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賄選省人大崩潰 醞釀更大風暴?熱點互動(1514)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9 月 19 日訊】【熱點互動】(1514)遼寧賄選省人大崩潰 醞釀更大風暴?


遼寧大規模賄選案,在四名省部級老虎落馬的情況下,持續發酵。9月13日,中共人大常務委員會12年來首次召開臨時特別會議,罷免涉及拉票賄選的45名人大代表,從而使遼寧省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已不足半數而處於癱瘓狀態。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遼寧省人大大規模的賄選案在4名省部級老虎涉案落馬的情況下持續的發酵。9月13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在12年來首次召開特別會議,罷免了涉案的45名全國人大代表;而遼寧省籍的六百多名人大代表中,有超過八成被罷免或辭職。

那麼遼寧省為何有如此坍方式的腐敗?暴露了遼寧怎樣的政治生態?據說此事引發了中共高層的震怒,在內部通報中涉及的省部級的官員就超過了2位數,未來是否醞釀著更大的風暴?圍繞著相關話題,我們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在開始之前,首先請大家觀看一個新聞短片。

新浪網9月14日披露遼寧45名賄選人大代表資料,顯示出遼寧賄選波及企業界、金融界、國家官員、法律界、媒體等。

遼寧官場也因此地震。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王陽、原政法委書記蘇宏章、原省委書記王珉先後都被指控拉票賄選而落馬。最近落馬的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鄭玉焯,則被直接通報因「破壞選舉罪」立案偵查。大陸媒體估計還將有官員因此落馬。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遼寧省委今年在整改報告中,也承認「遼寧的政治生態已遭到嚴重破壞,有些問題積弊較深,徹底扭轉仍需時日。」

為何遼寧的政治生態如此敗壞?積弊如此之深?

評論認為,這要追溯到江澤民執政時推行的貪腐治國。當時遼寧貪官輩出,例如1998年任遼寧省長的張國光在2004年因受賄落馬;2001年任遼寧省長的薄熙來,在落馬後被指起碼受賄2,600萬元人民幣;2001年瀋陽「慕馬大案」超過100名官員因受賄下臺。另外,李長春、周永康、徐才厚等江派高官都先後長期在遼寧,培植形成「遼寧幫」勢力。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在換屆年黨媒高調批評賄選「觸碰中共執政底線」「動搖黨和國家根基」,顯得不尋常,不像單純只是為了「十九大」人事布局。不排除習近平當局借機坦承亂象,讓人們看到中共制度已經岌岌可危,為下一步做鋪墊。

主持人:遼寧賄選,省人大崩潰,是否醞釀著更大的風暴?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發表您的見解。今天我們請到了兩位嘉賓,一位是紐約城市大學的政治學教授,夏明教授,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藍述。

我先請教夏明教授,這次中共人大常委會13日召開12年來的特別會議,一次就罷免了45名全國人大代表,這樣的一個規模您怎麼看?

夏明:這是過去十幾年中國人大衰敗的一個集中表現。因為我的博士論文就是做中國省人大的制度化,那麼我的博士論文它的結束日期是2003年,所以就是說我在2003年之前的材料觀察,中國當時還試圖對人大進行某種讓權,因為鄧小平當時在改革的時候他提出兩項政策,一個是權力下放,另外一個是恢復人大制度和權力。

這兩項政策其實都使省人大和地方人大獲得很多的好處,所以人大系統,尤其是地方人大系統,在中國政治生活中扮演了越來越重要的而且積極的,甚至為市場經濟和民主化都有促進作用的這麼一些角色。

但是到了2003年吳邦國上臺以後,提出所謂的「不給政府添亂」,同時又提出了「五不搞」,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整個人大就開始衰落,所以從2003年到今天其實就是這種衰落的直接結果,也是人大被廢棄的一個直接的反應。

主持人:藍述,您怎麼看這樣一個規模?遼寧省的全國人大代表有近半數已經被罷免了,這其中45名並不包括此前落馬的4個省部級的高官,究竟他們背後有什麼樣的一個背景?您怎麼看待這樣一個腐敗賄選的規模?

