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位女特首 能否修補撕裂? 熱點互動(1589)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4 月 02 日訊】本週日的香港特首選舉產生了第一位女特首林鄭月娥,在民望遠遠低於其對手曾俊華的情況下當選。外界普遍分析林鄭月娥面臨相當的執政困境,而香港的民主派則認為這一次的選舉結果凸顯了小圈子選舉的荒謬。那麼林鄭月娥是否能如其所言修補香港社會的撕裂?本次特首選舉對香港的未來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今天我們就對香港特首選舉進行一下深入的點評分析。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本周日的香港特首選舉產生了第一位女特首--林鄭月娥。在民望遠遠低於其對手曾俊華的情況下當選,外界普遍分析,林鄭月娥面臨相當的施政困境;而香港的民主派則認為,這一次的選舉結果突顯了小圈子選舉的荒謬。

那麼林鄭月娥是否能如期所言,彌補香港社會的撕裂?本次特首選舉對於香港的未來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就本次香港特首選舉做一些深入的點評和分析。一位是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天笑先生,那麼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二位好。

傑森:您好。觀眾好,主持人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那我們在節目開始,先來看一個背景短片。

香港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我也要感謝,所有選舉委員會的委員,無論他把票投給哪一位候選人。」

繼台灣之後,香港也出現第一位女性最高領導人,但外媒比較,在港台兩種制度下,當選人致詞的第一句話:蔡英文向台灣人民致上敬意。而林鄭月娥,感謝的則是選舉委員。一語道破小圈子選舉制度的真相,和港人心中最深沉的無奈。

英國BBC中文網報導,開票時,林鄭月娥親自站在後方監看點票,一邊與其他選務人員談笑,流露出勝券在握的自信,但也不時出現詭異的不和諧感。無法擺脫「欽點」、欠缺民意支持的新特首,如何可能弭平梁政英政府撕裂香港社會的傷口?

選前,中共中央透過特定媒體放風聲,稱希望1,194位選委本著良心,為民福祉自由投票,選出的新特首,要能夠不讓香港出亂局、政府施政順暢與各界溝通。但就在林鄭月娥當選還不滿24小時,9名曾參與「站中」人士就被警方落案起訴,可以想見,香港民間對中央的反彈聲浪恐怕更加激化。對大多數的香港人來說,要想弭平撕裂與抗爭,就必須回歸真正的民意。

香港「雨傘運動」發起人之一、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昨天在抗爭場合表示,特首選舉與其說是選舉,更像選拔,呼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同意香港普選。黃之鋒希望渴望香港邁向民主的同路人,不要因為林鄭月娥當選,便選擇放棄香港。他引用《聖經》的話向爭取真普選的香港人喊話,「不可以灰心喪志,到了時候就要收成。」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我們今天談論的題目是香港周日剛剛過去的特首選舉,歡迎您在節目中間給我們打電話,發表您的看法。

傑森,我想先問您一下,就是我們看到這次香港特首選舉多方關注,這次選舉出來的特首--林鄭月娥,可以說她是歷屆特首中,第一個民望比對手低,但是又當選。以前的特首不管怎麼樣,民望都是比對手高。所以您怎麼樣看這樣一個選舉結果?

傑森:其實這個民意測試的話,某種意義上講是非官方的,因為它事實上沒有任何意義,本身來說,大家都知道是將近1,200個選委選的,大部分是建制派,那麼幾乎香港的媒體清一色知道林鄭月娥會當選。那麼民意選舉其實就像一個老百姓有機會投這種怨氣票,就是那種angry vote這種性質的,怨氣票這樣的機會。

那麼你從民意測驗來看的話,曾俊華是她的2倍都不止。換句話說,她當選,但是與此同時,讓人驚詫的是建制派又以歷史上少有的高票,777票把她選中。如果說是建制派代表中共的意志,那麼民意代表香港民眾的意志的話,這個選舉就是最赤裸裸地展現出中共的意志,和香港人民的意志已經背道而馳、兩極分化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了。

主持人:是,這樣一個選舉結果出來,我想很多香港市民的反應大家可以看到。我想問一下李博士,我們看到在選舉之前,有一些媒體的分析說,中央有兩種不同的聲音,甚至有媒體報導說,習近平並沒有欽點任何人。但是這個東西似乎沒有影響選舉的結果。那您覺得這場選舉中有沒有高層博弈的因素呢?

