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生:真小人贏了偽君子 今日點擊(2686-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1 月 14 日訊】          提要
世道人生:真小人贏了偽君子
極權強人政治不是民主的失敗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抽空看了叫奇異博士,我也注意到國內呢,在同時間跟北美的同時間在播出,那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在看過這個電影。那這個電影如果大家看的話,其實跟我們節目當中的,很多現象都掛勾了。裡面最關鍵的一個,我們在節目中一再跟大家分享的,靈魂跟肉體是兩個生命體,那靈魂跟肉體是兩個生命體,在現實的環境中,它最直接體現在是一種修煉上的文化。而作為現代科學的,現代菁英的科學的哲學的認識,就是影片裡面的男主角奇異博士,對吧!那他是在醫院當中首屈一指的,最著名的腦神經外科專家。他看不起別人,別人還就得服他,結果他出了車禍了,這雙手完蛋了,結果他自己治不了自己,那他只能乞求深藏在尼泊爾的,這樣的修煉的人。

他只能乞求人家,那乞求人家的原因,人家也明確說了:修行的文化不是給你治手的,是有著更深的境界,但它能夠使得你的手好。我覺得是一種應景囉,在今天的環境,在我們看到川普以意外的方式,打敗了、摧毀了菁英主義。那在中國的社會當中呢,其實我們同樣看到有著類似的內涵。我個人覺得滿有趣的,真的應對了咱們節目中我說了,2016年是命運和靈魂的一年。一個人的命運當他失去了他的能力,本身操控的時候,他才去能認識自己的靈魂,這就叫聰明的愚蠢。現代的菁英的科學的一切的,聰明的愚蠢就在這裡。
 

世道人生:真小人贏了偽君子


那蘋果日報連續寫了兩篇文章,針對川普獲勝這件事情,我覺得非常有看點。第一篇文章這麼說的:真小人贏了偽君子。這是蘋果日報的老報人李怡老先生寫的。大選結果讓世界大部分的評論家,都跌破眼鏡,川普不僅是一個政治上的初哥,而且初哥就是雛啊,菜鳥。也是口不擇言,選舉工程和公關關係大大失色,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怎麼就贏了?所以我的說法就是命運。對吧!因為要投誰的票,不該投誰的票,那每個人有自己的選擇,這東西根本沒辦法統一。共和黨人士也好,民主黨人士也好,他其實集中在某些具體的,一定數量的氛圍中,而大多數選民,可能相當數量的選民,只是從自己的角度去考慮,對不對?加入黨派的人數與整個美國人數,它有一個百分比的,它有一定數量限額的。

也就是說,這是一種自然的反應,這是一種命運的所在,沒人能解釋,沒人能解釋是一種命運的所在,不就表現出今天菁英的科學、菁英主義和現在訓練出來的被灌輸、被教育的很多東西,都是虛假的、欺騙的,是掩蓋人性真實的一面。我以為李怡老先生在這點上,其實他也在揭示出這麼一份真相哪。文章講:川普口無遮攔,說話又不好聽,顯然不是一個正人君子,但他勝在了夠真,我們節目當中跟大家評論過,對不對?很多美國人認為他是性情中人,是個真小人。性情中人隨著性子來,但隨著性子來大家看到的是他,是一個真實的他。希拉里,希拉里樣樣做的都很得體,但是這種得體本身讓人感覺到一種虛假,被揭發出來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包括她背後的金融科技企業的金主,她掩蓋不住的政客的嘴臉,讓人們覺得她是個偽君子。

