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滬人事已底定 京畿掌門多揣測 今日點擊(2647-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09 月 28 日訊】        提要

津滬人事已底定 京畿掌門多揣測

澳洲新聞網:在中國摘取人體器官的現實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我們過程中,在這種每一個人的生命的旅程中,和我們看到一些報導,一些成功人士的文章當中,常有一句話,說站在巨人的肩膀走向成功。反正甭管是貸著款拿到錢,自己是千里馬遇見伯樂啦,對吧!後來這伯樂一遇見千里馬,伯樂一高興,咯嘍一口氣沒上來死了,

你說這事,我說這千里馬才糟蹋呢,還不如一頭驢子,說這麼個故事是這個意思。

因為高興也能死人的,這是啥意思?就這是命,對不對?能識伯樂的人,他的資歷、他的履歷、他的生命的含意,他的眼睛的銳利得夠那成分,對不對?3歲半的幼兒園小班的那個,他想伯樂他也樂不出來。所以他一定是老爺子、老頭子,怎麼樣的有獨見著實。那遇見一個從來一輩子都沒見過的千里馬,他想像中有這麼匹馬,你說一高興他咯嘍一下死囉。這不是笑話,從道理上我們都能說得清,保不齊的事。

所以死的這個事呢,這個人是開心的,因為作為伯樂就想見著千里馬,他見到了,所以他是個喜事走了。那馬可就糟蹋了,唯一能跟這個伯樂配對的,就是這匹馬,你說他是不是不如一頭驢。這馬牠上不去下不來,牠上不去了因為伯樂死了,只這一個伯樂認識牠;牠下不來呢牠是千里馬啊,天底下蠍子拉屎獨一份的一匹馬。大家都說笑話,我說的意思,所有的生命,人的生命是有命運在其中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如何如何,這是形容詞啊。裡面太多的很多人,是真正真正現實生活中的人,都會站在自己的肩膀上說話。自己能站自個兒肩膀上嗎?站不上,對不對?除非你耍雜技的,耍雜技的當自己站在自己肩膀上,是個球,他得滾,對不對?他不可能站著,不可能的。

中心意思,一個站在自我角度認識世界的人,是一種自我損害的,是一種自我殘損的,就是一句話,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只緣身在此山中,這個山可以是自我,這個山可以是自己的利益,這個山可以是自己的情感,這個山只要是你把自以為是的努力的東西,滲透在其中,而自我努力的時候,就是一個人想站在自己的肩膀上,看到高於人的一切,不可能。是人的生命形式的侷限,所以這是我跟大家在節目中,一直跟大家分享的。

津滬人事已底定 京畿掌門多揣測

我們看到最新的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這是人家香港人寫的文章,津滬人事已底定,但北京是個未知數。十九大人事調整緊鑼密鼓,尤其地方諸侯調整進入第二輪,天津、上海兩大直轄市,人事安排懸念已消除,那最重要的北京市委書記人選,一直在迷霧之中。文章裡沒有什麼新鮮的,它提到了黃興國被拿下,李鴻忠來到了天津,然後提到了原來的市委副書記王東峰擔任代市長,而上海就是應勇的出現。應勇是在習近平上台之後,2012年上台之後去了上海,去了上海任副書記,然後這一次立刻轉成副市長,5天之後變成了常務副市長,明顯的頂掉了楊雄,那韓正就擺空了。因為作為應勇本身,一直,從一開始就是副書記,在黨內任職而不是業務。當他從黨內任職,轉到常務副市長的時候,他再拿過上海市的業務。所以韓正就變成浮在這兒,所以我跟大家講過,韓正今天只求自保,不求發展。楊雄基本就,就楊雄啦,水滸傳裡頭也有個楊雄,跟那個可能稍微有點距離,基本他是頂雷的。

