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紀委反腐大片演給誰看? 熱點互動(1528)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0 月 25 日訊】
【熱點互動】(1528)中紀委反腐大片演給誰看?


最近,中紀委八集大型反腐紀錄片《永遠在路上》播出,該片匯集了包括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等10餘名省部級以上落馬官員在內、約40多個典型案例。這部紀錄片選擇在六中全會之前播出,是否有深意?而現任常委僅習近平一人亮相,如何解讀?六中全會之前,會不會有老虎『祭旗』?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最近中紀委的八集大型反腐紀錄片《永遠在路上》近日播出,這一部紀錄片可以說是集中對於過去在「籠中虎」,包括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等等十多名省部級高官這些個「籠中虎」集中的展示,集體的懺悔。

這件事情恰恰又選在中共的六中全會之前,有何深意?紀錄片中政治局常委只有習近平一人出鏡,這背後又有何解讀?在六中全會的前和後是否還會有其他的老虎出來祭旗?圍繞相關話題,我們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那麼在開始之前,首先給大家觀看一個背景短片。

中紀委宣傳部和央視合拍的紀錄片,10月17日開播。第一集裡,三名落馬的貪官出面悔罪。

周本順:「到最後自己成了貪官。」

白恩培:「就追求物質金錢。」

李春城:「我幹的這些事情,這算甚麼。」

這部紀錄片共有8集,據稱採訪了22個省共40多個典型案例。片名叫做《永遠在路上》。

大陸媒體報導,下週的中共六中全會將制定黨內規矩,約束政治局及常委等高層官員。

而這部紀錄片就以落馬的高官作主角。第一集的片尾,還首次曝光了郭伯雄、徐才厚、蘇榮落馬後的形象。高官低頭悔罪,在六中全會開幕前連播8天,讓反腐話題持續發酵。

中紀委的專題片,吸引多家外媒關注。不過有微信網友說:「如果反腐永遠在路上,證明腐敗一直在台上,如果根治了腐敗,何需永遠反腐?」

紀錄片還首次曝光了關押中共高官的「秦城監獄」內部。香港媒體今年6月報導,目前至少有591名副省部級以上官員在這裡服刑。秦城監獄已擴建一次,但758間囚房很快被填滿,現在只剩下92間空房。不過2014年傳出,北京還準備繼續擴建。

主持人:中紀委的反腐大片究竟演給誰看?觀眾朋友,您現在正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今天我們請到兩位嘉賓,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兩位好!首先我想請教陳先生,您怎麼看這部紀錄片這樣一個播出,這部紀錄片有什麼樣的一個特點?

陳破空:這個紀錄片首先是共產黨的示眾文化,就是說它把這些落馬的貪官拿來示眾,講他們的心路歷程,其實對他們也是一種人格的貶低,這個是中共一貫的做法,它表面上要起一個所謂的教育作用,事實上是痛打落水狗。

這個片子裡面有個很典型的看點,這些落馬的貪官大部分都從黑髮變白髮,並不是說他一進去這幾年就老得這麼快,而是說在台上都有染髮的條件,集體的染髮,那麼進了監獄之後沒有染髮的條件了,立即白髮就露出來了。

也就是說把道貌岸然的以前的那個形象,黑髮、年輕、英氣勃勃,突然在監獄裡就顯得白髮蒼蒼、老態龍鍾,而且這個形象很猥瑣、很渺小,特別要拍一些高大的武警站在他身邊,就顯得更加渺小,所以這些都是一個看點。

還有一個就是,他這個講心路歷程那些話千篇一律,都在講什麼失去理想信念。實際上對監獄了解的人都知道,他們是在那裡立功表現,拍片子就是個立功的過程,他們通過拍片、通過懺悔,然後監獄中計分,計分之後就對應能減刑多少年。

所以說他們在台上沒講真話,在台下也沒講真話,就是說是順著辦案人員,或者當局的要求,要他講什麼講什麼,反正只要能立功、能減刑就行了。

主持人:藍述,這部紀錄片的片名叫《永遠在路上》,您覺得這個片名有何解讀的地方?而且這部大型的紀錄片選擇在中共的六中全會之前推出,您覺得這個時間點是巧合嗎?還是有何深意?

