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報接連發砲 張德江無路可逃? 熱點互動(152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0 月 11 日訊】
【熱點互動】(1521)成報接連發砲 張德江無路可逃:香港媒體成報,即上週9月28、29日,連續發文猛批現任常委張德江後,在本週星期一和週二又發兩篇特稿,持續敲打張德江,指張德江打造人大贪腐之路,並且直指江澤民,這一文章來勢之猛,令輿論感到震驚,值此敏感時期,中紀委的機關雜誌在週末發表一篇文章,文章直接引用了成報批評周永康評論的文章,更是引發了諸多猜測,那麼,成報這番猛烈開火,究竟是何來頭?張德江遇到什麼大麻煩了嗎?下面還會有什麼樣的大戲上演?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

香港媒體《成報》繼上週9月28、29日,連續發文猛批中共現任常委張德江後,在本週一和週二又發兩篇特稿,持續敲打張德江,指張德江打造人大貪腐之路,並且直接點名江澤民。這一系列文章來勢之猛,令輿論震驚,值此敏感時期,中紀委的機關雜誌在週末發表一篇文章,文章直接引用《成報》有關周永康案的評論,更是引發諸多猜測。

《成報》這番猛烈開火究竟是何來頭?張德江遇上大麻煩了嗎?下一步還會有什麼大戲上演?今晚我們請兩位資深評論人士就此熱點事件解讀,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二位好!

陳破空、橫河:您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節目開始,請先看一段新聞,了解一下《成報》最新的一篇文章是怎麼說的。

香港《成報》10月4日繼續在頭版刊登署名漢江泄的評論文章,抨擊張德江。文章說,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及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等「亂港四人幫」,過去四年借用惡黑勢力鞏固政權,挑起港人敵我矛盾。這種手段,可謂師承張德江。

文章指責張德江在主政廣東期間就起用大量涉黑人士及惡霸,暴力對待民眾,任內三年,爆發多宗轟動國際的醜聞。

之前在9月29日,《成報》抨擊「張德江禍港13年」時,就說他2003年隱瞞SARS疫情釀成大禍,但在江澤民撐腰下免於問責;10月3日,批評張德江「打造全國人大貪腐之路」時,又說他「在內地已連番失職,卻在江澤民的『保護傘』下絲毫不用問責」。

而4日,最新的評論則更加直白,指出張德江之所以從胡、溫時代到今天的習近平政權,都愛「攪局」,都是因為倚仗江澤民。

而《成報》的評論文章對江系貪腐官員的結局也用詞激烈。文章最後引用北宋清官包拯擺在開封府大堂專鍘文武貪官、惡官的「虎頭鍘」典故說,張德江已多次逃過「虎頭鍘」。廣大民眾期望中紀委的「虎頭鍘」把這些利益團夥正法。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談論的話題是,香港《成報》猛批張德江。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發表您的觀點。

破空,我想先請問您,我們看到《成報》這一系列文章,一家香港媒體直接打一個中共的現任常委,而且來勢之猛、用詞之激烈,可以說是前所未有。您覺得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陳破空:這個非常不同尋常。我知道法輪功方面有「九評中共」。現在香港《成報》有「四評張德江」,或「四轟張德江」,架式非常大。這個架式是延續,我們知道,前二週或上月底就開始了,《成報》連發文章轟「亂港四人幫」,包括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香港特首梁振英、港澳辦主任廖暉,還有《大公報》、《文匯報》的社長姜在忠,這些人都被轟了。

也就是說,到張德江,就是《成報》在清理一條線索,從中南海到香港的一條名為「治港」實為「亂港」的一條線索,最後鎖定張德江頭上,也就找到了問題的總根子,而且指出來是在江澤民的『保護傘』下。高層的權力鬥爭昭然若揭,暗示不僅有兩派,而且還有兩個不同的政策,並且指明目前造成香港亂局的是張德江,江派亂源,這是矛頭,非常重要。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覺得《成報》這一系列是從何而來?會不會可能是為了加大銷售量而寫些比較聳動的文章?

