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淇此次栽了 但不是因為王歧山 今日點擊(2700-1)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2 月 01 日訊】        提要
劉淇此次栽了 但不是因為王岐山
山雨欲來?北京神祕頂級會所遭連夜拆除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週末利用這邊初冬的時候又不冷,結果又出去玩去了,也不是玩去啦,反正就是出去了。出去結果碰到一個人就是,人家說聽起來了,轉個彎聽起來說了個故事。那個故事不是故事是一個電影,是一個documentary是一個紀錄片,大概跟NASA有些關係,它在探討著時空的問題。這是我聽到這個片子我還沒看到,我知道是什麼片子。那大概說美國人做過一個試驗,科學家們做個試驗,說發現這個光的速度,就光所在的空間,可能跟我們人所在的空間是兩回事。

大概它舉了個例子,它說光是有速度的,光是有速度的,這個大家學過基本物理都知道。它說但是呢在他們做試驗的時候,它說用一個汽車甚至一個飛機,說飛機飛得很快,車跑得很快,當把它的車燈打開之後,發現車燈前面的光的速度,並沒有因為車的速度而增加。一個意思就是說,一個靜止的光源打出的光,跟一個動態的汽車、飛機它打出的光,光速是一樣的。光的速度並沒有疊加上車的速度,車行駛的速度或者飛機飛的速度,這是一個非常令人吃驚的結果。可能大家平常也沒注意。

這個吃驚的一個結果就是說,在我們所在的這個有形的物體的空間,肉體、汽車、飛機,那它的速度跟我們眼睛可以看到的,光所在的這個速度,不是疊加在一起的,不是我們以為的一加一等於二,不是。但只不過我們人可以看到這個光而已,因為光的出現,因為反射或者折射的現象。那這就是在科學家的眼睛裡,那個影片裡面講說,那這將意謂著光所在的空間,與我們肉體、汽車、飛機所在的空間,不是一個空間。儘管我們可以跟存在的這種與光之間的關係。

咱們說好了,我沒看那個電影,我也沒聽到最原始的,那高人對這件事情的解釋,我只是那麼從別人那兒聽到的。但這個說法讓我困惑了十多年的一個,原來師父講過一個道理說,人體就是一個小宇宙,好像稍微有點修行的人,都知道有這麼一句話。人體是個小宇宙,只是解釋了說不同的粒子,分子、原子,組成了不同的空間,在人的身體上都存在。原來就是矇矇的聽不懂。如果這個剛才的解釋是這麼回事的話,所以我個人就豁然開朗。什麼意思?我們現在看到光的世界,我們現在看到的以為是屬於我們人的,是我們人自己解釋的,但它其實是存在於另外的空間的。我們人只不過生活在,是一個不同的空間的組合體。我們人的身體,也同樣是不同的空間的組合體。

我們呼吸,我們看不著。就像我們說的,我們的靈魂我們自己也看不著,但我們存在,我們知道存在。我們擁有的只不過,父母給的一個肉體的身體,但這肉體的身體有血液的存在。那也就說我們所謂說的,物質存在的形式,氣態的或者是液態的或者是固態的,是我們人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解釋它,其實可能它是以不同的空間的存在形式,彙總到我們人所存在的這個環境。那人的高貴也好,地球的珍貴也好,可能正在於此。

所以人是一種天地間,宇宙間的世界的一個綜合體。他的綜合體卻跟我們人的靈魂有相關,對吧,跟我們的靈魂相關。只不過是我們的肉體本身的形式固化了,跟汽車跟火車跟飛機是一樣的。它是一個固化的,但它的生命形式其實是最低的,而我們的靈魂生命形式是高的。那我們人自己如果有靈魂有肉體,我們從一個低的空間的形式,與高級的空間形式,我們融合在一體的一個人,恐怕人的珍貴就在於此。

那時代就是變遷的,卡斯特羅死了。卡斯特羅是跟毛澤東、周恩來這一代人,金日成那一代人的。大家看教父二,裡面鬧革命那一段,古巴鬧革命那一段,那就是卡斯特羅。所以他死了代表著,那一個時代當中的人,基本全沒了。那被人能夠記得的,可能還有一個季辛格,美國人猶太人,有個季辛格算是那個時代的人,但是卡斯特羅是比較典型的。所以一個時代的結束,誰多麼所謂偉大的人,呼,他都是一股煙兒,吹過去什麼都沒有。那在現實的環境中呢,其實你就反過來看到中共本身的這種崩潰的場面。