李天笑:這裡邊有多種因素,其中一種因素,就是習近平陣營跟江派在香港,自梁振英上台以來,我們就一直看到明顯的互相的較量,在香港問題上。實際上,從曾慶紅那個時候就授意他們說,把香港搞得越亂越好。

為什麼要搞得越亂呢?是因為習近平開始在大陸清理江澤民集團,用反腐的方式,用其它什麼違紀的方式,抓的人,當然了,都是江派的人,這樣的話,他們在大陸實際上是沒有還手之力,而且勢頭是越來越弱,習近平又取得了很多其它小組的頭銜,在軍隊方面掌握了實質性的權力等等。這樣的話,香港,包括朝鮮,前一陣子我們看到,都成為他們利用來向習近平叫板,用搞亂的方式來轉移習近平的視線。同時呢,如果香港他們能夠成功的把香港市民對中共專制的這種東西叫起來,叫起來以後造成一種勢頭,就使得習近平必須要來處理。如果說習近平採取了這種像「六四」鎮壓流血的這種方式的話,那等於馬上就可以把習近平搞下去。江派在大陸就可以把勢頭反過來了,就可以不得到清算,他們為了避免清算就搞這個。

所以說我們看到在香港的這個上面這是一種很明顯的中央兩種聲音,或者兩種勢力的較量,梁振英確實是代表了張德江、江派在香港的一個棋子和做事的一個執行人。

那麼還有一種因素,我覺得是共產黨的因素,因為張德江在這個之前,他南下欽定了這個,就是2月份的時候講過林鄭月娥是政治局唯一選定的人。後來我觀察在兩會上,習近平始終沒有發一句話,原來的話,像其它的話都會到港澳小組討論的時候講一句話,把這個事情給搬過來,但習近平始終沒有;而張德江卻在兩會上發表了長篇大論。那這樣的話就給人感覺習近平怎麼還沒有發話,但習近平後來,據報導說是發了一些話,說「不表態、不欽點」,隨便誰選出來都可以等等。

但是這是在什麼情況下發生的呢?這是在張德江已經欽定了他所希望當選的人,已經明確的跟這些選委,或者社團這些頭都已經講過了話。那麼習近平講的不欽點的話,那等於是什麼呢?我估計他心裡面可能是在顧忌這是組織原則。因為張德江畢竟是港澳小組的負責人,那他講話的話,他如果直接把張德江博掉的話,就是在組織原則上好像不太適當。

還有一個就是黨的利益,就是公開黨內的這種公開的決裂,完全暴露在香港社會面前,就否定了張德江作為一個港澳小組的決策,這樣的話,我覺得他可能在民意大,還是黨性、黨的原則大方面,他是選擇了後者,就是黨性這方面。所以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還有一個原因,其實也沒有注意到。我估計習近平認為將來到「十九大」的時候,張德江要下去了。而且,港澳這方面的人都可能要換上他自己的人,張曉明也會下去。那這樣的話,林鄭月娥她又是什麼呢?技術性的,她只會執行一種政策,她在政治上自己的觀點不是特別強勢的這種人,那這樣的話對習近平來說,他也很容易把她作為自己的人來用。多種因素決定的。

主持人:好的。那我們來看一看這次特首當選之後對於香港政局的影響,很多人都在關注林鄭月娥她在發表她的勝選感言的時候說的話,她說要彌補香港社會的撕裂。但是話音未落,就在第二天,我們看到最新的消息,香港警方要起訴當時「占中」的11個人,很多人說是秋後算帳,那麼有人說這個對於彌補香港社會的撕裂是沒有幫助的。您怎麼看這樣的一個事情?

傑森:其實非常明顯,從程序上,從各方面,時間上,都不可能是林鄭月娥本身的個人意志,她自己也出面否認說她不知道這個事情。那這個事情為什麼這麼蹊蹺的,一定要在梁振英走之前、林鄭月娥接手之前,在這個節骨眼上把這個做出來了?我的感覺上,確實是中央,特別是張德江的人一定要做這個事,因為他非常清楚就是說林鄭月娥,剛才天笑博士分析了,是一個執行者。為什麼張德江一定要選她呢?從歷史上的任何事情展現出來,她嚴格遵行中央的思想做事。

因為她是個「技術官員」,她不像陳安方生一樣,她有非常明確的民主理念,要把香港往哪帶的思維方式的人。林鄭月娥更像是一個「技術官員」,那麼她非常知道一點就是說,香港得按中央的意志走,所以說中央讓她做什麼,她可能還分不清中央事實上不是一個聲音,但是她聽到的中央的概念就是中央直接跟我說什麼我就做什麼,那麼如果中央安排要審這9個人,那麼她就一定會把這個政策推下去。推下去的過程中,其實就走了江派的路線。

