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習會」在即 朝鮮再次試射導彈 今日點擊(2808-2)

                         提要
「川習會」在即 朝鮮再次試射導彈
四川瀘州中學校園慘死案發酵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是中國人的傳統的清明節,清明時節雨紛紛,這還下雨,從昨天一直下到今天。那在清明的時候呢,我看已經有報導,在中國各地呢去紀念自己故去的人,形成了一種相當的相當的一個氛圍。人死了在今天的科學的概念中,說人死了就沒了,對吧!活在當今、及時行樂、滿足慾望,因為滿足不了,所以要滿足慾望,這是現實生活中太多的人的利益觀點。那如果滿足慾望,那人死了紀念他幹嘛呢?你是紀念他的存在呢,還是有著自己的哀思呢?那你跟死去的一個人,已經嘎波兒都沒有了,你們之間生命的連帶,人說有情感,對吧!有情感,所以有的兒子很愛老爸,所以燒紙的時候給老爸燒了仨二奶,那有的呢,說老爸喜歡車,給老爸燒了一輛路狐,當然紙疊的啦,紙疊的,幹什麼的都有,那我個人覺得就是哭笑不得。其實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正是這無形中,你可以把它叫做思念,從來沒想過這種思念的,下面生命的緣由是什麼,沒想過。

明天習近平就要在川普的,佛羅里達的自己的俱樂部,叫什麼海湖俱樂部啊,英文還是法文的名字沒注意,那要見習近平。結果紐約時報說了一個逗哏的,說可能會有一個暗藏的攪局者,郭文貴。看它的報導才明白,川普的這個,這是他私家的宅子,但是他成立的是一個富豪,就富人的俱樂部,在這個地方,在這個叫海湖俱樂部裡面,入會費20萬美金。我們不知道它是年費呢,還是就交一個20萬就完了。郭文貴是會員,人給了20萬美金,所以他裡面的會員都是世界級的富豪,郭文貴有170億美金,這是紐約時報講的,所以人家是會員。它這裡說作為從白宮保護的角度來講,他應該沒權干涉俱樂部裡面的會員,沒權干涉的。我個人也經歷過,我忘了01年2001年在德國柏林,住的酒店裡面呢碰到江澤民去了,走到一塊兒,他沒資格轟出來的,所以道理是一樣的。我們不知道郭文貴,會不會借助這個機會,因為紐約時報也提到,這是個很尷尬的事兒,郭文貴會不會有行動,有說法,人有錢,人家是那兒會員,不開玩笑的。
 

「川習會」在即 朝鮮再次試射導

川普這件事情就顯得很特別啦,結果金正恩也湊熱鬧了,就在這個清明節那天,他放了個禮花,我一直跟大家說他會放禮花的,他真放了個禮花,德國之聲這麼報的:習近平川普見面之際,朝鮮再次試射導彈。4月5日清明節一大早,朝鮮從它的東部港口城市,新浦發射了一枚彈道導彈,飛行了60公里墜入大海,墜入日本海。這是一個沒什麼可講的,沒跟你說,金三胖就這樣,我事做絕了,就你們倆,一個中國一個美國,我不鳥你們,你們是我的敵人,小樣兒,你有本事你打我,你有本事你打我。那他這時候試射導彈,是左邊一嘴巴打習近平臉上,回首一嘴巴打川普臉上,你們來吧,那沒什麼可講,沒任何出路咧。日本政府對這件事情哪,就非常的強烈的譴責,日本先譴責。日本首相在官邸接受採訪時強調,將與美國、韓國密切合作,為在任何情況下,都能保護國民的生命與財產,採取萬全之對策。他說充分的可以預見,朝鮮今後會做進一步的挑釁行為的。他就這麼放,你就怎麼辦吧,而且大家要明白他是在東部沿海城市,那彈道導彈,
我們不知道,他在朝鮮到底有多少個發射的位置,或者發射的這種機動性有多高。

