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成習核心 何需緊箍咒 今日點擊(2673-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0 月 31 日訊】        提要
既成習核心 何需緊箍咒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杯授予了美國的一個音樂家叫Bob.,結果我今天在找文章的時候,偶然看到紐約時報寫了一篇評論,細節我沒看。就是Bob 對於他,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保持沉默,不回答問題,也沒有什麼過多的表達,好像一開始有說法,後來就沒有。那這件事情,它後面有人家分析的概念,讓我想到了一個我們現實生活中,被很多朋友根本就忽視,或者根本就意識不到的概念。大家想過沒有,沉默是語言,沉默是語言,不在語言中不在沉默中,他才能夠認識到沉默與交流是並生的,他才能懂得一個人的沉默,他所代表的豐富的含義,是吧!今天不是,人們都要用語言去說話,所以弄個iPhone手機玩命的寫,玩命寫出來的東西,諾貝爾文學獎卻評不出來了,因為人們只剩下自我的表達,缺少了對整個人們生活的環境,一種真實的尊嚴的生命的理解。
 

既成習核心 何需緊箍咒


那習近平六中全會,昨天對頭算應該是今天,下午3點開了新聞發布會,但一開始說中紀委也要參加、中宣布參加、中組部參加,但是沒聽出太多的聲響。所以說明六中全會,習近平自己要做的事情,可能有著某種未必順心的概念,所以他真正得到的就是一個稱號。法廣昨天有一個叫安德烈的,他很快時間寫了一篇文章,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既成習核心何需緊箍咒。六中全會輿論注意的結果,就是習近平成了核心,大權在握,僅次於毛澤東。但是為什麼外界對他的核心本身卻很驚詫?是因為習核心的說法,這還是首次,核心者大權在握令出必行,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通過監督條例,監督本黨各級幹部呢?沒錯!核心可以這麼說是習近平搶來的,搶來要用它不是掛起來的,所以通過監督條例,是你開會的人同意我做核心了,當我做核心的時候,我今天再用核心打你。我還是說那句話 ,在他今天現實的狀況,他沒辦法把中共中央委員全廢了,他沒辦法,但是它可以用它核心的概念,去直接打擊對方。所以習近平、王岐山、栗戰書,與全黨的高級領導人作對,在我的眼睛裡就是這麼回事。

就控制中國的中共而言,核心只有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曾經被稱為核心,但他純屬於是鄧小平賜予的,扶持上路之意。人家說的很到位咧,鄧小平給了江澤民,跟他描繪的,所以你才看到,在後來強調江澤民為核心,江核心和3個婊子,為什麼當時的李長春那麼宣傳,本來他就是一個那個背景下。所以江核心在玩命宣傳的背景之下,是打掉了陳希同,他才掌控了中國真正的中國共產黨的政權。可是陳希同死了之後,98年標誌的江澤民完全上台,結果到了2002年他就得下來的時候,他覺得老委屈了。我們沒怎麼招的,我就得下去了,從89年到97年,那8年時間都在鄧小平鄧核心的控制下,他一直只能做孫子,所以這回孫子一下一蹦,成爺爺了叫江爺爺,那得是個東西,你說他不是個東西,他真是個東西;你說他是個東西,他真不是個東西,他真正這麼個東西,你說到底是東西還不是東西,所以他就不好說。那不好說的時候,到了2002年如果胡錦濤上來,他能幹嗎?就叫九龍治水,這裡人家也說了就叫九個皇帝,因為核心只有江澤民,沒有胡錦濤,所以九個皇帝做到2012年,習近平上台還說是江澤民獲勝,還是他的核心。那這一次習近平被稱為核心的最大意義,是直接要否定江核心,習核心的稱呼就是對江核心的否定,所以它的意義在這兒,但它的實際問題並沒有解決。

