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衝刺川普開局不利 下一步將怎樣走 世事關心(397)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0 月 06 日訊】【世事關心】(397)最後衝刺川普開局不利 下一步將怎樣走:第一場總統辯論,克林頓是否大獲全勝?但網上民調為什麼顯示川普贏了?總統辯論是否能大幅度改變民意?美國總統大選的最後衝刺,人們最在意是政策、經驗、還是人品? 


第一場總統辯論,克林頓是否大獲全勝?

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希拉里-克林頓確實明顯贏了這次辯論。」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其實並不是希拉里-克林頓贏了這場辯論,是川普自己輸的很慘。」

但網上民調為甚麽顯示川普贏了?

Karlyn Bowman(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院民調專家):「我覺得我們應該忽略這些民調。」

總統辯論,是否能大幅度改變民意?

Karlyn Bowman(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院民調專家):「單個的辯論可以給一個候選人或另一個短期的推力。」

美國總統大選的最後衝刺,人們最在意的是政策、經驗、還是人品?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歡迎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我是蕭茗。四年一度的美國總統大選已進入最後的電視辯論階段。在上個星期結束的第一場電視辯論中,觀眾顯示出了異乎尋常的熱情,總共有八千四百萬人收看電視轉播,創下了歷史新記錄。這麽高的收視率,人們想看的到底是甚麽呢?一般來說,對於大多數心中已有定見的人來說,看總統辯論與其說是了解政策,不如說是確定感覺。而真正有可能通過辯論改變選擇的是中間選民。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第一次總統辯論,有多少選民的感覺得到了確認,有多少人改變了立場,它又給整個衝刺開了一個甚麽樣的局,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一起來探討。

從歷史上來看,總統大選的電視辯論主要是起到形象塑造的作用。在過去,里根、克林頓和小布希都是通過首次辯論給觀眾留下了正面的印象。如果候選人發揮不好,也會加深觀眾的負面觀感,戈爾在2000年辯論中的表現就是突出的例子。

對於今年的兩位候選人來講,電視辯論依然十分關鍵。雙方在民調中的支持率非常接近,而目前為止,依然有15%到20%的選民還在觀望,或者傾向於支持第三黨候選人。這種不同與以往的不確定性,使得今年的大選結果充滿了變數,雙方都無法掉以輕心。

在本場辯論中,川普最大的亮點,是一開始就在經濟議題上攻擊克林頓。川普指責克林頓從政多年沒有像樣的政績,她和其他政客在幾十年中無所作為,他們只是在人們強烈要求改變現狀的呼聲中,才猶猶豫豫地拿出這些主張。

川普還攻擊克林頓一貫支持自由貿易,造成了大量製造業的工作機會流失海外,又在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這一議題上前後立場不一致。

川普的攻擊使得克林頓一開始處於守勢,因為從歷史上來講,支持自由貿易一直是二戰以來美國的國策,美國近幾任總統包括前總統比爾-克林頓和現總統歐巴馬都倡導自由貿易。前總統克林頓在任內簽署了北美自由貿易區法案,現任總統歐巴馬是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的支持者。但由於最近美國民意出現了一定的變化,越來越多的選民開始懷疑自由貿易,在他們看來,自由貿易導致工作機會流失海外,同時外國廉價商品的大量輸入使得美國的製造業失去了競爭力。在針對這一問題的辯論中,克林頓沒能做出太有力回應。因為她一開始是支持泛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的,並稱之為自由貿易協議中的典範。只是後來由於民意的變化,尤其是在初選中受到桑德斯的壓力,才改變了最初的立場。

但隨著辯論的深入,克林頓在知識上、準備上的優勢就體現了出來。她著力介紹自己在內政外交上的各種政策,讓觀眾從正面了解她的生活和事業。克林頓還專門提到自己出身中產階級,藉以拉近和普通民眾的距離。

在接下來的辯論中,川普有幾個明顯的失誤。當克林頓指出,川普不願公開自己的納稅記錄,可能是因為他根本就沒交多少稅時,川普居然脫口而出:這證明我精明能幹。這句話等於承認了克林頓的指控,並很可能損害了川普一直營造的工薪階層代言人的形象。

克林頓還對川普如何欺詐中小業主,侮辱當年的選美冠軍,窮追歐巴馬總統的美國身份等問題一一列舉,而川普對這些問題每次都憤怒或魯莽應對。評論認為,川普完全上了克林頓的圈套。

蕭茗(Host/Simone Gao):對第一次總統辯論如何評價,誰贏了,誰輸了。一起來聽一下我稍早對華府雜誌《標準週刊》副主編Ethan Epstein和東西研究所副所長David Firestein方大衛先生的採訪。

