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房價瘋狂 百姓麻木不仁 今日點擊(2693-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1 月 22 日訊】        提要
中國房價瘋狂 百姓麻木不仁
賈敬龍案引發憤怒 法律之刃為何總是砍向最弱者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看到的消息,美聯儲的主席呢說很可能會加息。美國的現在的經濟狀況呢,迫使它必須這麼選擇。那我們看到的其實包括歐洲貨幣,很多貨幣種類呢都被壓得很低,人民幣呢被壓到已經破了6塊9毛錢,將近要這麼意思的話,奔7塊錢已經不是什麼隨便說說的了。那現在中國人有錢,很多人有錢。你知道從6塊3到6塊9,有多少人賠了多少錢,對吧。中間那一個美金差6毛錢人民幣,你要換它10萬美金,100萬美金,你試試。特別是對企業,出口外匯的企業這些人呢,他的壓力就非常大。與此同時,國內的工人的水平,你不得不往上加去,所以兩頭一擠,你就知道什麼叫麻煩。

那我想起來就是保加利亞的瞎婆婆說,可能會有金融風暴。而作為美聯儲的主席她明確講,如果她加息的話,會給世界經濟帶來相當大的衝擊。英國因為退歐,造成了英鎊的歷史性的衰退,那歐元同樣出現這種衰退的狀況。那人民幣表現出來的,同樣是類似的情況。而俄羅斯經濟一直在低迷,它只能靠出口石油,來保證它的收支的一個狀況。所以你就看到了歐洲再加上中國,在美國加息可能加息的衝擊之下,非常有可能,美國人出於自保,保住他國內的金融系統,和經濟系統的平衡,而造成全球性的金融危機。這不是我說的,我忘了是華爾街日報還是這個,還是這個英國的金融時報明確這麼講,是真的是假的咱們不知道,對吧,是真的是假的咱們不知道。有人說這叫推測,有人說叫預言。這些東西就很簡單,當沒發生的時候人們就看著,當發生的時候人們就傻眼瞪眼,我覺得就是這麼個簡單的狀況。

那網上有篇最新的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國的房價瘋狂,老百姓麻木不仁。老百姓為什麼麻木不仁呢?生活在別人的眼睛裡,生活在別人的嘴巴裡,他到底是否需要,是否在現實生活中真正對他有意義,問題不大,關鍵是別人怎麼看他。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來講,在城裡買房子是一種奢望。中國大城市的房價,幾乎與倫敦、巴黎、蘇黎世等歐洲昂貴城市的房價沒有什麼區別。上海、南京、深圳的房價,比去年上漲了30%。說明什麼,說明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根本控制不了。我跟大家講過,中國經濟沒人能控制,對吧。這不是靠握拳頭,不是靠所謂自己的意志所能左右。
 

中國的房價瘋狂 百姓麻木不仁


所以這是我眼睛裡說,共產黨自然崩潰,那所有買房子的人,都不認為共產黨會崩潰。就像這世界範圍內的媒體,沒人認為川普會獲勝。老天爺要聽你的就不叫老天爺了。在上海一家公司任職的姓呂的人說,買房子的願望人人都有。大多數中國人的觀念是,你在一個地方是不是成功,就是看你有沒有一套房子。如果你來到這個地方有這個能力留下,有穩定的收入,穩定的工作,並且組建了家庭,我覺得買房子就是一件必然的事情。他是在一家法國奢侈品製造公司擔任部門經理。每月的月前收入,約合4千8百歐元,應該不錯啦。但是用他自己的話說,在上海他屬於中上層一員,他和妻子買了一套100平米的房子,這套房子值670萬。首付30%,00萬,加上各種稅收一共240萬左右。240萬房子用7,除以7就是美金,對吧。那除以7是美金的話,34萬美金。

你在美國一個中等城市,大西洋城啦,就類似啦,丹佛啦,這樣的城市,你34萬,你試試。34萬大家要知道這是首付咧。那一切的概念,都圍繞這樣的東西去存在的時候,這個國家自然就是崩潰了,對吧。不是誰要崩和不要崩,它自然就崩潰了,因為誰都控制不了,誰都控制不了。這不是習近平的權力能夠控制得了的,對不對,誰讓你前面印那麼多票子。所以這是我跟大家說過,劍道在劍外,今天他殺不殺江澤民是他自己的事,砍不砍曾慶紅是他自己的事。甭管他認為把握如何,這個扣拴死了他。

