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官喊出荒唐口號 習近平再遭高級黑 今日點擊(2801-1)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4 月 02 日訊】                          提要
口頭效忠成風氣 派性政治鬧不停
王岐山整治政法系 批謝暉案為「歷史罕見」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今年奧斯卡金像獎當中,其中主要的一個影片,鋼鋸嶺,我覺得它最大的價值觀就在於,男主人公表現出來的是一個真正信仰者。跟他擁有同樣的神的這種概念的人,是他的戰友。他的戰友表現出來就是宗教者,去教堂的,但不是一個內心的信仰者。人的肉身去教堂,人的精神,人內在的靈魂,卻是一種自私自我的。因為他是自私自我的,所以當他去戰場的時候,他一定要用槍保護自己。用槍保護自己,跟他去教堂讓神保護自己的概念是一樣的,所以就死了,傷了,就這樣了。而它裡面男主人公是一個真正的信仰者,他不會被環境所左右,神說不能殺人他絕不殺。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這是一個講述了一個真正的,用靈魂去看待信仰,還是用人的慾望、 利益去看待宗教。那今天我相信太多的人,絕大多數的人沒有能力認知啦。

那這一種概念在中國的社會環境中,就更加的淋漓盡致了。人與人之間缺失的是信任,對不對。人與人之間缺失的信任之後,原因就是自我的保護,他更從根本上去否定,連宗教都否定咧,叫無神論,但他內心中呢又有自己生命的本來。所以于歡這個問題,就是反映出生命內在的本來。任何一個個體者,那彼此各自雙方都在這個環境中,對吧。你借高利貸的,放高利貸的,借完了高利貸都還了180多萬了,人不幹,還差17萬。17萬那麼大場面,他實在還不了了,這個環境不允許他還了,然後來了人就汙辱他,對不對。

她兒子都20多了,你說這女人多大歲數,這女人多大歲數,她兒子都20多了,這女人怎麼也40多了吧。要債的是什麼人呢,當著一個20歲的兒子,就這麼弄,弄了一個小時,大家不就是不能接受這一面氛圍嘛。所以這是我想跟大家說的,在中國的社會中,你將會看到是一個人性的恢復,那些崇尚絕對自由自我的自私者,是不接受的,儘管他是反共的。
 

口頭效忠成風氣 派性政治鬧不停

香港東方日報寫了篇評論,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它是講現在的狀況啦,口頭效忠成風,派性政治鬧不停。中紀委日前發文說,今後中央巡視的重點,是各地方是否在嘴上嚷著擁護,行動上搞派別。這意謂著中共十九大前,中央打擊地方實力派行動仍將持續進行。打擊陽奉陰違,對吧。所以這是我跟大家說的,習近平對軍隊絕對,應該說現在說他掌控了軍隊權力,但對地方對什麼都是假的。他要不是假的,高唱習核心,他自個兒揣個茶缸在兜裡。開會啦,拿個茶缸揣在兜裡。他知道越嚷效忠的,心裡說小樣兒,我要不抽你我對不起你。中央確立習近平為核心之後,各地諸侯表態效忠,說什麼的都有,那完全是違背了基本常識,讓人們感覺到這是高級黑了。

它說與一些口頭上的效忠相反的,一些官員打造自己的小圈子,建立自己的勢力範圍,用人唯親,拉山頭搞文化。搞什麼,事前不請示,事後不打報告,向中央打埋伏,這是中紀委的說法。那引經據典啦,口頭效忠未必是真心,真正的忠心。那自古奸臣都這樣,趙高、秦檜、嚴嵩,說來挺遠的,粉身碎骨,肝腦塗地,這是向主子表態了。但真遇見事兒的時候,就把主子給抬出去了,主子你就是肝腦塗地算了,就這麼回事兒。我看過一個說法,每一個人的一生中,在自己的角度都認為是苦悶的,多有錢都是,多有權也都是;多沒錢的,多沒權的,他也是,只是大家的苦悶的著眼點不同。而他真正苦悶的,就是說他手邊的一切的東西,無法換得他心裡想要的。
 

口頭效忠成風氣 派性政治鬧不停

當釘在人的這個角度上的時候,慾望的角度的時候,就這樣,對吧。所以這裡的關鍵問題,中共體制的社會,會最大限度的放縱人惡的一面。可是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知道一個能向自己說不的人,一個能夠直接了當奉勸你的人,在你危難的時候,就是這些人真正出手的,任何人如此,對吧。凡是奉承你的人,他要不把你當貨賣了,他真的就不是他,他就白奉承你了。他奉承你是他的費用,賣你的時候是他的利潤。聽懂吧,不都想做買賣咧,就這麼簡單道理。直言相對的人,是他內心中的生命有著善。表面奉承的人,是一個扼殺自己靈魂,只求慾望的人,他採取了一些手段而已。

王岐山整治新疆政法系統,它說批謝暉案為歷史罕見。這不是單純的一個新疆政法系統啦,其實是在中紀委的七中全會之後,如果說得更深一點的,就是應該在軍隊當中的上百名將級軍官,少將大概4、50個人,中將得50多人,上將大概有20人左右,被免職的過程。也就是當這些將官,這麼多將官在這麼短時間裡同時被貶職,現任將官。那它標誌了習近平已經掌控了軍隊,所以他對軍隊的做法很簡單,先徹底否定毛澤東建政以來的整個軍隊形勢,整個制度,他否定了整個制度。否定了制度,他建立一套新制度。那所有這些高級將領,在新的制度之下,完全被摧毀掉他多年來培育起來的勢力,勢力是依附在制度下。這個東西否定完了,他才真正掌握軍權。
 

王岐山整治政法系 批謝暉案為「歷史罕見」

政法委是完全隸屬於黨務系統的。那在這個2012年他上來的時候,先把腦袋砍了,就是周永康。那他砍的做法,是把政法委書記這個官位,從黨的政治局常委中給它落下來。那他就以政治局常委的身分,那習近平自己以總書記的身分,和政治局常委委員的身分,就可以直接壓制政法委書記。否則的話從周永康順勢而來,如果政法委書記還在政治局常委的話,2013年年底的時候,習近平都殺不了李東生,就這麼點事。所以他政法委當時只是砍掉了周永康,1年之後砍掉了這個李東生,這他自然需要的。可是這個制度沒破壞,這個制度沒有破壞,所以一直延續過來。你看到高檢、高法的說法,都是在這個制度之下,那作為周強他自然那麼說了。
 

王岐山整治政法系 批謝暉案為「歷史罕見」

但今年從2月分開始改變了。2017年兩會前後,再一次對政法委系統大清洗。2017年2月初到現在,9個公安廳廳長的正副廳長都被免職,13名正副廳長,黨委書記履新。從2月26日到3月4日,雲南、河南、山東、新疆,4個省的公安廳長的一把手被換掉。2月26日,什麼日子,2月13日到2月16日,給各省自治區部門主要官員,到北京開會,貫穿習核心。2月16日拿出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的20人的名單,裡面包括公安部部長,不包括國安部部長,沒錯。開會過來,喀喀喀,砍公安廳,砍公安系統的地方官員一把手。公安進入了國家安全委員會,徹底更換國安整個制度。

公安的隸屬關係改變,它的上面是國家安全委員會,一把手全殺了,換了,換成非公安系統的人。做法跟軍隊一樣。用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國家形式,摧毀掉,代替掉黨的系統中的政法委,所以它出現了不是公安系統的人進入公安。很簡單啦,他的目標是摧毀制度,政法委制度,而不僅僅針對某一個人。所以你看到了軍隊、政法委,然後你會看到金融系統。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