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官不死平民死:賈敬龍案震動社會 熱點互動(1537)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1 月 23 日訊】【熱點互動】(1537)貪官不死平民死 賈敬龍案震動社會:一直為民間所關注,抗強拆殺村官的賈敬龍在15日被執行死刑,從10月中旬被最高法核准死刑後,在社會上,激起強大的反響,從民間到法律界紛紛呼籲刀下留人,然而,賈敬龍依然含冤而去,留下許多問題,為何從楊佳到夏俊峰到賈敬龍他們都是同樣的命運,為何強大的民意不能留住賈敬龍的命?在中共體制下,官民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一直為民間和社會所關注,因抗強拆而殺村官的河北男子賈敬龍在11月15日被執行死刑。從10月中,最高法院核准死刑以來,此案在社會上激起強大的反響,從民間到法律界都紛紛呼籲「刀下留人」,然而,賈敬龍依然含冤而去,留下許多問題。

為何從楊佳到夏俊峰、到賈敬龍都是同樣的命運?為何強大的民意不能留住賈敬龍的命?在中共體制下,官和民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深入解讀。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二位好。

陳破空、橫河:您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節目開始,請先看背景短片。

中共官方媒體報導,11月15日,石家莊市中級法院遵照最高法院院長簽發的執行死刑命令,將賈敬龍執行死刑。行刑之前,法院安排賈敬龍與親屬見了最後一面。

去年2月19日,賈敬龍因婚房遭當地官員下令強拆,未婚妻因此離他而去,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以射釘槍殺死當地村官何建華。事發後賈敬龍自首,被判處死刑,10月19日,中共最高法院對賈敬龍核准執行。

該案引起海、內外爭議,輿論普遍認為賈敬龍罪不至死。中國著名法律學者、律師等一再呼籲「刀下留人」。但賈敬龍15日仍被執行死刑,引發民間強烈抨擊。

自由撰稿人張建平分析,這說明賈敬龍在法律上不至於判死刑,只是當局要借殺賈敬龍來安撫那些村官,繼續為政府賣命搞強拆。

網民們也留言譴責,說,在暴政和不公的時代,法律壓迫人民,亡命之徒將永載史冊!

主持人:觀眾朋友,我們今天晚上討論的題目是賈敬龍被執行死刑。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破空,我想先請問您,賈敬龍案件從10月中到現在一直是沸沸揚揚,但是最終還是很突然的被執行死刑。您怎麼看這個案子?

陳破空:這個案子有一系列關鍵詞,「強拆」、「上訪」、「貪官」、「民怨」,最後是「忍無可忍」。這是典型官逼民反的故事。賈敬龍,一介村民,婚房被強拆,他上訪2年未果,最後動了殺機,而且家破人亡,未婚妻離開,個人損失很大,最後是一無所有。這樣的情況下發生了這個案子,應該說是「官逼民反」,案件很複雜,但是官方輕率判處了死刑。

這個案子有一系列的重大疑點,其中案中有案。疑點有二,一是所謂村支書村官何建華,通常來說,拆遷都有貪官、都有貪腐,其中的貪腐沒有受到追究,沒有被揪出來;第二,賈敬龍殺了這個貪官,殺了村官何建華之後,跑,他要去自首,但是被何建華的隨從追打,不僅耽誤了他自首,而且把他打成重傷、打殘,他的腿後來在看守所被取出了一塊鋼板,看守所人員說,如果你將來能活,取出來的鋼板對你有用,就算不能活,也應該給你取出鋼板,盡人道主義。賈敬龍對此還表示感謝。

有人用鋼板打了他,是構成嚴重的傷害罪,沒有受到追究;所謂說「群眾」追他,不是群眾,就是這個村官的隨從;而且給他加一條:沒有投案自首的情節。就在這裡。說他對群眾開槍、拒捕。群眾沒有權力去抓捕一個人,只有公安有權力;不是公安抓捕他他拒捕,第一。

第二,說他是持槍拒捕不是開槍拒捕。他完全可以開槍。他手上3把鐵釘槍、1把仿真手槍,他完全可以開槍他沒有開槍,而是活活被人打成重傷致殘,然後被弄進了看守所。所以這是案中有案,疑點重重。

主持人:橫河先生,這起案件從一開始就激起了很多人的強烈反響,不管是民間也好還是法律界,甚至法律界知名人士都說「刀下留人」,在執行死刑的前一天,有12位知名律師和學者給最高法院的法官寫公開信。您認為賈敬龍罪不至死的原因是什麼?您怎麼看律師們列出的原因?