應該是昨天我們看到一個最新的報導,跟劉淇有關,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這篇報導來自於世界日報,說劉淇這次栽了,不是因為王岐山。王岐山跟劉淇之間曾經做個,好像是做過搭擋。它說但是劉淇一家是栽在錢上的。北京城目前的說法說,北京市的副書記呂錫文被抓之後,為了保命,就全都給撂了底兒了,當年她是孝敬過劉淇的,現在基本上她把劉淇給賣了。我早跟大家講過,花錢買的女人就是,要不賣你對不起你,對不對。
 

劉淇此次栽了 但不是因為王岐山

文章裡這麼講,說京城出現地震,原來北京的大老被抓了。當初劉淇比較有本事,劉淇是老官啦,在李鵬內閣時做過冶金部的部長。朱鎔基的時候冶金部被撤了,所以他本來是應該到國企去任董事長,但是他比較會來事兒,所以他就跑到賈慶林,當初賈慶林任北京市市委書記,他貼著賈慶林上去的。賈慶林是江澤民的傀儡,這是大家都明白的。在他在位的時侯, 2003年北京出現非典,就是我們通常說的SARS。北京出現非典,結果當時的孟學農被點了炮了,但劉淇卻沒事兒。孟學農是來自於胡錦濤的,所以劉淇的沒事情的原因,是因為江澤民垂簾聽政的結果。劉淇是江澤民在垂簾聽政當中的第三代官,也就前頭有賈慶林時的第二代官,它就一排一排這麼排下來的。
 

劉淇此次栽了 但不是因為王岐山

文章講,當年是王岐山接了孟學農,在北京打下非典一仗。那後來王岐山跟劉淇之間有了衝突,那劉淇有江澤民支持,又有政治局委員之位,所以壓了王岐山。王岐山2007年離開了北京市長,北京市市長的位置,沒錯,就這麼回事。劉淇這次栽了,不是因為王岐山任這個中紀委書記,而是一個錢的問題,那是因為呂錫文把他賣了。大家伙一塊賺錢,呂錫文是女的,你不能說,人家一塊搞女人了,對不對。為什麼會走到今天?這就我說的,當反腐與被反腐之間,是出於個人的利益也好,權力也好,他無論出於什麼客觀原因,一定有它的原因。而根本上的是他的命,要想保自己命,必須要了別人的命,這就是共產黨的金科玉律,
要了別人的命才能保自己的命。

而今天王岐山要了別人的命,可都沒殺他們,那你留著讓他們殺你的命嗎?所以這中間一定是有原因的。毛澤東是殺人的,鄧小平是殺人的,史達林是殺人的,卡斯特羅是殺人的。但是王岐山跟習近平走到4年,他沒殺人。這絕對是個事,絕對是後面有個蓋子沒揭開,什麼蓋子不知道。

網上另一篇報導,北京神祕頂級會所遭到連夜拆除。它表現這個地方,是北京的絨線胡同。絨線胡同是在西單大街上面往南,就是西單跟這個西長安街,那個十字路口那兒。現在咱們不知道啦,原來有個賣包子的,原來的包子就在那兒賣的。我不知道現在這個包子,是不是在那兒。二兩包子,一碗炒肝。石濤原來說是那地方。那往南我忘了是第三個路口,還是第四個路口,往南往宣武門方向走的,左手邊應該是路東,叫絨線胡同。絨線胡同多少號我忘了,可能五十幾號,原來的四川飯店。四川飯店是因為鄧小平出名。鄧小平是四川人,愛吃那兒的宮保雞丁。
 

山雨欲來?北京神祕頂級會所遭連夜拆除

它說這個會所後來叫做中國會。那我不知道。我跟大家說這個地方,這個背景的地方,是當初在北京的中共的最上層,就是那應該是包括陳雲、李先念或者是鄧小平。它是因為鄧小平出名的,就到那吃宮保雞丁吃出來的。所以後來叫中國會所,是一個生意人做的。那它現在解釋是說,裡面的很多家具,都是古董來的被拍賣了。但裡面據說很多房子,都已經給拆了。那不知道拆成什麼樣,那原來都是雕樑畫柱的,不知道這個現在是什麼樣。它這裡說的意思,就這個會所最近連夜給拆了。那這個會所有點像,它的身分,它的背景,那它跟中共官二代,紅二代的中間的關係,有著一種很深刻的說法。然後它講說應該是北京最頂級的會所了。我說的意思,這樣的會所是很有根基的,但今天出事了,是一定有著某種原因。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