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拿下兩上將 習近平軍中出重手 今日點擊(2663-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0 月 19 日訊】        提要
前總政副主任張樹田上將 國防大學原校長王喜斌上將落馬
高壓低薪少理解 中國警察不高興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們這一集節目,因為這段週末的時候要外出,所以是我們提前錄製的,應該問題不是很大啦,無論怎麼樣到現在看週末好像很安靜。而在週末這個期間呢習近平出訪東南亞,這應該是去了柬埔寨、孟加拉國,還有印度還是哪兒,大概是這樣。到印度大概參加一個金磚國的峰會。金磚國我不知道現在還叫不叫金磚國啦,沒準改成銅的啦,因為包括巴西在內的,出現了動盪已經很大。而在柬埔寨呢比較突出的,他們也除了6億的,我不知道是6億美金呢,還是6億人民幣的債務,然後又給了一個億,這是他到柬埔寨去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國內的評論當中比較多啦,就是罵他啦,又往外扔錢,對不對。國內的孩子們吃不上飯,上不起學,結果拼命往外扔錢。

在過去的,習近平的這兩年的,外交策略當中呢,我們看到就是扔錢,確實是。我們知道他控制了外匯匯率,在過去幾年裡這是他能夠做到的。當他控制人民幣的外匯匯率的時候,而國內完全是靠印錢來支撐泡沫經濟。在支撐泡沫經濟,靠印錢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房地產的狂暴,對不對。所以最新的消息提到,中國的房地產已經變成了一種政治行為。中國房地產如果崩潰的話,那意謂著共產黨可能會崩潰。它的意思就是,整個中國社會會崩潰的,因為太多的人是房奴了。如果他在這個背景之下,就像股市似的,夸嚓,塌了的話,雪崩似塌陷的話,那這些人都變成了赤貧。太多的人變成赤貧那就是,那你社會怎麼控制了。所以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已經威脅到國家安全問題了。

而目前習近平能夠做到的,就是他必須在這種有限的時間裡,我能看到就是轉型囉,沒有任何其他辦法,把責任推給這個共產黨本身,推給他的前任者給他留下的屎盆子,然後我們重新來,這不是不能做到的。1976年1977年當初鄧小平就這麼做的,沒飯吃了,對吧,當沒飯吃鬧革命,喀喀,大家你打我,我打你的時候,當這件事情結束的時候,大家一塊兒過日子,今天苦點兒但是我們可以一起過日子。人是需要安穩的生活,它道理一樣。如果當他沒有能力去控制的時候,他倒不如把這個泡給擠破了。那這個時候他需要周邊社會的穩定,國家的穩定,國際社會周邊對他是一種援助之手。我覺得他在外交策略當中他有這個思考,而不是去買什麼好處。他在給自己的冬天,這嚴寒的將要到來的,真正的整個中國社會的嚴寒,在弄棉被呢,給自己鋪點客棧,給我的感觸是這樣。所以他對內是反腐、殺官、殺大官,來獲取民意;那對外呢撒錢,來穩定社會,穩定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少添麻煩。我自己是這麼看啦。

在週末的時候呢,披露出一條小道消息,這個消息沒有被別的媒體證實啊,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前總政副主任張樹田上將,原國防大學校長王喜斌上將落馬,那這個就相對比較大啦。它說是在14日傳出的消息,中紀委呢連殺了兩名上將,外加天津的警備區的參謀長王東大校。這裡面提到的張樹田,不是今天才提到,在過去時間裡已經被提到,在提到河南幫的時候就提到他,提到河南幫的時候就提到他。河南幫貫穿著幾個上將,從上至下,是江澤民的人。文章提到說,已經退役了12年的張樹田上將,12日上午被軍紀委帶走的。
 

前總政副主任張樹田上將 國防大學原校長王喜斌上將落馬

他曾經是中央軍委的紀委書記,2004年退下來的。2年前徐才厚的事情爆發的時候,曾經提到他被調查,所以他前後是跟徐才厚配對的。那同時呢他又接觸了,跟張萬年那一條體系當中,而他本身是河南商丘人,而又曾經在瀋陽軍區政治部任幹事,在總政治部任組織部副部長。1999年他到總政任副主任,次年授予上將軍銜。1999年我們知道,江澤民真正主政是1998年,對吧, 1998年。所以1999年和2000年,那作為張樹田,是被授予上將,那授予上將的人是江澤民,所以他是江澤民手中的嫡系,那在軍隊中又被稱為是河南幫。

