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共「成報」連批張德江 香港亂局有變? 熱點互動(1519)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0 月 03 日訊】【熱點互動】(1519)親共「成報」連批張德江 香港亂局有變?香港雨傘運動2周年,香港親共報紙「成報」連續2天痛批中共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稱其「亂港」,是香港的災星。而其最後的決定直接導致了「香港占中事件」。自8月30日開始,香港「成報」一直對於香港梁振英以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一直發表抨擊而且直視港務思想是梁振英一手造成的。同時也與《大公報》以及隔空交火,這背後究竟釋放怎樣的信息?香港亂局一切的根源又是什麽?香港未來是否有相應變化?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香港「雨傘運動」2周年,香港的親共報紙《成報》連續2天痛批中共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稱其「亂港」,是香港的「災星」。而其最後的決定直接導致了「香港占中事件」。

自8月30日開始,香港《成報》一直對於香港的梁振英以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一直發表抨擊,而且直指「港獨」思想是梁振英一手造成的,同時也與《大公報》以及《文匯報》隔空交火。

這背後究竟釋放什麼樣的信息?香港亂局一切的根源又是什麽?香港未來是否會有相應的變化?圍繞著相關話題我們將和觀眾朋友一起展開討論。那麼在開始之前,首先請大家觀看一個背景短片。

2014年9月28日凌晨,隨著香港大學法律系學者戴耀廷的高呼,香港史上最大一波公民抗命運動正式展開。被稱作「雨傘運動」的和平占領活動一直持續到年末,以被警方清場告終。但「雨傘運動」的後效卻持續至今,並在前不久的香港立法會選舉上徹底改變了香港政治版圖。

2年後,回顧這場引起全球關注的民間運動是否單純是偶發事件?是否無法避免?

香港《成報》9月28日在頭版刊發報導,認為「若非全國人大常委會的『8.31決定』,為普選討論『落閘』,香港政制發展絕對可以向前走;若非行政長官梁振英冷待學生要求見面的訴求,他們訴諸街頭也未必會引起社會人士同情」。

文章強調,主管港澳事務的張德江主導路線失敗,又錯摸民情,錯定策略,錯過了多次可以扭轉局勢的良機。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及梁振英在台前興風作浪,盡搞小動作,進一步撕裂社會,令香港陷入不和諧的困局。

29日,《成報》繼續刊文稱張德江為「香港世仇」,指他在2003年任廣東省委書記時,下令隱瞞廣東的SARS疫情,導致SARS擴散,近300名港人死亡,但張德江有江澤民撐腰,免於問責。到了2014年,張德江又再下「8.31決定」毀掉港人普選夢,可謂「禍港13年」。文章最後呼籲,要解決香港的政治及民生亂局,必須「叫停」幕後操盤人。不換思想就換人。

主持人:親共的《成報》連批張德江,香港的亂局背後是否有變?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參與討論和發表您的見解。今天我們請到了兩位嘉賓,一位是原中共解放軍的總參謀長羅瑞卿大將之子、同時本身也是大校軍銜的羅宇先生;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歡迎兩位加入我們今天的節目。

首先一個問題我想請教一下藍述。我們知道香港親共媒體《成報》最近在「雨傘運動」2周年的當天和第二天連續發文來痛批張德江,這個背後其實很不尋常,都有哪些說法?張德江都做了些什麼呢?能否給大家做個簡單的評述?

藍述:《成報》的評論主要一個是講梁振英和張曉明,梁振英是香港特首,張曉明是中聯辦的主任,他們執行的是張德江的政策,然後在香港大搞敵我矛盾,就是把香港的民眾推到對立面上,從而徹底的撕裂了香港社會。這是一個講法。

第二個說張德江他執行的香港政策太強硬、太僵化,與「一國兩制」的原意比起來可以說是荒腔走板。然後這種執行政策方式的結果是造成了現在「港獨」思潮在香港氾濫。這是它的兩個最主要的論點。

當然很有意思的是這個評論已經遠遠的超越了一般的政治性評論的範疇,它直接就說張德江是香港的「災星」、張德江是香港「世仇」。這種說法實際上已經不僅僅是一般的政治評論了,它已經是遠遠超越了政治評論的範圍,這是很有意思的現象。

主持人:其實它在第二篇文章裡很有意思的也直接點名了江澤民,因為批評張德江把SARS帶給了香港以及全世界,那麼在江澤民的庇護下而免責。江澤民和張德江究竟是什麼樣的關係?

