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六中全會」回答了什麼?世事關心(400)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1 月 01 日訊】 

 

10月24-27日,中共的第十八屆六中全會召開,習近平成功晉升“核心”,這意味著什麽?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核心具有拍板的意義,他可以拍板,是鄧小平時代提出來的。”

圍繞著“六中全會”,異常跡像頻頻顯現,透露出怎樣的微言大意?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610辦公室’它的職能就是迫害法輪功。巡視反饋裡面說:中央610辦公室‘離落實依法治國有差距’。實際上是種間接的說法,等於間接是說,它在鎮壓法輪功這個行為上有違法的成份。”

今年秋天共產黨的中央全會回答了一些問題,也把更大的問題留給了後邊。

方菲(Host/主持人):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方菲。中共的第十八屆六中全會終於在10月27日落幕收場了。海外輿論對這次全會的興趣超過了之前的幾次,早在半年之前就有海外媒體討論,這次會議將是一次權力較量的重要關頭。會議公報首次以“核心”稱呼習近平,這標誌著權力的遊戲發展到了哪一步呢?中共的這次中央全會以何種方式回應了所面臨的挑戰呢?這一期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這裏就是被稱作“全中國最神秘賓館”、“最戒備森嚴賓館”的北京京西賓館。它既是中共的高級地方官員到北京以後的指定居住地,也是黨的若幹重要會議的召開地點。今年10月24日至27日的中共第十八屆六中全會就在這裏閉門召開。

與每年鑼鼓喧天開幕的人大、政協“兩會”相比,共產黨的中央全會表現上要低調得多。這裏沒有穿著鮮艷的少數民族代表、也沒有在門口拉住中央委員采訪的媒體記者。所有事情都發生在賓館密不透風的水泥外墻後面。按慣例,中央全會的召開期間,官方媒體不做廣泛的報導,會議結束當天會通過新華社發布會議公報,對於多數人來說,這是了解會議內容的唯一渠道。

新聞視頻:“全會號召,全黨同志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全面深入貫徹本次全會精神,牢固樹立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

六中全會的會議公布在27日晚間發布,首次以“核心”稱呼習近平,成為這份6000多字會議公報的最大看點。習近平從此成為繼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之後,中共第四位被稱為“核心”的領導人。也標誌著中共最高層的權力格局出現了顯著的變化。

方菲(Host/主持人):關於習核心的提法有何意義,先聽一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方菲(Host/主持人):“在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公報裏,首度正式出現了‘習核心’的提法。您認為加冕‘核心’標誌著中共高層的權力博奕進展到了哪一步?”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這個‘習核心’的提法可以說習近平、王岐山陣營苦苦鬥爭了四年得來的成果。那麼包括今年都是一波三折。這次為什麼習核心能夠出台,是威脅+妥協的產物。威脅就是在六中全會之前,習、王採取了一系列行動。比如通過香港《成報》進攻劉雲山、張德江,並通過中紀委查辦中聯辦和港澳辦,來震攝二張一劉江派的代理人,這是一個震攝和威脅。我們也看到這次的六中全會公報有一些妥協和交易的字眼,所以習和劉顯然提出了條件。這個文本中除了提‘習核心’以外,又提出了一些平衡的說法,比如說,集體領導制是黨的根本制度,要堅持集體領導和個人分工相結合的原則,然後說,任何組織、任何個人、在任何情況下、以任何藉口不得違反這項制度,強調了集體領導,並沒有過渡到像外界所說的,從集體領導過度到一人專斷的階段,也就是說這是平衡的結果。習、王不得不做出妥協,因為他動手抓現任的政治局常委、現任的政治局委員,還比較為難。那麼不得不做出一定的妥協,達到一個階段性的成果——就是‘習核心’的確立。”