橫河:這些文章其實並不是聳動的文章,如果仔細把文章都看一遍,它把香港這麼多年的亂局線條理得非常清楚,這是第一。

第二,香港媒體分成幾類,一類是中共辦的,直接歸中共,像《大公報》、《文匯報》;還有一些中資的,《成報》就是屬於這種類型的,這種叫「親共媒體」,《大公報》、《文匯報》不叫親共媒體,它就是共產黨媒體;還有反對派的;還有一些八卦的,八卦的很多,香港真正的獨立媒體並不多。

很多親共媒體的背景和資金來自中國大陸,像《成報》就是這種情況。而今天《成報》這種情況在香港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在共產黨的控制之下,發生內部叛亂的情況沒有發生過。乾脆是外面人倒可以猛轟,但是裡面人自己轟,這種事情也沒發生過。

再有一點,剛才陳破空先生說的,線條理得非常清楚,而局外人一般不容易看得這麼清楚。有一個說法,《成報》內部的人跟美國之音說,老闆拿著這篇稿子直接要發,不是老闆寫的,也不是內部任何人寫的東西。

我百分之百相信,因為按照香港寫這類文章的作風,《成報》連續發出幾篇而且線條這麼清楚,一直轟到江澤民,這種情況沒有。

主持人:所以您認為絕對不是它自說自話。

橫河:絕對不會是自說自話。因為是事實嘛,即使有些人原來不清楚,一看以後就知道是真的。太明顯了!

主持人:我想請問破空,我們在上週談過一期香港《成報》,當時發了兩篇文章。有一些人當時還在猜測,怎麼會突然出現這種情況!到底是什麼樣的來頭?結果週末,中紀委的一篇文章引用了《成報》的評論。所以大家紛紛說,是不是中紀委是《成報》的靠山?甚至有人現在把《成報》稱作是香港的「財新」。您怎麼看?

陳破空:毫無疑問,就是三部曲,看得很清楚。第一部曲,《成報》打的是梁振英和張曉明這些「亂港四人幫」,引起紛紛猜測:《成報》一定在中南海有人撐腰它才敢這麼大膽轟。這還是處於猜測階段。

第二部曲,打張德江,猜測就更多了:哇!敢打現任政治局常委、炮轟政治局常委,那一定在中南海有習或王的背書。如果這些還停留在猜測階段或進一步懷疑,第三部曲出來了。

中紀委手下的《監察》雜誌登了一篇文章,以回顧反腐為名,在過去習近平上任以來,反腐運動在國外激起的回響,加上外國媒體的稱讚,最後引用《成報》的一則評論,引用的話非常巧:香港《成報》評論,打掉周永康如何如何;而且其中有一句重要的話:打破了「刑不上常委」潛規則。

這句話一語雙關,一是說,王岐山的社會就這樣,用「春秋筆法」、用「曲筆」,它不直言直語說《成報》說得好,也不直來直語說中紀委在支持,不是。它是講一個故事,講到最後而且選的話是「刑不上常委」。看上去說的是周永康,那是卸任的常委,但是「刑不上常委」這句話可以延伸地說:現任的常委也危險,也可以「刑不上常委」。

而且用了《成報》,兩個涵意。一,我給《成報》背書,《成報》是我們的意思;二,《成報》在打常委,就是打破了「刑不上常委」。意味深長,把中國幾千年的「春秋筆法」發揮到了爐火純青的水平。

主持人:所以這絕不是偶然出的一篇文章。從二位的分析來看,意思是習、王對於張德江或者對一向治理香港的一些勢力的不滿。但是我想,對於一些外人或不太了解香港的情況來看,會覺得香港一貫以來的政策,應該就是北京最高層旨意的顯現,但是看來不是這樣。我想請問橫河先生,到底香港的政策和執行,一向以來是在什麼人手中呢?

