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智庫罕見批評:改革已陷入梗阻 今日點擊(2801-2)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4 月 02 日訊】                         提要
中國政府智庫罕見批評:改革已陷入梗阻
香港觀察:一場認真走過場的選舉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前兩天,一個星期前吧,我忘了在什麼節目中說了,BBC有篇文章提到什麼叫智慧,我覺得滿有趣兒的,那是康乃爾大學跟滑鐵盧大學,兩個教授進行了多年的試驗之後,他在形容智慧。他說智慧就是,如果智慧出現的話,你就知道就在這兒,是什麼不知道,它就在這兒,他只能這麼說。我覺得人家研究的也滿到位的,他說聰明呢,或者說聰慧呢,或者說智力呢,你能知道他在幹嘛,但是智力不是智慧,聰明也不是智慧。所以他就說,我個人以為在科學角度,有它的侷限性啦,所以他只能形容說,智慧就是當智慧者出現的時候,就在這兒,但是你畫不出來,只能自我感覺。那寫了很長,怎麼做試驗怎麼著哪的。

中國人講究著一個說法叫境界,生命是有境界的,人們在形容境界的時候,超越了世俗與紅塵,才會形容境界。我們普遍的民間的普世的一個概念,對於擁有境界的人,有一種敬意在其中,因為他知道,人們內心中知道,境界是不能用錢買的,不能用權勢占有的,對吧!不能用美色誘惑的,美色我誘惑來,我來一把,來一把智慧,不存在。為什麼?擁有智慧的人的生命境界高於紅塵,但又能在紅塵中存在,感悟著周圍的生命、生靈,對自己生命的尊重,讓被感悟的生命有著一種,對自己生命內在的敬重與珍惜,叫智慧。而擁有智慧的人,他不受困於這塊肉體本身的生命形式,那他就自然洞悉,在一個大體的生命環境中,當他知道太多的人,以這塊肉為生命的基準,包括追求自由的,包括追求所謂公平的,包括追求自我極端的,包括已把自己當成高級動物,又追求民主社會形式,為了滿足自己放縱之情感的,都在其中。那擁有境界的人,有著智慧的人,他知道當太多的人,是這樣的角度去看待的時候,就會出事了。
 

中國政府智庫罕見批評:改革已陷入梗阻

網上最新的一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國政府智庫罕見批評,改革已陷入梗阻。雄心勃勃改革計劃已經陷入困境,國企效益不佳,商業化努力遭到挫敗。很多生活在城市的農民,感到自己是二等公民,幾乎沒有鬆動,這種批評在持懷疑態度的,外國經濟學家中常見,他們一直是這麼認為的。但令人吃驚的是,這一次承認的不是外國的這些評論家,而是中國內部,這一份報告來自於中共官方的智囊團,他們本月低調發表,批評政策中的頂層設計構想不當,也批評地方政府國家管理者,不願意做出改變。結論,改革在一定程度上陷入膠著狀態,報告突顯出,中國關於經濟優先事項的激烈辯論。中外專家都表示,中國經濟必須動大手術,才能獲得足以為公眾提供就業機會,民眾增加收入的持續增長的速度,中國政府機構做出了直白,而且公開的警告,這是非常異乎尋常的。

習近平最近很不耐煩,在一個小組改革會上,上週五的會議上他說:領導幹部必須敢於擔當、親力親為、抓實工作;對責任不到位、不擔當,那敷衍、塞責、延誤改革的,要嚴肅問責。他可以訓斥囉,但很難改變,這是這個制度,對吧!怎麼能改變呢?軍隊的制度改了,他就能下手幹了,對不對?那現在政法委的人也在被這麼對待,他能改了。好了,在一個部門是這樣的,而任何一個部門軍隊本身也在,它是在中共的制度之下,管理制度之下出現的。你可以改了它,跟上頭就接不上杈了,跟你個人能接上杈,跟這個制度接不上杈,對不對?所以中國共產黨死定了。昨天有朋友說濤哥,最近沒聽你說共產黨死定了,死定了,只要他改就死定,一點招都沒招,對不對?就像我一直跟大家講的,我覺得很簡單的道理,這是一個原則的問題,一個時間如果你把它看成是流動的話,它永遠不回復,永遠不停止,那共產黨死定了,就這麼簡單。永遠不重複,永遠不停止,那人的生命是永恆的,外在的這個過程只是一個過程。