橫河:他們列出來兩種不同的理由,一種是純法律上的,就是說,賈敬龍被處死刑,在最高法院核准的過程當中,沒有按照中國法律的死刑標準。判死刑一定是要非常嚴重的。賈敬龍的犯案過程,從他自首、後來交代整個作案過程,除了自首情節以外,他被警方抓住以後,就直接了當把所有過程都說出來了,後來就沒有翻供過,實際上這也應該是屬於很接近自首,另外,他是有前因後果的。

他們從法律層面提出的第二個意見是,在上訴到最高法院的過程當中,辯護人和當事人(賈敬龍本人)的辯護權利沒有得到尊重,沒有得到落實。這是在法律層面上。

在社會層面上就談到中國農村產權的特殊情況,中國的風俗的特殊情況,這方面的情況沒有考慮。不管從法律角度還是從社會角度來說,他都罪不至死,所以為什麼法律學的專家都出來為他呼籲,但他們本身不是法官,是體制外的法律界。

陳破空:我補充一句。前幾年,中共有司法改革,因為中共搞的死刑太多,在國際上非常受批評,被說成是殺人犯政府。因此,中共政府專門搞了所謂「司法改革」,說了一些關鍵的話:保留死刑,但是要嚴格控制死刑範圍和慎重使用死刑,在能殺或不能殺之間就不要殺。

這一次有很多維權律師、中國的一些法學泰斗和法學教授提出來的就是這一點,就說:你是依法治國、你有司法改革、你有話在先,這起案件就恰好適用;但是卻相反,不該死卻殺死。

主持人:高等法院在執行死刑的當天,有答記者問「為什麼仍然要執行死刑」?高院給了非常長的解釋:預謀殺人、情節嚴重、影響嚴重等等。您覺得這些理由站不站得住腳?

橫河:它是搬用了初級法院和上訴法院所有說法的綜合。首先說賈敬龍是「預謀」,理由是什麼呢?是2年前的事情。但是高院跳過了最關鍵的問題,2年之內的絕大部分時間,賈敬龍並不是在預謀暗殺,而是想盡一切辦法通過合法途徑,去上訪、去投訴、找各種援助,但是沒有得到任何人的受理。

在這種情況下,那2年的時間不應該說他在準備;高院就把「準備」時間給拉長、把他走合法途徑求援給抹掉,是故意迴避關鍵問題。還說他沒有自首情節,剛才陳破空先生已經說了。還說是「群眾」,群眾有什麼權力把他打傷?為什麼那些群眾打傷了人以後可以不判刑、不負責任?這就很奇怪了!

後來就有人查了一下,圍攻他的這些人,除了有一個是村官的兒子以外,其他的全都是村官手下的所謂「保安隊員」,也就是他的私人軍隊,其實就是他的私人武裝。在這個情況下,高院故意把他們說成是群眾。哪個群眾會去管這種事情?群眾跟賈敬龍是無怨無仇的,村子裡的人都認識、都知道他的情況。即使有人對他不滿意,那也是說:我們拿了拆遷補償,我們就認了,你不認。也不至於就要把他置於死地、把他打傷啊!

高院所有的理由,其實沒有一項是符合整個過程的,而且完全迴避主要事實──拆遷。當時法律界人士提出很多問題,就拆遷本身提出了一系列的問題。

主持人:至於拆遷本身合不合法都是問題。

橫河:對,所描述的拆遷,村裡面跟他訂的合同,現在人家把合同拿出來看,合同就不合理。合同本身就不合理:必須簽合同,要是不簽,所有的福利、所有的東西都沒有了,水、電都要停。這種情況下,並不是雙方簽訂的一紙合同,而是在強大壓力下強迫必須接受條件,不存在雙方平等簽合同的問題。

至於拆遷的合法問題,最高方院、各級法院到現在都在迴避。拆遷雖然有跟鄉政府的、跟村裡面的合同書,但一直沒有說這件事情合法不合法。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高院的這些解釋?

陳破空:高院這個解釋完全站不住腳,他說了幾個理由,他說第一個是預謀殺人。好,預謀殺人我們比較一下,谷開來預謀殺人,谷開來是精心的預謀殺人,把英國商人有預謀的、計畫的引到重慶住到一個酒店;第二,他說什麼呢?叫做手段惡劣。那谷開來親自把這個人灌醉,又親自灌毒把這個人毒死,最後毀屍滅跡。

