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獲勝 美國的挑戰和機遇 世事關心(403)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1 月 16 日訊】【世事關心】(403)川普獲勝 美國的挑戰和機遇:歷時超過一年的美國大選,終於在上週二,11月8日塵埃落定。原來在幾乎所有的民調中都小幅領先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在開票之後卻出現了選情崩盤,不僅在多個關鍵的搖擺州落敗,還歷史性地丟掉了北方的幾個民主黨的傳統票倉,最終只拿到了228張選舉人票。而川普贏得了290張選舉人票,成為了地45任美國總統。這一逆轉的出現是偶然還是必然,對於美國的未來又意味着什麼?本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一起來探討。


川普當選,出乎絕大多數人的預料。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但事實上,只有一項民意調查,不是加州做的那個,而是來自《投資者商業日報》的調查,總體上是非常接近於大選結果的。」

選前幾乎所有民調都沒有測準民意,這是為甚麽?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確實有很多人可能不願意與民意調查員談話,也不願意告訴他們實情,即他們投票時將怎麼做。」

川普總統將怎樣團結一個分裂的國家和分裂的共和黨?

方大為先生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他說今天不是我個人的勝利,是我們的勝利。他就強調這一點。他說我要當所有美國人的總統,而不是共和黨和茶黨的總統。」

雖然困難重重,但美國人出人意料的選擇——川普是否會帶領美國人民走上一條全新的希望之路?

Ethan Epstein先生《標準週刊》副主編:「這次大選是給美國、美國公眾和美國政府壹次機會,證明民主是極其強大的,國家能經受起像這樣的巨大轉變。」

蕭茗(Host/Simone Gao):各位好,歡迎收看《世事關心》。歷時超過一年的美國大選終於在上週二(11月8日)塵埃落定,原來在幾乎所有的民調中都小幅領先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在開票之後卻出現了選情崩盤,不僅在多個關鍵的搖擺州落敗,還歷史性地丟掉了北方幾個民主黨的傳統票倉,最終隻拿到228張選舉人票,而川普贏得290張選舉人票,成為了第四十五任美國總統。這一逆轉的出現,是偶然還是必然?對於美國的未來,又意味著甚麽?本期《世事關心》,我們一起來探討。

2016年11月9日,美東時間1點40分,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沒有從政經歷的商人唐納德-川普以279票比228票的差距,擊敗馳騁政壇三十年的希拉里-克林頓,成為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從黨內提名到兩黨對決,絕大多數主流媒體和政評專家都不相信川普能取勝。但開票後發現,與之前的民調形勢大不相同,川普不但拿下了佛羅里達和北卡羅來納這兩個原本雙方拉鋸的關鍵州,還贏得了賓夕法尼亞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這些傳統上屬於民主黨的穩固票倉。這三個州共有46張選舉人票,而希拉里和川普的差距是49張票,丟掉這三個州,對於希拉里和民主黨來說是意想不到的瀋重打擊。

共和黨候選人川普在北方各州的白人藍領選民中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高支持率。這部分選民在很多社會議題上立場保守,事實上是共和黨的潛在選民;在過去的選舉中,只是在經濟議題上支持民主黨的主張。然而,隨著國際貿易的發展,北方各州製造業的藍領工人,由於受外國廉價勞動力的衝擊,大量失去工作,經濟狀況不斷惡化。在絕望中掙扎的藍領工人似乎從川普身上看到一線希望,有許多人因此離開了民主黨。對於民主黨來說,這是一個深刻的教訓。

蕭茗(Host/Simone Gao):從積極的角度來看,北方各州的大選結果或許可以證明,在民主制度下,即使是經濟上處於弱勢的下層群體,也同樣能夠通過民主制度的正常運作,成為影響國家大政方針的一股政治力量。下面請雪莉為我們進一步介紹一下這次大選中不同性別、不同受教育程度的選民投票的情況。

雪莉:好的蕭茗。這次大選的統計表明,選民的種族背景、性別、年齡和受教育程度直接影響投票傾向。川普在白人選民中以58%:37%領先希拉里21個百分點,與四年前羅姆尼和歐巴馬的情況相同。真正的差別在於希拉里在非裔選民和拉美裔選民中的支持率只有88%和65%。而四年前歐巴馬的支持率分別達到93%和71%。從性別來看,川普在男性選民中領先希拉里12個百分點,而希拉里在女性選民中也同樣領先川普12個百分點,和上次大選基本持平。從選民的年齡層來看,65歲以上的年長選民中川普以53%:45%領先希拉里。30歲以下的年輕選民多數支持希拉里,支持率為55%。這一數字低於四年前歐巴馬總統得到的60%的支持率。總的來說,希拉里在少數族裔選民、女性選民和年輕選民中的支持度不如四年前的歐巴馬。