橫河:倒是一向應該北京是它最高的指示,但是現在的問題,很明顯中央有不同的聲音,所以就很難說。香港在沒有移交給中國之前,是以所謂「特工」工作為主,以新華社香港分社為基地。

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之後,中央沒有真正的權力機構管香港問題;原來有港澳領導小組,但那個小組實際上是帶做不做的。到了2003年,反《23條》的「七.一」大遊行,中央突然之間震驚了,覺得應該有領導機構,就成立了港澳工作協調小組。誰當第一任的協調小組組長呢?就是曾慶紅。香港原來是沒有「移交以後50年,香港應該怎麼做」的政策,總體政策沒有,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制定總體政策的。

主持人:那就是這個小組來制定政策?

橫河:對,由這個小組來牽頭然後制定政策。所以整個港澳工作,當時他又兼外事工作委員會領導小組副組長,所以這樣的話就等於是把所有的政策性制定,和原來的安全系統都統管到他的手下。所以在2003年到2007年這段時間他就建起了整個一套香港問題的一個領導機構。

這個領導機構,後來曾慶紅退休以後,這個組長就是習近平當。但我們知道2007年那段時間是江澤民垂簾聽政時期,他那時候實際上是王儲,所以不能說話的。

主持人:韜光養晦。

橫河:對,那時候他不可能去做任何政策性的變動,這是不可能的事。然後到了「十八大」以後,習近平當總書記了。

主持人:所以從2007年到2012年基本上還是延續原來的政策。

橫河:就完全沒有動,這個事情要就是不動,要就是大動,不可能是小打小鬧的這裡改一點、那裡改一點,不可能的。然後到了2012年以後,張德江管人大,人大就兼管港澳工作,所以他就變成港澳協調小組的組長了。

這一來,正好現在是政策總變動時期,我們原來不是講「去江化」嗎?整個的政策正在變動時期,這個時候變動時期,你就是要堅守原來的政策的話,或者是原來的做法你只要稍微做過頭一點點,就馬上給當局造成很大的麻煩,是這個樣子。

所以香港後來亂局,為什麼這幾篇文章重要性呢?香港確實是這幾年特別亂,這個亂局怎麼來的?就是「唯恐天下不亂」,只要稍微把一件事情,你明明知道可以這樣解決的,你只要往那邊偏一偏,亂局就出來了。

主持人:大家都看到,基本上2年前的「雨傘運動」相當於一個高峰,而且在那之後,香港整個的政治局勢和言論自由都受到很大的擠壓。破空,您怎麼看張德江在這其中扮演的角色?另外,您覺得《成報》的這些文章是不是表明了對香港的政策會有變化呢?

陳破空:對,《成報》是一石數鳥,它釋放了3個重大的信息。第一個重大的信息就是告訴大家,香港目前是誰在管,不是習近平在管,是張德江在管。張德江以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身份在管;十八大以來,張德江以港澳協調工作小組組長的身份在管。這是一個信息。

第二個信息是對港路線有分歧,就是習近平這一派跟張德江、江澤民這一派有分歧。第三個信息就是,在打張德江的同時在釋放習近平這一派試圖要改變治港政策,就是說過去這幾年的治港政策是錯的,錯的就是直接助長了港獨。

《成報》的文章現在轟梁振英和張曉明這夥人,說他們是港獨的製造者、助長者。原來我說過一句話,我說共產黨是港獨之父,現在可以準確的說,張德江是港獨之父。

轟張德江的時候,它就集中提了831落閘的問題。也就是2014年張德江以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名義主持人大通過的會議,對香港的普選以8月31日來了個文件叫「落閘」,就是以中央的為主。他們作出一系列扭曲的解釋,一個是說中央的權威不容挑戰,是永久性的、長久不變的,由張曉明說出來的。我當時說「權力傲慢」,什麼叫永久不能改變?