藍述:我覺得這個非常有象徵意義,選擇在這個時間點上,一個是「永遠在路上」,那就是很清楚了,反腐沒有結束,雖然抓了這麼多的高官,你看紀錄片裡面基本上是江系官員的集體展現,全部都是江系的官員一大排排下來。

第二,它釋放出來一個很強烈的信號,因為六中全會即將開了,六中全會是中共最高層的一個會議,所以說在六中全會之前,它選擇這個機會放片子,那就是說這個反腐永遠在路上要繼續下去,要往哪反啊?那矛頭是指向高層的。

第三,另外還有一個很強烈的信息,因為六中全會一個主要的工作就是要決定中共「十九大」最高層的人事安排。所以說反腐,有沒有腐敗,在這個反腐的過程中,它有沒有幫助反腐,有沒有順應這個潮流,有沒有在反腐中真正的起到關鍵的作用,它將作為中共六中全會決定「十九大」人事安排的一個重要的標準。所以我覺得是反映出了這麼三方面的信息。

陳破空:我補充一下,這個反腐大片的片名《永遠在路上》非常有意思,很有深意。因為它是來自於王岐山的一句名言,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說過一句話:「反腐永遠在路上。」所以這個片子就《永遠在路上》。意思是什麼呢?反腐不會停,沒有停,反腐要繼續進行。

那這個意思就是警告,剛才說六中全會,它實際上是為六中全會量身訂做。它在六中全會前夕開播,六中全會是24日到27日,它會在25日播完,那麼就是說六中全會的頭兩天就會播最後兩集,而越到後面越涉及國家級大老虎的鏡頭。

所以它的意思很明顯,就反腐沒有結束,利劍高懸,明鏡高懸,那麼你們現在在六中全會,就政治局近距離震撼,這叫做臨場震懾,就是說這些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你們聽好了,過去的政治局委員現在在牢中,過去政治局常委現在秦城監獄裡面,如果你們不聽話,不是經濟腐敗的問題,就是政治上如果不跟習近平的話,如果繼續要對習近平的人事重組、權力重組計劃做障礙的話,對不起,中紀委的利劍就砸下來,你們各個都有腐敗,那這個就是下場。所以這是一個非常近距離的警告。

但實際上這裡也構成一個客觀的反腐,所謂「反腐永遠在路上」,什麼意思呢?中共只要不改變一黨專政的政治制度,只要這個體制不受監督、不受制衡,沒有新聞獨立,沒有司法獨立,沒有民眾的監督,反腐確實永遠在路上。因為越反越腐,腐敗無法根除,這個制度本身就是腐敗的溫床。所以客觀上來說,腐敗在路上,反腐也在路上;只要反腐永遠在路上,腐敗永遠在路上。

主持人:我們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大家好!這個東西到底演給誰看呢?反正它蓋房子,就算工程師蓋房子也是豆腐渣工程,出示外交文件幹什麼,什麼升學考試啦,甚至於鎮壓天安門活動,當年都是造假。它現在還是以鴕鳥心態,掩人耳目,掩耳盜鈴,最壞的情況,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這是它做的白日夢,別人不會上它的當,演來演去給它自己看。

主持人:好,謝謝!我們再來接一下加州的包女士的電話,包女士您好!

加州包女士:主持人好,專家學者們好!我在想它做出來的這些東西都已經經過製作,經過剪接,經過什麼,它為什麼不直播呢?如果當初在審他們的時候就直播,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真的在審,而不是在玩。我們是覺得法輪功的問題是最主要的問題,它弄出來這些東西跟迫害法輪功有關係嗎?如果沒有的話,那也只不過是中共它的樣板戲吧!這是我的一點看法,謝謝各位!

主持人:陳先生您有什麼回應?

陳破空:我覺得包女士的問題提得很好,就是為什麼不直播?為什麼你要拍這個片子?片子是精心的選擇詞句、場面那些東西。你看剛才我說這些貪官,即便在心路歷程他都沒講真話,他有幾句真話沒講,剛才說這些是江系的、江派的貪官,他要是真正講,比如說周本順也好,蘇榮也好,他講真話他就說:我貪沒錯,別的官員也貪啊!他會說我是因為跟錯了人,所以說我被抓了。因為我是江澤民的人,周永康的人,所以被抓了。他不敢講這個話,這才是真話。所以他在台上沒有講真話,這個時候也沒有講真話。

甚至裡面有一個叫李春城的人哭了,這哭都是演戲!李春城是追隨周永康的,弄他就是為了弄周永康,就是挖周永康。所以說他自己在那裡哭,哭什麼呢?僅僅他腐敗嗎?腐敗面積太大了,他哭的是他跟錯了人,他跟了周永康,所以要查周永康就要查他,所以周永康倒台他就倒台,拔起蘿蔔帶出泥。

