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屆中央委員或在六中全會遭毀滅性打擊 今日點擊(2641-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9 月 22 日訊】         提要
法國第一次向中國引渡外逃貪官嫌犯
上海成風暴眼 習舊部應勇火速空權
韓正力挺習王連任 聯署發出信號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有集節目我們談到栗戰書跟陳元,陳雲的長子,和大概加起來40多人吧提出了議案,在8月28日中共政治局的會議上。陳元不是政治局委員,而是在栗戰書的背景之下,他們一起提出的議案。議案是針對六中全會和十九大,參與的成員必須公開自己的財產,配偶的情況。那六中全會對現任,中共十八大的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與針對十九大的中間有個區別。十八大的現任中央委員,不用公開子女的財產來源,但必須公開自己和配偶的,以及他的國籍身分,他擁有什麼樣的護照。也就是說對現在十八大的中央委員,前後多少有一個空檔。而緊跟著王岐山,又對所有公務員有一個說法,必須交代清楚你們自己的子女的國外財產情況,和國家、國籍和是否在境外有什麼,就是所有這一套東西。那前後彌補出來呢,我們會看到有一個差距,它最大的意義,在於將打擊現在所有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的每一個家庭。

因為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加起來才有3、4百人,能走到這個層面,要經過20年的官場的生涯的滾、打、摸、爬,生死搏殺。習近平上台才4年,也就是說20年的話減去4年,他有15年是按照江澤民體系的規矩,在完成黨的意志。結果今天王岐山、習近平、栗戰書,拿出的議案是替習近平說話,兩人唱雙簧,那就意謂著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在這一次的六中全會上,有可能遭受毀滅性的打擊。

法國第一次向中國引渡外逃貪官嫌犯

而20國峰會的時候,習近平強調的第一個成果,就是與20國首腦共同簽署了,反貪腐的協議。協議拿出來當天就在北京成立機構,你查查當時的今日點擊,我們就這麼跟大家分享的,對吧!結果今天傳出一個消息。所以我說的意思,是說習近平要在2016年,中國社會在2016年,在六中全會這多事之秋,絕對要讓這個成語給落在實處,讓每一個人都記住。法廣今天報出了一條消息,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法國第一次向中國引渡了,外逃貪官的嫌疑犯。法國向中國引渡了一名,被指控的中國外逃貪官,這是法國自2015年,與中國達成了引渡司法合作以來,第一次向中國引渡嫌疑犯。該嫌疑犯外逃的貪官是浙江瑞安人,沒有消息報告說這名貪官,是否名列中國與國際刑警頒發的,紅色通緝令的名單。它講被引渡的人已經抵達上海,這個人有可能姓陳,是2013年反腐時跑出去的,它當時指控他貪汙了2千萬元人民幣。作為路透社也評論說:至今依然有很多歐美國家,猶豫向中國引渡被指控的嫌疑犯,原因就是中國本身呢,它的司法成為了共產黨打人的棍子。司法成為共產黨打人的棍子,在這個背景之下牽扯到人權問題。在司法不能獨立的背景之下,你無法說服一個正常的國家,在司法角度上像法國一樣,完全跟你成為了一種相互引渡的協議,那需要時間的。但是這樣的替代的國際上的協約,能夠彌補這樣的缺陷。那這個背景之下,它最大的意義在於什麼?最大的意義習近平一定要向人家說明,他的政治轉型,他自己權力間架結構的政治轉型,是從黨國在向一個正常的憲制國家過渡,才有可能。
 

上海成風暴眼 習舊部應勇火速空權

這是一個沒有公布的,但是突發改變的消息啦,應勇,上海市副市長,結果竟然在昨天的報導當中,把他稱為是上海市常務副市長。近日中共官媒消息講:應勇分工為上海市常務副市長,這距離應勇被任命為上海市副市長一職,僅相隔了5天。那楊雄基本就給掛起來了,應勇作為常務副市長,楊雄就什麼都做不了,因為上海市的所有市政府的,日常的決定都匯報給應勇,而不是楊雄,楊雄本身就不是政治局委員,非常有趣的。而韓正在這個整個這樣的,從2012年過來的這個過程中,韓正只要求得自身安穩,他已經就得燒高香了,對不對?他一定就燒高香了。而應勇是在很早時間,在習近平上來之後,即刻就到了上海,所以這前後的故事是這麼來的。但是在事隔5天,從一個副書記,成為了上海市副市長,然後又成為上海市常務副市長,是應勇從黨系統的官員,轉向政府官員,轉向政府官員掌控上海市的,政府部門的所有的權力。8月28日開政治局會議,然後扭過臉來,20國峰會,20國峰會完了之後,我們看到第一個被砍掉的是黃興國,然後扭過臉來奔上海市,重慶沒了,已經就那樣了,對不對?奔上海市。所以應勇的在5天之內,轉任為上海市常務副市長,應該說是習近平、王岐山,決定在這段六中全會前,對上海有個說法。
 

韓正力挺習王連任 聯署發出信號

與此同時在28日的同一天的生活會上,韓正力挺習近平、王岐山連任,聯署發出信號。在中央政治局生活會上,8月28日同一天,王滬寧、韓正、胡春華3位政治局委員,加上46名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聯署要求對現行的政治間架結構規則,進行修改,為王岐山連任中紀委書記,習近平3屆連任,掃清規矩上的阻力。它的細節是這麼講的,動向雜誌講:中共歷屆六中全會,都是下一屆黨代會,前夕的政治權力的較量,這種力量的分配,那今年這一屆較量,是從北戴河會議開始,一直持續到政治局的生活會。28日的生活會,當時開了8個小時,然後出現了我們剛才提到的,現任的狀況。什麼意思?這3個人非常有趣,王滬寧是很特別的,江澤民的年代、胡溫的年代,到了今天的習近平的年代,非常特別,對吧!韓正,典型的上海幫,這不用說了;胡春華,是原來被人們稱為是團派的接班人,是胡錦濤屬下的接班人。換句話說這3個人,政治局當中這3個人,他們是十八大的結果,是十八大江澤民獲勝的,一種標誌的產物。因為政治局就那麼幾個人,加上政治局常委,加起來才25個人,對不對?所以這些都是,我跟大家也說過,習近平十八大上台之後,他只信王岐山,只信栗戰書,包括這仨,未必信,誰都不信。但你不信他你得使著,活就那麼幹,他也不會辭職的。王岐山現在更絕,不讓人退休,不讓人辭職,就給你焊在這兒,對吧!天也潮,生鏽了,焊死你,給你,這都是共產黨的手段咧。那在這個背景之下,王滬寧、韓正跟這個胡春華,這種說法是一種表態,它反應出內部的權力之爭的對比,它反應出那今天主政者,在十八大上台之後,經過4年的搏殺的一個場面。那也就講,作為韓正只想保的自己死的時候,留個全屍,別身首異處。那對比剛才的應勇,5天之後不做正式宣布,結果悄木聲的就成為了,上海市的常務副市長。所以我的眼睛裡,兌現中紀委的六中全會,在上海灘就這麼一個多事之秋,但這又是他們自己定好的時間表。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