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蓮》馮小剛的黑色中國式寓言|新聞最聚焦

【新唐人亞太台 2016 年 12 月 03 日訊】今年的金馬獎,國片慘敗,中國片橫掃四大獎,中國影人囊括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和最佳男、女主角,不過,當所有媒體都在檢視台灣的電影時,我們帶您回頭看見,縱橫中國影壇20年,以幽默賀歲片號召觀眾的馮小剛,聚焦這次拿下金馬最佳導演的,一部褒貶不一的文藝電影,《我不是潘金蓮》。

第53屆金馬獎最佳導演獎頒獎人 侯孝賢:「得獎的是,馮小剛,我不是潘金蓮。」

蟄伏三年,拍出《我不是潘金蓮》,馮小剛轉頭和范冰冰來個大擁抱,開心第一次入圍最佳導演,擒金馬就馬到成功。

第53屆金馬獎 司儀旁白:「無論敘事、構圖、選角,都挑戰了傳統,呈現出馮小剛的開創與堅持。」

中國導演 馮小剛:「感謝金馬獎,和金馬獎的評委們,感謝你們,又一次印證了我這樣拍是對的,今天這個(舞台)是一個圓的,我拍的電影也是一個圓的。」

找來范冰冰演一介農婦,從地方法院層層上訪,一路進京擊鼓鳴冤,馮小剛以南宋團扇的圓型畫風,框住當代中國的官場現形記。

中國導演 馮小剛:「圓的畫風,可以起到一定間離的效果,因為這個片子,太現實了,她真的是從中國的土壤裡頭長出來的一棵樹,我覺得如果我用特別寫實的辦法來拍的話,其實她挺危險的,我就希望她有一點間離的效果,還有一個就是,我覺得這個片子整個的劇本,她是寫實的,每個細節寫實的,整體閱讀下來她又有一些荒謬。」

《我不是潘金蓮》預告片:「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叫李雪蓮,李雪蓮的丈夫,說李雪蓮是潘金蓮,李雪蓮對所有人說,我不是潘金蓮。」

為了糾正一句話,花10年和28人周旋,李雪蓮告官的荒謬,起於弄假成真的離婚,由於不滿法官王公道的判決,李雪蓮百折不撓,追著一個個毫無擔當的父母官攔轎喊冤。

中國導演 馮小剛:「從人情社會的角度講,李雪蓮認為法院判她輸,法院是保護了騙子,她是這樣一個道理,他騙我,假離婚變成真離婚,法院判我輸,判他贏了,你這不等於騙子成了對的,被騙的人,受害者成了錯了嗎?她永遠轉不過這個道理來。」

中國導演 馮小剛:「所以在這個電影裡頭,可能觀眾會找不到立場,覺得妳也沒什麼道理。」

《我不是潘金蓮》預告片:「李雪蓮這個事情,我們覺得她是小白菜,她前夫說她是潘金蓮,她自己覺得自己冤得像竇娥。」

兩個多小時的長片,字裡行間滿是溢著的現實荒誕,不願只是另一部《秋菊打官司》,馮小剛翻拍劉震雲的文本,小說中20萬字寫的李雪蓮告官,到頭來只成就兩篇序言,足見李雪蓮不是主戲,目睹官場怪現狀才是諷刺主體。

《我不是潘金蓮》作者 劉震雲:「他們總覺得我是中國最繞的一個作者,確實有時候需要繞,其實《我不是潘金蓮》的話,就是潘金蓮不是主角。」

中國導演 馮小剛:「這主角是所有這戲裡的配角,這《我不是潘金蓮》,它是由李雪蓮說開去,它是和整個社會發生了關係,這樣的電影我覺得可以說,近十幾年來,中國電影就沒有這樣的電影。」

不是用苦難寫苦難,而是以黑色喜劇反襯著中國的現世憂傷,馮小剛拍出鄉村人情的圓形韻味,更用方形表述北京權力稜角,夾縫中也不忘迎合當局「沒有規矩,不成方圓」的依法治國理念。