所以這個庭審無法直播,因為你涉及了大量的內幕,他只能是選擇性的,就跟選擇性反腐一樣,有選擇性的鏡頭,選擇性拍片。

主持人:我們再來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加州王先生:主持人您好,陳破空、藍述先生好。這個情況我的看法有兩面,第一個是中共的體制,警告官員不要在六中全會前越過紅線,特別是江派那些團團伙伙的。另一方面,出鏡的身份都是中共的核心領導人,制定和主導中共政策的制定者和實施者,他們的貪污令人震驚,原形畢露,仇惡不可救藥。這些證明靠著欺騙、恐怖和暴力的政權已經到盡頭了,歷史將會審判他們。

主持人:好,謝謝。藍述,我不知道您對觀眾朋友的這個說法有什麼樣的評價?同時我也有一個問題,因為我們知道這個片子有很多這些個落馬的「籠中虎」,可以說是集體出來進行認罪,有很多現身的說法。這裡邊都有一個什麼樣的現身說法,有什麼樣的解讀?

藍述:我先講一下,就是剛才包女士提到了法輪功,實際上江系的官員就是兩大特點,一個是腐敗,經濟上,因為江澤民是以腐敗換團結,腐敗治國;另外一個,江系的官員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在迫害法輪功上不遺餘力,這是政治上的這一條。一個經濟上的特點、一個政治上的特點,否則的話,他沒有辦法得到江澤民的信任,提不上來。

所以說你看在片中,剛才包女士她觀察得非常的犀利,就是片中他講的只是經濟上的這一條線,就是腐敗這一條線,但是他完全沒有講他是怎麼樣獲得了江澤民的信任,從而被提拔、被重用,被放在高位之上的,腐敗還能夠帶病升遷的這些總總的原因他都沒有提到。這個是很重要的一條線索。

回到你剛才的這個問題,就是所有這些官員的現身說法,現身說法就是中共所謂的批評與自我批評了,你去看沒有什麼新意,大家說的話都一樣,而且像做報告,不像是在說他自己,像說別人。但是可能他平時批評別人就是用這些官樣語言去批評別人,而且他們每個人講話還是像做報告的形式,對著這個鏡頭做報告,只不過把以前批評別人的現在說是他自己了。一點謙卑之心都沒有,一點點對人民犯下了這麼深重的罪惡的這種真正發自內心的悔過、謙卑之心一點都看不出來。所以就像陳破空博士剛才講的,這些人實際上就是在那個地方通過這種形式可以加一點分、能夠減刑。

主持人:陳先生,您覺得每個人的悔過這個背後有什麼可以解讀的?我們知道蘇榮他就說,他對不起過去的老領導,而且也沒有臉去見老領導。您覺得這背後什麼意思?

陳破空:對,總的來說千篇一律,但是也有一些人有特點,比如蘇榮這兩句話很有深意,蘇榮說他走向什麼經濟犯罪的深淵,對不起老領導,沒臉見老領導。這句話很有深意。首先,你本來就沒有時間去見老領導,你怎麼見法?這是一個。

其實他透露一個信息,他的老領導是誰?是江澤民、曾慶紅。他是江澤民和曾慶紅提拔上來的官員,蘇榮當了好幾個省的省委書記,那都是在曾慶紅得勢的時候,而且當過曾慶紅的副手,直接當過副手。

他說這個話,我感覺他一方面在做懺悔的時候,他另一方面釋放了一個信息,他在暗示他檢舉了江澤民和曾慶紅了,但他又人情上過不去,他畢竟是靠他們提拔才當了官,才榮華富貴,現在一朝落在了另外一派的手上。他在暗示,他在向這兩個人喊話,對不起呀!我檢舉你們了,我揭發你們了,你們兩個也可能進來,進來之後我們就不要見面了,在秦城,我也沒臉見你們。暗示很強烈。

就像以前本•拉登在電視上講一句話,他後來給他的攻擊者發出一個信息。這個蘇榮在懺悔的同時他跟別人不一樣,他通過這個片子喊話,實際上向江澤民、曾慶紅喊話,表達他最後的歉意,實際上他已經和盤托出了,就這個意思。

主持人:藍述,我想請教一下,這個片中,我們知道很多採訪,包括40個案例,但是裡面關於政治局常委一級出現,只有習近平一人出現,並沒有出現其他的常委,您覺得這背後有什麼樣的深意嗎?您怎麼解讀?