他又說沒有自首情節,這個剛才我講了,賈敬龍他有自首的表現,是被那些土匪給劫住了。那麼谷開來是絕對沒有自首情節,完全不自首,而且毀屍滅跡,非常嚴重,直到王立軍到了美國領事館,告訴了美國領事館有這件事情,而且涉及了外國人的命案,這引起國際影響。但是谷開來沒被判死,刀下留人,當時谷開來被判處死刑,緩死執行,谷開來說了句話,說感謝政府珍惜生命。珍惜誰的生命?我當時就問。珍惜你這個谷開來的生命,還是珍惜英國人的生命,英國人被你殺死了,而且是一兩年之後才發生的。

再一個他說這個案件影響惡劣,為什麼影響惡劣呢?他選擇在春節作案影響惡劣。好,你谷開來選擇什麼?選擇重慶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她老公薄熙來唱紅打黑的時候幹這件事情。唱紅打黑你就在打黑,你就是黑,你就是黑社會,你正在殺人,結果你還在假裝法治。

谷開來居然沒死,而且谷開來不僅沒死,跟谷開來、薄熙來有牽連的商人徐明卻莫名其妙的死了,44歲出獄前突然死了,你說躲貓貓死、喝水死,還是怎麼死,反正死了,但谷開來現在還活得好好的。

這就揭示我們的主題「貪官不死平民要死」,平民如果殺了人,不管你冤不冤,你都要去死,貪官殺了人不死。還有周永康殺人,是嚴重涉嫌殺人提都不提,指使人用車撞死前妻,這個如果調查下去,都是個嚴重事件。薄熙來還有原來製造空難這些嫌疑,這個很明顯。還有貪官貪汙幾億、幾十億,多少多少億都沒有死。

所以這個我就想起蒙古人統治中國,滅亡中國的時候,蒙古人統治其中有一個法令說,蒙古人跟漢人發生了衝突,如果漢人殺了蒙古人要抵命,但是蒙古人殺了漢人不抵命,要付燒埋費,這就明顯的劃了兩極,蒙古人高於漢人,漢人是四檔,蒙古人是一等人。

那個古代封建王朝有這樣,說刑不上大夫就是這個道理,皇族或者皇帝的兒子殺了人不抵罪,當然有的王朝不是這樣,有的王朝是這樣。所以今天中共這樣的處理方式,貪官、貪官的老婆不會死,但是平民卻必須去死,展現了今天的中國社會仍然是一個封建王朝,所以人家說叫紅朝、叫天朝就是這個道理。

主持人:好,我們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之後我們再繼續分析。我們現在線上有兩位觀眾,一位是加州的藍先生,藍先生您好!

加州藍先生:主持人好,專家好!共產黨是窮凶惡極,這個都是官逼民反,過去說什麼失序了要重建,這個都已經不流行了,或者轉變這也都不對,現在最流行的就是叫翻轉,共產黨它不換掉這個血衣,它遲早會被滅掉,就這樣。

主持人:好,謝謝藍先生。還有一位是加州的黃先生,黃先生您好!

加州黃先生:主持人、嘉賓你們好!對賈敬龍案我有兩個觀點。第一,就是罪不該死。為什麼罪不該死呢?我有幾點,第一個他是對非法毀壞自己財產的人進行報復的,這個是有因果的關係;第二,他投訴沒門,他多次向政府和公安投訴都沒有門;第三,他實施報復以後就自首;第四個沒有造成了社會的重大影響,這個影響只是正面的,不是反面的,你看那個財產隨便給人家拆了,有多少啊;第五個賈敬龍的案件影響,不要馬上執行,要用緩刑就可以了嘛。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黃先生給我們的分析。那我們等一下再接觀眾電話,我想問一下橫河先生,有人在賈敬龍案的當時等待的時候,就說賈敬龍必須得死,為什麼呢?他說這樣中共才能保護這些強拆的官員,因為他們是為中共做事的。您怎麼看這種觀點?

橫河:因為在這之前所有的跟強拆有關的,或者是跟基層官員去壓迫中國老百姓以後,中國老百姓反抗造成直接壓迫他,或者製造事端的這個基層爪牙被打死的情況下,沒有一例是赦免的,在這之前我們沒有看到任何一例。

主持人:就是說把強拆的這些人去……。

橫河:對,引起事情的這些人,哪怕是很輕的處理的都沒有,實際上這些人在侵犯這些民眾的基本權利的過程當中,很多已經是嚴重違法了,把人家打傷,打死的、活埋的都有,結果這些人啥事都沒有,也就是說你剛才舉的例子,從楊佳到夏俊峰,然後現在賈敬龍,就是說我們沒有看到例外,其實還有很多這種情況、這種案子。

所以說有人就預測了,因為這個他們實際上並不是自己在那裡犯罪,就這些村官他不是自己犯罪,他是代中共這個系統在犯罪,他是最基層的爪牙。就是說中共是需要這些人去拆遷,需要這些人用暴力去拆遷的,所以這不是說中共對基層幹部的胡作非為,採取睜個眼閉個眼,或者說是放縱的態度。實際上不是的。