藍述:這裡面他們共同的背景就是「遼寧幫」,其實不只4個,你說的4個應該是省委書記王珉,省人大常委副主任王陽、鄭玉焯,還有政法委書記蘇宏章,但實際上最近有消息傳出來,遼寧省委的副書記曾維他現在也在接受調查,所以說實際上很可能是5個。

這裡面這些人的一個共同的背景就是一個「遼寧幫」的背景,那麼更深一層的問題是「遼寧幫」的背景又是什麼背景?我們看看「遼寧幫」裡面這些人,你看薄熙來以前是遼寧省的省長,在這之前是大連市的市長;除了薄熙來以外,還有徐才厚,徐才厚是瀋陽軍區的政委,這也是遼寧省;除了徐才厚以外,還有李長春,李長春去河南省當省長之前,他是遼寧省的省長;另外還有周永康,周永康是遼河油田出來的,他在遼河油田長期的蹲在那個地方工作。

所以你把這些人全部列出來了以後,你就發現所有的這些人都是江澤民體系,在江澤民時期,以腐敗換團結這個經濟發展模式這個時期,提拔上去的這一些江澤民信任的人員,所以應該說遼寧的背景就是江澤民這個官僚體系的背景。

夏明:我想補充一下,這裡邊顯然遼寧是一個非常大的重災區,暴露出東北極度的腐敗,其實東北包括以前的黑龍江的這些人事任命案,他們也有大面積的腐敗,到後面我們還看到現在全中國有好幾個省分都是全方位的坍塌,包括四川、江西,還有山西,現在我們看到有內蒙等等。

我覺得這裡面有幾個因素我希望指出來,第一個就是在2003年以後,我剛才講到吳邦國,他做人大常委會委員長以後,主動廢除「武功」,他基本上說要尊重黨的所謂的總攬全局、協調各方,所以很自動的人大就成為黨協調各方的一部分,而不是作為全國的最高的權力機關,對政府、對政法進行監督,行使監督權。

另外一個就是,從2003年以後,因為是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總方針指導下,人大常委會主任這個職務在省一級基本上就由省委書記來兼任。當時我的研究發現這個省委書記就冒了很大的風險,因為如果省委書記他去兼任人大主任的話,一方面可以加強他的權力,但是人大常委會的主任是可以被罷免的,也就是說人大代表是可以通過罷免人大常委會主任從而給省委書記的權力提出挑戰。

所以為了使得省委書記他的權力在兼任人大常委會主任以後還能夠穩固,當然省委書記就要進行保險,那麼保險當然就是要控制人大常委會裡邊他的人。那麼在這種情況下,由於中國在過去十幾年,以前所進行的地方民主試驗全方位的停滯,而且最近幾年出現了全面專制性的一個倒退。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黨它這個機構可以完全忽視人大的存在,可以通過賄選,操縱各種選舉的方式來控制人大代表的組成,這樣的話就可以有利於省委書記加強自己的權力,也不會讓省委書記出現政治上被人大問責這樣的醜聞,所以這就強化了省委書記他對選舉的控制,這樣也就是加強了賄選的出現。

還有一個因素在於,我也寫過一篇文章關於黑社會對人大的滲透。我們可以看到黑社會長期成為不僅是作為官商勾結的一個場所,而且也成為黑社會戴「紅帽子」的一個官黑勾結的場所。一方面有許多黑社會的成員跟人大的人勾結,這樣的話形成官黑勾結;另外一方面,許多的黑社會成員通過賄選,坐進了人大的席位裡面去,這樣就成為人大代表,就戴上了「紅帽子」。

當然還有因為中國官場的腐敗,還有中國政治生態的腐敗,所以許多的官員以前他們在進入人大之前,基本上都是退休以後、退居二線以後,最後一站他們進入人大,所以他們沒有實權,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腐敗的機率比較小。

但是現在因為人大跟政府越來越合一,人大成為一種榮譽的頭銜,所以很多現任的官員、或者企業家、或者黑社會的老大,都想用人大作為一個保護傘,因為人大代表是可以免於逮捕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人大就成為一個腐敗的重災區。這些因素加在一起就可以解釋為什麼這麼大面積的賄選。

主持人:好,我們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關於人大賄選的問題,這個在大陸,在中共體制底下是非常普遍,可以說是每一個省、市、縣、鎮都是這樣子,只不過是現在遼寧被拿出來說事而已,被揭露出來而已。中共有沒有膽量把每一個鎮、縣、市、省都拿出來說事?大家都有問題。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藍述,剛才觀眾朋友提出一個非常尖銳的問題,這個是個案嗎?究竟這種腐敗現象有多嚴重?您怎麼解讀?

