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標遭起底 「首善」還是「首騙」?熱點互動(1516)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9 月 28 日訊】【熱點互動】(1516)陳光標遭起底 「首善」還是「首騙」:9月20日,大陸兩家媒體,財新和網易同日發表重磅長文,全面起底號稱中國首善的陳光標在慈善和商業領域的造假和欺騙,文章中也點到了陳光標和中共落馬高官令計劃和李東生的關係。財新網的文章一向被視為中紀委大虎的風向標,那麼,此時長文起底陳光標,意在何為?劍指何方?陳光標又是怎樣發家成為中國首善的呢?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9月20日,大陸兩家媒體「財新」和「網易」同日發表重磅長文,全面起底號稱「中國首善」的陳光標在慈善和商業領域的造假和欺騙,文章中也點到了陳光標和中共落馬高官令計劃、李東生等人的關係。

財新網的文章一向被外界視為中紀委打虎的風向標,此時長文起底陳光標意在何為?劍指何方?陳光標又是怎樣發家和成為中國首善的?今晚,我們請二位嘉賓就此事件解讀和分析,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您好。另一位是通過Skype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陳破空/趙培: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節目開始,請先看一段新聞短片。

從履歷、公司收入到所謂的慈善成績單、「首善」證書,陳光標多次被打假,不過,在一天內被兩家陸媒如此起底還是首次。

財新網刊發的一萬多字特稿中,陳光標被指涉嫌利用慈善名義非法募資,誇大捐款金額,涉嫌串通投標、違規倒賣工程、偽造公章、偷稅、漏稅等。

文章特別點明,陳光標通過攀附原中辦主任令計劃而獲得更多發財機會,並因涉令計劃案而配合調查。據披露,令計劃看重陳光標的輿論動員能力,決定將其打造為典型。「中國首善」的稱號,就是2008年令計劃安排陳光標藉汶川大地震作秀救援而來。

另一位被點名的政治後臺人物是李東生,而其「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的頭銜也罕見被提及。

財新網特別提到,直至陳光標2014年兩赴美國,外界關於他的爭議達到頂峰。當年1月,陳光標出價10億美元收購《紐約時報》遭拒絕,之後,給美國窮人發現金又引起當地社區不滿。

而報導沒有點明的,是2014年1月陳光標赴美時,帶著自稱在「天安門自焚偽案」中自焚毀容的陳果母女,到紐約高調登臺,企圖向國際社會重炒「自焚偽案」謊言。

不過,當時國際社會對此廣泛質疑。甚至連大陸官方也罕有地保持沉默。

然而,當時李東生已被調查、令計劃也被邊緣化,那麼這個後臺到底是誰?

而網易號自媒體《知道》的文章,披露了陳光標的再生資源回收工程,以及他轉型做減肥型「天杞園特殊膳食」等的幕後故事。

除了提到陳光標借「首善」標籤結交令政策,令計劃的名字再次出現。此外還包括原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等。

主持人:觀眾朋友,今晚談論的題目是大陸媒體長文起底高調做慈善的陳光標。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發表您的觀點。破空,我想先請問您,財新和網易兩家媒體同日起底陳光標,很多人認為他可能要出事了。我們今天最新的新聞是陳光標在南京,他說要起訴財新網並且索賠100萬元。在您看來,這一次財新和網易對他的長文報導,究竟預示他會出事?還是他會像以前那樣在被媒體起底之後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陳破空:陳光標肯定出事了,而且肯定要出事。這是王岐山的時代,王岐山專門打那些樹大招風、招搖撞騙的人;陳光標不出事沒有人出事,陳光標肯定要出事。陳光標的幾個特徵,一是造假,一是詐騙,再就是我剛才講的,招搖撞騙等等,而官商勾結、權錢交易就不用說了。之所以他現在還在外面活動、還在說話,那可能是現行有一些權力人物還在包庇他、為他背書,比如劉雲山、張高麗、張德江等人。