然後他就討論了北京市的市委書記,北京市我們知道前兩天,昨天還是前天,剛換了81個局級幹部,大調整,完全打亂。那北京市市委書記會是誰,他猜了半天,我自己認為在今天現在的王岐山、習近平、栗戰書的控制之下,北京市委書記都是瞎猜。什麼意思?黃興國被斬殺沒人知道,當黃興國被斬殺沒人知道的時候,那是天津市的代理書記,那你今天北京市的市委書記,你能猜得著嗎?所以這是六中全會要開的。所以在我看來哪,作為地方大員的這一次調整,他從8月28日同一天,8月28日 29日調整,所有江澤民有關的地方諸侯中,明顯的江家幫的人,調整之後出現了今天的場面。這個場面會不會是穩定的?不是。我早跟大家說過,不是。李鴻忠最典型,讓中組部的常務副部長,去宣布一個將要承擔政治局委員的,天津市委書記的任職。讓一個處長宣布局長的任職,誠心啊!那天中組部的部長鬧肚子,你等他鬧完肚子不就行了嗎,是不是?鬧肚子到哪兒都能鬧啊,你上天津鬧一把不就完了嘛,天津那廁所也不錯。他為什麼這麼幹啊,聽話聽音鑼鼓聽聲。所以在我看來,這個是有這麼個說法,但不是一個明確的說法。真正的揭牌結果,我們看24日到27日出什麼事?

澳洲新聞網:在中國摘取人體器官的現實

中共面對的最大的邪惡的一面,被人們能夠今天認識的甚至接受的,活摘器官。澳洲新聞網昨天登了一篇文章:在中國摘取人體器官的現實。那內容基本上就是,我們曾經跟大家分享過的差不多啦,我想跟大家展現這個概念的是,在今天, 在世界各地,歐洲、澳洲、北美,大的新聞媒體機構、大的政府機構,大家都認可在今天的中國,在過去的時間裡走到今天,發生了聳人聽聞、駭人聽聞的這麼一件事情,那被麥塔斯形容的是,這個星球上最邪惡的事情-活摘器官。現在越多越多的新聞機構,都能夠認可和報導這件事情,唯一需要的是今天作為中共本身,要站出來面對這件事情,對不對?站出來面對這件事情,這是關鍵所在。澳洲新聞網20日的報導說:想像一個被綁架的人,走進一個被關的牢房,關在那裡幾個月幾年,沒有被控罪也沒有被定罪,當局殘酷的折磨你,迫使你觀看洗腦的影片,讓你的觀點跟中共一致,時不時的你會從骯髒的、擁擠的牢房裡被拖出來,在那裡沒有任何警示,針頭紮進你的手臂、抽了幾管血,然後監管部門指示一群吸毒犯,用暴力來約束你,讓你給出一份尿樣,以侵犯式的方式,進行醫學的檢查過程。過程中沒有人會聽到你的尖叫聲、呼救聲,不會給你任何解釋,程序本身,這一份程序,在中國的監獄裡卻一直每天重複著。

幾年殘酷的對待你或許能夠活下來,但也可能被祕密處決。外科醫生在你鎮靜之後,從你身體裡面,一個一個的摘取器官之後,你就可能死在那裡了。而你被從你身體摘取了器官,在你的隔壁手術室裡面,一個有錢人花了錢,買了你的肝, 買了你的腎,買了你所有能買的東西。那醫生在從你身上摘取東西之後,給了那個有錢人之後,那個有錢人,錢一部分給了醫院,還得給醫生護士紅包,這是今天中國社會環境中,在過去十幾年裡,在中國社會的醫院中,那些醫護人員,你不知道有多少醫護人員,所參與的一份罪惡。當這一份罪惡被揭示出來的時候,當被證明是真的時候,你看一看從天津、北京、瀋陽、上海,一直到廣州、廣東, 一直到深圳,將有多少醫護人員在這個過程中,你就是罪惡的一部分。所以當人的道德失去了對,當人失去了對自己靈魂和生命認知的時候,你就沒有道德可言,根本不叫觸及道德底線,是因為你沒道德。道德只對人而言,道德不會對高級動物去說。你家高級動物形容牠道德嗎,但共產黨說人是高級動物咧,這是真正對人的汙辱。所以當恢復做人的尊嚴的時候,我相信所有面對這件事情的人,自身都會面對一份痛苦,因為自己都曾經主動的失去了做人的基本道德,因為你是高級動物、是猴變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