主持人:即使不是她啟動的。

傑森:不是她啟動的,她會執行。執行的過程就把她引到江派這個路線上。

李天笑:我補充一點,因為這個事情來的特別蹊蹺,因為剛剛結束,馬上第二天就出現這個事情。那麼林鄭月娥她什麼時候辭職參加競選的呢?她是在1月12號,然後16日批准的,那麼她自己講這個事情她一點都不知道,她是辭職以後,張德江他們還有梁振英他們在做這個事情。

那麼現在我個人判斷,也許不正確,但是可以討論。就是林鄭月娥剛剛在她的勝選感言上講過,她說她要「修補撕裂,解開鬱結,團結向前」,她講了這個話,還講了要跟這些泛民派溝通,建立常規性的這種機制。這個話對於梁振英、對於張德江他們來說,那是非常刺耳的,等於說你要脫離我們了,你要跟他們去搞和諧。而他們整個政策,從梁振英一上台就是要搗亂香港的,你要搞和諧,那不就等於是搞習近平那個了嗎?所以他們要把她綁回來。我們用選票把妳推上去,妳現在要想脫離我們的這個陣營嗎?不行。我要把妳重新綁回到這個戰車上來。

我覺得這個方式就使得林鄭月娥處於比較尷尬的境地,她一旦執政了以後,這個事情怎麼處理?這個事情還在進行的話怎麼辦?現在她是講這個事情我不知道,檢控的事情是一個法治的問題,但她另外也說了其它的話。不管怎麼說,對她來說我覺得是一個比較困難的事情。

主持人:是,所以她上任以後,很多人分析說她要彌補香港社會的撕裂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事情,一邊是中央、一邊是民意,所以傑森跟我們分析一下,哪些因素會造成她這樣的困難?要來彌補香港社會的撕裂?

傑森:首先,有一點我是覺得比較認可她的,梁振英從來沒有說香港撕裂要彌補,因為他的目的就是要撕裂香港,要把香港變成深圳超級版,他就要把香港變成大陸化,任何維持香港民主自由的,在他看來是不存在的。但是至少林鄭月娥一上台,她就說出這樣的話。

事實上曾俊華,很多人喜歡他是曾俊華一開始就在往這個方向團結,團結整個香港。所以大家聽到她這個獲選感言的時候都帶來了一絲希望,但是與此同時,大家內心惴惴不安的因素也有,畢竟她是欽點的,中央百分百意志的執行者,從她對「23條」政改執行的過程中,她是沒有任何思想的按中央和梁振英思想在走的。

而且她還說了一句,她說沿著梁振英的政策路線繼續走下去。所有這些事情讓人感到一方面,她好像說出了香港人心中最大的癥結;另一方面,她又完全按中央的意志在走。她本身也體現出了這種兩面性,一方面,我們可以看到她的背景是留英的學者;同時,她家裡的丈夫孩子都是英國公民,所以說她的英國傾向、西方傾向是非常濃厚的,她非常知道什麼對什麼錯。

主持人:其實這兩位都是,曾俊華他是留美的。

傑森:但與此同時的話,她是沒有思想的「技術官員」那種狀態,她又覺得理論上我沒有那種勇氣去創造我想要的那種理念,我只能按中央的意志在走。所以這個狀態就流露出什麼狀態呢?事實上她改變了歷史上梁振英一門心思搞壞香港,梁振英是個地下黨,他就是要把香港往赤化那個方向走,他是有個人意志的,有個人目地的。

她沒有。那麼這個時候,未來香港的任何表現,某種意義上更明確的是中央意志的展現,甚至地方的意志都已經不明顯了。換句話說,是把一張白紙擺在中央面前,以後看到香港畫的什麼畫,是中央的意志。

主持人:李博士,如果在中央的意志和民意之間一直存在很大差距,甚至像傑森剛剛說的背道而馳,那她怎麼去彌補這個撕裂呢?

李天笑:我覺得,當然她的挑戰是巨大的,因為她的民意非常低,在這種低民意的情況下,她要做到就是把這個民意拔起來,讓人家感到她還是能夠在某種程度上代表香港人的,這個非常難的。但是我覺得機會還是有的,挑戰就有機會。

這個機會在於就是說現在,當然主要的機會,我覺得,當然她是一方面,一個主要的機會是來自於習近平上面的高層,你知道吧,香港所有事情都隨著中共的高層在變的。習近平現在,張德江要拿下去、張曉明要拿下去,中聯辦要清洗,港澳辦也要清洗,等這個換掉以後,那麼直接就能夠控制林鄭月娥。林鄭月娥如果說她真是像傑森講的比較機械型的執行者的話,那麼習近平對她來說就有很大的影響力,控制她做事情就相當順暢。所以說這點上講,也就是習近平,就說這個林鄭月娥她可能不是一個最理想的人,但是是可以接受的人。

