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中全會氣氛緊張 「習核心」正式確立?今日點擊(2674-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0 月 31 日訊】        提要
六中全會氣氛緊張「習核心」正式確立?
加冕領導核心易 建立政治平衡難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獎勵給了美國的75歲的音樂人Bob,那Bob一直保持沉默。在他保持沉默的過程中呢,連瑞典的諾貝爾文學獎的,委員會的人都說,堅持不住了就說:Bob你也太傲慢了,連個感謝的聲兒沒有,說話,你出個聲兒啊。結果就在大概是今天,Bob在他自己的什麼帳號上吧,表示感謝啦,他也接受諾貝爾文學獎本身。但諾貝爾文學獎,這是第一次發給了音樂人,可能有他的理由,我看了一個紐約時報今天的介紹呢,大概說的意思就是Bob在他的,他是非常著名的歌詞的撰寫者,他的歌詞裡面,充滿了對人生的生命的體悟、感受,和具有某種哲理性的東西有人說他的歌詞寫得非常美,像詩篇一樣那麼美。但這件事情就引起的轟動比較大,因為一開始人們猜測就是Bob,很可能拒絕接受諾貝爾文學獎。原因是大概將近有20多年的時間,諾貝爾文學獎,再也沒有授給美國的作家,大概最後一次是1993年。那他們在某種說法上說呢,美國的作家呢有點兒像白癡,就是他沒有文學的內涵,這是紐約時報一篇報導當中,觀點報導當中自己說的。那咱們個人沒有看過那麼多啦,這個不好評論,我只說公眾的評論。

但是在這個背景之下,它提到了一個說法,紐約時報這篇文章裡,提到說Bob為什麼保持沉默?原因Bob本身就是非常具有個性的。他對公眾事務,對周圍的環境,有著他自己獨到的看法,而他自己很少跟公眾媒體之間有互動,很獨立。所以變成了他在某種程度上,在輿論環境中,好像不是那麼合人緣,大概是。但那篇文章裡提到了一個說,在1963年,在Bob發行第4個唱片專輯的時候,當時其實有另外一個人叫作薩比,這是我大概記得啦,大概叫薩比,那個人是個哲學家。據說他當時也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可能略有差距,我們只是跟大家分享這故事。當他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時候他拒絕了,拒絕接受這份獎,原因是什麼?在他的薩比的作品當中,他闡述過一種概念,人要有獨立的自由,當人們去接受,有些人去接受這樣的獎項,類似啦,當接受這樣的光環的時候,他失去了自己。

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能體會到這個含意,他失去他自己,為什麼?諾貝爾文學獎,是世界上著名的獎項,他在世界範圍內,太多的人對他有著這種期盼,有著這種認識,有著這種榮耀。而一個人,獨立的作者的人,當他被授予諾貝爾文學獎之後,他在公眾中將失去他獨自的特點,失去他獨自生命的自由,這是個不得了的看法。但當我看到這觀點的時候,我百分之百的認同。他提出的說法是:在現實的人生活中,太多的人生活在別人的眼睛裡,生活在別人的嘴中,什麼意思?過分注重別人對自己的看法,而掩蓋自己去迎合別人的看法。你拿出來的是欺騙,是虛偽,給整個客觀的環境,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同學、你的同事,你為了迎合他們,你卻拿出了虛假的你,你的一張臉,這是真的,這是真實的。他說但是當你習慣之後,你已經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在哲學上哪它有這麼一個詞,我忘了那個詞怎麼說了,就說人生活在這樣一個氛圍中,你看起來他在迎合別人,他得到別人的讚譽,但真正失去的是他自己的自由。
 

六中全會氣氛緊張「習核心」正式確立?