蕭茗(Host/Simone Gao):「幾乎所有的評論家都認為,第一場辯論的贏家是希拉里-克林頓,您的觀點是甚麼?」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認為這些評論家對這場辯論的觀點是正確的。除了辯論一開始以外,其實並不是希拉里-克林頓應了這場辯論,是川普自己輸的很慘,特別是辯論到最後的一小時,他回應了所有有關於他個人的細節問題,並沒有談到關鍵的議題,實際上是這些議題使川普成為一個成功的候選人,同時川普也錯失了許多攻擊他對手的機會,所以我認為這些評論家的觀點是正確的。」

蕭茗(Host/Simone Gao):「從希拉里-克林頓在第一場辯論的表現上來說可以看的出她做了充分的準備,一些分析人士說,希拉里不僅在政策和議題上做了準備,同時也給川普設置了一些陷阱,而川普每次都陷入希拉里設置的陷阱中去,您認為希拉里充分的準備,以及辯論策略使她得益了嗎?」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認為是這樣。另外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川普如此容易被對方牽著鼻子走,這次辯論中每一次針對他個人問題的攻擊本,來他就應該知道這些會發生,但他還是每次都陷入圈套。希拉里-克林頓既很聰明又做了充分的準備,同時也很幸運的碰到了一個極易被擾亂的思想,極易被觸怒和對一切事物非常敏感的對手,我們可以從辯論中看出這一點,從整個競選一開始就是這樣,川普的表現先不管他個人品德怎麼樣,他是一個極其敏感的人,如果他感到一絲的被冒犯、被攻擊的話,他就不能控制自己,從而去做一些他認為能衡量自己的事,但往往對他不利。」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川普的一些不假思索的表現您認為大眾和評論家們對他的這些表現的感受相同嗎?就是說是否公眾也認為川普的這些行為不應該出現?」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認為我們應該分開兩個問題,川普經常不假思索地說他想說的話,當他談到那些議題的時候,當他談到築牆、貿易交易的問題時是沒問題的,美國民眾接受這個,他們不想只聽口號或隻言片語,現在發生的事不同了,當他大肆談論金星家族、談到那位法官和前環球小姐的時候,專注這些個人問題對川普不利,其實不是川普粗糙率真本身有問題,而是他在那些方面這樣表現結果會不同。」

蕭茗(Host/Simone Gao):再來聽一下方大衛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希拉里-克林頓在第一場辦論中完勝川普嗎?」

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在我看來,希拉里-克林頓確實明顯贏了這次辯論,客觀的說,我強調一下,不是從任何黨派的觀點是從客觀上來衡量,希拉里贏的幅度很大。另一個不太容易被注意到的是這次辯論的形式對川普來說很成問題,因為他並不習慣和人辯論甚麼,因為他商人出身,具體的說他做了一輩子公司、董事長、CEO、大老闆,因此他不習慣該應對別人或承擔某些責任並向人匯報,甚至他不習慣被挑戰,尤其是被與他同等身份的人挑戰,川普這樣的經歷和希拉里-克林頓比較,希拉里曾是一位非常有成就、非常有信譽的律師,曾在美國參加議員任職,置身於公眾和鞏固生活中,習慣於辯論中的往返來回,從這場辯論的形式上來說,很明顯希拉里-克林頓佔居優勢,這是她的工作、是她做了一輩子的事。」

蕭茗(Host/Simone Gao):「我覺得希拉里-克林頓的經歷和標準,使她表現的非常好,但您認為是否有些地方是她在第一次辯論中沒有做好的?」

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我認為民眾在看這兩個競選者,誰代表了當權派、誰代表了改變,這些特徵在兩位候選人身上非常明顯,我們知道希拉里-克林頓雖然是第一位代表主要政黨的女性候選人,已經離當選總統距離很近了,但事實上從任何一個角度來說,希拉里都是典型的當權派候選人,我不認為她在這場辯論中表明要做出甚麼『改變』,或要以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做事等,我不認為希拉里打算這樣做,對那些期望改變現狀的人來說,他們會把希拉里-克林頓的表現當作是美國政治的問題而不是長處。」

專家說克林頓大獲全勝,但網上民調卻顯示川普贏了。這是怎麽回事,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從辯論後的各界反映來看,政界人士普遍認可克林頓的表現,一致認為克林頓取得了這場辯論的勝利。然而,針對普通民眾的網上民調卻出現了截然相反的結果,川普的支持率全線上升。

政論媒體Politico在辯論後徵詢了兩黨內部人士的意見,受訪者多是兩黨基層骨幹。99%的民主黨人士和57%的共和黨人士,認為克林頓表現的更好,更有88%的受訪者表示,克林頓的表現達到了他們的預期。活躍於各大媒體的意見領袖和民調專家基本上都認為克林頓贏得了第一場辯論。

