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侯競相效忠 第五代大權在握 今日點擊(2656-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0 月 11 日訊】        提要
諸侯競相效忠 第五代大權在握
港報猛批 張德江危乎?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做這集節目的時候,美國的媒體幾乎集中在,它叫超級熱帶風暴馬修身上。有人說叫什麼魔鬼monster,它講是十年來最大的一次風暴。那現在看到它這次熱帶風暴,經過的海地和谷巴,帶來了巨大的傷害。海地現在應該說死了300多人,能夠查到的。你看整個場面是非常可怕的,整個人的居住區域全都被掃掉了。30幾萬人,它說35萬人起碼,有離家失所的這種概念。而在佛羅里達州沿岸,和南卡,大概有250萬人離家,開著車往北跑, 往西跑。因為它是從佛羅里達的東南部的沿海在走過。而這個佛羅里達也不知道怎麼了,在馬修正在經過的時候,後面另外一個叫什麼尼克里叫什麼,另外的一個熱帶風暴已經形成,會隨著這個風暴同樣襲擊佛羅里達。

那我個人的體會,我看了它拍了很多的片子,包括房屋的倒塌這些都有。其實在我的眼睛裡,我覺得就是一個概念。我上集節目說了,其實人們強調自己被教育的過程,我個人以為這是在相當程度上是一個迷障。人一定是應該被教育的,這是沒錯的。但是人的被教育,不應該是灌輸知識,而是啟悟人的靈性。

所以這是我跟大家一直分享這種理念。那就像這種熱帶風暴的概念一樣,其實它代表著某種生命,巨大的生命。當殘害人的時候,其實它代表是一種可能是惡的生命。但是人被這樣傷害是有它原因的,是有人自己原因的。所以人們都信命對不對,人算不如天算, 算了也白算。就像我說的,出門混,做了就得還,這是大家說的,能聯想過今天嗎。

網上有一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港媒:諸侯競相效忠,第五代大權在握。

沒有,在過程中。在新一輪的人事調整上位的七位省委書記,或者省長,公開講話中說,異口同聲的將絕對忠誠掛在嘴邊,那向習近平輸誠,向中央效忠,側面說明第五代已經掌控了政治局面。沒有,面合心不合, 對不對。習近平也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其實蛔蟲也只能進肚子裡頭,對不對,牠去不了心眼裡頭。原來北京話,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誰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說,我要以無我示忠,以身許黨許國,時刻準備犧牲奉獻。我跟你講就是說這話的人一定該殺頭,誰要信他誰就是缺了大心眼了,我不騙你。
 

諸侯競相效忠 第五代大權在握


黃興國第一個,在今年年初效忠的,1月7、8日吧;李鴻忠是第二個。所以第一個宣布效忠的,說成為習核心的給喀嚓了,讓第二個人頂上去。第二個當時說的是習近平為核心的,那第二個頂到第一個,李鴻忠心裡也明白,這事完了下一個就是我了,所以要以身相許。誰要你的身子可不知道,他卻把身子給奉獻了。

你覺得不好聽,人家說的。湖南省委書記說絕對忠誠,不在於嚷多少口號,而在於有甚麼實際行動;不在於應付表面,而在於關鍵時刻時旗幟鮮明。你說寫這篇文章的人多損啊。李鴻忠說無我示忠,以身相許;然後湖南省委說,講多少口號沒用,還在這麼酸鈍。

所以我跟大家講過,整黨就是整人,玩人,玩死人啦,玩得當事人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真的。邊上的人要懂得你就看笑話,呵呵你就看樂你真行啊。為什麼讓大家伙退黨、退團、退隊,它真整你啊,它真整你。道理也很簡單,你說你自己不是人,自己要死後見馬克思,它不整你,怎麼能顯出你的純淨。所以我覺得就像笑話一樣。你大老爺們以身相許,我要把身子許給黨,許給國,誰要你的身子啊。就是人瘋了,這就是整瘋了,這種話都是在文革的時候才能出現的。
 