那麼另外一方面,你可以從林鄭月娥這個角度來講,林鄭月娥跟梁振英有一個很大的區別,梁振英是個黨員,他絕對的是執行黨的命令,叫他主動的在香港推行黨的政策,而且這個人幾乎做實事是沒有做的。

然而林鄭月娥跟他不同的是,她不是黨員,她是英國派,而且做事情又相對紮實一些,而且她又帶有一種就是說,如果上面叫她怎麼做她就怎麼做,那習近平叫她怎麼做她就怎麼做。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如果說她主動去跟這個民主派進行溝通,她自己也講過,或者說去採取一些措施的話,或者是按照習近平的方式來做的話,這樣的話我覺得她有可能在某種程度上達到一些溝通的效果。

還有一點,這是我自己突發奇想,就是如果她邀請一些她團隊的人,她要考慮她團隊怎麼組成嘛,比方說曾俊華也可以是其中之一,或者其他一些跟泛民派有關的這些人士,或者說親民主派的這些人,也到她團隊裡邊來做事,這樣的話也從某種方面能夠跟民主派溝通,等等,還有其它些方面。

主持人:是。

傑森:當然還有一點就是說,我們得首先明確香港的撕裂是什麼樣一個撕裂。

主持人:沒錯。

傑森:這個撕裂其實是非常明顯的,剛才我們也分析了,是中共至少有一個派系的人非常想把香港變成中共的一部分,完全按中共的意志控制、做事情。而香港的老百姓,他們的心中還懷著香港是東方之珠,以效率、法治、自由、民主為基石的一個東方之珠。在這樣的情況下,是老百姓想維持歷史上香港的特殊的國際地位,展現、維持它的一種價值觀,和中共完全想把中共那一套在香港推行,把香港徹頭徹尾的變成所謂的中共的一部分,深圳的超級板。那麼這兩個之間的,可以說是意識形態上的衝擊。

剛才也談到,就是說曾俊華為什麼很多人在支持他?因為曾俊華在競選的時候他不談具體的政治,他談的是理念上的東西。實際上香港人現在最需要的是一種精神理念上的這種,讓他能有一個希望,能有一個奮鬥的一個方式,符合香港人核心價值的。

但是就是說香港人的核心價值,我們知道是把香港從一個百年前不知名的一個小漁村推到一個世界明珠這樣一個地位的東西,所以它是走出了一個成功之路、走出了一個讓全中國都應該模仿的路。而中共那條路我們知道,它是把整個中國在這個混亂中執行了幾十年的一個老路。為什麼要讓一個明確走出成功理念的地方追隨一個明確的沒有自由的,就是走出很多彎路,而且事實上有很多社會問題的一個路呢?

所以這個時候某種意義上講,作為像林鄭月娥這樣的人,我現在還給她算是一個空白,我不給她做任何的預定,她作為一個香港出身的人、一個香港自稱為香港人的人,她應該做出真正為香港負責的事情,我希望她有一點點真正自己的理念,執行她彌補撕裂痕,團結香港這樣一個意志。真正要團結香港,你得要往香港人民這邊靠一靠,不能百分之百按中共的一個方式走。那邊走,我們知道只能是越來越撕裂。因為香港老百姓絕對不可能完全接受中共一套的。

主持人:是。

李天笑:比方說她可以執行政策,這次的話我聽她的施政綱領裡有一條,她要建立一個文化局,重新考慮香港的文化政策,對外來的各種中國傳統文化這種東西要進行重新的思考。但具體怎麼做?我們現在不清楚,總的來說她有一些安排。這些安排本身如果能做好的話,我覺得可以建立跟民眾之間的關係,能夠達到一定的效果。

但是有一點我覺得很重要,就是從習近平,從中央這個角度來講,習近平他現在處於一個就是說清理江澤民到了最後的階段,中共這個體制還存在的話,我覺得香港是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和自由,你總是要按照中共這個政治體制這種方式來運作嘛,比方說習近平講什麼話,你還照做。這種體制它不是一種真正的民主體制。真正的民主體制,它只有在習近平本身拋棄了中共,解體了中共的體制以後,中國大陸整個實行了民主制度,或者其它的什麼制度,在這個情況下,香港才會隨著這個變化而變化。

主持人:是,我覺得其實在中共對香港的強力控制的這種情況下,作為一個特首,他的運轉的空間沒有這麼大,我不知道傑森怎麼看?