文章提到說:六中全會的公告使用了半皇權半文革的方式稱,與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身體力行,這不足為怪。他說關鍵的是,其實這一次會議上,通過了新的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和黨內監督條例。執政黨自己找自己毛病,嚴以律己不是個壞事,但是自己監督自己的事,從來沒有成功過。這裡我想跟大家講,所以他要了一個習核心的稱呼,然後通過了兩個條例,對吧!黨內政治生活若干準則,這是管高級官員的;黨內監督條例,這也是管中共高官的。所以習核心用兩個條例,將展開搏殺,肅清中國共產黨的一切,這是六中全會的真正的結果。所以文章講:無論準則也好,監督條例也好,有了核心的條件之下,其恐怕只有一個,就是所有人都在控制之下,核心除外。沒錯!公報結論,全黨要有核心意識、看齊意識,緊密團結在習核心的周圍。團結在習核心的周圍,就成為習核心被打的對象。然後文章又引述了人民日報,就此發表的社論,從嚴治黨,讓我們看到了周永康、薄熙來、令計畫,各個老虎被打掉。

而當時的狀況被他打掉的,是一個在江澤民悶聲發大財政策的鼓勵下,腐敗不已的政黨,一時從軍隊到地方 ,清除大小老虎無數,習近平藉此來鞏固權力。所以這裡安德烈明確表示,習近平真正的對手是江澤民,是江澤民統領的整個中國共產黨,江核心時代的,整個中國共產黨黨員,特別是高級幹部。他講說一個超級腐敗的執政黨內部,引發了寒蟬效應,打誰不打誰有選擇性的,這就是權力鬥爭之嫌。習近平此舉引發黨內山頭利益集團反彈,官員們消極不作為極其嚴重,他感到了強勢集團背後的最大隱患。所以他講說:所以習近平下了兩道緊箍咒,讓全黨遵守,不服從黨中央者,也就是不服從黨的核心,哪怕他是高級幹部。所以這是他的作風,他的權力展現超過了鄧小平,趕上了毛澤東,但他沒有毛澤東時代的一聲呼喚,全民動員的能力。這是沒錯的,所以他只能以這樣的規矩,自己立下的規矩,利用規矩把整個高級黨員幹掉,也是對手吃他的原因,所以這是我跟大家說的,共產黨自然必崩潰,到那一點就死,過程中讓每一個人,能夠懂得尊重自己靈魂的尊嚴,這是關鍵所在。

所以他講說:六中全會的公報信息可以看到,一批不是兩面派的騎士人馬,將在未來登台。六中全會的強勢語氣,也留下了另外一種猜測的餘地,大權在握又何必聲色俱厲呢?這就明顯的看出,中共黨內絕非一灘死水,反彈的力量在某種程度上,會帶來巨大的影響。第二:互聯網年代,周邊國家已走向民主化,在大時代之內,依然威然不動的中共社會,光靠一黨專制來進行治理的話,到底能有多長久的生命,這是一個關鍵問題。

在北京時間今天下午3點,他們開了新聞發布會,結果新聞發布會中宣布的說法說:確立習核心是眾望所歸。中宣部副部長黃坤明,今天在記者會上講,確立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反應了全黨的共同意志,是眾望所歸、當之無愧、名符其實。中宣部怎麼說無所謂,那是中宣部常務副部長講的,你可以說這是劉雲山投降了,可以這麼說;你也可以說,這是劉雲山整個中宣系統在耍詭計,你也可以這麼說。因為我們跟大家講了,剛才那篇文章提到了,真正幹活的時候,只是六中全會賦予了習近平核心,以權力的身分,然後通過了兩個條例,給了習近平斬殺高級官員的武器,就是虎頭鍘、狗頭鍘、雞頭鍘、黃鼠狼鍘,無所謂什麼鍘,都是鍘刀,就像包公的鍘刀一樣,兩個規矩是這個。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中宣部怎麼說,它怎麼說也得這麼說,它是心裡怎麼想無所謂,它今天的麻煩就是,當通過這樣的條例,和賦予他的核心之後,所有官員只能想到是苟且偷生,不要身首異處就足矣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