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戰書代習近平發聲 遼寧大案意在六中全會 今日點擊(2641-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9 月 22 日訊】        提要
遼寧賄選案 捅開中共體制的黑洞
橫洲風暴下港府高層窩裡反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美國紐約和新澤西,連續發生了3起爆炸事件,而在明尼蘇達州呢,一個人拿刀去就跟那德國人,在德國發生的一樣,拿刀去砍人,所以它叫出了一個新詞,叫瀰漫式恐怖主義、恐怖行為。

我覺得現在這些,我不知道是媒體人出的這詞,還是什麼人出的這詞。在紐約發生爆炸的時候,我們已經跟大家講,當時是紐約市市長說,它應該跟恐怖分子沒有聯繫,我們當時的說法是否定他的說法,這種說法是不合適的。那沒有跟你認為的傳統的,觀念中的恐怖分子有聯繫,並不代表這個人不是恐怖分子,對不對?恐怖分子以自己的理由,毫無藉口的去屠殺其他的生命,屠殺其他的人,其實單純上說就是這樣。無論你是以宗教的理由,以你自己所謂生命道理的理由,這種做法就叫恐怖分子,特別是在這個公共社會環境中。
 

遼寧賄選案 捅開中共體制的黑洞

遼寧省出現了452名人大代表被辭退,因為都牽扯到拿錢買代表的事,昨天節目當中說這事了就很滑稽。那這件滑稽的事情,美國之音做了個評論,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遼寧賄選案,捅開中共體制的黑洞。這個標題我認為呢,是相當政治上的一種標題,但我不認為講得很透徹。中共體制本身就是黑洞,就沒有捅開之說,賄選案,老百姓沒見過選票,所以本身這就是問題。但他內部去選,對不對?他是一種圈落,你得一群有資格的人,才能進入其中被選,而這有資格進入其中被選的人,一群東西要搶那麼3塊肉,然後他們說咱得公平。那這一群東西,一說到裡頭咱們搞民主啊,敢情你知道還是民主,對不對?只不過我們這群爺兒們誰也惹不起誰,所以咱們就投票,你說共產黨是東西嗎?能叫黑洞嗎?這叫捅開它的黑洞嗎?它本身就是黑的。誰黑過它,你得多大的本事啊!就像很多人說了,說濤哥你怎麼老黑中共,老黑共產黨,你記住:我要黑過它,我就不在這白呼了;我要黑過它,我也能呼風喚雨了,就說這意思了。你太高抬我了,我能黑得過它嗎?我們只能說看出它,就是跟大家表明它有多黑,有多黑啊!形容不了,人中的黑根本形容不了,人中的再怎麼黑他是個人,但共產黨不是人類。

文章講說:中共高層將它定性為,首樁省級的賄選大案,對人民代表大會的,制度的挑戰,是對國家法紀的一種挑戰,不瞎扯蛋嘛。你們家人大代表,你們家就串起一幫人,然後一人一票,你純粹本身就是汙辱,你這個制度的本身,就是對老百姓的汙辱,因為你們知道應該一人一票,但是你說中國人沒有資格,你們都不是中國人,所以你們串在一起有資格。你們為什麼不是中國人,你們願意做馬克思的孫子,出賣祖宗,都是你們自己說的。濤哥罵人了,濤哥從來不罵人喔,濤哥罵的都不是人。然後它講說,觸碰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底線,和中國共產黨執政的底線,不是人嘛,好像你們很廉政似的,不是,是因為政治的需要,是因為權力鬥爭的需要,是因為今天遼寧要倒血霉,是因為這些人,在過去的時間裡的所作所為,今天該遭報應了,別的都是瞎扯。