藍述:當然,這個腐敗的現象它是全方位的,夏教授剛才已經講了,它是整個體制性的、全方位的徹底的腐敗。遼寧省的賄選案它是2013年1月份發生的,它今天拿出來這個時機是很耐人尋味的。

在2013年1月份的遼寧賄選之前,2012年的11月份,河南省衡陽當時也是暴了很大的人大代表賄選,也是大面積的賄選。因為它不是一個省籍的,所以說相對來講它就沒有遼寧省的影響這麼大。

但是你從整個中共全部的體制來看,現在所有抓起來的副國級的幹部,比如說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這些人,你看他們發大財都是買官鬻爵,都是在那個地方行賄受賄,所以說人大代表這種更小的這些官員,他很自然的就是上行下效。

這種事情,只不過是今天「遼寧幫」的這個事情鬧出來了,最耐人尋味的是他為什麼選擇「遼寧幫」進行調查,而沒有選擇別的?實際上一個更耐人尋味的事情在這個地方。但實際上如果只講賄選的話,基本上中共體制上上下下所有的官員,或者所有的官職吧,所有的官職基本上它都是有明碼標價的。

主持人:我不得不追問一下,剛才您說為什麼會在此時期選擇「遼寧幫」,是反腐嗎?背後透露什麼樣的信息?能不能請藍述您再詳細的解讀一下?

藍述:我們剛剛講了,「遼寧幫」最大的一個背景就是它所有的官員都是江系的官員。而江系的官員他有兩大特點,一大特點就是腐敗,因為江澤民搞的以腐敗換團結,這是他的經濟政策,以腐敗換經濟發展。

另外它有一個政治的主線,就是所有江系的官員他在提上來,如果江澤民要認為他政治可靠的話,他必須是在鎮壓法輪功這件事情上非常的賣力。所以你看像徐才厚、薄熙來,包括周永康,周永康就更不用說了,他基本上就是鎮壓法輪功的幹將。所以說在政治正確和經濟正確這兩條你都做到了,你才能夠在江主政時期飛黃騰達。

你回過頭來看遼寧的這一幫人,舉一個眾所周知的例子,就是王立軍,王立軍他也是遼寧出來的,他最早是鐵嶺市的公安局長,後來又到錦州市當公安局長,最後又跟著薄熙來從遼寧到重慶、到重慶的公安局長。他在錦州時期就開始做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就是現場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以後,他去研究供體和受體的心理,然後把這個東西又帶到重慶去。

所以你看現在抓「遼寧幫」,把2013年的案子拿出來現在炒,實際上它還有另外一層的涵義就是,今年6月份,大家知道美國國會通過了要求調查活摘器官的「343號決議案」,所以說對江系的「遼寧幫」進行一個整肅,它實際上也是非常委婉的去回應國際社會對中共活摘器官這件事情的強烈的關注和巨大的壓力。

主持人:我們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加州王先生:您們好!我的個人意見就是中共這個組織就是和「遼寧幫」一樣建立起來的,它幫幫派派的就是一個特色,正所謂黑社會下的黑幫,所以中共的合法性到現在還不能夠說,它不敢面對民主。我就這兩個意見了。

主持人:好的,謝謝!夏明教授,我想請教一下,剛才觀眾朋友提出一個很好的問題,就是中共它大面積的腐敗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媒體批出來,在習近平執政以前更是寥寥無幾,習近平執政以後,我們看到在湖南省的衡陽市,還有四川南充也都發生過賄選。這些和這次遼寧事件相比究竟有一個什麼樣的異同?腐敗究竟到了一個什麼樣的程度?您有什麼樣的觀察?

夏明:在過去我們都知道人大它是稍微比較清閒的地方,它的腐敗還沒那麼嚴重。但是本世紀剛開始前3年,人大省一級、主任一級就已經有6、7個副主任涉嫌行賄受賄等等被拉下了馬。所以就從本世紀開始,腐敗在人大已經顯示得非常明顯了。

因為人大它作為中共黨國的一部分,任何一個官職都會帶來權力和地位,都會製造出尋租的機會,所以它的腐敗就不可避免。所以人大的腐敗真的顯示出整個中國的官僚機構,它就是一個「官治、官有、官享」的政府,根本就跟人民沒有關係。

這裡面表現一個非常特別的現象,2011年當時中國進行五屆換選,當時中國全國各地也都出現了所謂獨立候選人的現象,就想自己提名,然後自己去競選。當然獨立候選人運動遭到了強烈的打壓,最有名的像江西的一個女代表叫劉萍,她就被抓捕,而且判得很久,大概是5年,我相信她現在還在被控制狀態。

所以這個就可以看出,老百姓行使他的公民權利遭到了共產黨殘酷的、無情的鎮壓和打擊,當然它就會把民主的力量、老百姓自願參與的積極性,和老百姓對官員的監控的一點點自由全部給抹煞以後,當然官員就更加肆無忌憚了,對老百姓就更加瘋狂,所以我覺得這裡邊就是一個很重要的根源。

