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洋 于歡 趙鑫…中國百姓怎麼活? 熱點互動(1593)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4 月 10 日訊】日前,一名四川中學生趙鑫,因為沒錢交保護費,在學校被校霸活活打死,從5樓拋下。學校和警方為了掩蓋真相,謊稱趙鑫是失足墜樓而死,並且在學生家長看到現場之前,急著要將屍體強行火化。這種做法引起了學生家長和當地民眾強烈不滿,因此,事件升級爆發警民衝突。為什麼這種暴力事件會從社會發展到校園?這背後的深層原因究竟是什麼?一樁刑事案件為什麼又會演變成萬民抗暴?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日前,一名四川中學生趙鑫,因為沒錢交保護費,在學校被校霸活活打死,從5樓拋下。學校和警方為了掩蓋真相,謊稱趙鑫是失足墜樓而死,並且在學生家長看到現場之前,急著要將屍體強行火化。這種做法引起學生家長和當地民眾強烈不滿,因此,事件升級爆發警民衝突。

為什麼這種暴力事件會從社會發展到校園?背後的深層原因究竟是什麼?一樁刑事案件為什麼又會演變成萬民抗暴?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請兩位嘉賓分析和點評。一位是現場的時事評論員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過Skype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藍述先生您好!

藍述:沐陽好,各位觀眾朋友好!

主持人:節目開始,請先了解一下背景資料。

1日,太伏中學一名學生被打死的消息在網上傳開。當天,瀘縣縣委宣傳部官方微信發布公告稱:14歲趙姓學生在住宿樓外死亡。2日傍晚,再次發布公告稱:該生損傷符合高墜傷特徵,官方掩蓋真相引發民憤,爆發警民衝突。

學校打算強行火化屍體,不准家長到殯儀館見遺體,家長維權一天後才見到遺體。

死者母親游小紅:「你看我小孩都死亡了,小孩子在我耳邊說,他說:媽啊!我死得很慘啊!我死得很慘啊!現在目前為止沒有人告訴我什麼原因,給我一個明確答覆,把兒子拿回來(群眾:屍體拿回來!屍體拿回來!)。」

知情者透露,事發前幾天,這些校霸向遇害學生要1,000元,回家說了,爺爺奶奶報警了,派出所不管,校霸就恐嚇說他敢報警,要10,000了,否則要他命。

網上消息說,殺人的校霸中有政府官員的兒子和老師的兒子,官方包庇凶手,因而引發民憤。5個打死人的凶手、政府和學校都希望私了,一個出20萬,共100萬,家屬不同意;要嚴懲凶手。目前家屬都被監控,限制自由。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歡迎您在節目當中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今天的話題是,關於四川的學生趙鑫被校霸毆打致死引起的相關問題。

節目一開始,先請教横河一個問題。節目短片當中已經介紹了,趙鑫已經跟爺爺奶奶說,爺爺奶奶已經向校方反映了情況,派出所也知道了這個情況,但是派出所覺得這個事也沒有出什麼事,就沒有管,是派出所不管還是管不了?您覺得。

横河:首先,事情能夠發展到打死人,勒索保護費的情況在這所學校肯定是一件常見的事情,所以派出所才不奇怪,是家常便飯的事情,因此沒有想到會打死人這一步。平常肯定經常有,這是第一。

第二,從現在外面傳的消息來看,這5個打死人的校霸,可能有鎮長的兒子、派出所所長的兒子、校長的兒子,這個可能性是很大的。為什麼呢?因為沒有辦法解釋,這麼重大的事件為什麼不調查就已經得出結論「是摔死的」?明顯是包庇。

為什麼要包庇呢?這個說法就讓人相信了。不是人家隨便就會相信外面傳的他是某某人的兒子,而是因為當局的做法讓人家覺得這種說法是可信的。派出所之所以不管就是這個原因,它管不了、也不敢管。

主持人:為什麼?