財新網和網易起底陳光標提到了一些政治人物,比如已經坐牢的令計劃、令政策或者李東生;還沒有提到別的政治人物,因為他跟很多政治人物有連繫,據說,他的大樓裡專門有一層樓擺他的各種證書和相片,其中有很多他跟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合影,說明還有一些人在庇護他。但是他從去年8月開始,就已經為了配合令計劃案的調查,隨叫隨到,他當時把法定代表人讓給了另外一個人,今年他又把法定代表人拿了回來。他只是還沒有坐牢、還沒有進去,他所謂去「告財新網」只會找死,而且死得更快。

郭文貴叫板財新網,是因為郭文貴人在美國、在海外,中紀委抓不著他,所以他可以亂叫板,亂說、亂治;陳光標現在國內紛紛都抓他,而且陳光標是黨員,中紀委管得著。財新網就是中紀委相連繫的一個網,因為財新網的主編胡舒立和王岐山的關係不一般,胡舒立的消息來源就是中紀委。陳光標現在是找死,碰到了槍口上,他越跳的高,死得越快。

主持人:我們看到大家都在關注這一場劇。我想請問趙培先生,我們先談談陳光標這個人,很多人從媒體上了解他是比較高調做慈善的這樣一個人。他究竟是如何起家的?他慈善的手法和做法如何?幫我們分析一下。

趙培:大陸有一個博客上正是這麼評價:「陳光標的發家史,就是一部騙子史!強盜也許有良心,騙子肯定沒有,尤其是陳光標這種連老弱婦孺都騙的人。」我們可以看到,陳光標最開始發家是1990年代,他做了一個電子中醫疾病探測儀。根據介紹,這個東西是個什麼玩意兒呢?患者手握測試儀的兩極,就能在顯示器上直觀地看到自己身體哪個地方有疾病。當年,陳光標號稱「每家都有一個CT」。這明顯是騙子工程。

他利用這項騙子工程發了第一筆財之後,他發現山東的靈芝非常便宜,因此他又把靈芝去鼓搗成膠囊,中間的臨床、應用、怎麼讓國家批准他能夠上市?其中有很大的文章。上市了之後他又賺取了第二筆利潤,這時,陳光標就開始轉向,包拆遷工程。

關於陳光標包拆遷工程,網上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傳說故事。當年名牌轎車在中國還很稀有,陳光標送了兩輛寶時捷汽車到國防大學,國防大學問他:「你有什麼要求嗎?」他說:「我的政治覺悟太低,我要求進入國防大學將軍班學習,軍事理論我不學啦,我就學政治理論。」他進了國防大學之後,什麼事都不幹,請所有來學習的將軍們吃飯。當年很多的國防拆遷工程就讓他包了。

隨後我們可以看到,陳光標一方面招搖撞騙,騙了一個「首善」的名義,利用「首善」名義結交了中共黨內一些特別壞的人,比如李春城以及剛才提到的令計劃、令政策,然後向他們要工程。這就是陳光標現在主要賴以維生的手段吧。

主持人:我想請問破空,剛才趙培提到「首善」的稱號,究竟他這個「中國首善」的稱號如何來的?財新網全文起底陳光標,標題很有意思,「是首善還是首騙?」您怎麼看?

陳破空:把惡打扮為善、把行騙說成行善是厚黑大家的發明,陳光標完全符合厚黑學,他是在中國現有的土壤、現有的空氣和氣候下的一個怪胎。陳光標本人是中國的一個笑話,是最大的笑話之一,這個笑話不拆穿是不可能的。

中國古人有句話「行善不為人知」,這是真善;「施恩勿念,受恩勿忘」,施恩的人不要說,受恩的人不要忘,這才叫善或者恩。但是陳光標的名言是什麼?他說,做好事不炒播、不留名,這我做不到。他還有一句名言,他說,哪怕幫助別人100塊錢,不說出來我心裡憋的難受。這就是偽善。

