在黃興國落馬之後,很多人有各種各樣的分析,我想李博士可能也看到,有人分析是張春賢,有人說是汪洋,最終是讓人大跌眼鏡的李鴻忠。我不知道您怎麼看?

李天笑:張春賢肯定沒有資格,不可能的;汪洋是有可能,但是沒派他去;派李鴻忠去。李鴻忠並不是好人,他手上也沾有法輪功學員的很多血債,同時中紀委找他談;黃麗滿提拔他,在深圳他也有很多貪腐、違紀的現象,他本身還有很多醜聞,劣跡斑斑,醜聞不斷。包括剛才講的「東方之星」船難,他出動大量人馬去找,結果救上來12個人,8個是自救的,2個是民眾救的,他出動了大量的人馬去救,救了2個人,後來大肆吹噓,表彰了二百五十多個人,99個單位受嘉獎,說明他這個人好大喜功、自我吹噓。

習近平把李鴻忠放到天津去,入津門,實際上是將計就計,以毒攻毒。為什麼?因為把他弄進去以後,一方面可以穩定天津的局勢;同時,他不是第一批喊出「習核心」嗎?那就把他放在這個位置上,去挖張高麗,如果能夠搞出一點東西來,那就跟傅政華一樣,傅政華公安部長當時把周永康給挖出來;如果他搞不出什麼東西來,那就照王儒林模式,山西窩案王儒林無所作為,把他冷藏起來,最後下臺。

第二,他既然喊出「習核心」就將計就計。馬上要開六中全會,習近平要確立「習核心」地位,非常重要,為什麼?確立了絕對權威以後,對於抓捕江澤民是必要的,是可以用來抓捕江澤民。當然,「習核心」也是習近平在打江過程中形成的,只不過是承認它而已。

第三,我覺得習近平打江以來改變了很多的規矩,現在出牌很多都沒有規矩的。

主持人:不一定是按照過去的!

李天笑:不一定到了天津就一定要入局,不入常是肯定的,他卡住了,他政治局委員都不是,雖然當了天津市市委書記也沒有資格入常。所以從津門入常這條路卡死了。是不是能入政治局委員這條路?那要看他能不能挖出張高麗一些事情來!就是以毒攻毒,讓江派自己去動,他動出什麼東西來,可能入局。但是入局他也是一個弱主,他本身是「帶病」提拔的。

主持人:很多把柄!

李天笑:說不定哪一天就把他又拿下去了!我覺得提拔李鴻忠入津門大概有這幾個原因。

主持人:破空,您的看法?

陳破空:關於李鴻忠被提拔任天津市委書記,跌破很多人的眼鏡,非常出乎意料,因為天津是四大直轄市之一,而且在北京之外,非常重要。但是有一點我跟李博士的看法不一樣。李鴻忠到天津市當市委書記,他下一步基本上就是進政治局委員會,當政治局委員是肯定的;政治局常委談不上,那太遙遠了,那是「二十大」的事情。政治局委員幾乎是肯定的,因為天津市委書記幾乎都是政治局委員,還沒有不是的,除了黃興國以外。

為什麼李鴻忠可以當政治局委員?這個人沒錯,李博士講得好,他很壞。他很左,他有著名的「奪筆事件」,被叫做「奪筆省長」。

2010年開兩會的時候,有記者問他有關「鄧玉嬌抗辱事件」,鄧玉嬌殺死淫官。結果他勃然大怒:「你是哪個單位的?」「《人民日報》。」他說:「你們的領導是怎麼樣?」意思:你有沒有黨性?為什麼問這樣的問題!認為媒體應該受黨管。他把錄音筆給搶過來。當時在新聞界評語很差,叫他「奪筆省長」。

主持人:一片譁然!

陳破空:結果這個人形象這麼差,當年不僅沒有降,反而升官了,當年就升為湖北省委書記,從省長升為省委書記。這個人為什麼可以升呢?因為習近平上任以來,他處處投習近平所好,是第一個喊出「堅決維護以習近平為總書的這個核心」的人,他是第一個,有了他才有別的省市跟進說;然後天津的黃興國也才跟進說。

他說「這個核心」,就表示不跟那個核心、不跟江澤民,這種說話是非常巧妙的,後來這成為標準語言:堅決維護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這個」核心。因為有兩個核心。

主持人:您認為在政治上他選對了?!

陳破空:所以在政治上他是走對了!第二,在經濟上,現在經濟不景氣,但是有三個省經濟表現不錯:重慶,湖北,江西;他在湖北,說是GDP增長8.9%,但有沒有水分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並不是經濟增長好就能上,譬如江西那個人,經濟也很好,比湖北增長還多,但是強衛下來了;重慶孫政才到時候可以上升,應該在上升之列,但孫政才已經是政治局委員。

第三,李鴻忠非常善於揣摩上意,他一直在琢磨習近平想什麼!?習近平一說什麼他馬上跟。習近平說,要扶貧。大工程。他馬上去坊間明查暗訪,在湖北省到處布局扶貧;如果習近平一說要反腐、要抓,他在湖北抓反腐抓得最厲害,比山西、比天津、比到處抓的官員都多,跟得很緊;說到政治規矩,他也緊跟在後。

這個人我想用《三國演義》裡的一句話,《三國演義》曹操攻下荊州之後,當時收編了劉表手下的蔡瑁、張允,有人就給曹操說:「蔡瑁、張允都是諂媚之輩,為什麼你要用他們?」曹操說:「我權且用之。」結果後來還是把他們殺了。我倒不認為習近平可能會殺李鴻忠,但是在目前他對習近平非常有利,李鴻忠主政天津,習近平相當於穩住了天津。因為「習家軍」不夠,需要收編這些人來補充,下一步他進入政治局委員,在政治局裡邊構成「十九大」對習近平的支持力量,這才是關鍵。

主持人:談到這,李博士,我們且待觀察到底李鴻忠的仕途走向。現在省部官員密集換將,直轄市的一把手落馬,在這種情況下,您怎麼看背後的博奕或對中共高層的版圖會造成什麼影響?

李天笑:這是習近平三年多以來不斷清理江澤民犯罪集團,現在到了抓捕江澤民的關鍵時刻所採取的措施,「黃下李上」實際上也是一種臨時過渡措施。李鴻忠本身罪行累累,不是好人,他犯下罪行,不是說今天當了天津市委書記,或者將來如我所講,他有可能對張高麗採取什麼行動,也可能提他為政治局委員,有可能,但是習近平會根據打江的需要隨時進行調整。

主持人:政治局委員也不是上了保險的位置。

李天笑:也不是什麼終身的保障,很可能一把手照樣拿下來。所以我覺得不管李鴻忠以前有過什麼成就,或者經濟、或者貪腐、或者如何,將來也不一定能保得住他的職位,在整個過程中,我覺得他就是一種臨時的過渡安排。

陳破空:我補充一點。實際上習近平在為「十九大」布局,有一個路線圖看得很清楚。開始是內地的一些大省在調動官員,然後是邊疆大吏調動,現在觸及到了直轄市,天津市是第一個被動的,動了之後下一個直轄市就是上海。

現在傳出消息,上海市一個任職,一個調離。任職的是應勇,應勇當時在浙江省是習近平的部下,曾經共事;習近平調到上海,他也調到上海,後來把他作為上海市的一個釘子,當上海市委副書記兼組織部部長,組織部部長控制中、下級官員。另外一個調離的是沈曉明。

一個調離、一個調進就是為了控制上海。下一步拿下楊雄,讓楊雄下馬,讓應勇頂替,就是拿下上海的訊號。

主持人:是,看來布局正在進行中。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