第二個,它改變了「一國兩制」的解釋,「一國兩制」首先用「一國」,然後才有兩制,用一國去壓兩制,這不是中、英談判的精神。再一個,它把「一國兩制」解釋成什麼呢?香港的高度自治是中央的授權,中央不授權就沒有高度自治。這是錯的。

香港的高度自治是中、英談判的結果,英國因為你接受香港的高度自治才把香港交還給你,甚至都交還給你了,不僅把租界的東西交還給你,還把永久性割讓給英國的也交還給你了,這英國最大的善意。你現在卻作出錯誤解釋、扭曲解釋說是中央的授權。什麼中央的授權?是中、英兩國政府的協議,也是中、英兩國政府的授權;不是你中國政府一個人的授權。你等於是把以前的《中英聯合聲明》給割裂了,不承認以前的聯合聲明了,你獨搞一套,提前結束了「一國兩制」。說是「50年不變」,不到50年,你只在18年就結束了,所以完全是胡來。

這就說明原來說的九常委「九總統制」,江派的學者胡鞍鋼解釋的,周永康當時授意他解釋,「九總統制」就是九常委制,七常委制就是「七總統制」,九個太陽、七個太陽,也就是各管一攤,互相不管,針插不進、水潑不入,這就是胡錦濤時代的最大的悲劇。

周永康為什麼權力這麼大?他的政法系統誰也管不了。後來到了習近平上任,為什麼成立那麼多工作小組來治國?就是要繞開政治局常委,因為政治局常委有幾個大員是江澤民的,他弄不動,所以導致了這個局面,最後習、王就掀底牌了,就告訴大家香港的問題的由來就在這裡,是江派在控制、江派在作祟,他們在做鬼;不是我。說得很清楚了!

主持人:是,二位分析得非常清楚。我們現在線上已經有一位觀眾了,我們先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現在是澳大利亞的邱先生,邱先生您好。

澳大利亞邱先生:您好,大家好。我想問兩位嘉賓一個問題,就是說梁振英為什麼不去聽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的他們的命令,而樂意去執行張德江的部署?這樣對他的仕途沒有好處呀。梁振英難道他不知道現在大權的優勢逐漸的在向習近平這個方向在走嗎?他為什麼看不清這個時事的發展方向呢?我就想問這個問題,謝謝。

主持人:非常感謝邱先生,我們很快再接一下第二位觀眾之後,請嘉賓回答,現在第二位觀眾是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陳破空教授好,還有橫河先生好。我認為張德江他與薄熙來比起來還算好的,他也是習近平、王岐山團隊中的要員,我個人認為他可能也參加了迫害法輪功的行動,被別的共產黨用別的話題來栽贓陷害,這也是他的報應,反正當共產黨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謝謝。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有關邱先生的問題,二位也給些回答,橫河先生。

橫河:我想邱先生的問題其實問得很清楚,就是在現代社會當中它有一個指揮鏈(chain of command),這個指揮鏈裡頭本身是誰管?就有人在管。這個中央港澳協調小組就是張德江負責的,最早的時候整個系統就是由曾慶紅建起來的,他在國務院有一個港澳辦公室,這個港澳辦公室就是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的辦公室,一個機構兩塊牌子,由這個辦公室再去指揮中聯辦,所以它是從這麼一條線下來的。

主持人:對,但他的問題是張德江為什麼還要沿襲舊的、江派政策,而不是聽習近平這個新的?

陳破空:他說梁振英為什麼要聽張德江的?