他跑到臺灣去撒錢,一定要人家公開的、在電視鏡頭下從他手上領取錢,結果遭到臺灣人的拒絕。因為這是偽善,完全不符合臺灣人的道德標準。他跑到美國來所謂「行善」也是這樣,他學雷鋒給流浪漢發錢,號稱要給1,000塊錢,後來變成300塊錢,而且沒落實;號稱要給1,000人,最後給了250個流浪漢。

他整個就是一個「二百五」,這個二百五的行善完全是偽善,是假的!而且他的錢來源不正。善款的來源也要正,他的錢最早是搞再生資源、搞拆遷,一邊拆遷一邊再生,他所謂的拆遷工程,承包的拆遷工程價格一律比別人低,比如在江蘇的承包,甚至在中央辦公廳承包,承包中央警衛局的營房、鍋爐房拆遷是令計劃給他的,他能承包下來是有關係的,而且價格低也是有關係的,實際上他不是在行善,他是從中謀利。

2008年,四川大地震他去了,當時連我都被騙了,我還以為第一個趕到的是江蘇的一個企業家陳光標,運去了10輛堆土機。結果內部揭穿,說他根本不是連夜趕到,他帶了兩個人趕到那裡之後,在當地租了一些機械。帶去的兩個人是攝影師,給他拍照,擺譜。然後說他是民間企業家,首先趕到救援等等。

他整個是偽善,而且害了很多人,除了他的醫療器械害人以外,他最近搞所謂的「減肥」也害人。他說他減肥一下甩掉了50斤,閃電般的瘦身,叫「閃電身材」,還創造一些網路名詞。結果是他自己做了胃切除手術,甩了50斤,他去賣營養品,把別人騙進來。他是不是要人人都去做胃切除手術?胃切除手術當然人劇烈的瘦,那是生病或者手術的結果,是大騙。他的罪我先不說,肯定涉及很多,受賄罪、行賄罪先不說,光詐騙這一項就不得了,詐騙非常巨大。

原來有一個首富牟其中,因詐騙被判處無期徒刑,而陳光標的詐騙遠遠超過牟其中,因為他還涉及了政治、官商勾結、權錢交易,涉及了很多,所以他肯定是倒楣,而且光以詐騙罪我看他「無期徒刑」是跑不掉的。

主持人:我想請問趙培先生。剛才破空講的我有兩個問題,一是為什麼陳光標在所謂「行善」時他要如此高調?另外,也有文章分析,他不單單是簡單的商人背景,「首騙」也好、什麼也好,而是有一定的政治背景,我不知道您怎麼看?

趙培:其實他的背景我們也看出來,剛才陳破空先生說了,汶川地震他混了一個「首善」的名,是當時令計劃特意推出來的,因為令計劃需要一個小丑為他造一些輿論,或者是做一些輿論上的公事。陳光標非常好說自己學雷峰,因為他需要向共產黨的紅色意識靠攏。其實陳光標和雷峰這兩個人物,恰好是代表了中共前30年和後30年在中國對善的破壞。

前30年雷峰的善大家知道都是作假,但是雷峰好歹他作假也是按照傳統標準的善,比如扶老人過馬路之類;陳光標這後30年的善是一種什麼樣的善呢?是徹徹底底把善給破壞了,他用偽善徹底把善的內涵和整個外圍的含意給破壞了。從這個定義上講,陳光標不是偽善的問題,他可以說是首惡的問題,因為讓人不知道善的標準。陳光標做善事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拿工程。2011年,他拿不到工程的時候對媒體說:「我現在已經沒拿到工程,公司很困難,我只能維持兩年。」熟悉他的人就對記者說,這是陳光標向政府發信號,要工程單子來救急,因為他覺得他給自己標榜的是道德模範、中國首善,政府不應該讓他陷入困境,所以他要拿工程。