横河:因為派出所所長的兒子就在打人的裡頭,那派出所裡面除了所長以外,還有誰敢去調查這件事情?肯定不敢。這種所謂「官官相護」的事情在中國大陸是非常普遍的,因為它沒有獨立的司法,也沒有獨立的調查,在一個系統裡面,大家就把這個事情掩蓋。

派出所之所以不敢管,是因為那些校霸的父母輩都是他們的頂頭上司,而死者顯然是一個沒有什麼特別大的背景的人,它當然就站在官方這一面,這是比較合理的解釋。當然現在中共封鎖消息,真實的情況我們不是很清楚,但這是能夠解釋得通的。

主持人:好的。藍述先生,對於趙鑫的死因官方已經給出了說法,剛才我們通過短片已經看到說是墜樓死,已經排除他殺的可能,而且官方還向民眾徵集簽名,據說簽一個名給50塊,後來據說又漲到了200塊錢。像這樣的情況,民眾為什麼還相信這個孩子是被打死的呢?

藍述:首先從處理的方式就不透明,你為什麼急著就把屍體給拿走了,然後你不給人家說話的機會?首先讓人家感覺官方在掩蓋什麼,這是第一。第二,大家知道,孩子回家以後是不會說謊的,你學校看了什麼,所以那幾個校霸平時的行為、平時欺負人,趙鑫可能平時也是被欺負過,可能這個孩子回家都會告訴父母,家長可能心裡都會比較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中國還有另外一個情況,因為中國人都已經在中共的謊言體制下生活慣了,所以大家都已經習慣了「小道快於大道,文件證實謠傳」,所以任何一件事情有一個文件精神,官方的說法,只要下面還有另外一個說法,大家都寧願相信非官方的說法。

這是因為在中共的體制下幾十年如一日,年復一年、月復一月、日復一日,就在謊言的過程中被騙過來,騙到最後大家都已經明白了,所有官方證實的消息,只要和外面其它消息相矛盾的時候,不說100%,至少99%官方消息是假的,大家都已經形成習慣,習慣成自然了。

然後再把周圍的蛛絲馬跡官方又急著要毀屍滅跡,要把屍體抬走,然後急著要把這個事情平息下去,就算過去了等等,所有這些事情連繫在一起,那老百姓會有一個最基本的常識上的判斷,大家不相信。

至於說給錢,官方給錢主要目的是官方這些官員要留後路,事情如果一鬧大的話,將來上面派人來調查,調查怎麼辦?他早一點做準備,把簽名做好,說當時這麼多人、這麼多群眾,群眾簽的名,我們這個調查是調查過了,他這個事情只是做準備。

下面的老百姓,你給錢可能他也不會願意簽,因為中國社會是個人情社會,這麼小的一個社會圈大家都認識,你說他的孩子死了,你知道一點什麼事情你願不願意去簽名?沒有人願意簽;沒有人願意簽名官方只有漲價。我看200塊錢也不會有人簽名,再給多錢可能也不會有人簽名。

主持人:横河先生,還有一個問題,趙鑫是一個學生,14歲的初中生,在學校裡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惡性暴力事件?如果在社會上我們可以理解,但是在校園裡面讓我們無法理解。

横河:其實在校園裡面的暴力,在中國、在中共統治之下其實是一個特點,並不是今天才發生的。有幾個原因:第一是教育系統,中共的教育到現在為止還是這樣子,它以前都是以階級鬥爭為綱,現在雖然不這麼說了,但是它的教育系統裡面,所謂的英雄人物,還有需要樹立的榜樣,被中共樹為正面典型的這些人,其實都是給孩子灌輸仇恨和暴力。

這叫做「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經過這樣洗腦的人如果沒有暴力傾向,那其實才奇怪。因為它這個教育體系是一貫的,所以你可以看到文化大革命開始的時候,最先發生暴力的,打人打得最凶的並不是大學生,也不是小學生,是中學生,所以它是有一貫的傳統,到現在為止這個教育體系還是這樣子的。

當把仇恨灌輸到學生心裡面去,就會自然產生一種暴力傾向,這是一個。另外,有一個老教授不是說了三點嗎?覺得沒有希望了,他說,學生、孩子應該有三方面教育,家長、學校和社會;社會他稱之為法律(法律或社會)。他說,三個都沒有希望了,這三個都沒有希望。但是他說「這三個都沒有希望」的結論其實是錯的。