藍述:我覺得到目前為止還沒看到別的中共高層的出現,我覺得一個,它是凸出習近平他作為習核心,他在目前中國政局中起到的作用。另外一個,因為馬上要開六中全會了,給六中全會所有的這些高層的官員釋放一個非常強烈的信號,反腐是在習近平的直接領導之下進行的,所以說你們如果還在跟江系走得很近的話,跟江系脫不乾淨的,還有那些拉拉扯扯的,還有沒有劃清界線的這些人,你得及早的做決定,你要早站隊。

陳破空:我要補充一下,在藍述說法的基礎上我再補充一下。這個片子它主要是落馬貪官的一個懺悔和心路歷程,然後在對立面是出現了紀檢人員,一般的紀檢幹部,中紀委的,或者是巡視組的,或者辦案人員出來說法,那麼出現的領導只出現了習近平一個人。它這個很有深意。

首先,本來王岐山、中紀委書記、政治局常委主導反腐,按道理說應該王岐山出現鏡頭,但是沒有出現,這是王岐山自己避嫌,王岐山怕功高震主,因為王岐山很懂得中國歷史的一些經驗,王岐山現在相當於宰相的地位,他要把光環讓給皇帝,不能夠自己凸出自己,所以這個王是習的左膀右臂。既然是中紀委拍的片子,他絕對要求不能凸出自己,自己的鏡頭都不要亮,這是一個。

那為什麼沒有出現別的常委呢?不能出現別的常委,除了習近平以外,為什麼呢?這個片子的暗示就是別的常委有可能被拿下,如果今天把別的常委在這邊表現了,將來怎麼辦?將來這些常委在台上被拿下也好,現任被拿下,尤其二張一劉: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有可能在卸任之後被拿下來,就跟周永康一樣。如果說今天這個片子出現了他們,那將來怎麼辦?所以沒法交代。既然這些人不能讓他們出現,那別的常委像李克強和俞正聲也就沒必要出現了。

那為什麼出現習近平一個人呢?那就是凸出一個人,塑造一個人,就塑造習近平,塑造習近平的高大形象,習近平正在大權獨攬,正在大權在握,正在要集中權力,要實現他的政治抱負也好,這個片子就配合這一點。也就是說一切都在習近平的領導下,連王岐山都在他的影子之下,而且把別的常委全部撇開,就是說把過去周永康,胡鞍鋼之前所說的9常委制、7常委,9個太陽,9總統制撇開,不是那回事,對不起,現在就是習近平一人說了算。

而且就在昨天,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再次喊出了「習核心」的說法。因為在年初有個「習核心」的說法就是李鴻忠帶頭,湖北省委書記,當時跟進的有11個省市的省委書記說擁護習近平這個核心。那意思就是說還有那一個核心,不要認那個核心,要認這一個核心。

結果後來由於江派代理人在政治局的反彈,尤其是二張一劉所代表的江系代理人的反彈,之後這個「習核心」的叫法暫停了,沒有喊出來,又回到了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的說法。

現在李鴻忠又說話了,就是要擁護習近平這個核心,說他就是黨中央的核心,這麼大個國家就需要核心。那就顯示習近平再次占了上風,再次壓住了江派的殘餘和代理人,要進一步下去。

這些動作加在一起都是給六中全會的伏筆,這個伏筆就是塑造習近平,以習近平為中心的領導機構。那江派也好、他的對立面也好,你們要閉嘴少說話,否則王岐山的反腐利劍就斬下來了。

主持人:說起二張一劉,我們不得不提這個港澳的問題。藍述,我不知道您對此有什麼樣的觀察?我們知道《成報》不斷的連篇累牘,最近更是直指劉雲山的頭銜,您覺得背後這些動作都指哪些人?在這樣六中全會的敏感時期釋放什麼樣的意義? 

藍述:我覺得因為《成報》對張德江的評論,它完全超出了一般政治評論的範疇,它已經把張德江說成是「香港世仇」、「香港災星」,這已經不是政治評論的語言。基本上要把張德江掃進歷史的垃圾堆,只不過它是用非官方的形式說出來。我覺得它已經放出一個強烈的信號,張德江的下場已經在垃圾堆裡,等著他去了。

當然還有北方人大集體的賄選案,也是直接牽扯到張德江,然後就是賄選案之後牽扯出來的和北朝鮮秘密的來往,也是隱示張德江。張德江他是政治局裡面唯一的大學學歷是金日成大學的。當然還有一個張高麗,但是張高麗沒有寫,他在官方的簡歷上沒有寫他是金日成大學的學歷,他也在金日成大學畢業以後,但是他不好意思寫。

所以你看都隱示到了陳破空博士剛剛講的二張一劉,劉雲山的宣傳系也是不斷爆出醜聞。所以基本上可以看得出來,在六中全會上江派的二張一劉很可能沒有辦法繼續在政治局常委裡面繼續做下去。

主持人:我們注意到《成報》不只批到亂港四人幫,批到最高的張德江,之後又再說劉雲山、張德江共同玩火,就在這兩天又再次直接批劉雲山,這背後,您覺得中紀委未來對於港澳辦會有什麼樣的動作?