既然他和令計劃有勾結,我們知道他在四川還跟李春城有勾結,李春城本身是誰的人呢?是周永康的人,所以他跟「610」的人也有勾結,在這時候他卻成了中共打人的一根棒子。2014年,我們看到他的本質表現得淋漓盡致,他到紐約去幹什麼呢?他到紐約去推出了天安門上自焚的兩個人,這兩個人且不論是真、是假,都應該處在中共「610」的嚴密監視當中,而一個號稱「民間企業家」的人竟然能把他們弄到紐約去,不管他前面做的什麼宣傳,都是為了在海外替中共散播偽「天安門自焚案」的毒給海外,這時候他又成了共產黨打人的一根棒子,他利用「善」去打擊一群真正修煉「真、善、忍」的修煉人。

我們知道法輪功學員在海外不要錢、不要禮物,只是單純為你好,這是真善。陳光標用偽善去打擊真善,他真正是首惡,他把善的定義和老百姓對善的認知整個都破壞了。我們知道,剛才陳破空先生也講了,「行善不欲人知」是善的標準,蒲松齡的《聊齋誌異‧考城隍》是什麼標準呢?「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惡,雖惡不罰」。

陳光標確實是用善作惡,這種人可以說簡直是十惡不赦的地步了,到了這個地步,他成了中共打人的棒子和特務,所以我覺得他應該是首惡最為恰當。

主持人:還不只是首騙。我們的節目在Facebook上直播,如果網友有Facebook也歡迎到我們新唐人的Facebook看直播。現在有一位網友說,陳光標帶著偽「天安門自焚案」的母女到紐約作秀,他背後的老闆不難猜出,蝦蟆浮出水面,屈指可數。現在線上還有一位觀眾,我們先接聽觀眾的電話,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幾年前,陳光標跑到臺灣去的時候也像散財童子一樣,好像是把鈔票拿出來到處白白送給別人,我認為他是想這樣子,表示自己很有錢,比馬雲、比巴菲特還有錢,比他們兩個加起來、比全世界富翁加起來都還有錢,他是這個心態,他根本不是首善;說首騙麼,他這樣子好像是表示自己很有錢,他帶有一點騙術的關係,他就這樣子。他跟我都是江蘇人,我認為他是丟了我們江蘇人的臉,希望他以後不要再這樣做散財童子了。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

陳破空:我回應一下這個問題。丁先生講的是2011年1月,陳光標跑到臺灣去所謂「行善」,他要求臺灣的低收入戶直接從他手上領取現金,而且要有電視攝影機在場,但被臺灣人整體拒絕,尤其是臺灣南部他根本寸步難行,因為縣、市長都拒絕他。結果人家臺灣就說了句名言,說:你這樣做,就算是行善也只談得上善,談不上美,這是文明的問題。他根本不懂文明問題,他展現的是一個土豪、暴發戶的醜惡嘴臉,所以在臺灣非常受反感。

但是我想說,他去臺灣行善是假的,他實際上是去臺灣搞統戰工作,他手上拿出來的錢並不是他自己的錢,而是中共國庫裡的錢,甚至他是揮霍了人民的血汗錢。所以在臺灣是鎩羽而歸,不僅沒有行到善、沒有做到統戰工作,而且是碰了一鼻子灰,給中國的統戰工作可以說是一塌糊塗,是當時導致臺灣親共勢力敗績的原因之一。

主持人:是,我們看到其實陳光標的背景可能並不那麼簡單。大家都認為中紀委財新網的文章是打虎的風向標,但是財新網這篇文章指到的李東生也好、令計劃也好,都是已經落馬的,發這篇文章難道單單是為了打陳光標嗎?背後還有什麼人?我不知道破空怎麼分析?

陳破空:提到令計劃、令政策顯然是有關係的,跟李東生是有關係,因為李東生當時是中央電視臺的,後來主管宣傳,後來去公安部當副部長是周永康的提拔。李東生非常重視陳光標,陳光標說過一句話,他說,我想辦了誰,沒有辦不到的事。他甚至說這句話,他說,中宣部是聽他的,他一個電話打到中宣部,他就能夠怎麼怎麼樣。這是他公開說的話。

中宣部是劉雲山所管理,是李東生、劉雲山他們這個系統所管理的範圍。所以陳光標肯定跟江澤民派系有很深的關係,他政治上站錯了隊是個大問題,不僅是站錯隊,而且他犯了政治上的大忌。他到紐約來號稱收購《紐約時報》,10億美元要收購《紐約時報》。

主持人:其實也收購不了!