方菲(Host/主持人):關於中共再現“核心”的意義,再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方菲(Host/主持人):“您認為習近平被稱‘核心’,對中國的政局走向將帶來怎樣的影響?”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最起碼在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之內會給習帶來一個比較明顯的優勢。按照中共在1980年通過的《黨內政治生活準則》,書記和黨委會成員之間不是上下級的關系,是平等關系。所以黨的總書記和別的常委比,只不過是他的話語權的範圍寬一點。打個比方,常委們各據一方,個管一攤,是分割天下的諸候,總書記是諸侯中比較大的一個,是諸侯的召集人,別的常委不一定要聽總書記的。但是中央委員會是黨的最高權力機構,它賦與了總書記一個核心的地位,別的常委從名份上講就有必要服從他了,他就成了加冕的最高決策者。在政治局常委會上很多問題就可以決策了,沒必要通過各種領導小組來迂回操作了。政令能走出中南海,走到哪一級,還有個更大範圍官僚系統再造的問題,這就需要更長時期、更艱難的過程,但習近平已經取得了一個重要的優勢,在與江派常委的較量中取得了一個關鍵戰果。”

新聞視頻:“為更好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鬥爭、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經受「四大考驗」、克服「四種危險」,有必要制定一部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準則……”

所謂《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幹準則》,在六中全會通過的文件裏排名第一。在共產黨內,“政治生活準則”並不是一個經常被討論的話題,上一次通過此類文件是在1980年2月底的第十一屆五中全會上。那是在十年文革之後,中共黨史上的所謂“撥亂反正”時期。當時所制定的“準則”裏,一項重要內容是“堅持集體領導,反對個人專斷”。

全會通過的另一份重要文件是所謂《黨內監督條例》。關於“反腐倡廉”的文件、條例,已經多如牛毛。單單在中共的十七大之後,就頒布過《黨員領導幹部廉潔自律從政若幹準則》、《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國有企業領導人員廉潔從業若幹規定》,《實行黨政領導幹部問責的暫行規定》,等等文件。

新聞視頻:“堅持黨內監督和人民群眾監督相結合,增強黨在長期執政條件下自我凈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

盡管會議的公報提到了“五位一體”、“四個全面”、“黨內監督”和“人民群眾監督”相結合等新穎的概念。但所謂“監督”仍然是共產黨的自我凈化,而且必須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的領導下進行。

方菲(Host/主持人):關於中共的本次中央全會有何成果,來聽一下海外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方菲(Host/主持人):“您認為中共的十八屆六中全會通過那兩個文件,《黨內政治生活準則》和《監督條例》,能在多大程度上改變共產黨的風氣?”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通過的兩個監督條例,不管是條例還是準則,並不是要真正要改善什麼風氣,就是要表示要黨內對習近平效忠,黨內高級幹部、高級領導人要對習近平效忠。顯然這次 ‘習核心’是各方討價還價的主要話題。因此對習、王來說能夠取得‘習核心’的提法和確認,因為核心是拍板的意義,就是說他可以拍板,是鄧小平時代提出來的。毛澤東時代不提核心,因為毛澤東一言九鼎。鄧小平在他退休前,他說他是第二代核心,他冒充第二代,其實他和毛澤東都屬於第一代,開國的第一代。他稱第二代的原因,就是要抹殺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的歷史地位。當時鄧小平就順便說了句:我在,我說了算。我不在了,誰說了算。他就形式上指定江澤民為第三代核心,這是核心一詞的由來。但是江澤民有了私心,後來胡錦濤上任,江澤民不轉讓這個核心給胡錦濤,而稱為‘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連以胡錦濤為首的黨中央都不肯說。事實上潛台詞是說核心還是江澤民。到了習近平時代對核心的說法非常的在乎,如果習近平不能稱為核心,就說明江澤民這個核心還存在。當習核心出台的時候,說明江核心終止了,壽終正寢。習核心正式取代了江核心。”

傳言紛紛的較量,在十八屆六中全會上發生了嗎?

