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國家監察委 習近平動刀現任常委? 今日點擊(2699-2)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1 月 29 日訊】
        提要
設立國家監察委 將開啟中共第三次政治體制改革(下)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石濤評述。那這集節目呢,還是延續上一集節目,我們分成上下集了,原因呢是我個人出去外出了,而探討的內容,卻是應該在今天中國社會當中,非常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國家監督委員會的確立。
 

設立國家監察委 將開啟中共第三次政治體制改革


國家監督委員會的確立,最終可能變相轉型成黨政分開,王岐山從中紀委書記,轉向監察委員會任主任。他的身分的轉型,從中共黨的體系,轉向掉依法治國依憲治國,憲框架下的國家體系的,新成立的監察委員會主任的身分。這樣的話脫離了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在國家權力體系當中的主要的作用。換個角度說,當廢掉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時,國家有著完整的體系那下面的內容呢,是這集節目的後半部了。他說雖然監察委員會成立是在意料之中,但外界頗感意外的是,六中全會結束後不到2週,馬不停蹄的就部署了,監察委員會的工作試點,那還成立了中國深化,監察體制改革試點工作領導小組,推進速度之快顯示中央的重視,和這種反腐倡廉的堅決決心。

反腐倡廉,這麼講吧,摧毀共產黨的過程,所以才會馬不停蹄的,要成立國家體系的監察委員會,成立國家體系的監察委員會,他在反腐過程中,摧毀各級黨的官員們的過程中,黨的權力逐漸弱化。到目前監察委員會的許多詳情尚未公布,備受關注的是人事安排,他說既然地方上的試點工作小組,由地方一把手擔任組長,那樣中央領導小組組長,是否剛確立為核心的習近平擔任呢?在反腐當中立下汗馬功勞的王岐山,又擔任什麼角色呢?所以王岐山會否留任,那國家監察委員會主任由誰擔當,是否會納入政治局常委呢?我跟你講,搞不好政治局常委最後都沒了、弱化了,取消政治局、取消政治局常委,只有中央書記處,這是在人民日報,在新華社曾經引用過中共歷史過程中的,出現過的現象,來佐證今天他要做的事情。沒有了政治局常委,就徹底擊碎了江澤民,江核心的領導的整個系統。當國家監察委員會主任,落在王岐山頭上的話;當國家監察委員會,他行使他的工作的時候,被他打擊的對象,他就可以以國家的名義,幹掉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任何一個委員,以國家的名義。

所以很多朋友不一定敢看囉,但是從我們的節目當中說,他從三中全會兩個機構,對吧!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全國深化改革小組;四中全會,他說出了依法治國、依憲治國;五中全會,進行了整個軍隊的改組,那大閱兵、見馬英九,都是跟中華民國相關。打碎中共體制,從來沒有改變過的軍隊的部署,這就是五中全會。五中全會到了年底,2015年年底,扭過臉來整治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人員,進入了2016年,明確說黨內有野心家、陰謀家,說了快一年了,還剩一個月了,這事還沒出來。走到今天,成立了國家監察委員會。而監察委員會又是在六中全會,習近平被賦予核心之後說的,都是一種轉向,因為習近平是主席,國家主席、軍委主席、全國深化改革小組的各組組長,所以他擁有國家頭銜,王岐山沒有。而他的過程卻是完全弱化,淨化黨的名義,把屎盆子給擦乾淨了,誰敢再拉一泡屎,屎盆子不拉屎了,它就不叫屎盆子了,對不對?那叫什麼?那叫歷史遺物。你說放到國家博物館裡頭,歷史遺物讓大家記住,曾經中華民族遭遇過這樣的苦難,這是個屎盆子。