當然涉及到剛才談到的派系鬥爭,為什麼拿遼寧開刀?遼寧當然是周永康、慕綏新、徐才厚、薄熙來他們的大本營,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們也知道李克強在遼寧做過書記,在那邊工作過一段時間,而王珉也跟李克強還是有些工作上的各種關係。所以我覺得就是如果有派系鬥爭的話,另一方面從某種程度上說,也是中南海說的南北兩院之爭,或者是政府跟習近平之爭,恐怕這裡面也會有一些關係。

主持人:我們來接聽一下觀眾朋友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大家好!遼寧是滿清十三王朝的故鄉,它的官員貪腐賄賂,我一點也不感到奇怪。它也像台灣綠營一樣造假詐欺、騙選票,此風不可長,更巨大的邪惡風暴還在後面等著它們,受害的都是東北老百姓。謝謝各位,再會。

主持人:好,謝謝。我想請教藍述,這些案件發生在遼寧省的人大,可以說省級人大已經全線的崩潰癱瘓,如塌方一樣。這件事情與全國人大,或者張德江有沒有什麼樣的關係?您有什麼樣的觀察?

藍述:實際上我們剛才講了「遼寧幫」以後,剛才夏明教授他又做了一些補充。紀嵐你提到的是另外一條線,這個人大出現了問題,往上走就走到張德江,因為張德江是主管人大的,在政治局常委分工裡面。他管人大,然後人大出現這麼大面積的賄選,直接就牽扯到張德江。

大家知道張德江在過去的幾年裡面做了幾件事情實際上是非常不得民心,比如2014年他在香港搞人大重新釋法,鬧到最後香港人起來搞雨傘運動,它其實對整個中共政局也造成了巨大的衝擊。所以不論張德江在雨傘運動這件事情上起的作用,以及在「遼寧幫」等等起到的作用,他在體制內外實際上都受到討伐,這是毫無疑問的。

主持人:好。夏明教授我想請教您,也有這樣的說法,中共其實把人大在名義上是作為最高的權力機構,我們很多人也都知道它只是花瓶的概念。在這樣一個所謂並非選舉產生情況下出現如此大的賄選,您覺得老百姓是否會對中共喪失信心?

夏明:當然了。因為在過去二十多年、甚至三十多年,因為人大整個權限的恢復是在1979年,尤其是省級人大,是在1979年開始恢復的。所以經過30年的發展,應該說人大在彭真、後來經過萬里一條線下來,人大工作都還有些恢復,也有些黨禁,尤其在田紀雲作為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時候,其實他的工作也都有很多的貢獻。

但是從黨內或者是從體制內想挽救中共政權的努力,最後被證明是失敗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人大最後的衰弱其實就證明中國共產黨它現有的思維內、現有的框架下想挽救它自己,想要合法性基本上是不可能。我覺得它一方面也反映出在「十九大」之前,中共黨內的派系鬥爭達到非常白熱化的地步。

主持人:藍述,我們知道遼寧賄選中共內部發了一個通知,這個通知上說涉案的遠不只這些,涉案的省部級高官就達到二位數字,您覺得未來是否還醞釀著一個更大的風暴?

藍述:隨著遼寧省這件事情的繼續調查下去,很有可能會爆出更多跟遼寧官員有關的貪官的案件,這個不奇怪。賄選,因為在裡面做這件事情的他不一定是官員,那就很有意思了,很多是成功的商人,國內貪腐的體系裡面賺大錢的商人,這些商人不僅僅是跟一個官員有關係,跟其他的官員也有關係,像跟薄熙來有關係的徐明,等等這些人,和其他的官員、牽扯到其它的體系,都有可能的。

主持人:好像有幾個,還包括現在遼寧省政協的主席夏德仁,據說是江澤民的外甥,以及瀋陽市市長潘利國,以及以前遼寧省省長、現在住建部部長陳政高,據傳都在調查中的行列,您覺得是否會引發連鎖的效應?

藍述:馬上六中全會要開,如果在六中全會開之前,這一批人如果有進一步的曝光,我想是不奇怪的。你看2013年1月份的案件,它選在這個時候把它暴露出來,基本上可以看得出來是全方面的打擊江系的官員,為六中全會做準備,同時也是為明年「十九大」的人事布局埋下一些重要的伏筆。所以很可能在今後的一二個月裡面,會有更多「遼寧幫」的官員被暴露出來。

主持人:好,由於時間關係,我們今天節目就進行到這裡,非常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