方菲(Host/主持人):幾十年來,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中共的重要會議總是按照預定的調子演繹。這回的六中全會,從官方媒體的報導和會議公告看,似乎也是全黨團結、波瀾不驚。但海外分析者普遍認為會議背後鬥爭的激烈遠遠超過它的表象,很多重要的較量將圍繞這次會議發生。先請雪莉介紹一下這方面的觀點。

雪莉:謝謝方菲。早在這次開會的前半年,就有香港媒體預測六中全會和明年的中共十九大上,中共體制會有難以預測的變革。這種變化,按政治地震級數由低到高排列,可以總結成這樣幾項:改變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的年齡劃線、取消總書記只能幹兩屆的任期制、或者幹脆取消常委制。

人事問題,一直是外界對共產黨重要會議的預期。今年的前9個月,也確實在各省、直轄市和軍隊都進行了密集的人事調整,所以不少外媒認為,六中全會將為中共十九大做人事布局。還有分析認為會議上將討論官員財產公示的問題。

以上預期從會議公報看,可以說都沒有直接的顯現。官員財產公示制度是國際通行的反腐利器,在中國也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被提出來,可是在洋漾著反腐敗決心的六中全會公報裏,仍然沒找到絲毫暗示,表示這個制度可能在中國被實施。至於說高層權力換屆規則修改的問題,有海外媒體相信在六中全會上已經達成了結論,有海外中文報紙將王岐山的去留稱作“王岐山指數”,視它為判斷未來中國政治的標尺 。

方菲(Host/主持人):謝謝雪莉。關於這次中央全會背後可能發生了哪些較量,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方菲(Host/主持人):“關於之前傳聞的,改變政治局常委留任的年齡劃線,不設接政班人的問題,您認為在六中全會上能達成結論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這次的六中全會只有一個話題,就是‘習核心’,因此其它話題都推後了。比如說,王岐山是否留任的話題;習近平是否有接班人的話題;都推後了。不過本次出現了一個苗頭,就是李鴻忠。李鴻忠唯一受到了中紀委的表彰,現在中紀委不僅管反腐,還管政治忠誠,還管一些紀律,既可以懲罰幹部又可以表揚幹部。因為李鴻忠在年初帶頭喊出‘習核心’,在這次六中全會也是帶頭喊出‘習核心’,所以李鴻忠對習、王來說就是有立功表現。那麼李鴻忠的政治行情看漲,雖然他是一個吹牛、阿諛奉承、溜鬚拍馬的人,又是一個奪筆省長、扼殺新聞自由的所謂的湖北省省長。這個人官運亨通,極有可能進入政治局,甚至有可能在‘十九大’二級跳,進入政治局常委,這個人根據他的年齡、根據他的表現,將來被指定為習近平的接班人的可能性存在,但是這個人被指定接班人的話,中國政治的走向應該說是黯淡。我認為習、王不應該對李鴻忠如此重用,只可利用,而不可重用,這是古代對阿諛奉承的小人一貫的作法。”

方菲(Host/主持人):在戒備森嚴的京西賓館裏發生了哪些鬥爭?再聽文昭的看法。

方菲(Host/主持人):“外界之前多有猜測,關於常委制、接班人這些爭鬥將會隨著中央全會的召開有所反映,您認為它真的發生了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從當前的形勢講,這種爭鬥必定發生,至於在中央全會的會場上是怎樣反映出來的不好說。因為中共的會議公報常常並不能反映會場上的實際氣氛,基本不會反映出分歧和爭吵的部分。當然習近平會防止這樣的情況在會議過程中出現,會盡量在召開會議之前就把重要議題變成定案,讓中央委員會接受。或者有一些安排他暫時搞不定,也不能讓中央全會上出現他被將軍的情況。由於第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的常委會本來就是個過渡的安排,七常委中有五個到明年年齡都要超過68歲,所以最高權力席位的安排必然出現激烈的博奕。中央全會是黨的最高級別的活動,權力的遊戲歸根到底就是人事安排,所以它就會在會議過程中體現。這個會議過程不僅包括開會那幾天,同樣也包括圍繞著這次會議所做的全部桌下勾兌,所以這些爭鬥發生了嗎,肯定是發生了。只是具體形式外界不了解。”