傳媒恐嚇川普當選會帶來災難,但並沒有把選民們嚇倒,所以真小人戰勝了偽君子。真小人戰勝了偽君子,這是一種回歸的概念,這是一種揭穿今天當今社會中,盛行的菁英文化的一個,非常銳利的一件事情。你承認不承認就這麼回事,所以其實有時候,我在講那個問題的時候,我覺得也滿有趣的。本身他PhD也好、Master也好,本身他不是一個,不是一個麻煩的事。麻煩的就是這個社會把這個東西,營造成一種虛假的價值觀,使得人們失去了自我,真實的生命的感悟,盲目的去追尋只要我拿下PhD,只要我拿下金融與數學本身相結合的什麼Master之後,我就可以掙多少錢,我掙的錢就是滿足我的慾望,就是滿足一個慾望動物的本身的,無盡的嚮往,卻直接傷害你生命的真實的本來。所以這也是我們節目當中相當唾棄的,我跟大家講過一個,在最早期的這個週末視頻當中,我曾經引用過一個德國拍的片子,我是誰?一個男人風流倜儻,從早上起來進入公司,在街上,那他應對自如,非常的典型的菁英。到了晚間出去吃飯,打什麼領帶、戴什麼領扣、穿什麼西服、開什麼車,他都非常講究。回到家之後,當他脫了衣服一洗澡,他對著鏡子說:我到底是誰?這就是菁英主義,今天在中國很多人追求的、盛行的。那在美國今天在被川普的出現,一舉擊碎的就是這東西。

文章講:菁英哲學的說法,就是人人都在告訴你,這個事你不能夠做,那個事你不能做,還有這種話你不能說。但是川普不是,川普就是一個,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的人,川普只說心裡話,那些話有時候不中聽,有時候中聽。川普在他的競選過程中說:我就是一個為美國人民,戰鬥的政治門外漢,我不是來選舉世界總統的,我就想當美利堅合眾國的總統,從現在開始,我就是要把美國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非常直接了當,對不對?那從這個角度上說,人們說他,共產黨也說他叫民粹主義。那其實你放在共產黨詞,你說他是不是愛國主義?他是不是熱愛他的國民?所以我跟你講,就是那些文人墨客,在報紙上、在文字上,展現著他們菁英的過程中,就在助紂為虐般,扼殺著人的靈魂的真實。所以這件事情的出現,在我的角度裡,就是一個命運的回歸。
 

極權強人政治不是民主的失敗


另外一篇文章,這個人叫任建峰是執業律師,他講說:極權強人政治不是民主的失敗。那文章裡提到川普是一個長期在脾氣上,容易極其暴躁、挑釁、挑起種族仇恨,那歌誦極權的強人,視國際盟友為無物,鼓吹使用核武器,經濟思想封閉,從商時長期剝削員工與生意夥伴,無視女性權利,甚至多次侮辱侵犯女性,歧視殘疾人士,主張不切實際的政策的大壞蛋,卻成為了美國歷史上,絕無前例的贏了有學歷的,有從政經驗的候選人。川普還有人說,紐約時報好像登的,說問他最近讀了什麼書,川普想不起來自己讀什麼書,後來就說他不是一個讀書人。那在西方社會、主流社會當中,說美國總統不是一個讀書人,這簡直不能接受了。對吧!所以在我的概念當中,其實他同樣打破了菁英主義。

那文章寫得很長,我們主要跟大家分享說,為什麼川普的出現,並不是民主的失敗?它說首先極權或者半極權,不一定能夠出賢能,那在北韓我們看到的,看到金氏家族他不是賢能;俄羅斯的普京,也不見得有那麼能耐。民主的主要作用,並不是一定能夠選出賢能,而是計算偶然遇到狂人,只要大家能夠希望抵抗,希特勒那種把民主變成獨裁,狂人都會有被人民,以和平方式踢走的可能。實際就是講說:它這裡也提到了希特勒,就是怕狂人在民主的背景下,出現了那種希特勒式的人物,那作為美國的社會來講,它同樣有著民主的框架,它認為這種事情的發生的可能性比較小。第二:它說這一次美國選舉,也不能說是民主的失敗,無論美國或者其他國家,最偉大的或者最賊的領導,再者這一次的結果,究竟是民主失敗,還是以開明自居的讀書人,漠視了民眾聲音太久呢?這是一個現象。它是一個民主的過程,它是一個這個體制當中,在演變的過程中,走到了今天,對不對?那人間就是相生相剋的道理、相互報應的道理,把任何一個東西絕對化,你必將失敗,這就是奇異博士當中講得非常清楚的道理。這世界上有男有女,當任何一個東西,你給它絕對的時候,你必然會招起原來的東西,那我覺得不是一個制度的失敗,不是民主的失敗,是它一種人的本身的回歸。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