陳破空:我就說這是一個連續劇,現在演的是續集,還有續集。這個連續劇是怎麼來的?中紀委當時派出紀檢組進駐了港澳辦、中聯辦,6月到8月第八巡視組查這兩個辦的時候,有一個巧合,8月30日,第八巡視組結束巡查,就在8月30日,《成報》開始發難,《成報》開始直指梁振英、中聯辦和亂港四人幫,然後把其中有一個人打黑線,打個問號,實際上是張德江。

《成報》發出這個攻擊信號之後,《大公報》、《文匯報》反擊。《大公報》、《文匯報》是中共傳統的喉舌,掌握在劉雲山手上,就代表劉雲山在反擊,那《成報》就直指張德江。直指張德江之後,中紀委就出來挺《成報》,通過文章引述《成報》的說法。當中紀委也挺《成報》之後,《大公報》、《文匯報》立即啞口,不說話了。

但是後來《環球時報》也站出來攻《成報》,《環球時報》更加接近劉雲山的指令。在這時候,《成報》就乾脆直指劉雲山,把劉雲山也拿出來一起罵、一起打,就說他亂香港、亂輿論。

這意味著習和王進行最後的攻堅戰,最後的攻堅戰是什麼呢?要接管港澳事務主導權,還要接管文宣系統的主導權。所以劉雲山自己站在了火線上,站在火線上之後,現在中紀委乾脆亮相了,中紀委直接宣布查辦港澳辦。而且中間有兩句話,一句話,批港澳辦「貫徹中央決策不力」,就是不聽中央的、不聽習近平的;第二句話,有些領導幹部存在問題,要查領導幹部。

那他現在是突破中間打兩頭,中間是什麼?就是港澳辦、中聯辦;兩頭是什麼?一頭是梁振英、香港特首,因為現在怕拿下梁振英是不方便的。他的口氣是梁振英不能讓他連任,就是明年推候選人不能再推他了。另外一頭就是張德江,現在要說直接拿下張德江也是不方便,畢竟是現在政治局常委。

但打了中間之後就是王岐山挖牆腳的做法。你只要把港澳辦、中聯辦拿出來辦,它們是腐敗的橋樑,裡面腐敗的黑幕就在裡邊,線索就涉及了梁振英就涉及到張德江、劉雲山。

這兩頭一涉及的證據一亮出來,張德江、劉雲山沒話可說。劉雲山必須交出宣傳大權,張德江不能再主導港澳事務,靠邊站,最好做到明年任內,不要叫板,王岐山可以留任,你幾個不要留任,走人,否則的話反腐的利劍砸下來。

而且還要考慮他的身後事,他走人之後他要走得不太自覺,走得不太好,要掙扎,要在常委會發難,要進行人事搗亂的話,他走之後,中紀委還可以辦他,因為中紀委的大權在習近平這一派的手上。

即便王岐山不再兼任中紀委書記,以習近平一定會讓中紀委書記落在他自己人手上,比如栗戰書,那完全可以追查二張一劉,所以二張一劉現在是甕中之鱉。所以打港澳辦、中聯辦是非常重大的一步棋。

主持人:最後一個問題,我簡單的問一下你們兩位,這部片子一共8集,在六中全會之前播出,是否還會有續集?藍述。

藍述:應該有續集,因為反腐永遠在路上,續集很可能越拍越大,因為現在都已經抓到副國級了,還要繼續抓下去,而且釋放的信號是要抓的方向是往上走。

陳破空:我補充一點。因為這裡面有一句很重要的話,它引用了王岐山跟毛澤東延安對話。表面上中共要走出興亡的周期,但是他隱瞞一句話,當時毛澤東跟黃炎培說,實現民主才能走出周期。王岐山又埋那個伏筆,就跟審薄熙來埋那個伏筆,把江澤民別墅拿進來一樣。所以這個意義很深。

主持人:好,今天非常感謝兩位嘉賓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和參與,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最近,中紀委八集大型反腐紀錄片《永遠在路上》播出,該片匯集了包括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等10餘名省部級以上落馬官員在內、約40多個典型案例。這部紀錄片選擇在六中全會之前播出,是否有深意?而現任常委僅習近平一人亮相,如何解讀?六中全會之前,會不會有老虎『祭旗』?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