香港東方日報在評論中講說:中共建立一黨專制體系,那到上個世紀通過憲法,確定一府兩院。一府兩院指的是國務院、法院、檢察院,之後幾乎沒有對政治體制的間架結構進行過改革。那胡耀邦、趙紫陽,曾經推行過黨政分開。習近平從來不提黨政分開,習近平一直講反貪腐永遠在路上,要整黨。但他的實際行為,黨政已經在分開,黨已經進入不了國家體系了,而進入國家體系的是他個人的獨裁,被人們說的。文章講:胡耀邦、趙紫陽的政治體制的改革,就夭折了,被鄧小平殺了,然後這個江澤民是踩著學生的血,踩著胡耀邦的屍體,踩著趙紫陽的後背上來的。它講說:如果前面那兩次算是兩次的話,這一次是第三次的政治體制改革,表明習近平有著更大的雄心和魄力,進行體制性的創新。輿論不在他手裡,輿論在劉雲山手裡,他以打擊個人的方式,以維護黨的名義,打擊個人的方式,讓各個人不敢跟他對壘。然後他以被人們稱為獨裁的概念,完全擊碎掉黨內的菁英的說法,叫集體領導,其實就是打碎了,就是變相造成了黨政分開。樹立國家體系,徹底拋棄中共黨的體系,但他一再強調,黨要淨化。

文章講說:當年胡耀邦、趙紫陽,就因為動作過大,遭到巨大的阻力,引發六四悲劇。那江澤民、胡錦濤兩個人動力不足,江澤民要有那個動力,他還用胡錦濤做小媳婦嗎?江澤民那動力,是給了今天習近平的動力,對吧!反腐,反什麼腐?不就從89六四之後弄個坎,所有的官 所有這些當官的,就給你炒了豆子了。它說溫家寶雖然不時站出來嚷幾聲,但由於其弱勢地位,在黨內極少引發共鳴。溫家寶的弱勢,不正是來自於江澤民的核心嗎?習近平增加核心之位,在黨內樹立絕對權威,加上反腐整風,各派系山頭重組,既得利益集團不是被摧毀就是被收編,根本沒到那兒呢。

台灣的聯合報署名評論講:成立了監察委員會,而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人民日報寫文章說,不受監督的權力是極其危險的,所以仕途走向再次成為焦點。不受監督的權力,他的權力就是不受監督,習近平的權力也不受監督,那在配文出現了監察委員會之後,他們變相的把自己的權力,中紀委書記的權力,那黨的總書記的權力,也放在了監察委員會的框架之下的話,這就是真正的轉型,別人就不能說什麼。所以我跟大家講過,他們倆個人最懼怕的,就是國家動盪。在今天黨的體系當中的時候,他只能以黨的名義,強化他的權力。任何變革過程中,當國家出現動盪的時候,他們倆個人就變成了歷史的罪人。所以曾慶紅也好、劉雲山也好、張德江也好,無論在香港在哪兒,香港是他們的勢力最深,他一定製造軒然大波,2014年的時候就跟大家這麼說了。

外媒推測王岐山十九大,可能留任政治局常委,兼任國家監察委員會主任。這個貼譜啦,那個時候的政治局常委就相當弱化啦,他強化國家的體制了,所以剛才說了,他為什麼推出來時間這麼緊迫呢,而且他不去解釋,他就這麼推,對不對?他也不說叫黨政分開,他什麼都不說,政法委書記沒了,已經不好使了,我們以後會看到這場面。黨校刊物學習時報,七月分發表文章說,通過修法完善國家監察體系,那指面對嚴峻複雜的反腐形勢,那原本行政監察法,已經不適用需要了,更名為國家監察法,那中央設立國家監察委員會,負責對中央所有國家機關,和公務人員進行監察監督,由國家主席提名,國家監察委員會的主任。這不就是王岐山的身分轉型嗎?擺脫黨的中紀委書記,進入國家體系,做著同樣的事情,權力更大,而權力卻變成了依法治國、依憲治國框架下的權力者。中紀委書記作為中共黨內反腐機構,未來這個監察部門,可能會作為政府層面的監察的主力,那掌握中紀委的王岐山,成為重中之重。習近平要是能敢跳過七上八下,讓王岐山掌握中紀委書記,兼任國家監察委員會主任的話,那習近平的反腐會更加力度,不是更加力度,反腐轉入國家體系,黨政分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