另外一個被抓的,原國防大學的校長叫王喜斌上將,他今年只有68歲。那他曾經任27集團軍軍長,和北京軍區的參謀長。27集團軍呢就是跟38軍一樣,是中共野戰軍當中的相當,相當怎麼說呢出名的軍隊。而王喜斌本身跟徐才厚關係非常密切。2012年出版了,他出了一本書,從這裡走上戰場,而他的序言就是當時徐才厚寫的。那這是我們就看到了,在徐才厚、 郭伯雄、田修思之後,那解放軍的另外兩名上將落馬。
 

前總政副主任張樹田上將 國防大學原校長王喜斌上將落馬


那我個人的體會當中,其實就是跟大家描繪的,他整個上軍隊這一層,在他改制完了之後,從去年到今年,軍隊廢除掉7大軍區,廢掉4大部委之後,四大總部之後,我們看到在新的,完全框架之下,就是我跟大家說的,他把原來這些上將、中將能夠掌控的地方,全都身首異處了,對吧,27集團軍軍長,現在跟27集團軍沒甚麼關係了,就這意思了。當他都剝離開之後,他再衝著這些人去。而同時間他在大規模的,提拔中將和少將,這是我們看到的場面。那這是非常明確的在六中全會前,完全一種震攝的作用。

另外一個在週末的時候,這個英國的一家媒體報導一篇內容,高壓低薪少理解,中國警察不高興。經濟學人雜誌,14日在它的新版當中,登了一篇文章叫警察國度中,一名警員的命數不高興。有2百萬之眾的中國公安民警,如今是普遍面臨工作壓力大,收入低,上級不重視 ,民眾不理解等問題,從而導致警察部隊士氣低落,貪腐現象層出不窮。我覺得是非常荒謬的了,這是一個體制當中,是一個相當邪惡的一個概念。
 

高壓低薪少理解 中國警察不高興

濫殺無辜的正是這些警察,拔槍示眾,然後對著老百姓,吆五吆六的,而且直接開槍殺老百姓的,也是這些警察。而他永遠沒想過自己本身,就是老百姓中的一分子;他卻想到了,是跟這個制度相吻合的一個概念,他是一個權力的擁有者,權力的擁有者。而他被他權力所管轄,被他權力所虐待的,就是跟他一樣的普通老百姓。當他一戴上國徽的時候,一戴上共產黨黨徽的時候,他立刻就為了自己的生存,去做那些齷齪的事情,高級動物的事情。所以它講兩頭不討好,是正常人就不應該做這份工。這裡說的收入低,工作壓力大。那肯定的,你是警察,你就得幹這份工作,他壓力能不大嗎?咱們倆沒商量,他的老闆就這麼說,對不對。收入低,你幹什麼了,國家養著你呢,你聽懂不。這話都隨便說,對不對。

老百姓不理解,你殺的是老百姓,虐待的是老百姓,對吧。可能從這點上你就能理解,那些警察包括城管,跑街上去收那些攤販的東西,搶了人家東西然後拿回家,他收入低也沒錢哪,它幹嘛不找那,他搶了人家他不用花錢嘛,給自己媳婦創收入。所以你會看到,是這個制度的邪惡,對吧,這些本身都是受害者。但是他充當的角色,卻決定了他是一種,在這個制度之下,對人性汙辱的一份工作,這是很多人認識不到。

中國經濟本身有一種說法,除了房地產市場,其他全是衰敗的。所以更讓人們覺得,房地產市場的這種泡沫的,這種危險性,危機性,所以它關係到國家安危問題。那我們現在看到的是在週末的時候,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文章,說中國外貿困境加劇,經濟前景擔憂。9月分以美元計價的出口同比,下降了10%,超過預期,進口下降1.5%。所以這個數字令人失望,突顯中國經濟基本面的低迷,給經濟增長未來帶來了疑雲。

我覺得沒什麼過多的介紹了,因為這都是統計數據來的對吧,準與不準放一邊,關鍵就是它承認是一種衰敗的狀況。那進出口業務直接關係到外匯收入,直接關係到中國國內的,基本的企業、工業、生產、服務,那直接關係到普通人他的日常生活。具體的人他的收入,從各方面表現出都是衰敗的。可是他要買的這個房子瘋漲,那就這頭跟不上那頭咧。如果把錢都放在房子上,他吃飯吃什麼?這就是一個最嚴重的問題。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