圍繞著六中全會種種異常現像,又透露出什麽信息?下節繼續探討。

從10月17日開始,八集反腐專題片《永遠在路上》,在每晚8點的黃金時段開播,連播八天,覆蓋了十八屆六中全會的會期全程。片中有眾多落馬的省部級高官出鏡,沈痛反省、深刻悔罪。白恩培、周本順、李春城、李錫文等前高官素顏出鏡,演員陣容強大,算是開創了中共反腐敗教育的一個先河。

唐靖遠(時事評論員):“從這個片子對眾多大老虎集中展示,輿論轟炸的手法來看,已經有營造‘貪腐集團’的意味。那麽他一旦推出貪腐集團的概念,必然會涉及到這個集團的總頭領是誰?”

值得注意的是,這部專題片的制做單位是中紀委宣傳部和中央電視台,中宣部在這裏缺位了。

在六中全會召開之前,還有另一些引人注意的現象。10月11日有消息指,國家網信辦發出一份通知,暫停《財新網》被其它網站轉載的資格兩個月。與中紀委關系密切的《財新網》突然遭到嚴厲處罰讓人們感到意外。這次處罰的原因據說是《財新網》支持律師們反抗新的《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今年早些時候,《財新網》也遭遇過報導接連被刪的待遇,但是受到這種“扼住喉嚨”式的處罰,還是第一次。

中紀委第十輪巡視的反饋工作,也在六中全會前也交卷了。在這一輪被巡視單位裏,引人注意的有公安部和中央610辦公室。公安部被巡視組批評反腐力度不夠;而中央610辦公室則被指“落實依法治國有差距”。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中央610辦公室,他的職能就是在做迫害法輪功。巡視反饋說610辦公室‘離落實依法治國有差距’,是種間接的說法,實際上就是說,它在鎮壓法輪功這個問題上,有違法的成分。”

這些事情因為發生在六中全會之前,其折射的背景引起了諸多揣測。

方菲(Host/主持人):結合六中全會相鄰時間發生的一些事,反映了怎樣一種局面,來聽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方菲(Host/主持人):“六中全會前對《財新網》的處罰,很多解讀認為是掌管宣傳的劉雲山的反撲。請您分析一下,六中全會結束後,這種反撲還有可能發生嗎?”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財新網》背後有中紀委書記、政治局常委王岐山這個靠山,所以劉雲山也不得不投鼠忌器有所顧及,所以對《財新網》的處罰非常輕微,最多在經濟上、廣告上有點損失,在實際上並沒有構成損失。跟《炎黃春秋》被接管、《共識網》被關閉的損失不一樣。那麼這樣一個博弈,也就是說二張一劉還有相當反撲的勢頭。通過六中全會決議公報來看,也可以看出他們之間的討價還價。也就是說在未來的一年,當十九大的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沒有成立之前,還是十八大的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在運作的時候,習近平和王岐山仍面臨如何以少克重。習、王的反腐贏得了民心,失了官心,可以說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引起了很大的不滿。就包括這次六中全會前李鴻忠喊出了習核心,但是幾乎其他人沒有跟進。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習、王仍然會謹慎的處理十八屆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直到換屆之後,真正換上習家軍或習近平的人或忠於習近平的人為止,那麼才真正是習近平能否展示他的政治理念,他的政治理念究竟是什麼,他的政治宏圖究竟是什麼,到那個時候才明朗。”