然而,根據《 財富》雜誌的統計,辯論後一天內有六十萬人次在網上投票,川普以53%比47%勝出﹔在《時代》雜誌舉辦的網上民調中,有一百六十萬人次參與,川普以55%比45%領先﹔消費者新聞和商業頻道CNBC舉辦的網上民調結果顯示,在超過一百萬次的點擊中,川普以67%比33%遠超克林頓。

不過,民調專家表示,網上民調參與者只是整個選民結構中的一部分,並不具有廣泛的代表性。

另外,據538網站報導,辯論結束後,對搖擺州的傳統民調顯示,克林頓得益於在辯論中的良好表現,在搖擺州中領先幅度加大。

蕭茗(Host/Simone Gao):網上民調到底是否可信?專家和普通民眾對辯論的觀感是否真的大相逕庭,聽一下我稍早對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院,民調專家Karlyn Bowman女士的採訪。

蕭茗(Host/Simone Gao):「請為我們介紹一下最新的全國民調是怎麼樣,在第一次總統辯論會後?」

Karlyn Bowman(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院民調專家):「第一次總統辯論會後,最新的民調顯示希拉里的支持率稍微有所提升。」

蕭茗(Host/Simone Gao):「你可能在第一次辯論會後注意到了媒體、權威人士和公眾對於誰贏得了這場辯論有不同得觀點,媒體幾乎一致認為克林頓贏得了辯論,甚至包括福克斯新聞的部分報導,但是大多數媒體的在線調查,包括時代財富和MSNBC 都顯示川普大幅英國克林頓,之後某些媒體說在線調查不夠科學,所以不應該被相信所以我的問題是,我們能相信這些在線的民調嗎?」

Karlyn Bowman(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院民調專家):「在第一次辯論後有很多不同種類的民調,全國性的主要民調比如CNN的觀點研究民調,顯示希拉里明顯獲勝,但是有些網上的民調,人們可以給制定號碼打電話,顯示川普明顯獲勝,我覺得我們應該忽略這些民調,更關注那些全國性的隨機採樣的民調,因為那可以更加反應人們的觀點,所以我覺得很顯然希拉里-克林頓贏得了辯論,她這週情況比川普好,沒有疑問以現在而言,她處於微弱領先地位。」

蕭茗(Host/Simone Gao):「為甚麼這些在線民調不可靠?」

Karlyn Bowman(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院民調專家):「他們並不能代表美國的整體人口結構,他們只是那些偶然有空給1-800打電話來表達自己觀點的人,他們在整體人口結構中佔甚麼地位並沒有被研究和計算。」

蕭茗(Host/Simone Gao):「看起來在第一場辯論之後,克林頓在搖擺州以微弱優勢領先,這些都是第一場辯論的結果麼?」

Karlyn Bowman(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院民調專家):「在最新的民調中克林頓在有些搖擺州領先,這些州是這次選舉中最重要的州這個結果可能是辯論帶來的,大多數民調都不是在辯論後做出的,但是我們能看到的是這場競選在很多關鍵的州不斷的上上下下,川普有一週的小幅領先,然後克林頓另一週又領先。但是全國總體上我覺得希拉里有微弱的領先優勢,這仍然是一個很接近的競選,在辯論前,川普拉近距離,但是要強調的是他們之間的距離只有幾個百分點,在主要的全國性民調中,希拉里已經有超過60天的領先,但是她的領先優勢在辯論前慢慢縮小,現在又在重新拉大。」

蕭茗(Host/Simone Gao):「以民調來講,那個民調現在來說最重要,在目前的情況下?」

Karlyn Bowman(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院民調專家):「因為我們有很強的全國系統,美國共有50個獨立的州,每個州在很多方面都完全不同,這個時候大多數主要的全國民調機構開始密切關注每個獨立州的結果,全國性的採樣仍然很中要,但是這些關鍵性搖擺州的結果,他們在兩黨間不斷的變換,在競選的最後幾週是最重要的。」

總結第一次辯論的經驗教訓,第二次辯論,雙方會做甚麽調整,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在本次選舉進程的大部分時間內,克林頓的民調數字都領先川普大約五個百分點,但在第一次辯論前,差距縮小到一兩個百分點。而辯論後,差距又擴大到5個百分點。今年有超過以往的大量中間選民還在觀望,佔選民總數的15%-20%。所以現在還不能排除今後選情發生進一步變化的可能。下面請雪莉介紹一下,川普和克林頓下一場辯論的策略。

雪莉:好的蕭茗。下一階段,在包括桑德斯在內的眾多民主黨人的支持下,克林頓會進一步爭取中間選民、尤其是年輕選民的支持。克林頓也公開表示,她對未來的辯論有所期待。根據首場辯論的經驗,她可能會在後面的辯論中著力介紹自己在參議員和國務卿任上做出的種種成績。

