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特首被判刑 震動中港兩地 熱點互動(1577)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3 月 03 日訊】香港前特首曾蔭權,在卸任兩年後被判入獄20個月,消息傳出,中港兩地、甚至英國,都產生了很大的震動。作為香港回歸後第一個被判刑的前特首,曾蔭權到底做了什麼落得如此結局?他的入獄到底是香港法治社會的必然結果,還是中共權鬥的犧牲品?中港兩地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香港前特首曾蔭權被判刑入獄20個月。他的這個消息傳出以後在中港兩地,甚至包括英國都產生了很大的震動。

曾蔭權作為香港回歸後第一位被判刑的卸任特首,他到底做了什麼事才會有這樣的一個結局?那麼他的入獄到底是香港法治社會的一個必然結果呢,還是中共高層權鬥的一個犧牲品呢?

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請到兩位嘉賓來做一些分析解讀,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另外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兩位好!

李天笑、陳破空:您好!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了解一下背景資訊。

早上7點多,曾蔭權在懲教署人員押解下,從伊利沙伯醫院羈留病房登上囚車,全程鎖上手銬和鐵鍊,送往高等法院。他的家人在9點多陸續抵達高院,現場大批傳媒包圍。

法官判刑時表示,指曾蔭權在2010至2012年間,作為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主席,在處理雄濤廣播的牌照等3項申報時,刻意隱瞞他與雄濤主要股東黃楚標就深圳東海花園的商議。據陪審團以第二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的裁決,顯見陪審團並不接納曾蔭權是因為疏忽而沒有申報。

法官指出,曾蔭權所犯控罪的嚴重性,在於他是行政長官是地區首長,要對香港人及中央負責,港人信任他,特首必須有誠信。但被告違反了誠信,因此刑罰需有嚇阻性,量刑以30個月為起點。又說明,在曾蔭權家人及朋友的求情,基於被告對香港的貢獻及良好品格,因此扣減十個月刑期,判囚20個月,沒有緩刑理由,曾蔭權需即時收監。

曾蔭權的太太在離開法院時,表示將提出上訴。

曾蔭權在被判刑後,下午一點多由囚車押送離開高等法院。

曾蔭權在2005至2102期間擔任香港特首,對香港23條立法及對法輪功的立場都追隨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曾蔭權擔任特首期間,美國神韻藝術團在香港的演出被迫取消,此事件更成為香港政府的一件國際醜聞。法官在判刑時提到在個人法官生涯中,從未見過一個這麼高位的人墮落,清譽盡毀。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歡迎您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來參與我們的討論。我們今天的話題是關於香港前特首曾蔭權被判刑入獄20個月。首先在節目的開始向天笑博士來請教一下,曾蔭權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卸任以後被判刑20個月。

李天笑:他整個的生涯大多是在港府裡邊經過的。他早先時候是通過自己的考試而進入港府,然後又到美國拿到過學位。在1997年中共接管香港之前,他實際上還是做出了一些成就的。這個人他層層在港府的官場裡面他是往上爬的。當時最後一任英國的港督委任他為財政司司長,是第一個成為華人的財政司司長,所以後來在1997年金融風暴裡面他還做出了一些成績。

但是他最主要的是在江澤民時期,他奉行執行江澤民的政策,第一個是剛才紀錄片也談了,關於23條,他是採取支持的態度。再有對法輪功,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政策,在香港大力的推,而且對神韻演出進行打壓。做了很多迫害人權、破壞香港「一國兩制」、破壞香港法治的這些事情。

他現在被判刑,實際上是廉政公署挑了一個最容易定罪、最容易使他判刑的這麼一個理由。有三樣定罪,前面講到的都是公務員不正當行為罪。實際上他被定罪的一項行為就是什麼呢?他在2010年到2012年期間,當時有一個叫雄濤的廣播公司來申請包括牌照在內的各種申請,當時他沒有向行政會議申報。

他實際上正在和雄濤公司的主要股東在洽談一個他在深圳將要去住的一個房子的租約問題。其實他事先已經付了80萬的訂金在那邊了,這個事情他完全隱瞞了。那麼現在作為一個港首來說,他首先就是要有誠信,對老百姓要透明,不管你做沒做、拿多少錢,或者租約是不是低於市場價格這些東西,你都要向公眾來表明。他恰恰在這個問題上他隱瞞了,所以說在這個問題上定罪成立,他獲罪,獲罪以後最高刑期可達7年。