是它制訂一系列政策,你必須這麼做,就是你一定要去這麼做,你不但不可能把這個拆遷完成,不可能拆遷完成的話,那麼開發商就沒有利潤,地方當局土地就不能賣出去,土地政策就不能貫徹。

所以一系列的政策下來以後,它不說這句話,但是你村官要想執行這項政策的話,你就必須這麼做。所以這才看到,我們看到全國各地拆遷所造成的暴力情況,對被拆遷戶的暴力情況層出不窮。

主持人:所以在這個案件中,我想官方的司法系統完全沒有考慮強拆這個因素,破空。

陳破空:官方的媒體說了這麼兩句話,一個《環球時報》說,網上輿論不能成為最高法院;還有一個《人民日報》說,法院不能在公眾憤怒時退縮。但他們這個話是不成立的,因為它的確在公眾憤怒前退縮了,就是對貪官汙吏,比如對這些政治局常委、政治局一級的完全是退縮。那叫民憤極大,他們並不判死刑,最多判死緩。

但是他們為什麼把從楊佳到夏俊峰到賈敬龍要處死,這些人殺的是官,叫官憤極大,官官相護,所以他們要死,楊佳殺了警察出於報復,上訪不果,警察把他打殘,他殺了警察。那麼夏俊峰小販殺了城管,現在這個賈敬龍殺了村官,這些都是忍無可忍,官逼民反的一個結果。

但是共產黨的思維是什麼呢?就是官員殺老百姓那可以,我們是另外處理或者從輕處理,但是官員對你老百姓怎麼樣,你民眾都不能殺官員,我們不能開這個口,如果開了這個例,有民眾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冤屈也好,什麼也好,只要殺了官員,如果開了這個例,可能有更多的民眾來殺官員,所以共產黨的基層統治動搖,那共產黨統治可能維持不住。

另外,強拆還要維持,奧巴馬講了一句話,他不點名講中國,他說,我們不能像有些國家一樣,說拆就拆,為了修一個高速公路或者高速鐵路,就一路拆過去就修起來了,我們的國家不能那麼做,我們畢竟有很多的人道和人權的考量。所以說中共為了維持它的所謂的經濟繁榮的表象,強拆要進行到底,而且這個貪腐利益鏈要進行到底,要進行下去,所以這個時候也是給繼續強拆背書。

主持人:所以他連死緩都不能判,因為就是開了個先例。我們現在再接一下線上觀眾的電話,一位是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這個案件充分就反映了中國的司法腐敗和行政腐敗,從這個事情我們看到,習近平司法改革都是掛在嘴上,沒有落實到具體的社會上,只要牽涉到政府,哪怕是很低級的政府,百姓就沒有說話的地方。賈敬龍這個事情就是因為他經過兩年的投訴無門以後,才走極端的。

我親自遇到過類似的事情,高院院長馬新嵐和福州市市委書記跟我們原來都住在一起的,而且高院院長跟市委書記都是我的高中同學,他們對案件都很了解,住在一起對這房子都很了解。我原來以為會公平判決,後來沒有公平判決,寫了幾十封信都沒用。高院院長馬新嵐最後這麼說,他說,政府要這麼做,我能有什麼辦法?高院法官也說,法律要維護黨的領導。就是這樣子。因此大家對這個中共不要抱任何希望,百姓很苦的,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何先生跟我們提供信息,另外還有一位在線上是紐約的錢先生,錢先生您好!請講。

紐約錢先生:我很贊成兩位嘉賓的講話,我很擁護他們。現在中國的百姓是沒有辦法,他也想生活下去,他也走投無路,逼得他沒有辦法生活下去他才走這條路,看來習近平領導的中共我也不相信它了,他們都說他多麼民主什麼,還是獨裁專制,共產黨是世界上最最最壞的一個專政政體。謝謝你們!

主持人:好,謝謝錢先生。再接一下紐約宋先生電話,宋先生您好!

紐約宋先生:您好!俗話說「鄉里鄉親,遠親還不如近鄰」。你說那個村子書記他不知道他自己的村民蓋一座樓房很不容易嗎?他不知道這個樓房給他拆了之後他都不能結婚嗎?我想他都知道。就是他為什麼能夠做出這麼喪盡天良的事呢?現在這兩家我相信已經成了仇人了,他們的親人都成仇人了。是什麼造成的呢?請兩位嘉賓分析一下,謝謝!