從受教育程度來看,在受過高等教育的選民中,希拉里以52%:43%領先川普;在只有高中以下學歷的選民中,川普以52%:44%領先希拉里。但是在受過高等教育的白人選民中,川普反倒以49%:45%領先希拉里;在只有高中以下學歷的白人選民中,川普的優勢達到了前所未有的67%:28%。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民調數據出現2-3個百分點的誤差屬於正常波動,在選前民調中領先3-4個百分點的希拉里在全國總得票數上最終還是會以1-2個百分點略微領先川普。但令人困惑的是,為甚麽這麽多的民調單位都低估了川普的支持率。聽一下我稍早對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Karlyn Bowman女士的採訪。

蕭茗(Host/Simone Gao):「為甚麼民意調查沒能預測川普的當選?」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民意調查用作預測並不準確,他們在反應美國民意變化趨勢方面更有價值。今日的美國要進行民意調查十分困難,很多人不願意接調查員的電話,會掛斷電話,因此很難建立類似選民的樣本,從總體上看這是大選中所發生的。」

蕭茗(Host/Simone Gao):「是否有很多隱蔽的川普支持者,他們不願意亮出自己川普支持者的身份?比如一些女性選民和一些自稱『未定』的選民?」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確實有很多人可能不願意與民意調查員談話,也不願意告訴他們實情,即他們投票時將怎麼做,根據在英國發生的情況,我們稱那種現象為『怕羞的保守黨支持者效應。選民不願意告訴英國民意調查員他們支持誰,我們在這也見到一些這樣的例子,常見的是被稱作白人工人階層的選民,他們不相信媒體、不信任民意調查員,不想告知他們將如何投票。」

蕭茗(Host/Simone Gao):「在眾多民意調查中南加大和《洛杉磯時報》做出的調查與其它的調查相比川普的受歡迎度要領先幾個百分點,我們現在看來那似乎更準確些,他們的調查方法有甚麼不同?」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在大選日那天,加州大學的民意調查顯示川普領先兩個百分點,他們用了一種很不同的方法,不同於所有其它調查使用的方式,它採用民意調查小組方式,顯示川普在這場選舉中大部分時間領先,這是一種不同尋常的方式,有可能更多的調查員會嘗試這種方式。但事實上,只有一項民意調查不是加州做的那個,而是來自《投資者商業日報》的調查,總體上是非常接近於大選結果的。大選日之前發佈了13項民意調查,不算加州做的那一項,因為他們用了一種不同的方式,這13項大選日前發佈的民調中,僅有一項預測了正確的結果。」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大選的結果告訴了我們甚麼,關於美國民眾和美國政治?」

Karlyn Bowman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我們有分立的選民,有些人認為是極其分立的,有些人說是勢均力敵,出口民調顯示出更加分立跡象。同時反映的尤其與2008年或2012年不同是兩位候選人都被十分負面的看待,選民既不認為希拉里-克林頓誠實可靠,也不認為川普誠實可靠,這是關於改變的選舉,有些人說民意調查員提到四項能力,對選民來說既重要又能影響其投票,其中之一就是帶來必要的改變,這部分選民極其傾向投票給川普,所以多方面來說這是一場有關改變的選舉,我們在關注川普先生將如何兌現(他的承諾)。」

川普當選,造成了何種衝擊波,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大選結果公佈之後,美股並沒有出現專家預測的暴跌,反而上演慶祝行情,道瓊斯指數甚至來到3個月前的高點。但另一方面,全美各大城市有上萬人上街遊行,抗議川普當選總統。

9日上午,希拉里發表敗選演說,呼籲支持者共同面對失敗,繼續為理想奮鬥,接納川普。

不過,在希拉里發表演說後的幾個小時內,全美十幾個大城市爆發抗議遊行,上萬名反對者走上街頭,燃燒肖像、呼喊憤怒口號、堵塞交通,表達對川普的不滿。

另一方面,股市的反應卻再次顛覆專家的預測。大選前,全球股市跟著美國撲朔迷離的民調上下起伏,標準普爾500指數出現36年來最長連跌9天的記錄,專家預測川普當選會引發全球股災。而實際上,週三美股收盤時,道瓊斯指數上漲257點(1.40%),達到三個月前的高點,標準普爾500指數和納斯達克指數均上漲1.1%,歐洲股市和油價也呈上揚趨勢,只有亞洲股市出現了下跌的情況。

蕭茗(Host/Simone Gao):川普當選,創造了美國歷史上的政治奇蹟。這對於美國和世界將產生怎樣的影響?來聽一下我稍早對東西研究所副所長David Firestein,方大為先生的採訪。

蕭茗(Host/Simone Gao):「這次川普的得票不如上次羅姆尼的多,但是希拉里-克林頓的得票更是比預計少了很多。所以有一個說法,川普沒贏,但是希拉里輸了。您覺得這種說法有道理嗎?」