因為考慮到很多人替他求情,包括以前的一些香港的高官替他求情,還有他本身在香港以前的公務員資歷當中時間比較長,有40多年,考慮到這些種種因素,法官給他減到最低的就是30個月,但是又考慮到許多求情,就把30個月減到20個月,已經是最低的這個程度了。

所以在這個情況下,當然也是證明第一,香港在民眾反抗中共對香港的自由、法治侵蝕的情況下,保留了一點司法自由、法治,還有就是新聞自由。另外,我覺得也是跟習近平目前在香港徹底清理江派勢力是有關係的,這兩方面因素都是有的。所以這種情況下我覺得他的判刑成了一個必然的。

主持人:陳先生,剛才天笑博士也談到了,就是說曾蔭權之前他還做過一些成績,所以他被收監以後還有一些人,包括他的那些朋友、唐英年等等,這些人還為他去求情,所以給他判了一個20個月的這樣一個刑期。

但是剛才天笑博士提到了,他跟隨江派、江澤民他們做的一些事,可能是現在習近平在打擊香港的一些江系的勢力。那您怎麼看他這個人受到這樣一個刑法?

陳破空:曾蔭權是香港回歸後的第二任特首,這三個特首有三個特點,董建華時代叫「商人治港」,曾蔭權時代叫「精英治港」,梁振英時代叫「地下黨治港」。就這三個人相比,曾蔭權被稱為「精英」,是什麼「精英」呢?就是英國殖民時代培養出來的精英。

他受過很好的學歷,有哈佛大學的學歷,有香港幾個大學的學歷。那麼他一直受英國統治的薰陶,甚至他的中文都沒有他的英文好,他主要是講英文,然後是廣東話。因為他整個派頭就是英國紳士的派頭,哪怕是出庭,他都是打著燕尾服的領結。

他曾經在香港政壇上非常重要,可能是絕無僅有的這麼一個人,當過財政司長、又當了政務司長,最後又當了特首。現在突然落得這麼一個地步,今天早上穿上囚服、戴上手銬,然後神情落寞,就押進了單身囚房。而且押進單身囚房,據說是「水飯房」,要幹活。幹活幹什麼?要摺信封,勞改。

他的這麼一個淪落讓人看了很遺憾、很可惜,但是我認為他的主要淪落還是應驗了一句話,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說他還是靠近中共造成的。因為如果香港不回歸,不存在中共的話,他恐怕還是一個英國治下的紳士,不至於有這些不當利益啊、不當作為。中共就是一個腐敗集團浸染了香港。

香港回歸之後,香港人抱怨了很重要幾個事就是官商勾結、權錢交易、貧富分化。那麼現在曾蔭權就有份了,官商勾結他涉於其中了。儘管看上去對中共官員來說那完全不重,好像是說你以低的租金租一套豪宅,對中共官員來說算什麼呢!直接拿了就行了;但對香港來說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就香港這樣一個英國留下的法治,一個獨立的司法、一個廉政公署獨立的辦案,在這個情況下是相當嚴重的,是玷污性的。所以他這個淪落,應該就是說中共腐敗文化輸到香港的這麼一個淪落人和一個犧牲品。

主持人:應該算是一個受害者。

陳破空: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可以這麼說。

主持人:曾蔭權他被判20個月,在您看來判得是重還是輕呢?因為有很多人說他重,有的人說判得輕。您怎麼看?

陳破空:如果按中國大陸來看那就是太輕了,中國大陸的標準,任何一個貪官、一個腐敗者弄進去,少則十幾年,多則無期徒刑,甚至死緩。為什麼?因為中共這個判決一個是數額巨大,貪腐的太巨大了,數千萬、數億、幾十億,巨大,這是一個。

第二個,中共裡面還有政治鬥爭的成份,就讓那個人不能翻身,盤算他的年齡,坐十幾年出來差不多了,不能構成對現政府的威脅。中共從來沒有貪官判個20個月,也不到2年。20個月的概念就是說,不到2年就出來了,一晃就出來了,那時間太短了。

但是在香港就算是很重了,因為香港還沒有一個高官,特首就相當於以前的港督嘛,政務司長相當於當地的總理嘛,財務司長相當於當地的財政部長,那是多大的官呀!這麼大的官突然淪落下來,判2年,而且實實在在,不是緩刑,也不能保釋,你要實實在在去坐牢,疊信封,這個在香港就很嚴重了。這可以看出來,中港兩地法治、人道、人權各方面的巨大落差,在這個案件中都可以呈現。所以你可以說輕,你也可以說重,看你什麼標準。

主持人:李博士,剛才我們看背景資料,看到在香港高等法院的門口圍了很多的媒體記者扛著攝像機、拿著照相機。為什麼曾蔭權這個事會引起這麼大的關注度?