傑森:是,我同意,但是也不能說他完全沒有運作空間。因為比如說很多事情他具體執行之前,比如我們舉個例子,去年《新唐人》有個舞蹈大賽,事實上這是純粹的推廣中國傳統文化的,而且這個預賽場設在香港,那麼梁振英政府就一定要把這個賽場從香港趕走。

主持人:而且已經是給了它。

傑森:已經都給了,後來又硬是……

李天笑:兩次。

傑森:你可以看到就是說這個絕對不一定要是上面明確指示的。這個很明顯展現出地方的意志。

李天笑:但是有一點,第一次的時候是張德江和梁振英密談以後才出現變化的。

傑森:當然我自己感覺上,類似於這樣的事情,就是典型的,未來我們看林鄭月娥作為一個特首,她事實上完全有權力不管,你只要不管這個事情,它就是一個正常的一個社會。你要是按中共的意志去管這個事的話,你就失去了香港特首的地位。

事實上香港現在最特殊在哪兒?大陸的遊客到香港第一看到最特殊的就是有法輪功學員在那兒發真相資料,這是香港和大陸唯一不一樣的地方。其實香港的這個物質上各方面其實跟大陸已經快差不多了,但是大陸人驚訝於香港有這樣的自由,多少大陸人感嘆香港有這樣的自由。當香港人把這個自由完全喪失的時候,你其實不過就是大陸的一個省分,甚至你可能還不如大陸的省分,比如上海也有一些特殊政治。所以我覺得某種意義上講,本著香港的自由理念,香港是真正能讓香港人贏得未來的一個機會。

主持人:天笑博士,我想問您一下,就是現在我們看到這個香港特首選舉的結果,很多人都在說,未來會對香港的政局和它的走勢有什麼影響?甚至有人說,香港市民在失望的情況下,會不會引發新一輪的移民潮?那您怎麼看這次特首選舉對香港短期和長期的影響?

李天笑:通過這次選舉的話,肯定現在香港的民眾是無力、無奈,感到很失望。因為他們本身沒有任何投票權,看這麼高的民意,好像有假象出來,他們也可以選出他們自己的特首,但實際上是不可能的,最後被中共左右了。

從短期來講,林鄭月娥當選以後,我覺得她現在面臨的是什麼?就是說現在張德江和梁振英要把她牢牢的捆回到他們原來既定的路線上去,就是「梁振英第二」。而她如果說真的要執政成功的話,她只有擺脫「梁振英第二」這個陰影,她才能夠有一線希望可以出現,否則的話她永遠不行的,這個是短期她面臨的一個主要矛盾。

執政以後的話,我覺得相對來說,7月1日以後,或者到了今年秋天,那個時候我覺得她可能希望會更大一點。這個時候就靠她的主觀怎麼選擇了,就是她要為香港做些事情,文化政策上或者其它方面,住房,或者甚至政改方面,這個都是她有主動的,一方面有一定的主動的能動性的空間存在,但是很大程度上還是在中央給她多少的權力,是不是會支持她這麼做,或是直接給她什麼樣的命令,這都有關係。

主持人:傑森,您怎麼看對於香港這種影響?

傑森:對,其實香港本身,就是說還是事在人為。其實在我看來,後來習近平說是我不欽點,其實某種程度上講,香港現在讓我悲傷的是,香港的官員,特別是建制派這幾百個人他已經大陸化了。中國大陸的底層官員最大的特點就是說,信息不是很明確的時候,越左越好。不幸的是,這次香港,很多傳言說,中央一不欽點的時候,他們還是沒有腦子,還是按越左越好的方式走,已經非常展現了香港所謂的精英階層已經非常大陸化了。

但是唯一讓我有希望的是,香港還有普羅大眾,他們記憶中還知道自由民主的滋味是什麼,所以真正的希望在香港民眾那裡。那麼我覺得林鄭月娥作為一個未來的特首的話,她非常非常真的有必要去傾聽香港人的聲音,為香港人做幾件事,而不是把未來五年讓香港再進入這種紛爭、割裂。香港不能再有這五年的紛爭割裂,香港未來會再次失去真正的地位。

主持人:我們看到李嘉誠之前也說了,香港不能再像過去那五年。

李天笑:首先立法會就有希望,立法會雖然沒有通過權,但是有否決權,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成員是民主派的。再有一個,就是隨著清理江派,從大陸傳遞到香港以後,整個的局勢會發生一些變化。如果說習近平能夠繼續做下去,拋棄中共的話,整個香港的自由民主就可以實現。香港移民,用不著,繼續為民主自由、為香港人利益奮鬥,我覺得這個才是一個比較有希望的事情。

主持人:就像之前新聞中黃之鋒提到的那樣。好的,非常感謝二位的精采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希望下次您能積極地參與和收看,感謝各位,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