陳破空:跑到《紐約時報》只見了門衛就被打發走了,他這是巨騙,他拿《紐約時報》為了給自己炒作。他乾脆說收購時代廣場算了!

主持人:反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陳破空:他當時犯了大忌,他印名片,說,亮瞎了美國人的眼睛,名片上列了十幾個頭銜:中國道德領袖、中國最具影響力人物、中國全國最具號召力慈善家、最受愛戴最著名的精神模範等。這就犯了大忌,你最具有影響力,你最受愛戴,你最有號召力,那把黨和國家領導人往哪裡擺呀!?他還沒有說出的話,他想說出來,恐怕想說他是核心,核心的核心,不是這個核心,也不是那個核心,他是唯一的核心。所以政治上犯了大忌,這樣的人不拿下,誰被拿下?

主持人:他可能覺得他的後臺、靠山很硬,所以不怕。

陳破空:對,他當時還覺得他的靠山很硬,他現在還覺得他有一些靠山,但這些靠山財新網還不方便點名,我相信這些靠山將來被削弱或倒臺之後,會被點出來。

主持人:現在線上還有一位觀眾,我們先接聽觀眾電話之後,也請趙培先生就這個問題評論一下。是加州的黃先生,黃先生您好。

黃先生:主持人好,嘉賓你們好。我看有幾點,第一,在這個獨裁恐怖的社會,這是必然的現象;第二,真正體現了官商勾結,商人不與官員勾結,在中共邪惡的體制很難生存,作一個正經的商人很難;第三,這種體制下,平民百姓的困難要得到國際社會的救助比登天還難啊;第四,這個社會監督、政府的監督形同虛設。一句話,就是這個體制存在一天,公正、公平、天理、人性就不存在一天。我就說這個。

主持人:非常感謝黃先生。趙培,對黃先生剛才提的有什麼回應?另外也想請您分析,到底陳光標背後是攀附著什麼樣的勢力?

趙培:其實陳光標是被令計劃當成一個小丑用,就是讓他在國際上跳,去做一些醜事。在這個人的身上或者背後,他確實代表著中國商人能發財的唯一途徑就是攀附上政治勢力。從陳光標私刻公章這一點來看,他本身是沒有任何實力的,我們知道有實力的人不會去做這個事,正常融資就能直接從銀行、國庫拿到錢;陳光標是私刻公章騙到了錢。

主持人:還刻了一百八十多個。

趙培:他不斷作惡、不斷演戲的背後,就是想獲得上面有一些人的青睞,能夠利用他,他想自己被利用,然後再依靠這個勢力再發更大的財。這時候誰看中他了呢?是令計劃和「610」的這些人看中他,讓他從事的又是一種特務行為,在紐約去做事。可以說陳光標是一個中國商人能發財的極端的縮影,是投靠中共的政治勢力去為惡,或者是投靠某一些權貴資本去替他們做事,陳光標可以說是極端了,他是為惡到了一定的程度,被大家當作小丑用。

除了落馬的勢力之外,我們可以看到,陳光標能夠在哪裡要到工程,恐怕中紀委是心裡有數的;他能要到工程的這些地方貪官,可以說都是心裡十分打鼓,我們可以看到江蘇官場,或者是上海的官場,或者是北京的中宣部、中央電視臺,這一次都在點名之列,這裡面應該會有很多人下馬,是下一步的事情。

另外,陳光標被推出來其實是有用意的,特別要看中宣部的人是誰在阻撓揭發陳光標的報導、誰替陳光標說話,這裡面很多人會跳出來自己送到槍口上。這也可能是王岐山的一步棋,這步棋還在往下走,可以說這齣戲才剛剛開演,我想未來還可能有更重磅的人物被推出來。

主持人:我想請問破空,剛才我們聽到觀眾打電話提到體制也好、什麼也好,在中國到底是什麼樣的土壤能夠產生陳光標這樣絕無僅有、高調慈善作秀的人物?