方大為先生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我是覺得有道理的,但是我覺得對克林頓國務卿來講是一個很難的狀況。因為上一次的競選以民主黨的提名或身份競選的是歐巴馬,歐巴馬是一生中一次見到的一種候選人,歷史性、例外性的候選人。以前沒有像歐巴馬這樣的候選人,之後很長時間不會看到像他那樣的讓他的選民、讓他的支持者達到那種激動的程度,希拉里-克林頓和他比的話是沒有辦法比。」

蕭茗(Host/Simone Gao):「現在美國有一些很憤怒很失望的克林頓支持者,作為一位民主黨人士,您覺得川普先生怎麽做才能把這個國家團結起來呢?」

方大為先生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我想可能第一點,川普先生需要用一種新的語氣、一種像總統一樣的語氣,我覺得在11月9日凌晨,他接受美國人民決定的時候,也就是說宣佈勝利的時候,我覺得他充分的表現這種新的語氣。他說今天不是我個人的勝利,是我們的勝利。他強調這一點,他說我要當所有美國人的總統,而不是當共和黨和茶黨的總統。所以他用了一些很好的話,很好的言語來表達一種新的想法或者一種新的語氣表示他要當全國的總統,而不是一個政黨的總統,這是一個很好的信號,我很敬佩他那天晚上的演講。第二個就是關於政策議程。他有兩件事情可能要做,一個就是做一些在競選中所承諾的事情,因為這個對他的選民是很重要的。如果不做的話他自己的支持者就會開始有意見,甚至于于生氣或者憤怒。第二個他應該往中間想辦法,用一些比較靠中間的一些方案,關於教育、環保、或者稅政策、或者外交政策來講,他因該和國會的參議員或眾議院的少數黨,也就是民主黨進行一些合作,做一些實質性的工作。」

蕭茗(Host/Simone Gao):「您剛才說覺得川普先生週二晚上的勝選演說很溫暖很有包容性,那您怎麽看第二天早上希拉里-克林頓的演說呢?」

方大為先生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我覺得克林頓國務卿的演說很好,也是令人敬佩的。我想所有的人都很清楚,這次的失敗是令她心碎的一件事情。她說的可能輕了一點,她說這是很痛苦。說這件事情很痛苦說的太輕了,這是她一生的目標,終於失去了這個機會了。我從個人的角度、從一個人的角度,我同不同意她的一些做法或看法或者行為,這個先拋開,我做為一個人我很同情她,她為這個國家犧牲、為這個國家服務過、為了這個國家做了不少事情,這個應該是令人敬佩的。她那天演講的內容、語氣、和風度,我都覺得是非常可敬佩的。

蕭茗(Host/Simone Gao):「川普當選後,外交政策和貿易政策會有很大變化嗎?」

方大為先生David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如果我們現在談的是外交政策和美國對外政策的話,我認為在某些方面近期會有一些清楚的變化。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美國和伊朗的核協議,這是他競選中18個月的過程中幾乎每天都談到是一個很不好不好的協議,不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協議。我想近期,不一定是第一天或第二天,但是近期可能會取消這個協議。但是問題如果涉及到亞洲或中國的話,我覺得川普總統會持續歐巴馬或以前總統的對華政策,這個對華政策或者對亞洲政策總的來講,基本上是要有兩黨的共識,就算川普總統在競選的過程中的確經常談到了中國、經常談到了中美貿易問題、紅字、美國製造工作機會的流失等等,但是我覺得他不會一下子改變這個政策,當然還有另一方面,國內政策也會有一些很大的變化,歐巴馬健保,我可以肯定的說在近期就會取消的。還有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也會有一個跟歐巴馬總統政策完全不一樣的提名。」

川普當選後共和黨的分裂將出現何種態勢,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在8日的大選中,除了選出新總統川普以外,還選出了496名新的國會議員。國會參議院和眾議院的主導地位,都被共和黨贏得,美國政壇形成了獨一黨派在主掌白宮的同時、佔據國會參眾兩院多數席位的罕見局面。

之前,民主黨一直打算趁共和黨在大選期間的內部分裂,重新奪回國會參眾兩院的掌控權。然而,在參議院選舉中,民主黨隻增加了1個席位,佔據48席,共和黨則贏得51席,保住了多數黨的地位。在任期兩年的眾議院435名議員席位爭戰中,民主黨從原本的188個席位,增加至192個,不過,佔據了239個席位的共和黨,掌握了眾議院的絕對控制權。