李天笑:我覺得有幾個因素,首先就是他是權高位重的這麼一個人,在香港是最高的行政長官,這麼一個行政長官在香港的歷史上,還從來沒有像這樣被判罪的,直接從最高的權位上打入到牢獄當中去,而且他本身又有很多的人脈關係,在這種情況下這是一個很大的特點,引起香港很大的震驚。

第二點,我覺得這跟香港的民眾站出來,從23條50萬人遊行,到後來在街上很多民眾站出來維護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權利等等,還有抗議香港政府用中共的教科書來統治香港,等等這些有很大的關係。也就是換句話說,香港的民眾站出來捍衛了香港的法治、香港的新聞自由、香港的司法獨立,使得中共不斷的通過它來破壞香港的「一國兩制」這個企圖就沒有得逞,所以說香港的法治、新聞自由能夠保存下來了。

在這種情況下,可以看到香港對退下來的港首還能對他進行比較公正的審判,最後讓他獲罪。實際上這也是告訴中國大陸的民眾,就是不管你有多高的權位,你只要犯了罪,你就要與民同罪,這是一個很重要的。

主持人:好的,我們現在先來接一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主播您好,兩位嘉賓好。我認為曾蔭權當年是被別人牽著鼻子走,稀里糊塗的為虎作倀,因為他的特首都是在中南海的把持下。還有他的名字中間那個字是女人用的,男人的話運氣一定很衰敗,所以他的運氣不好。他背後真正的主謀也應該被移送法辦才對。謝謝三位。

主持人:好的。陳先生,曾蔭權被犯判刑20個月,中港兩地有很多的民眾還有不同的想法,在您看來,中港兩地民眾不同看法,不同的地方在什麼地方?

陳破空:香港的民眾來看,剛才李博士也講到了,高官犯罪與庶民同罪,你看押走他的囚車,坐的是一般人的囚車,跟別的囚徒坐在一起,普通囚犯;進了牢房,照顧他的年齡,72歲,單身牢房,他也照樣的幹活。所以香港的看法就是法治,就是講法治,誰犯法都得去入獄,就好像警察打了人入獄一樣。

但是中國那邊呢,一堆的網民輿論沸騰,就說哎呀,這個法治差距太大了,看了香港才知道什麼叫法治,那才叫法治。你看第一把手,那個特首就能這麼坐牢,而且在中國那邊提不起來他三件事,私人飛機、坐遊艇,在中國官員算什麼?第二個,收那個跑步機,跑步機還是舊的。再一個,在香港退休後租一個房子,租金交得不夠,就是說用低租金租了一個比租金高的房子,這是一個不當利益。在中國那邊,在中國內地算廉潔。

你看原來那幾個大貪官的名言說什麼?薄熙來的名言說「做清官是一種幸福,是大智慧」,這是他的名言;徐才厚說了一句名言,他說「我這個人最大的缺點就是廉潔」;然後周永康還說了一句話,他說「我們對腐敗零容忍,一點都不能容忍」。

結果是大貪官,最少都是數千萬、多則數億、甚至數十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對比,中國的網民就覺得太醒悟了。這麼一點點,確實按照王岐山說,蠅頭小利,這麼一點點東西就要去坐牢,鬧得全港轟動。在中國大陸,那應該叫他廉潔,給他封「廉潔」的稱號。

李天笑:其實還有一些相同點,我跟一些香港的朋友經常聊這些事情,他們跟我講,他們對這個事情也很高興,他們覺得這是香港英國人留下來的司法獨立的一個結果,當然也是民眾抗爭的一個結果。

但是他們說實際上也判得太輕了,為什麼?實際上曾蔭權跟那些富豪之間的聯繫,他說坐私人遊艇、私人飛機出去玩,拿了多少的好處?比方說有一個給他拿牌照那個人,實際上香港郵輪、擺渡通通是歸他管的,他說這個當中他肯定是拿到了很多的好處,但是在廉政公署和內政司起訴他的時候沒有放進去。