方菲(Host/主持人):“您認為六中央全會習近平是否達到了他的目的,未來還有哪些障礙要清除?”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至於說習近平通過六中全會有沒有達到他的目的,應該說階段性的達到了他的目的。就是苦苦鬥爭了四年,姍姍來遲的那麼個‘核心’的稱號,這也可以說是一黨專制的弊端,昭然若揭。一黨專政下接班人制度已經失效,一個領導人上來,居然需要四年的權力鬥爭才得到一個核心的位子、得到一個一言九鼎的位子,而且還需要一個換屆,在第二屆施展自己的政治報復。如果是一個民主的國家、一個民選的領導人,經過選票選上來,得到了人民的授權,他馬上就有處理國家的大權。他用不著跟同僚展開權力鬥爭,也用不著跟政治老人展開權力鬥爭,防範政治老人,他本身就可以一言九鼎,所以中國需要民主化,腐敗的重申需要人民的監督,需要民主化。而經濟的下滑、經濟瓶頸來自於政治體制的遏阻,政治體制發展的瓶頸也需要民主化,如果習、王大權在握之後,不順應民心推行民主化、政改的話,那只能讓中國政治再次陷入死胡同。因此習、王將來如果有新政的話,民主化應該是唯一的方向。”

方菲(Host/主持人):最後再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方菲(Host/主持人):“六中全會召開的當下,其實中共面對著很多緊迫的挑戰,有金融風險、社會矛盾等等。您認為這次會議是否回應了這些挑戰?”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共產黨的黨建理論是,越是外部環境艱難的時候就越要抓黨的建設,實際就是搞權力鬥爭、統一思想。這也符合它對社會治理的認識,在危機出現的時候,第一重要的是解決官僚系統執行力的問題,而不是從社會規律出發研究解決方案。不管怎麽處理,一個有執行力的官僚系統就能起到控制危機的作用,至於解決方案科不科學,可以慢慢研究。解決執行力首先在解決高層的抵制,讓政令走出中南海。在中共面對的諸多挑戰,歸根到底是人心向背的挑戰,反腐對這個挑戰的回應是很有限的。比如鎮壓法輪功已經17年了,你不糾正這起冤案,只是抓一些腐敗的政法官員,並不能贏回人心。現在有幾十萬份訴狀控告江澤民,已經寄到高檢,你的承諾是有案必立、有訴必應,壓制這麽多狀子不辦,又如何讓人相信你依法治國的誠意呢?中共的六中全會顯然還沒辦從這些層面來回應人心向背的挑戰。”

方菲(Host/主持人):中共內部的鬥爭處於何種狀態,人們或許有不同看法。但在一個問題上是有共識的,就是中國正處在所謂“改革開放”以來,一個深刻變化的關頭。不論是經濟發展模式,還是社會管制方式,都需要做出相應的改變。問題只是中國的執政當局打算朝哪個方向變,能不能順應文明的潮流。這將影響千千萬萬人的命運,也包括當權者自己的命運。謝謝收看這集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完)

 

====================================================

策劃:宋元晦

撰稿:宋元晦

剪輯:柏妮 郭敬 淩帆  Lynn Lin

攝影: Jimmy Song

特效:Harrison Sun

文稿整理:Merry Jiang

合成:Sherry Chang

反饋請寄:ssgx@ntdtv.com

主持人飾品由 雲坊手工飾品 Yun Boutique提供

新唐人電視臺 世事關心

https://www.youtube.com/c/世事關心

2016年11月


 

====================================================

  

 

《網門》  https://git.io/ogate

現在大陸觀眾不需要翻牆突破網路封鎖,直接登陸《網門》網站(https://git.io/ogate),就可以看到我們和其它精彩節目。

請使用Chrome、火狐等瀏覽器,國產瀏覽器內置屏蔽。

Https://git.io/ogate

有感於中共實行網絡過濾與封鎖,民眾迫切需要了解真相。一些志願者懷著對中國社會和中華民族的責任感與使命感,創辦了一家分享全球精萃資源、擁有優秀網路技術的網站——《網門》。

《網門》揭開網路時代的新視角,引領網路時代的新風尚。《網門》適合手機、平板、電腦等所有網絡終端用戶。

《網門》無須翻牆,是穩定長效的安全網址。只要把網址保存在手機瀏覽器的書籤中,或保存在電腦瀏覽器的收藏夾中,就可以隨時打開《網門》,獲取全球精萃資源。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二:  21:30

   週六:  9:30 am

美西:

   周二:   21:30

   週六:  12:30pm

==================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