藍述:張德江就是江系人馬嘛,張德江可以說是江澤民安排在現任的政治局常委裡面的3個主要大將之一,張德江、張高麗這兩個人是現在江澤民安排在現任的政治局常委裡面的主要人馬,還有一個是劉雲山。

主持人:好。那麼親共媒體《成報》在這個結骨眼上發表了批評張德江這樣一篇文章,動作可以說是非常的不尋常。我想請教一下羅宇先生,您怎麼解讀這背後所釋放的信號?因為根據您多年在中共體制內部的一個觸覺和對他們思維的理解,您怎麼評判?

羅宇:公開的批判張德江,而且還是香港人認為的親共的報紙,這就是非常明確的表明了北京或者是中南海開始有兩個聲音了。習近平他的主導思想還是尊重「一國兩制」,但是江、曾這一派,以張德江為代表的這一派,他們就想破壞「一國兩制」,就想搞成「一國一制」,就想把香港也搞成一個專制的社會。雖然「一國兩制」這個問題可以有很多討論的問題,但是現在來看,只有「一國兩制」可保護香港人的利益。

所以香港的報紙公開的點出張德江是香港的「災星」,這就說明了……因為香港的報紙一般來講不可能自作主張發這個文章的,它肯定是得到了北京、中南海習近平這一派人的信息,就是說習近平現在可能有決心解決江、曾在香港的勢力,解決這個問題。《成報》的這兩篇文章最大的意義,或者最大的給外界釋放的信號,就是習近平準備解決江派在香港的勢力。

主持人:我想請教藍述一個問題,《成報》其實不只是最近兩篇痛批張德江,在此前,從8月30日開始已經集中的痛批梁振英還有張曉明。當時的這些文章都是怎麼說的?他們又是怎麼亂港的?

藍述:它主要是回顧2年前的「雨傘運動」。大家知道「雨傘運動」當時梁振英他們搞的很強硬的政策,然後甚至要再把「六四」血洗天安門的那個東西搬到香港去,要動用武力進行清場,實際上也這麼做了。「雨傘運動」為什麼成為「雨傘運動」?就是因為香港的警察動用催淚瓦斯,香港的市民就撐雨傘。

你走遍全世界也很難找到這麼可愛的市民,催淚瓦斯來了以後,你在別的地方,可能人家就拿石頭、玻璃瓶子、磚頭跟你幹上了;香港的市民就非常的可愛,他只撐一把雨傘,就這麼一個情況。香港的市民是非常溫和的。

所以說在回顧過去幾年的事情,當然不僅僅是「雨傘運動」,還有今年年初的旺角事件,就是一直回顧這些事件,指名張德江,他作為梁振英、張曉明背後的所謂的操盤手,他一直在香港問題上執行非常僵化、非常強硬的這種政策,把香港市民推向對立面。

主持人:羅宇先生,在《成報》痛批了張曉明、梁振英之後,他們二者又是怎樣回擊的?對於他們的一些回擊的方式,您有什麼樣的一個解讀?

羅宇:梁振英可以說根本也沒有什麼回擊,他就說他心中有數。他心中有數嘛,我想也是,他可能知道他也來日無多了,他可能也知道《成報》不會自己突發奇想發兩篇文章來罵他,《成報》肯定是有後台的,而且後台是誰呢?梁振英自己清楚。所以他就來了一個不予評論,心中有數吧!

實際上就沒有什麼回擊,他根本就不敢談《成報》對他的批評,或者說他是禍港的災星,他根本就不敢。我看了這個報導以後,我覺得他可能是明白他在位也沒幾天的日子了。至於中聯辦的人他更清楚了,他更清楚批張德江就是把江、曾在香港的勢力清除掉,他更清楚。

主持人:藍述,您怎麼看?其實後來又出現了一個親共的《大公報》和《文匯報》,因為這兩家報紙也是香港中聯辦所掌控,和《成報》出現了隔空交火的這樣一個現象。交火的背後又釋放了一個什麼樣的信息?而且這個交火本身又有一個什麼樣的特點?您有什麼樣的觀察?