這實際上也是說,跟大陸的情況是有相似之處,是因為大陸的這種紅色的權貴政治不斷地向香港傾入、滲透,使得香港這幾年也腐敗、腐化的很厲害,所以曾蔭權應該說也是中共的一個犧牲品,這一點香港人也是看得很清楚的。

主持人:有海外的媒體把曾蔭權比喻成是香港的老虎。就是說,中共習近平當局在反貪打虎,把曾蔭權說成香港的一個大老虎。

李天笑:對,一點不錯,實際上香港的話,曾蔭權他實際上不單單是不正當的掩蓋了,他沒有申報,實際上他還有很多事情的,比如說他漏稅、逃稅,他從英國進口一部汽車,然後開幾天就用舊的東西進來了,繞過香港的高稅,汽車稅。他又到澳門去出席一個宴請,給記者拍下照來了,一看記者來他就跑走了。其實他有很多事情了,這只不過是爆出來的這一些。

最主要的我剛才講到了,比如說他對人權的迫害,追隨江澤民大陸的迫害政策,他在香港大力的執行。比方說在2007年,那個時候也就是他就任第二任特首的時候,7月1日,那個時候大量的台灣的法輪功學員到香港來,但是有800多個都被阻擋在香港之外,然後500多個到了機場的,強力的、用暴力五花大綁,有的抬手抬腳,有的用擒拿術把他們全部武力遣返了。

然後在2010年的時候,譽滿全球的神韻演出,在香港已經計劃演出7場,票已經售光了。到了最後一個星期的時候,曾蔭權實際上是他有權力可以阻止,但是他的治下就提出了一個非常荒唐的理由,說阻止神韻的6個關鍵的技術人員進入香港,這就使得神韻不能在香港演出,全部最後就沒法演出,最後神韻告到香港法院,香港法院判港府完全沒有理由,港府是敗訴了。

所以這兩件事情實際上是很大程度,我覺得很多人都講,他是因為迫害人權、執行江澤民政策遭到惡報,我想一點都不錯。實際上好像是沒有入罪,但是這個原因本身給香港的法治、給香港的言論自由造成了很大的損害,這筆帳實際上曾蔭權他現在就是在還。

主持人:陳先生,說曾蔭權被判刑,中共有沒有什麼反應?

陳破空:中共的反應以《環球時報》的一篇文章為標誌、為代表,這個文章自相矛盾,它先說曾蔭權沒有做到比白紙還白,所以怎麼怎麼樣。這個話很荒唐,白紙就是清白的意思,比白紙還白,你比清白還清白。意思就是說曾蔭權沒有做到比清白還清白,所以怎麼了,好像聽起來就是為他叫屈的意思,為他叫屈,就是他很清白,只是沒有比清白更清白。

但是接下來一段話又自相矛盾,說這麼一個對香港做出了貢獻的人,什麼抗禦金融、抗禦SARS等等有功的人栽到了「蠅頭小利」上。蠅頭小利上這一栽,那就說明不是白紙啊,是白紙上有污漬,甚至被汙染的白紙,所以不是什麼白紙,也不是比白紙更白,所以這個自相矛盾。所以《環球時報》這個怪論很奇怪。

我也想起來有一種陰謀論的說法。除了說香港的司法獨立,還有一個版本,陰謀論說三個特首裡面,中共其實最不喜歡曾蔭權,曾蔭權是胡溫換上去的。原來是董建華,不受人喜歡,中途被胡溫上去把他換下來,後來是梁振英。這三個人有一個特點,這個董建華早在七十年代末就受中共栽培,紅色權貴、紅色船王、紅色企業家,他被中共所支持,所以董建華跟中共千絲萬縷連繫,腐敗醜聞一大堆。

好了,到了梁振英就更不用說了,梁振英的醜聞,包括澳洲那400萬,很厲害,梁振英是地下黨員,直接就是中共地下黨員。曾蔭權相對來說是精英治港,而且他在當時的名望是最高的,作為也是最大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有個陰謀論就是,實際上是中共對他後期的表現不滿意了,整了他一下,因為他的罪名裡面最後入罪是在深圳一個房子,以低租金拿了,那麼就深圳的情況,中共應該很掌握,這個情況有可能是中共所掌握的。

但他還有一個罪,不當獲取利益,在今年9月份才會重新開審,因為當時法庭沒有達成一致。所以在各種輿論下,這個《環球時報》發出了非常含糊的信息,或者代表某個派別發出的信息,一方面為曾蔭權在叫屈,一方面又在說蠅頭小利,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意思。它說到底就是說,這個事情恐怕還有一些複雜的貓膩在後面。