明鏡總裁何頻認為哪,賄選案沒有給中共體制帶來政治衝擊,只是一個滑稽搞笑的新聞,中國根本沒有選舉,代表大會是一群領導幹部組成的,沒有選舉又何來賄選呢?我剛才跟大家解釋了,我認為有賄選,賄選的原因,就是一群誰也吃不了誰的人,但是他們都吃老百姓,所以這一群東西,然後乾脆咱們一人一票。章立凡說這就是一門生意,據查人大代表大部分都是企業的老板,商人有錢,但身分不夠高,所以花錢買個頭銜。是因為這個制度是個邪惡的制度,有官才能保證自己的生意能做,然後只不過是求得,在這個環境中的生存。結果一群東西湊在一起哪,發覺這個飯碗不夠,就搶飯碗,那搶飯碗就得拼實力就得給錢嘛,就這麼點事。但是哪我的著眼點就是,它為什麼在這時候把遼寧給弄出來,遼寧的賄選它可以砍掉452人,然後在新聞報導當中很烘托,對吧!大家看起來就說:唉怎麼出事了,很熱鬧,因為不是40個人 是452人,從上到下。我說的是它卡在這個時間上,這個時間是什麼時間?六中全會將要召開。而這件事情拿出來是在8月28日,政治局生活會,栗戰書要求所有中紀委、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要在六中全會上公示自己財產,那件事情在先,遼寧這個新聞在後。啥意思?我的眼睛裡那各省地區人大代表,政協代表都是這個。但為什麼拿在遼寧上?打遼寧。而這個案子拿出來這麼大的數量,是對六中全會的行為,將要出的事情做鋪墊。栗戰書跟習近平唱雙簧,拿出要十八大的中央委員,要公示自己財產,那栗戰書、王岐山、習近平,所有連署的人員,就跟中央委員、中紀委委員和候補委員,絕大多數委員作對、 攤牌,所以用這個方式,作為公共社會中的輿論鋪墊,這是我的看法。
 

橫洲風暴下港府高層窩裡反

香港發生另外一件事情,昨天發生的:橫洲風暴下港府高官窩裡反,梁振英試圖推諉曾俊華。捲入橫洲公屋發展醜聞風眼的,特首梁振英,那橫洲公屋發展這是一個項目,結果梁振英捲入其中了。19日突然公開稱,財政司長曾俊華,其實才是橫洲發展項目,細節的主要負責人,而政務司長林鄭月娥,也是小組成員之一。那梁振英這麼做認為是,明顯試圖推卸責任嫁禍予人,所以曾俊華立即在當晚,發表聲明撇清關係,聲稱自己從來沒有出席過,工作小組會議。而林鄭月娥透過辦公室,也在晚上發表聲明講,她並非督導委員會,或者是工作小組成員。南華早報把這事報出來了,至於說橫洲公屋具體的醜聞是什麼,跟我們大家伙關係不大。關係大的是作為梁振英作為特首,與他最主要的政府中的,左膀右臂進行分崩,分裂了,而他卻把自己的責任,直接推給曾經在政府中替他賣命的人,替他使勁、替他玩命的左膀右臂。也就是說他要斷臂保自己,這是共產黨的風格 第一個。第二個,今天梁振英遭遇的壓力,以他自己知道的環境,自己知道的細節的背景之下,為了求得自保,他才做出這種下下策的做法。那作為他的下屬人員,財長也好、政務司司長也好,當遭到這種打擊的時候,他只能知道他一直服務的首長,是個真正的共產黨員。他要不出賣他的伙伴,他就不是共產黨員;不出賣他的伙伴,他就不是梁振英。其實真正的氛圍是在這,而我強調的,我自己的說法,是作為特首梁振英,來自於中央最上層的壓力,迫使他走下最後一步,跟自己的政府的同僚,直接在公共場合下發生衝突,那什麼意思?特首梁振英、 中聯辦、張德江控制的港澳辦,在今天主政者的壓力之下,它們的鍊子斷了。它反應出來的是現在中共上層,內部搏殺打到這分上了,也就是講梁振英,原來隸屬的曾慶紅的整個派系,在搏殺中只能分崩求得自保,所以這是透過一個具體事件,反應出那在港澳辦,和這個香港特首梁振英的,跟習近平之間的關係的一種表現,多事之秋當中的一夜之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