藍述:香港的《大公報》和《文匯報》實際上直接就是掌控在中聯辦的手上,它基本上目前可以說是掌控在江系的手上。《成報》出來批張德江的時候,《大公報》和《文匯報》它發文,然後它並沒有正面的去駁斥《成報》的這些觀點,而主要是去揭《成報》的老闆一些私人的問題。這很有意思,就變成雙方互相揭短。

我覺得除了互相揭短之外,我們應該更重要的是要看到《成報》出這兩篇文章的時機,這個時機上它不僅僅是正好是在「雨傘運動」和「占中」2周年,而是過去的這1個月裡面。過去的1個月裡面,一個是出現了遼寧幫的賄選,遼寧幫的賄選是人大賄選,人大賄選往上去是連到張德江的。

之後,2個星期前又出現丹東的馬曉紅,馬曉紅向北朝鮮出口戰備物資,幫助北朝鮮發展導彈、核武器,然後她居然說為了北朝鮮,她不惜粉身碎骨。這個事情也牽涉到連到張德江,因為在政治局裡面唯一一個公開寫明有朝鮮金日成大學學歷的就是張德江,當然還有另外一個沒有公開寫明的是張高麗。所以這兩件事情都連繫到張德江。

完了以後,再來從香港這個角度也連繫到張德江,《成報》不但連繫到張德江,而且直接說出來背後的操盤手,如果不換思想,就得換人。所以他把換人已經正式的提到議事日程上來,而且不換的話,這個人是什麼人呢?也講得很清楚了,是「災星」,是香港世仇。所以我覺得《成報》,就像剛才羅宇先生講的,它所釋放出來的信息,以及它的背景是非常清楚的。

主持人:好,我們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大家好!關於張德江在習近平團隊中算是比較穩重的,地位比較穩,至少比張高麗還穩,當然他勢力沒有俞正聲那麼強,連他都被老共批鬥,當老虎打的話,習近平打別的老虎、貪官汙吏這個決心就更強了。

對未來的反共學生在香港的中環、上環的「占中」行動也一定會發生變數。總之一句話,梁振英要趕快下台,因為梁振英跟那些貪官汙吏都是有勾結的,他不下台,唐英年大哥不回來上台,香港的局勢會受到負面的影響。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羅宇先生,我想請教您,剛才其實您多次談到江、曾,江澤民和曾慶紅,剛才《成報》很多的時候,無論說張德江也好,還有張曉明也好、梁振英也好,您所提到的江澤民和曾慶紅在香港究竟有什麼作用?他們在香港目前所造成的亂局之中,您覺得他發揮什麼樣的作用?您這麼多年有什麼樣的觀察?

羅宇:曾慶紅管香港的事務沒有10年,也有7、8年吧。他在香港實際上是有一個系統,花了很多錢,而且在香港結交了很多各方面的人士,所以他在香港有很大的影響力。習近平上台之前,港澳事務基本上是在曾慶紅這幫人馬的控制之下,所以習近平上台要改變江、曾在香港的勢力的話,他要安插他的人來貫徹他的政策。

實際上這個差別我剛才講到了,就是習近平到現在為止,他認為還是要尊重「一國兩制」,但是江、曾就是要改變「一國兩制」。就在這個分歧下,習近平就不得不拔原來江派的人馬,這就是《成報》今天點出來的張德江。所以很可能就是六中全會上,習近平已經準備解決張德江的問題了。所以這個時候香港的報紙先把這個捅出來,我覺得已經捅到這種程度了,好像也沒得退了,六中全會上看起來張德江的問題好像是可能解決的。

主持人:藍述,您怎麼觀察?因為最近確實這幾篇文章都在談到把香港變成了割裂的程度,香港變成一個亂象叢生的地方,究竟這裡邊的根源是什麼?曾慶紅、江澤民在這裡邊究竟起到什麼樣的作用?怎麼進行背後操縱的方式?