恢復人,依附於人的生命的尊嚴才有機會,與人的生命的尊嚴對立的,就是高級動物,是魔鬼,所以它死定了。這就是你表面看起來,就是一個經濟問題囉,那實際你看起來,就是共產黨必須崩潰囉,就這麼點事囉,對吧!他碰到了就是以高級動物為主導的方式,走到了今天,跟切實人的生命,內在的品質直接對立了,才出現這種狀況。有人說那你別說那麼玄呼我也聽不懂,張德江掌控了制度,對吧!港澳辦制度,這個制度就可以抗衡習近平,讓習近平沒招,無論習近平怎麼說不欽點,人家擁有制度。所以他不粉碎制度,誰都能弄死他,大家就明白為什麼,他拿個茶鋼子開會去了吧!他知道這個制度下,每一個制度的交叉點都是他的敵人,別看表面上說習總,習總,後頭那個話沒說,你怎麼不死啊!我跟你說,就這個,坑死我啦,你怎麼不死啊!現在就是這麼個過程。
 

香港觀察:一場認真走過場的選舉

香港大選結束,昨天有集報導德國人說了,純粹是一場鬧劇。沒錯,我覺它最有趣的就是,它能鬧的認認真真的,英國人也這麼說,認認真真的一場假選舉,認認真真的一場過場。幾百萬香港人沒有投票權,然後香港民眾還弄的很火爆,說我喜歡誰;那香港泛民主派也挺火爆,說我要選擇誰。那弄完之後那一千多人往裡頭一走,我們真的是一人一票,它真的是一人一票,而這一人一票那頭拿著槍堵在哪兒,如果你不投林鄭月娥的票,回家我就把你們家,你在廣東有三個買賣,對不對?值十個億對不對?我讓你關門,小樣們,我讓你樂天囉。那很簡單,你讓我樂天,你別讓我樂天樂地的,我什麼都不要,我就想過日子,得,林鄭吧!就這麼點事咧!所以這個制度下直接會汙辱人的,你只要在任何一個場合,無論你是誰,它扭臉就打你,對吧!而今天的社會是一個利益的社會,對不對?進教堂,進廟宇都說,佛,我來拜你了,我剛才花了九元九毛五,我剛花了二百五,給你上了一炷香,你要對得起我這二百五,他這個咧!燒香的都是這個咧,那你說你能讓它怎麼樣呢?BBC說認真真正走過場。

林鄭月娥跟曾俊華都是建制派的,這是沒錯的,他們倆都是建制派。2014年爭取雙普選的時候,是反對這種做法的,結果到後來7年沒招了,已經妥協了,說實話已經妥協了,作為香港民眾來講,作為香港泛民主派都妥協了。說行了,都是你們裡頭,人行了裡頭挑一個稍微好點的,我們順點眼的,成不成?不成,不就這個了嘛。對不對?不就這個,說我算了,你給我捆上手就完了,你給我捆鬆一點,咱們都高興過日子,讓我吃個飯,不小樣,不累死你,我對不起你。你已經把手伸出來,你還讓我給你一點寬鬆,不就這回事嗎?

而林鄭月娥獲選之後說了一段話,挺讓人稱絕的,不否認京官插手香港事務,但她說日後毋須中聯辦操心。這是啥意思?林鄭月娥被指在這一次選舉中呢,被中聯辦大力的推舉,和箍票的背景之下,成為了第五任的香港特首。她在電視節目中承認,中聯辦就港府政策,向香港立法會議員的箍票,也就是綁票啦,我不知道北方人怎麼說。她說情況令公眾擔心,一國兩制的落實狀況,故此她表明,須獲立法會批准的香港自治事務,應由港府進行,毋須中聯辦操心。直接挑戰中聯辦,她說沒你什麼事了,那到底啥意思和為什麼?不知道。誰也不是她肚子裡的蛔蟲,你也不知道人家怎麼想的,即使有機會是他們家肚子裡蛔蟲,肚子裡的迴蟲跟心裡頭長蟲的,不太一樣,還是有隔閡的,對不對?大家走的路不同。扭臉就跟中聯辦主任講什麼劃清界線,所以香港會怎麼樣?不知道,因為這個表態是比較特別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