這三個確實沒有希望了,但為什麼沒有希望?他講的其實不是很準確,也不是很全面。比如說家庭,這些人的家庭都是平常魚肉百姓的,這些孩子如果不在學校,在家裡他看到的也是權力的狂妄和不受約束,所以他認為他也可以這樣做。敲詐、勒索所得到的不義之財,他們家裡面的財就這麼來的。所以不僅在學校裡正式教育學了,他在家裡面也能學到這一點,這是家庭。

說到學校,你看校長就是這樣的人。學校是不可能跟社會完全分開來的,整個社會呈現的情況就是人人都為自己,不顧一切手段去攝取錢財,學校裡面也會體現出來。中國現在的學校不能跟以前的比,也不能跟國外的比,說是象牙塔,它從來都不是。在中共系統裡面,所有的政治運動都必須在學校裡面進行教育。學校還有一個問題,從教育上,它不僅是鼓勵壞的,而且還要排斥好的。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時候,搞了一個叫作「校園反邪教運動」,搞了這麼多年一直到現在還在搞,它把好的,人家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在學校裡面被妖魔化,把他搞臭,要排擠出學校,那時候還有很多學生去舉報法輪功學員發傳單。

在學生當中形成教育體系,就教給大家:這是一個奬惡懲善的地方,你們只要做壞事,在這個社會就得到鼓勵;你要是做好事,在這個社會裡面就會被懲罰。這是中國的教育體系、學校所完成的。

至於法律體系,大家都看到了,特別是小地方更明顯,因為誰都認識,誰都知道沒有一場官司是按照是非對錯打的,沒有一個官司是按照法律打的,都學樣。他們能夠把人打死,就說明在這之前已經長期橫行霸道了,只是沒有把人打死而已,或者是打死了大家不知道;這件事情被爆發出來了。

所以說,並不一定是暴力延伸到學校,而是從一開始,學校就是產生暴力的地方,像這所中學就是產生暴力的地方。

主持人:藍述先生,剛才橫河先生說學校是產生暴力的地方,現在的社會暴力已經轉移到低齡化,我們在網上看了好多的視頻,年齡很小的那些孩子都是使用暴力。我想請問,在中國大陸、中國的百姓哪裡還是安全的地方?

藍述:中國的百姓有沒有安全的地方?我覺得這麼多年看下來確實是越來越不安全,整個社會越來越不安全。它把傳統文化的氛圍全部破壞了以後,現在強調的都是「強」,強就是好。以前說我們中國人是東亞病夫,大家以後就說要越來越強,強到最後現在回過頭去一看,政府成了強盜,社會成了強盜社會。

強,並不見得是好,因為它把整個概念給偷換了。強,最後變成了強權,然後整個社會上行下效,基本上是這樣子。上面怎麼做,下面他也只能這麼做呀,當官的大家就知道升官,要升官發財。中國老百姓要想升官、想得到領導的信任,與其為老百姓做100件好事,不如跟著領導幹一件壞事。跟領導一起幹一件壞事,那就等於是交了投名狀了,跟領導是栓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誰都跑不了,互相知根知底,只能一塊黑到底了,馬上就可以得到領導的信任。

這些人在社會上、在官場上、在所有的正式的冠冕堂皇的場合都是這麼幹的,他必然會把這些行為、言行、思考問題的方式、方法帶回家去,他這一帶回家去孩子就跟著學!前幾年,兒子在外面打架,他說「我爸是李剛」。為什麼?為什麼敢這樣喊?就是因為他已經習慣了。實際上也就是把文革時期「老子英雄兒好漢」那一套,利用另外一種形式繼續延續下來了。怎麼辦?老百姓也沒有別的辦法呀,能夠找到安全的地方嗎?找不到安全的地方。在目前的體制之下,你只能夠祈禱這類事情碰不上,你真碰上了,你真沒辦法。

主持人:我們現在先來接聽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一位是舊金山的夏女士,夏女士您好。