諸侯競相效忠 第五代大權在握


我小的時候文革的時候,我聽過這種類似的話,後來沒聽過,對吧,那現在又聽見了。李鴻忠也經歷過文革的,那時候過來的人。那時候小,我相信也見過那場面。就像我個人一樣,我個人在府右街那一帶發傳單,往公共汽車裡扔傳單。公共汽車我不知道,現在是不是有十字路啦,原來那個地方,府右街那地方走十字路汽車。車一進站,你就透著窗戶,往裡一扔傳單,全車人搶呀,大家看誰搶傳單搶得多,是不是瘋了。但你看李鴻忠這話,以身許黨,許國,真的不找錢的。所以你今天開了洋葷了,很多年輕的朋友,50歲往下的沒見過,你今天就慢慢看。你說40年前文革是什麼?就這個,沒錯的,就這個。幹什麼?整人。整誰?黨的高級官員。

另外一個要跟大家分享的,還是香港的【成報】。這個【成報】這個作法,我昨天節目當中說了,我說快趕上今日點擊了,咱們節目也沒這麼做過,中間怎麼也得插一點別的消息。【成報】頭版頭條,不換內容。最新的內容,星期五的,登了一份廣告,替誰登的,替張德江登的。張德江最有名的就是,眉頭上有個痦子,那個很值錢。所以他說張德江要賣這痦子,賣這痦子是求得自己能夠露臉。所以你看到這張照片,張德江沒臉,有痦子。然後說 ,如果你讓我張德江送個喪事,送個花圈的話,張德江大概願意給1千億元人民幣;如果喜事,張德江給8880萬人民幣,大概是那意思啦。

就是你讓張德江做不同的事情,明講,有標價錢的。如果你讓張德江有了特別的事情,就像剛才李鴻忠似的以身相許的話,咱們可以談價錢,坐下來慢慢談。談好了,簽合同,弄了這麼一個東西,這不成心罵張德江。他說張德江只求露臉,咱們家有錢,咱們在京城為官,咱們可以號令一方,這就是【成報】。我覺得是 可能沒有拿到新內容,就是專欄作家沒寫新東西,所以但是給他們一個要求,你必須就天天打張德江,所以就寫了這麼個玩意兒。

【美國之音】結果在今天大家談提到,香港報紙猛批張德江,張德江是不是就危乎?慘啦。它說採訪不同人,趙岩他獨立記者,【成報】的人員主要都是來自於中國大陸,在香港原來影響力並不大,但最近的影響力非常大,一個星期內五次抨擊張德江,如果背後沒有一個強而有力的力量支持的話,絕對是不可能的。這個我們都分析過了,對吧。【成報】拿來的文章,給他文章的這個人,比張德江有勢力,才能打張德江。
 

港報猛批 張德江危乎?


趙岩認為 2013年梁振英去北京續職的時候,習近平曾經說,普選要民主現行。而張德江搞的831決定,實際跟習近平沒有關係。而整個銅鑼灣事件和香港事件,我們看到的是中宣系統、外宣系統、港澳辦和中聯辦,都在與香港的進度對抗,與習近平對抗,不僅是分歧,而是一種分裂。趙岩先生的看法,跟我們從2014年,雨傘運動開始的分析,基本是吻合的。整個港澳體系是在曾慶紅的控制之下,張德江只不過是曾慶紅、江澤民手裡的一個棋子。但他是現任的人大委員會的頭,港澳辦的主任,所以才出現這個場面。

另外一派,作為習近平、王岐山跟栗戰書,從2012年上台的時候,就已經直接受到江澤民、曾慶紅的人身安全的威脅。所以這是在這件事情上表現出來的,他們自然是分裂的。金鐘先生認為,多數新聞讀者,現在抱著一種看戲的心態,尤其是這種聳動性的新聞。但是從判斷時局上來講,中共對未來香港的政策,成熟的讀者會有自己的判斷。江澤民的影響力確實是很大,不是他個人的影響而是他的人馬。

相輔相成,有江澤民,有曾慶紅,他們相互對應的。有江澤民才有今天的,整個習近平、王岐山的反腐的浪潮。沒有江澤民的作手,沒有他們今天的作法。而沒有江澤民的,本身的這種整個體系的建造,也沒有今天習近平、王岐山被遭到生命威脅的可能。所以叫配著對兒來的,配著對兒來的,這個就叫天意。配著對兒的,各自為了保命,把共產黨撕了,這就共產黨死定了。而順應著天意,當揭示出魔鬼的真實的展現,而不僅僅是政治本身的時候,這叫人性的重新恢復。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