主持人:謝謝!有關宋生生的問題我倒想起個問題,就是這個村幹部我們通常想的是村民選舉出來的幹部,這個人據說本身他自己就誇口說多少多少錢買來的。

橫河:對,這個人實際上是個罪犯,以前曾經因為犯罪,就是霸道,壟斷物流業,然後用暴力打擊對手,然後就被判勞教,判了刑。那麼就這種人為什麼會成村官,這裡頭就有很大的問題,我們其實從這件事情本身還不能完全看出來,要更早的看。

以前中國是鄉紳統治,就是基本上都是用鄉紳統治農村嘛,後來土改以後把鄉紳自治主要的結構全部都殺完了,沒殺完的就關起來了。那麼用的是哪一批人呢?共產黨幹革命開始就用了一批痞子,所以共產黨建立的基層政權的時候,利用的都是各個村子裡面當時就是痞子。

所以這麼幾代人下來以後,所謂說基層政權的黑社會化,當然說這個話其實對黑社會是不公平的,黑社會沒有那麼壞,但是就是我們沒辦法用別的東西來比喻了,就這麼一個比喻。就是說從中共建政以來就故意的這麼設置的,並不是到今天才這樣子,經過六十多年以後,各個基層組織基本上就是變成了中共的直接打手,所以這些人他是變成了魚肉百姓的。

以前他們還有一個基本的道德,鄉紳統治的時候他有基本道德,他按照儒家的思想在管理自己,然後再管理民眾,是這麼一個關係。現在就變成了共產主義的鬥爭哲學,再加上現在的這個貪財,你看這個人他有幾億家產,那麼這麼一來的話,系統就這麼建立起來。

所以現在不是一個選舉的問題,而是說殺賈敬龍的不是這個村官,實際上是中共的法律系統,所以這一條路下來,這個人之所以能夠這麼霸道的話,是因為中共的政權在支撐他,並不是說他自己能這麼霸道就霸道下來,他養幾個打手就能管得住全村的人,那不可能嘛。

主持人:是,破空,有什麼補充的。

陳破空:這個村官就是村霸,中國農村現在的現狀基本上是官、商、黑勾結,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欺壓民眾,由於他頭上有共產黨的光環,但是共產黨會說共產黨從上到下要保護他,因為他是共產黨的基層的代理人,有共產黨政權認為如果是打擊了他們那民眾就反了,所以我們從這一點上看,這個政權始終站在中國人民的對立面。

主持人:好,我們現在很快接一下觀眾電話,一位是加州的鮑女士,鮑女士您好!

加州鮑女士:主持人好!專家學者們好!我們只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共的中央難道有一個指示,說每一個都市有一個都市建設嗎?如果沒有都市建設的話,為什麼地方政府一天到晚在拆遷呢?這個是我們沒有辦法明白的,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等一下如果有時間的話請嘉賓回應,另外一位是加州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

加州陳先生:您好!我對中國拆遷的問題,或者說平民打官也好,官打平民也好,不可能說平步來的,這個無冤無仇的他們會打起來,對不對?這個官他那麼認真去辦這件事情,他也不會說他沒有利益,他沒有相當的好處他不會這樣去搞的,我對大陸是很了解的。

主持人:就是有利益問題,好,謝謝陳先生!請破空很快評論幾句。

陳破空:賈敬龍被處死之前他寫了一首絕筆詩,這個詞叫《沁園春‧別》,寫給他的家人,那看了是很悲悽、很悲慘,是中國社會悲劇悲歌的一個射影,一個制度謀殺的一個犧牲品。但是我想說的是這首詞原來有著名的一個《沁園春》,是毛澤東的《沁園春‧雪》。

實際上這是一個反諷,毛澤東創造這個殺人的制度,暴力起家、暴力維持一直到今天都是毛澤東的遺產,最後賈敬龍不管是有意也好無意也好,模仿毛澤東的筆跡來個《沁園春‧別》,結果今天還是在毛氏統治的遺產下,過去是毛澤東靠暴力開創的一個政權,今天仍然是靠暴力維持的政權,就是說賈敬龍的悲劇是整個制度的縮影。

橫河:我再講一句話,就是這件事情之所以能發生,並不是說地方官員都想去拆遷,而是說中共奪取政權以後,剝奪了農民的土地以後,土地變成公有化了,這才造成了今天所有悲劇的最基本的東西,就是農民不再擁有土地了,這是最關鍵的問題,這就是中共所謂的社會主義制度所造成的所有的弊端,這不是說那一個人想改就能改過來的。

主持人:所以利益就被村官和這個上層瓜分了。

橫河:對,因為農民沒有了自己掌握自己土地的權利嘛。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的精彩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積極參與和收看,那麼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