橫河:其實梁振英為什麼要聽張德江的?第一個就是,他是他們這個系統扶起來的,他不像中國大陸的這些人馬上就表個態就怎麼樣,在香港他是這個系統扶起來的;另外一個,他可能跟這個系統捲得特別特別深,已經到了這一歩了,他不大可能再轉,轉他想也不一定能討好了,所以就乾脆就這麼樣混下去,我覺得這是他的一個最基本思路。

還有一個問題,也可能他對中國大陸最高層的這些事情沒有那麼明白,但這個我覺得可能性不是太大,因為能在香港這個地方混一個特首的話,可能這方面跟中國大陸的政界是一樣的,應該有一點熟。

陳破空:我補充一句,除了橫河講的,梁振英屬於這個系統以外,他還有兩個,一個,他有私心,因為他在香港造成的問題,比如港獨這個問題鬧得越大他可能坐得越穩,他自以為位置越穩,為什麼?他在鎮壓港獨,港獨是跟國家主權不相容的,是挑戰中央的,那他不得了,他可以在那裡鎮住香港,如果他不在的話,港獨就翻天了,香港就獨立了,所以他用製造一個港獨話題,然後港獨的勢力越大對他好像越有利,這他個人私心的一個盤算。

還有一點就是說,習近平剛上任,有的權力並沒有拿過來,就像開始軍權才逐漸到手,政法權才逐漸到手,宣傳權、很多主流的媒體還掌控在江派的劉雲山手上,同樣道理,港澳事務還掌握在江派手上,所以習近平採取的態度是一時沒辦法,就是保持沉默。所以給外界一個印象,以為中央都是一起的,一個聲音。

結果沉默到一定時候,現在習近平就放風了,就是張德江幹的!我們要改變這個政策,就要把張德江搬走,我們要重新收攏香港的人心,重新解決香港的問題,把張德江到亂港四人幫這些絆腳石搬走才行。一個是釋放了下一歩行動的信號,也釋放了一個改變香港政策的信號。

橫河:剛才其實陳破空先生講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其實不僅是梁振英有私心,整個港澳工作小組這條線一直到中聯辦,實際上它是屬於香港問題的利益集團。香港如果平平靜靜,他們就沒啥事做;只要是香港有事,他們的權力、他們的利益就會越來越大,這個在中國所有的組織系統都這樣做,像「610」就是,只要迫害法輪功一直延續下去,它就有權力,權力就越來越大,它是利益集團。

像西藏問題,中共中央不是有一個小組專門管西藏問題?它就恨不得西藏獨立問題鬧得越大越好,它最希望是「獨立問題」。

主持人:就是要尖銳(相當於英文的Just acuity)。   

橫河:對!實際上是他們整個系統目前的利益。為什麼說「亂港」?梁振英一個人亂不了,是跟中聯辦、國務院、港澳辦、張德江這一條系統是一模一樣的,最低程度來說,他們個人的利益、他們集團的利益和香港的問題連在一起,香港越亂,他們就越容易亂中取利。

主持人:我們再接聽一位觀眾電話,是舊金山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

舊金山陳先生:您好!香港的事情我們在美國看得很清楚,好像這幾年越來越亂,也越來越不像話,越來越內地化。實際上根子還是在江澤民,在我看來,因為他用的人沒有什麼真才實學。像習、李、王算是有真才實學的、有國家級領袖人才功底的;可是像張高麗、張德江、劉雲山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才華,上去就亂做事情。

鄧小平當時定下的制度就是高度自治、一國兩制、港人治港、50年不變,應該按照鄧小平的做法,習近平現在還是強調這幾句話;可是他們就亂來。因為鄧小平是2次大戰過來之人,屬於戰略家、政治家,他就看到,定下這個政策香港會平穩50年,他也知道50年之後將會怎麼樣,甚至他臨死之前都關照下面,「89」在一定的時候要平反。他都有關照的。

主持人:謝謝陳先生,因為時間有限,明白您的意思了。破空,確實我們看到這一次對張德江的敲打非常猛烈,同時也搬出了江澤民。我想請問您,對張德江只是敲打還是真的要把他拿下?另外,對江澤民的下一歩如何?