藍述:曾慶紅主要是利用一些特務,以及他在香港的特務系統建立不少的外圍組織,比如青關會,青關會在香港具體的執行江澤民對對法輪功的鎮壓,然後青關會所幹的最臭名昭著的事情就是當街毆打法輪功學員,去撕法輪功學員的標語牌。

另外,曾慶紅基本上公開說:「香港越亂越好。」它一亂了以後,他才可以進行採取強硬政策。他為了讓香港亂,他也製造出了一些事件,比如今年大年初二在旺角砸小商小販的攤子。大家稍微動腦子想一想,中國人不管你是警察也好、軍人也好,沒有任何的人會在過年的那幾天去砸人家的攤子,這是很不好的一個兆頭,特別在香港那樣一個社會,香港人很信這些東西的。他如果沒有上面強行命令的話,他絕對不會在大年初二去製造流血事件。

所以你可以看得出來,基本上梁振英這個政府他堅決制執行來自於張德江、曾慶紅這些人搞的這些事情,這種強硬僵化的政策,實際上是他們這種強硬和僵化的政策徹底的把香港的市民推向了對立面,讓香港的「一國兩制」再也搞不下去了。我覺得基本上是這麼一個原因。

主持人:羅宇先生,我想請教您,您看這個《成報》也是屬於親共的一個媒體,它究竟是有什麼樣的背景?而且把幾個大員都進行痛批。以您的觀察來看,有沒有什麼樣的一個背景?

羅宇:它肯定是有背景的,它沒有背景的話,它不活了,它的老闆還是國內的商人,所以這一點不會有人懷疑的。它肯定是得到了習近平陣營裡面的授意也好、信息也好,或者它覺得發表這樣的文章是順應了習近平陣營的需要,它才會這麼幹。否則的話,我剛才已經講了,它不會有膽子自己突發奇想發這兩篇文章來批張德江,不可能的!

主持人:好的,藍述,我想請教一下,就是這幾篇文章,已經點到香港面臨了非常嚴重的問題,面臨這樣的一個亂局。那麼在這一系列文章發表之後,您覺得這是一個亂局,即將有變的這樣一個信號嗎?

羅宇:我覺得既然《成報》已經公開的頭版、頭條,把張德江的相片登在那個地方,然後罵他是「災星」、「香港世仇」。我覺得這實際上使得這個問題很快就會得到解決,所以我基本上同意羅宇先生剛才談到的,很可能在即將到來的六中全會上,北京習近平的陣營有可能會去解決張德江的問題。

另外,不僅是解決張德江的問題,因為你們看到最近中國大陸的反腐風暴,它越來越向上海集中,越來越向江澤民他的家人、曾慶紅的家人、江澤民本人和曾慶紅本人,這兩個江系最大的大老,江系的第一號,或者江系的第二號,這兩個人,向他們集中。

比如說上海的調查主要集中在江綿恆、江綿康,中國移動、中國網通等等電信方面的。對於曾慶紅的調查很多,現在你可以看得出來,石油系的,還有香港的,這幾條線就是牽涉到曾慶紅的。

所以從反腐大的局勢的走向,以及香港社會出現像《成報》這樣的親共報紙直接把張德江說成是「災星」、「香港世仇」,從這些方方面面聯繫起來,你應該可以看得到在六中全會上,很可能習近平民陣營會對江澤民、曾慶紅,還有現任江系的政治局委員採取一些行動。

主持人:羅宇先生,根據您這麼多年的觀察和在體制內的感受,我們把它擴展一下,在中國是否有大的變局會產生?因為我們也聽到很多的消息,比如未來可能會有意實行總統制,您怎麼看這些消息的可信度,您覺得有可能嗎?

羅宇:現在看大家都希望習近平能夠引導中國逐步永續的民主化,但是到今天為止還看不到什麼信息,就是習近平會向這個方向走。您剛才說的情況,大局是要變的,六中全會有多少變化,或者「十九大」前有多少變化,這個我覺得習近平心裡是有譜的。

主持人:好的。因為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節目只能進行到這裡,非常感謝兩位嘉賓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