主持人:剛才陳先生您也提到了梁振英,中共應該說是很喜歡梁振英的行事風格了,因為他完全在執行中共那一套東西。但是也有網民會這樣問,就是說曾蔭權被判刑20個月,下一個會不會是梁振英?因為梁振英做了很多的壞事。

陳破空:三個特首裡面,最壞的是梁振英。在香港人裡罵得最厲害的是梁振英,把他比成老鼠、黃老鼠、黃鼠狼,比喻最壞的一個人,惡人梁振英。除了他是地下黨員以外,左仔,原來文革時代,他就在搞暴力,跟那些暴力分子混在一起。這麼一個人,他上台之後幹了無數傷天害理的事,包括鎮壓「占中運動」,驅散「雨傘運動」,包括李博士講的鎮壓法輪功,他可以說是悍將。

這樣一個人,而且腐敗罪行累累,比那個曾蔭權大十倍、百倍。隨便舉幾個例子,他原來跟唐英年在2012年在小圈子裡選特首,說唐英年家裡有違章建築,結果後來梁振英家裡違章建築更嚴重,本來就違章建築,結果中共力挺他上去了。

第二個,他剛剛一上任就暴露出他在2011年收受澳洲一個公司400萬英鎊,兩筆數字,這在香港是非常巨大的一個數字,400萬英鎊將近七八百萬元美金,這很大的一個數字,分2年收取,第二年收取的時候他已經當特首了,只不過他有特首豁免權沒追究,我認為他將來一定會受到追究。

還有一個事情就是去年剛剛發生的事情,他的女兒出國,到海關,一個行李箱忘記了,黑色行李箱,這個按照香港海關和法治,如果你要領那個行李箱,你要重新辦理入關手續,重新出來。結果他這個老婆大鬧機場長達50分鐘,幾乎機場的行李進出停擺,搞這個特權,把他女兒的行李直接送到禁飛區。這個在香港是嚴重違法。

所以我認為這個梁振英現在看到曾蔭權判決,他不寒而慄,曾蔭權被判20個月,曾蔭權那個政務司長許仕仁被判7年。梁振英現在最不寒而慄,為什麼不寒而慄呢?他如果判了,他是非常重的刑,而且他是鐵板釘釘的罪行,毫無疑問。

再一個,梁振英他可能要跑到北京去,這個傢伙要逃竄,所以香港還要防範他卸任之後,豁免權過了要逃竄,據說他要當政協副主席或政協委員等等。如果他跑到北京去,除非他一輩子不回來,中共庇護他,有可能逃過一劫,跑到北京去,一住不返,呼吸這個陰霾至死,這樣才能逃過刑罰。

李天笑:其實梁振英犯下的罪行一點也不比曾蔭權小。首先,他在迫害人權、破壞法治、破壞香港「一國兩制」方面,這是罪行累累的。我們知道2014年著名的「占中」,就是《白皮書》引起的。然後張德江進行所謂「反占中」大遊行,實際上是把這些人從深圳這邊運過來,向香港的民眾挑戰,進行搗亂。接著下來,他跟當地的黑社會連起來,奉行張德江的指示,把在深圳的青關會,也就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組織,把它引到香港來了,專門在法輪功講真相點進行挑釁,進行破壞、搗亂。

然後神韻之前的舞蹈大賽兩次被它破壞;而且法輪功在香港開交流會的時候,派特務去搗亂,製造所謂爆炸事件,使得最後沒有圓滿結束等等,這些實際上都比曾蔭權要嚴重得多。

另外,就像他的貪腐,一個澳洲的公司UGL給了他5,000萬港幣,相當400萬英鎊。實際上他講是他退休離職,不牽涉為他工作服務的這麼一個協議。實際上他是拿了他們的錢,當港首以後為他們服務的。廉政公署在他下台之後,現在已經在起訴他了,但是他採取了一些方式,把廉政公署的人,被迫他們辭職,阻撓這件事情,當他下台之後,一定會找他算帳的。

現在習近平和王岐山也正在清理張德江、曾慶紅勢力,這樣的話,隨著清洗加緊的話,那麼整個香港、整個局勢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我們可以看到將來香港馬上進行的選舉過程中,以及今後的一個時期,香港會出現很大的變化。

主持人:好的。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感謝觀眾朋友的熱情參與,感謝兩位嘉賓的精采分析和點評。觀眾朋友,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