陳破空:《成報》炮轟張德江有兩句很厲害的話,一說,張德江是梁振英「亂港四人幫」的保護傘;還一句話說,江澤民是張德江的保護傘。而且把張德江從頭盤點一遍,從他在廣東的SARS、「汕尾血案」一直到後來管港澳事務、人大常委會貪腐系統包括遼寧的賄選等,都算了總帳,這些絕對不是《成報》本身拿到的資料,一定是在內地北京中紀委拿到的資料。

最後怎麼辦?我相信他有一高、一低兩個策略。低的策略,為了六中全會和「十九大」人事布局,對二張一劉做出警告,二張就是張德江、張高麗;一劉就是江派的三員大將之一,常委會的。

主持人:劉雲山。

陳破空:「你不要亂動,不要干擾習近平、王岐山的人事布局,如果你要亂說、亂動,我就把你這些案子全部拿出來,法辦你。」而且他已經說了一句話,「打破刑不上常委」,而不說的是卸任常委。這句話已經說出來、放出來了。這是低姿態,就是逼退你、削弱你的話語權,不要在六中全會插手,不要在「十九大」插手,我放你一馬,或者至少在你任內不拿下你。但如果你不自覺,你還要在六中全會暗流洶湧,要在裡面搞權力鬥爭想部署你的人,想反對習近平的部署,那對不起!中紀委的利劍拿出來就可能粉碎你們。

這個事件重大到什麼程度?如果拿下幾個常委,相當於華國峰粉碎「四人幫」,意義就重大!那是歷史轉折性的舉措。如果異動一出,天下大驚,可以說是海內外震動,那意味著中國政局被迫提前啟動變局。

主持人:但是有沒有可能張德江、一個現任常委在六中全會被拿下?

陳破空:這個可能性我還沒有看出。我就說一高、一低,看他怎麼表現,如果他老老實實、俯首稱臣、不再搗亂了,也可能放他一馬,一直到「十九大」為止。一般來說,常委在任內不一定被拿下;卸任之後,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如果他要背後有一些動作,還搞像「天津大爆炸案」那些動作的話,就有可能被拿下。

主持人:橫河,您怎麼看?

橫河:我覺得這一次事情針對的是張德江和江澤民,非常清楚。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這則消息沒有人能夠直接連結上,就是遼寧賄選的事情。遼寧賄選案直接了當套在張德江的頭上,這種情況還不多;一般人很難把這兩件事情連想在一起。

主持人:不過,外界的分析是經常談,我記得破空也說過「賄選案」。

陳破空:對,三件事。一是遼寧賄選案,一是天津市長(黃興國)的事情,還有一件就是現在香港的事情。

橫河:一般來說,香港《成報》或是香港的媒體關注的是香港問題,不太會把賄選案直接就掛到他頭上去。

主持人:它的角度似乎非常大!

橫河:而且這跟我們評論不是一回事!《成報》和你評和我評不是一回事情,因為它拿到了至少是尚方寶劍,知道這件事情,就是要把它掛上鉤的。如果從這一點來看,我覺得它指向張德江,不僅僅是他「亂港」的問題,而是他這個人和他代表的政策。

主持人:您覺他會動真格嗎?會把張德江拿下嗎?

橫河:我不是特別能夠確定會不會在「十九大」之前。如果到「十九大」之前沒有特別大的事情,關鍵問題是他不去干預布局的話,反正到時候退休就可以了;但是不排除可能性,因為叫他完全放棄、不動的可能性也不大。現在《大公報》和《文匯報》還在反擊,雖然梁振英本人沒有反擊、沒有特別有組織的反擊,但是反擊還是存在。

陳破空:「反擊」又暴露了宣傳系統兩條線索。《大公報》、《文匯報》掌握在劉雲山手上,就和《人民日報》一樣;最後習、王不得不由「財新網」、「澎湃網」以至於《成報》體系。宣傳系統的權力鬥爭還在進行,習近平還是面臨一場惡戰,雙方隨時有攤牌、爆發性事件發生的可能性。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我們的節目時間又到了,感謝觀眾的參與和收看,希望下次和您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