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黑惡化 川少年被5校霸勒索打死 今日點擊(2806-1)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4 月 05 日訊】                         提要
報警不處理 少年被五校霸勒索打死
中國器官移植問題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週末星期六4月1日愚人節。14年前張國榮呢,在愚人節那天跟大家伙開了個玩笑,這個玩笑是真的,就死了。那14年過去了,很多人還在紀念他。張國榮在他的整個藝術生涯中呢,是個很特別的人物,他是一個在那一代的藝術,香港當中的這些藝術,藝術人才當中比較特別的一個。而當時跟他可以並肩在一起的很多人都死了,都是這個年齡,年齡都不大。但是因為他自己死的方式,是自我的一種了斷,那為什麼跳樓,其實一直是個謎。可是他演的霸王別姬,我們在濤哥侃電影中跟大家分享過,那是一個非常,迄今為止被譽為在中國環境中,近幾十年來,應該是最好的一個片子。

那最好的片子原因就是,作為這樣的京劇,這樣一個地方戲曲,地方文化的一種種類,在它整個的延伸的過程中,經歷了最早期的,對吧,日本人來之前。到了日本人來,到了國民黨來,因為日本人來之前,跟後來日本人走了之後,到了那段時間還不一樣。整個它的延續的過程,那兩個人呢都很苦難。可是無論多苦難,他們內在的精神的概念,就是他們內在的精神思想吧,可以這麼說吧,和對生命的渴望呢,一直使得他們延續著,一直使得他們可以戰勝他們現實生活中所面對的苦難。

改革開放了1976年鄧小平,毛澤東他們都死了,改革開放了。那陳凱歌當時所設計的場面就是,那是一個大的體育館,那我們能想到說,就像北京啊那是工體啦,看起來那是大體育館,非常空曠,也就是說未來給他們希望。他們可以來到這麼大的一個,一個廣闊的天地中,來再次展現他們的藝術造就。可是這如此空曠的舞台是漆黑一片,只有門口,只有大門那一束光線。但那一束光線是什麼,太耀眼了, 沒人看得明白。那張國榮扮演的角色就在那個時候,用了留下來的那把劍,而那把劍呢在他年輕時呢,又有著一段情感的故事。那是一段被人們說,那是一段真實的情感的故事。因為那把劍的主人,真正懂得程蝶衣在表達著什麼,一個懂戲的人,一個懂得他的人,卻是個男人。一個完全扭曲的人生的經歷,在中國社會中展現。他用這把劍把自己抹脖子了,死了。

1976年到今天2017年,40年過去,程蝶衣的死,張國榮的死,完全詮釋解讀了這個社會的邪惡。他當時死的結果就是對未來沒有希望,未來的什麼沒有希望。社會,這是一個完全吃人的社會,完全糟蹋人的社會,不分你我的。所以對一個社會完全把人給毀掉,否定人的存在,這是共產黨的天下,有別於當時的國民黨的天下,日本人的天下。以及那個時候,應該叫什麼軍閥時期的天下。

2017年同樣在愚人節這天傳出來,具體我沒看是哪一天,我看到消息的時候是愚人節那一天,四川瀘洲14歲的孩子,被5個人半夜拖出來打死,扔到樓下,14歲的男孩。而在這之前呢剛剛發生的呢,河南開封30幾個女孩子最小的不到14歲,7個不到14歲,被這個當地的勢力的人,有錢的是勢力的,有權的是勢力的,有錢的透過這種他的暴力與欺騙,使得30幾個女孩子賣淫,因為給錢了就算賣了,這錢塞在手裡頭就算賣了,這就是這個制度的邪惡咧。

今天看咱們節目的朋友,你的孩子無論是男的,你的孩子無論是女的,當你孩子長到14歲的時候,他就有可能活不下去。危險來自於什麼,來自於你的左鄰右舍,來自於你的同事,來自於他的學校,來自於你在社會中所奔波的一切。四川打死人這件事情就顯得很特別了,我們能看到最新的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報警不處理,14歲少年被5個校霸勒索打死,大陸論壇和微信圈瘋傳。5名校霸勒索死者1千元,爺爺奶奶沒給,報警後警察不處理,校方知道此事。那校霸氣焰更加囂張,進而勒索1萬元,說如果不交,星期五整死你,結果真的把他打死了,網上瘋傳。
 

報警不處理 少年被五校霸勒索打死

更令人氣憤的是,校長和公安局的所長田安軍,竟然聯合封鎖消息,隱瞞真相,還把死者的爺爺奶奶扣留了,不讓家屬見死者屍體,直接用120拉走準備火化。後來家裡去了200多人,才知道事情的真相。那據說5個人要,這個國內知道,比我知道多了,據說這打死人的5個家庭,要出20萬元私了,死者的母親不幹,孩子不是錢的事,這個事情就是這麼回事了。這裡面其實看到了幾樣東西,對吧,警察,警察為什麼這麼幹。敢做校霸的,那校霸的孩子,在他們來講,就是我爸是李崗,這裡面講的說可能有校長的孩子,有校領導的孩子。

那公安局局長出頭,是因為他惹不起這5個孩子當中的家裡面的人;或者說這5個孩子家裡面的人,跟局長本身有關係;或者打人的人當中跟局長有關係,跟警察裡面的人有關係。所以各自為了利益而生存的社會,他為什麼不這麼做呢。當你埋怨這個社會不公的時候,這其一。其二 校霸的出現,勒索1千元沒給,勒索1萬元不給我打死你,他絕不是拿了這一個孩子的錢,殺一儆百,這就是黑社會,人家言出必行,對不對。兌現自己的說法,殺死他一個,給那100個看,誰敢不給錢。這是誰?你說這是誰?你看到的強拆的,你看到的任何這個體制之下的說法的,穿著共產黨官衣的,那人人不都這麼做嗎,對吧。

四川瀘縣對北京人而言那是山溝,山溝裡的就這麼做,最低的山溝就這麼做,對不對。開封府它也那麼做,北京城它也這麼做,從最低的社會的最底層,來到中南海的最上層,這是貫穿了高級動物邪惡之後,人在這種高級動物的理念中的自然反應。你解決一個開封的孩子,能解決到什麼,還沒結果吧。你今天四川同樣出這種事情,對吧,但你記住,打死一個在網上出來,那可能在社會中,已經打死了100個,只不過他沒有條件喊出來而已。這就這個社會的,真正的邪惡的內在的崩潰。
 

中國器官移植問題

美國的《外交學人》雜誌,這是一個很有名的雜誌了,中國肝臟移植數量增加400倍,死刑人數逐年下降,而器官移植業卻持續擴大。這個器官移植的數量上去了,死刑犯的數量下來了,這個不用實數吧,對不對。文章講在中國備受尊敬的雜誌,《財經》報導說1993到2007年,中國的肝臟移植數量增加400倍。《南方週末》引述高層,器官移植官員何曉順的話說,2000年中國器官移植業,是個分水嶺,2000年的肝臟移植數量,高達1999年的10倍。2005年該數字,進一步增加了3倍。美國的一個非政府組織對話基金顯示,中國死刑人數逐漸下降,2013年2400人,顯然器官移植業在持續擴大,2000年是分水嶺,他說得很清楚。

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2000年開始進入很殘酷的階段。而對真、善、忍的迫害,就是直接對人的生命與尊嚴的根本性的否定。所以在這種延續的過程中,到了今年的愚人節,出了這麼大笑話,這是個笑話,對吧。雄安要起來,要雄起,那頭的一個14歲的孩子就被打死,那人們蜂湧而至去為了錢財。但他的孩子呢,這是今天中國社會真實的面孔。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