因為強拆,因為房子,賈敬龍案引發憤怒,那法律之刃為何總是砍向最弱者。在中共的體制之下,司法是權力者殺人的刀子,它當然去殺最弱的人。文章提到一個人叫周雲飛,是一個技術高管,在中國東部有一棟別墅。他與500多英哩之外的,被控用射釘槍謀殺村書記的貧困農民,沒有太多的共同點。但是當周雲飛上週聽說,中共當局處決了農民賈敬龍時他很憤怒,他認為這個跡象表明,執政的共產黨正在對社會最弱勢的群體,施加嚴厲的懲罰,並且偏袒有關係的權貴階層。那它不是跡象表明,只是在我的眼睛裡,只不過這位姓周的先生,透過賈敬龍這件事情,被喚醒了認識了共產黨的邪惡。
 

賈敬龍案引發憤怒:法律之刃為何總是砍向最弱者


共產黨的邪惡一直存在,只不過他一直不承認,他認為共產黨沒有那麼惡。但是一個農民賈敬龍被它殺了,被共產黨殺了,因為強拆的問題,因為強拆是因為房子能賣出錢去,就像剛才我們看到那個人一樣,他能在上海買套房子,而買套房子的整個過程,房子裡面的過程,在整個這個社會層面中,是很多人的命。所以當一旦這個社會爆發崩潰的時候,買600萬的房子,搞不好你們家是最容易被燒掉的。內心的憤恨,內心的妒嫉,內心因為無力占有,而妒嫉所有擁有的人,這個社會就是在一個憤恨的社會中,對吧。


昨天節目當中,德國人時代週刊寫過一個概念,一個出版社的書記,他面對自己時,他覺得自己非常的可憎,憎惡,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是誰。我相信這裡很多人是同樣的囉。57歲的周雲飛說,司法體制並不公正,那基層官員走到了群眾的反面。共產黨是在群眾的反面。一個缺少靈魂認知的社會,一個每個人把自己心甘情願,認知為高級動物的時候,共產黨要不殺你對不起你。習近平把恢復公眾對中國法院的信心,作為他治國的一個核心,誓言要在一個長期存在的,徇私枉法和濫用權力的法律體系中,宣揚社會正義與平等。所以這就是,紐約時報寫,這個是一個非常嘲諷的話了。長期存在的徇私枉法,和濫用權力的司法體系中,所以就是共產黨存在,講司法依法治國就是欺騙,就這麼回事。但這過程中它是個過程,這也是真實的一面。

香港大學法學院教授傅華伶講有一種看法,面對腐敗官員人們無能為力,非常脆弱。而令人驚訝的是,那習近平上台4年了,這種看法依然沒有改變。上台4年他是奪取權力的過程,他用司法的概念去針對政治局常委,針對周永康,針對最高的司法官員。中共黨的體制,連省長他都管不了,這就是共產黨的真實咧。還有什麼在社會中改變,如果4年他在社會中改變,共產黨就能活下去;4年在社會中改變不了,共產黨死定了。

看東西反著看。看過一笑話,一個老頭擠這個火車,買了一雙鞋,結果擠車的時候這鞋盒子一動,那一隻鞋掉車下了。車開了,老頭一看扭臉把,所有周圍人就惋惜嘛,老頭一看到,扭臉就把剩的這隻鞋連鞋盒子,就給扔車下。這種憤慨讓一邊宏揚公平理念,一邊致力對法院的加強控制的共產黨處於尷尬,沒錯。他說主政者一直樹立一種,不惜把任何級別的官員拉下馬的,人民利益的捍衛者的形象。但賈敬龍案,在民眾中,在老百姓中,引發了關於共產黨官官相護的擔憂。不是,這就是根本。

所以在社交媒體中,在飯桌中充滿了憤怒之情。一些主張對貪腐官員施加更加嚴厲的處罰。根本不是,根本不是,對吧。在反腐中只現在,只殺了一個人,判了死刑的,趙黎平那蒙古的,是因為他殺了他的女人。這才邪門了,這就共產黨咧,對吧。所以我跟大家講說,這是一種社會撕裂的過程。強拆房地產,買房子發財,少數人發財,大多數人被搶掉。在這個背景之下,房地產成為這個國家的,一個就是完整的根基,它一崩潰了,大廈就塌了,這就是今天的天淪亡朝。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