而川普表示,未來的辯論中,他可能會在更多方面對克林頓加以攻擊,包括克林頓基金會可能存在的問題、電郵事件,班加西領事館遇襲事件等等。

十月九日舉行的第二場辯論,將採取類似於公眾論壇的形式。主辦方會邀請一些還在觀望的選民參加,由現場觀眾提出一半問題。輿論普遍認為這種辯論的形式會對川普有利。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第一場辯論中失敗的一方不是沒有反敗為勝的可能。最近的例子就發生在2012年,歐巴馬在第一場辯論中大敗,但在後兩場辯論中成功扭轉了局面,並在最後的大選中獲勝。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在專家眼裏,川普和克林頓應該如何準備下一場辯論,總統辯論到底有多大影響力,聽一下三位專家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第二場辯論以公眾論壇的形式是否會更適合川普下一次辯論將會是甚麼樣?」

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第一次辯論後,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是川普可能會從一些接近她的人、智囊團、家人、支持者、或者贊助人中得到一些建議說,希拉里-克林頓是一個厲害的競選人、辦論者,你必須在兩方面準備,一是實質的議題內容﹔二是過程和技巧,到臺上和像希拉里這樣的人辦論,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如果不加準備會更難。另一點我想闡明的是這個準備過程不是能在十天或之內完成的,事實是希拉里在這一領域做了幾十年了,而川普並沒有,川普在其他領域工作,這些並不是他擅長的方面,因此川普處於劣勢。如果絕大多數美國民眾,包括從中性角度而不是從黨派角度衡量的人,下結論說川普贏第二、第三場辦論,老實講我會很驚訝,我認為這不會發生。」

蕭茗(Host/Simone Gao):再聽一下Epstein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您是川普的顧問,您將如何建議川普為第二場辯論做好準備?哪些地方應該改變?哪些是需要保留的?」

Ethan Epstein(《標準週刊》副主編):「我覺得作家安-寇特提了一條很好的建議,就是從現在開始到第二此辯論前,川普的顧問們要不斷地『羞辱』他,這樣川普就能練就一張厚臉皮,不再每次都會應對他的羞辱,我的意思是這是川普應該從這場辯論中學到的東西,川普可以站在那裏一個半小時,只談論築牆、築牆、築牆,那樣他會有更好的表現,應該談大家開心的議題,在這些議題上他和大多數美國人的意見是一致的,這是我給他的主要的建議。」

蕭茗(Host/Simone Gao):不過雖然克林頓贏了第一場辯論,但是Bowman女士認為,一般來說總統辯論的結果只在短期內對民意有影響。

Karlyn Bowman(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院民調專家):「從歷史上講,單個的辯論可以給一個候選人或另一個短期的推動,但是對辯論的研究表明候選人的支持率很可能最終會回到所有辯論之前的原點,當他們都結束的時候。」

蕭茗(Host/Simone Gao):近年來,美國民眾的政治傾向趨於兩極化。兩黨選民在幾乎所有的重大政治議題上都觀點相左。從民意代表到基層民眾,雙方都越來越傾向於通過行政、立法、和司法活動壓服對方,強制推行自己的全部政策。屬於不同陣營的選民不僅在政治、文化上涇渭分明,而且彼此互不相信傾向於對方的媒體,各有各的信息渠道,這樣造成了彼此對國家的基本現實有完全不同的認識。但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識到,要讓國家運轉順利,兩黨必須合作。在民主的體制內,這些錯綜複雜的訴求將如何演繹並影響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學。《世事關心》將持續關注。另外請光顧和訂閱我們的youtube頻道和臉書網頁。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週再見。

(完)
====================================================
策劃:蕭茗
撰稿:Greg Yang Lynn Lin 蕭茗
剪輯:柏妮 郭敬 Charles Wang 宏力
攝影:吳瑋 Jimmy Song
翻譯: Charles Wang 宏力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飾品由 雲坊手工飾品 Yun Boutique提供

新唐人電視臺 世事關心
2016年10月
====================================================
《網門》 https://git.io/ogate

現在大陸觀眾不需要翻牆突破網路封鎖,直接登陸《網門》網站(https://git.io/ogate),就可以看到我們和其他精彩節目。

請使用Chrome、火狐等瀏覽器,國產瀏覽器內置屏蔽。

Https://git.io/ogate

有感於中共實行網絡過濾與封鎖,民眾迫切需要了解真相。一些志願者懷著對中國社會和中華民族的責任感與使命感,創辦了一家分享全球精萃資源、擁有優秀網路技術的網站——《網門》。

《網門》揭開網路時代的新視角,引領網路時代的新風尚。《網門》適合手機、平板、電腦等所有網絡終端用戶。

《網門》無須翻牆,是穩定長效的安全網址。只要把網址保存在手機瀏覽器的書籤中,或保存在電腦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就可以隨時打開《網門》,獲取全球精萃資源。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週二: 21:30
週六: 9:30 am
美西: 
週二: 21:30
週六: 12:30pm
==================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