中國導演 馮小剛:「在現場聽了一些習主席,對中國文藝的一些講話,其中習主席說,文藝不能做市場的奴隸,文藝要深入生活,要拍出無愧於時代的,經得住歷史檢驗的作品,套著這樣一些標準,我覺得我不是潘金蓮,這個作品應該是,符合這樣一些要求和標準的。」

中國女星 范冰冰:「其實這個故事還是一個,還是一個寓言我覺得,她在虛虛實實中間吧。」

以寓言故事笑看方圓,究竟《我不是潘金蓮》中,幾多虛實,幾多煙塵?11月改檔上片後,3天票房破2億人民幣,中國看倌們,評價兩極。

中國網路影評:「影片中的一介農村婦女李雪蓮,充分利用了公民上訪的權利,縣長、市長也不能拿她怎麼樣,本來我是不信的,但拍得跟真的一樣,我就信了,同時影片還給一大段時間,給首長在開會時憤慨地訓斥下屬的不作為,這點我想廣電總局會認為非常好,因為在這部電影裡,權力有邊界,婦女有理想,所以到最後原來這部片子是一部弘揚正能量的電影。」

中國網路影評:「《我不是潘金蓮》在不到十天公映的時刻被強制拉回去重審,大家都猜測是電影涉及官僚主義等敏感話題,不過據看過首映的影評人說,小說中最諷刺的酒桌文化已經被砍去。」

電影突然改檔,被質疑是審查沒過,其實非科班出身的馮小剛,很早就探觸審查底線,1996年曾經歷三部片接連被禁,隔年才搖身一變走出馮式賀歲片的經典喜劇。

中國導演 馮小剛:「包括《我是你爸爸》,我們被斃的這幾個吧,如果沒有(被斃)可能就直奔《我不是潘金蓮》這路子上來了,這中間就兜了一大彎,因為你要生存嘛,所有人說,別,千萬別給他投資,他的電影就沒一個能過的,那就開始拍賀歲片了。」

中國導演 馮小剛:「我現在想的是要順心而為,不是順勢而為,順勢而為的話,我覺得有90%的人都在做著這樣的事,也不缺我這麼一個。」

和李安不談票房,只談電影初心,馮小剛自忖58歲的年紀,要交出有價值,不能後悔的作品,不過這部回歸初心的入門處女作,上映第一天就遭逢李雪蓮命運,自比為那10%順心而為的馮小剛,「有委屈不吞忍」,仿潘金蓮語氣叫板萬達王健林,排片不公。

中國導演 馮小剛:「我把這個矛盾公開了,這些導演的電影作品,由於兩個公司的恩怨,遭到報復性的排片,這對中國電影產業的傷害,是非常大的,這不是我馮小剛一個人的事。(支持你)謝謝謝謝。」

公開砲轟首富一家,直言「我是不怕事的」,馮小剛被封為娛樂圈小鋼炮,這些年,從記者,影評人,網友,到捍衛女藝人,他沒少得罪人,從罵盜版到提倡恢復繁體字,馮小剛尤其斥責中國電影審查制。

中國導演 馮小剛:「這20年每個中國導演都面臨一個巨大的折磨,這個折磨就是(審查)。」

中國導演 馮小剛:「我就是夢想有一天,中國電影不用審查了,一個電影必須得30個部門,誰都沒意見,有一個部門有意見,這電影就不能過了。」

中國導演 馮小剛:「好萊塢的導演可以在這個舞台上跳舞,我們也在這個舞台上跳舞,但是我們可能只能用一個,我們可能要帶著腳鐐去跳舞。」

中國導演 馮小剛:「人們說大學生是中國未來的希望,如果我們的大學生,從在上大學的時候,都有這麼多自審的這樣一種意識,我們今後真的是沒有前途了。」

帶著民族情懷針砭制度,比傳播系大學生更世故的是,馮小剛知道如何乘著反腐空隙,在既有畫框裡遊走審查邊界。

中國導演 馮小剛:「要感謝金馬獎的胸懷。」

當越來越多中國電影斬獲金馬,馮小剛就如李雪蓮般,執拗的以卵擊石,但願若真有甩開腳鐐恣意歌舞的那天到來,中國也能企及金馬的公正胸懷。

攝影剪輯:高健倫
文字撰稿:張芝瑄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