對於總統來說,自己所在的黨派掌握了參眾兩院,在制定政策的過程中會有得天獨厚的有利條件。然而,川普不但要應付民主黨人,還要對抗共和黨內部的反對勢力,不少共和黨籍議員在參選時有意迴避是否支持川普的話題。共和黨內重要人物、眾議院議長瑞恩在選戰過程中,也曾幾次表示跟川普的意見不一致。不過,在川普勝選後,他迅速站出來,表示共和黨會團結一致。

蕭茗(Host/Simone Gao):川普的橫空出世和意外勝利,同時意味著他面臨的不是一條坦途。明年1月20日就職之後,他面對的是怎樣的局勢,其中又有哪些挑戰和希望呢?來聽一下《標準週刊》副主編Ethan Epstein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在這個國家有很多支持希拉里-克林頓的人失落、憤怒、甚至恐懼,您認為總統當選人川普贏如何使得國家團結?」

Ethan Epstein先生《標準週刊》副主編:「一定程度上他已經做了一些事,比如在勝選演講中傳達和解的信息,表現十分誠懇,尤其是對歐巴馬總統,他僅需要保持這種風格,雖然是老生常談,但是事實。他需要表現的像一個總統樣,我認為隨著時間推移,這將會慢慢平息現在的局勢。我不認為這將會百分百奏效,因為很多人將會表現得很沮喪,無論川普怎麼做,如果他保持住他至今已經做的,我認為我們可以看到事態逐步穩定一些。」

蕭茗(Host/Simone Gao):「川普在他的獲選演講中提到已經開始了一項運動,您認為這樣運動指的是甚麼?」

Ethan Epstein先生《標準週刊》副主編:「是指有關美國工薪階層的矛盾,基於一些核心的問題,其中的一項,如果不是終止非法移民,也是減少非法移民,還可能減少合法移民,這是關於使國家重新工業化的運動。我們知道在過去的幾十年中,美國失去了數以百萬製造業的工作,不僅因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雖然這是影響因素之一,這也引入到第三點,就是重新思考美國與世界的關係,從貿易合作方面以及美國將會實行的外交政策方面,這是一場使美國面向國內事務變得內向的運動,所以你會看到這場運動在方方面面政策上的體現。」

蕭茗(Host/Simone Gao):「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您認為美國的根本價值體系被動搖過嗎?」

Ethan Epstein先生《標準週刊》副主編:「我認為美國有一個根本的價值。有些人甚至把它說成是對未來的天真樂觀。這是由於20世紀我們經歷的事情造成的,美國贏了兩次世界大戰,從來沒有向法西斯和共產主義低頭。之後蘇聯解體了,那段時間內,人民的生活水平穩步提升。所以美國人有一種信念,明天將會比今天更好。但過去的15年、20年卻不是這樣,這其中有很多原因,我認為美國人的樂觀已經喪失了,這從兩派的競選中就可以看出,很明顯川普對美國有悲觀的看法,這就是為甚麼,他的競選圍繞一句「讓美國重新強大」進行;希拉里-克林頓也傳遞一種極端負面的信息,她把國家描繪成有種族歧視和有性別歧視,因此我認為這兩派競選團隊都反映出這個國家喪失了其樂觀的靈魂。」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川普會給美國帶來其必要的改變嗎?」

Ethan Epstein先生《標準週刊》副主編:「我認為現在對川普的期待格外低,不光是美國、還有外國、國際媒體,對他當選都要得心臟病了,如果他是一個有能力的總統,如果他兌現了對美國人的承諾,比如重新樹立國家在邊境上的主權,比如他舉止適宜沒有讓美國蒙羞,也沒有給人民帶來戰爭,那麼我認為以這為例足以顯示出美國的強大。我們知道歐巴馬和川普這兩位領導人,在幾乎所有方面都不同,如果川普任內起碼能稍微有所成就,那就表明民主是十分強大的,因為你可以從左翼總統過度到右翼總統,而兩者之間個人關係又十分不好,如果國家仍能正常運作,這就是最好的一個信息,向世界證明民主國家是非常強大的。當然,中國不斷指這場大選是不穩定的標誌,是民主危險的標誌這次大選是給美國、美國公眾和美國政府一次機會,證明民主是極其強大的,國家能經受起像這樣的巨大轉變。」

蕭茗(Host/Simone Gao):川普當選總統無疑是2016年全世界最大的意外。但是,這個意外在美國已經醞釀了很久,它的醞釀過程包含了無數普通美國人,多年來的失落和對精英階層的不滿。因此川普當選也承載著他們對未來巨大的希望。在週二的勝選演說中,川普表示他要做所有美國人的總統,美國國內的和解已經開始。很多人認為,這一屆美國政府,不僅代表著一次政黨輪替,它也將是自里根政府以來,會給美國社會帶來深刻影響的四年或八年。對美國和美中關係,世界大事,《世事關心》將持續跟蹤,持續報導。感謝您收看這期節目,我們下週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