我在另外一期節目中講了,其實今天作為美國人來講,川普來講,他也沒有任何選擇了。因為美國國務卿面對這件事情,說了一段話,該說的我們都說了,我們沒什麼可說的了,那就完了,對吧!那也就是唯一解決的辦法就是打他。那打朝鮮,它遇到的問題,第一個就是防止朝鮮本土的,核武器的這種擴散造成傷害。第二個,能否第一時間,把金三胖幹了,因為你不把他幹了,後面這事不知道會發展成,他會出現失控的狀態,對吧!那這就是斬首行動。第三個,說在這個38線一側哪,朝鮮有上萬門大砲對著首爾,而首爾距離38線只有50公里,只有50公里,所以萬門大砲要打首爾的話,那個損失是不可估量的,對吧!那這裡就我當時也提出來,一萬門大砲它不是導彈,薩德反導系統你可以給它打下來,一萬門大砲,一個砲發出一個彈來它就弄一萬個彈,一萬個彈砸一個地方,雞蛋也受不了啊。後來有朋友說,濤哥你被人糊弄了,他沒有一萬門大砲,那很多是假的,那可能是吧,反正他肯定是有砲。這個砲這個,最簡單的這種武器裝備,反而在現實的狀況中傷害性最大。

所以相信川普最大的忌諱就是,如何減少韓國在武裝衝突中最小的損失,這是一個沒錯的,對吧!因為韓國今天的經濟狀況,和它的在世界範圍內的這種帶動力,已經有相當成分在其中了。無論它的汽車、它的手機,你都可以看到,它的金融系統都可以看到,它在國際社會當中,你說刨去7個發達國家之外,那能夠跟它相左右的不多,所以這是川普最忌諱的。反過來說,如果川普決定打朝鮮,那前三個小時沒有給它蓋住,朝鮮出現反撲,世界經濟會崩潰的,因為它就會連帶著韓國、日本、中國、台灣,全都陷入一種戰爭狀態,那世界會崩潰的,那是沒錯的。它的經濟大家就買黃金囉,抱著錢回家蹲在地下室囉,那就只能這麼看囉。相信這是一個川普跟習近平,今天不得不面對的事情。
 

四川瀘州中學校園慘死案發酵

而四川瀘州這個14歲的孩子被打死,叫做趙鑫大概是。這件事情已經到現在為止,釀成了整個瀘州的人,普通人的反抗,在視頻上、在推特上,我自己也轉發了很多。所以在這件事情上,我用一個詞叫制度性邪惡,制度性邪惡,它完全展現出這個概念。因為當官的,校長的孩子跟公安局長的孩子,打死一個普通人的孩子,而這個孩子的母親、奶奶確實報警了。警察,在此之前報過警,警察沒管,星期五打死了,對吧!星期五給他打死了,也在愚人節。打死之後,結果這些當官的以社會穩定的名義,動用了整個社會縣一級的,所有安保力量,以鎮壓的方式;而另外一方是普通的民眾,所以這就叫做系統性邪惡了。一個國家所有的機構,只服務於官,官做了什麼都服務於官,帶著國徽,拿著老百姓勞動所被迫納稅的錢,買了武器,供養了他們所有這一些權勢者,反過來殺掉他。老百姓的反應同樣是站在,一種被汙辱的利益的角度去反應,相當程度上。當官的出去,去拿什麼5元、10元、50元、100元去買簽字,就這麼邪惡,它認為是可以買到的。那在香港,很多人替共產黨呼旗吶喊,那是拿錢買的。那習近平到美國訪問有的人拿著旗子,忽悠愛國主義那是拿錢買的,他是來賺錢的。所以這是我說,當一個國民完全以錢為中心,以慾望為中心,極端自私的貪婪就是滅絕人性。因為人性隸屬於人的靈魂,而利益與自私呢,它是隸屬於人的這塊肉,所以這是社會崩潰的,就是中共體制社會當中,真正社會崩潰的一種直接表現。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