六中全會結束,我們看到美國之音有篇評論,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六中全會氣氛緊張,習核心正式確立了嗎?這氣氛緊張咱們不知道,我不知道它為什麼這麼說。高文謙,比較有名啦,高文謙說:六中全會最大的看點,就是習近平被樹立核心,在年初的時候進行了各種造勢,那所謂核心就是有最後的決定權,用鄧小平的話就是拍板說了算。然後他提到黨內整風,說當時延安整風的時候,毛澤東就有最後決定權,但是習近平大權在握,並沒有最後決定權。那在黨內高層博弈中,那一票沒有否決權,最後還要數票數,所以這就是問題所在。所以這裡我提醒大家,在過去的時間裡,這次六中全會結束了,所以在他評論當中哪,認為哪其實習近平拿到了核心,他的權力也並不像大家想像那麼樣。所以在我節目當中講過,他根本沒有大權在握,他就是保命,他的所有的過程中,都是奪取權力的過程。高文謙接著講:一個人掌握絕對權力,高居法律之上,不受監督,對中國人來講顯然是禍而不是福。第一:違反民主、憲政和潮流;第二:毛澤東當年就是這樣胡作非為;第三:上台之後的所作所為已經左相畢露開倒車,比薄熙來還薄熙來。所以我覺得這就是,剛才說的是那麼回事,你說說這又回來了。

程曉農他說恢復個人集權,主要是形勢所迫。那我個人覺得這個就是在理,不是他要不要的事兒,是他只能這麼做的事,就這麼點事。他說以目前的情況哪,叫不反腐敗大船已千瘡百孔,一反腐敗高層的權力割據處處掣肘,那這就是我們目前看到的情況。反腐敗也完蛋,不反腐敗也完蛋,所以反腐亡黨,不反腐亡國,反腐亡黨,國家留下,從三中全會他今天主政者,他在順著這條路走,因為他只能這條路,他沒有別的路。自古華山一條路,就這麼回事,對吧!所以文字遊戲是沒用的,這都是真刀真槍玩命。這文章因為它講的很全,其實我個人覺得,就是這麼一個彼此更替的過程,從89六四之後,江澤民上台之後,這20多年最大限度放縱人的慾望,摧毀人的道德,走到了今天,所以我說習近平端了一個金盆,那都是慾望,你只能叫它金的,盆裡頭都是屎,就這麼回事。

陳破空:習近平追求核心地位四年勉強如願,證明中共一黨專制的弊端深重。在民主國家領導人被選上台,受到人民授權,立刻就成為了核心,大權在握,可以放手施政,根本用不著通過與同僚展開權力鬥爭,來謀取核心的地位,更不用看政治老人的眼色,所以四年來對於民選領導而言,應該專心治理國家。但在中國我們看到了,是完全在權力鬥爭中的苦苦掙扎,所以一黨專政是條死胡同,那中共喉舌嘲笑美國大選,不如嘲笑自己一黨專政下的閉門內鬥,啞劇背後的鬧劇和悲劇。那我個人覺得,那陳破空先生就看得比較明細,對不對?一切都是你中國共產黨一手造成的,核心不核心就這麼回事。那在我的眼睛裡說得很清楚,這一份核心如果他是勉強獲得的話,就預示著很快的將來翻天地覆的改變,沒出路的。
 

加冕領導核心易 建立政治平衡難

香港的東方日報寫了篇評論,加冕領導核心容易,建立政治平衡難。習近平加冕核心擁有最後的裁決權,但路途不平坦,擺在他面前有兩大政治困難。一個:如何形成政治平衡?它說當局通過反腐整風,將團派上海幫幾乎打沉,只留下太子黨獨大。原有三足鼎立,相互牽制的政治格局被打破,那由於中共實行一元化的領導,沒有派系的制衡,更易使得政治走向極端化,一旦領導人身體有恙,不排除更大的政治動亂。那它的原因是什麼?中國共產黨制度的罪惡,對不對?第二個:接班問題。提到了胡春華、孫政才接班等等,接班制度本身就是邪惡的,接班制度本身就是對中國老百姓的汙辱,還談什麼接班,對不對?什麼獨裁、接班都是扯蛋,都反應出中國共產黨的邪惡。而很多朋友受著共產黨黨文化的教育,就給人順竿爬,就像侯寶林說的那個相聲,我把手電打開你爬上去,那哥兒們說了,郭啟儒說了,我爬上去你關電門我掉下來了,兩個人說得挺明白吧,談論共產黨的接班制、談論十九大、談論這些跟那個東西是一樣的,只不過大家腦子裡被灌輸了這東西,自己習慣而已。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