陳破空:陳光標這樣的人物只能出現在中國,跟這個制度、土壤、氣候、文化有關係,說得淺一點是厚黑文化;說得重一點是黨文化,它必然涉及官商勾結、權錢交易,涉及的都是非法手段。這一次財新網起底他的主要罪行是什麼呢?私刻公章。這是大罪。他說是他的部下,有兩個公司高管私刻公章。那好,公司的高管私刻了幾枚公章?但是公司的高管說「忘了」。他的公司裡有180枚私刻公章,他有專門刻公章的機器。

私刻公章什麼意思呢?他偽造政府部門的公章、偽造學校的公章、偽造慈善機構的公章,他拿私刻公章簽假合同。比如說,中國紅十字會跟他沒有關係,他以中國紅十字會的名義蓋章,假冒中國紅十字會給他的證書。他有很多證,據說,「首善」的證書是他自己給自己蓋了個公章,說自己是中國首善。接下來就是詐騙,他拿著私蓋公章的證書去簽合同,冒充這些單位,一個合同接一個合同,那就是一個詐騙接一個詐騙。他的詐騙罪行實確金真,說拿下隨時可以拿下。

他雖然說他不行賄,我相信與此同時他有大量的行賄,他承包工程之後,不可能不給令計劃、令政策或者李東生這些人塞好處,包括江蘇的這些官員。所以他的詐騙、行賄跟私刻公章有很大的連繫,光私刻公章這一項就夠他蹲一輩子牢。

主持人:您覺得財新網和網易起底他的時間點,為什麼在現在來做呢?

陳破空:他去年就已經被傳訊,沒有說出來,說是隨叫隨到,而且說他今年3月30日就曾經被抓、被起底,還有很多人被傳喚;現在他雖然還在外面走來走去、活動、還要跳的話,我相信跟他有關的人、官員已經被抓了一些,甚至李東生這些人有可能吐出來跟他的關係,包括令計劃。以前有個主持人芮成鋼就是因為跟令計劃夫婦的關係,後來芮成鋼被抓進大牢。我相信陳光標會被抓進大牢,而且抓進大牢之後,他吐出來的東西會對別的政治人物構成影響,包括劉雲山、張高麗、張德江這些江派人物,甚至更深的關係。

這個時候,我相信是算帳的時刻,王岐山要拿陳光標來算帳,而且拿陳光標背後的政治人物來算帳。

主持人:趙培先生,同樣,您對於陸媒起底陳光標的時間點怎麼看?您認為陳光標下一步是不是會落馬?何時會落馬?

趙培:其實起底陳光標之前,很多人關注遼寧賄選案,甚至很多人猜測:中國的反腐現在可以進入中下層了。這一次財新網突然起底陳光標,表明上層還沒有清理乾淨,包括「610」也好、中宣部也好、上海官場、江蘇官場也好,沒有清理乾淨。下面的舉動,我估計會涉及到更多的「610」官員,或者江蘇官場的中宣部的官員被約談,很可能還會有更大的老虎落網。這是可能的猜測。

另外,我覺得陳光標這件事情十分有意思。我們剛才說了,他替「610」和統戰部在海外當特務,他現在出事;9月18日,在舊金山中國城,還有一個紅色的、替中共幹事的僑領白蘭突然死亡,她也被西方媒體稱為中共的政治掮客,多次試圖操縱選舉。這兩個特務的死亡,我覺得時間點上十分有意思。

主持人:並不是死亡,陳光標只是被起底。

趙培:對,傳統文化叫「遭惡報」,我覺得這事挺有意思。您想,統戰部的頭令計劃出事,到下面的海外特務連續出事,這可能是上天對替中共辦事的人的警示、對在海外還替中共辦事的人的警示:你不要再替中共為惡了,白蘭和陳光標就是下場。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時間又到了,感謝觀眾朋友們的參與和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