舊金山夏女士:主持人您好,嘉賓好。我就是想說我自己的一個親身經歷。去年9月、10月我在北京照顧快90歲的老父母,我帶他們去301醫院看病,完了幾個男的就跟護士和保安打成一團,打得血。我說這還是在北京呢,還在301醫院的急診室。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看打得很嚇人,反正我就覺得這公權力吞噬了一切,個人權力沒有地方藏身。警察的無法無天和民眾的普遍維權、沒有權利、無權,造成了很多的社會亂象,人到處都是打架。

我每年回中國兩次,走在街上、商店裡、醫院裡好像到處都在打架,嚇死人了,我說簡直是,就是共產黨的仇恨教育呀。從小學、中學就告訴你與天鬥、與地鬥,就是鬥、鬥、鬥,今天恨這個、明天恨那個,不停的在恨和鬥之中。

主持人:謝謝夏女士。我們接下來接聽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主播您好,兩位嘉賓好。我說那些當權派,我認為他的目的就是要把所有他看不順眼的人一網打盡,三下五除二,除之而後快。我早就說過,它實際上還是人治,不是法治,而且老百姓精神上、物質上這樣下去,好人都沒有辦法活下去了嘛,對不對?所以我希望它早點是暴政必亡。謝謝三位,晚安。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橫河先生,請您給回應一下。

橫河:剛才夏女士講得很有道理,實際上是一種社會現象,不僅僅是在學校裡面。其實這跟中共長期的教育和它的目標是一致的,從來沒有改變過。當社會、執政機構、執政政黨把它作為一種政策來推廣,強制大家執行的時候,這個社會就沒有救了。

一般的道德下滑,如果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或是因為工業化的過程當中形成,那是自然的過程,這時就有宗教信仰來保證大家不下滑得太快。在中國,因為中共的無神論,它否定而且排斥、打擊各種宗教信仰,就是教人向善的它要排斥、打擊,造成全民道德快速下滑。

中共鼓吹的是社會達爾文主義,就是叢林原則、強者,「強」實際上是依附權力,並不是在平等的條件下競爭,哪個強哪個就能占據社會資源,不是這樣的;必須依附共產黨的權力,在這種情況下就沒有公正可言。多種因素造成的這種情況。

往往首先施暴的都是跟公權力有關係的人,如果警民發生衝突,或者是民間和官府發生衝突,首先施暴的往往不是民間這一半,民間這一半往往被逼得走投無路、有的被打得沒有辦法了才反抗。這就是一個現狀。

主持人:一樁刑事案件演變成萬民抗暴,而且據最新消息,當局又開始抓人,然後搶屍體要強行進行火化。本來應該是當局或警方要去抓打死人的那些人,抓那些凶手,它為什麼來對付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呢?

橫河:這就是維穩概念,維穩就是這樣子的。所有的維穩是起源於中國有很多群體事件,要把群體事件給壓下去,因此出現維穩概念。不穩定因素是什麼呢?是社會的不公。往往群體事件的誘發都是非常惡性的官府欺壓老百姓的事件,幾乎沒有例外。幾乎沒有例外,一般都是。儘管是在很基層發生的,但是總有一方是權力的一方,那麼老百姓就不服氣,不服氣怎麼辦呢?就開始發生衝突,一發生衝突,維穩的概念就是要把它壓下去;並不是按照法律把肇事者捉拿歸案。

如果能夠做到有獨立的司法,真正把肇事者捉拿歸案,經過法律程序,中國就沒有那麼多群體事件,也不需要動用這麼多武警。之所以要動用武警鎮壓,老百姓為什麼要發生群體事件?其不滿意的原因就是因為判處不公,對於原發事件處理不公正、不公平。當局就出什麼主意呢?有文件。這就說到為什麼要搶屍體,各地都搶屍體。不能說這個地方的人喜歡搶屍體;別地方的人為什麼也喜歡搶屍體?

主持人:對,這好像是一個共同現象!

橫河:它有文件的。當發生重大群體事件的時候,要立即設法消滅群體事件的源頭,它認為被冤死的人的屍體就是源頭。這是有文件規定,必須要這樣做。所以你就可以想到,「維穩」的思維跟一般人想的不一樣。越維穩就越壓,就越不公,所以民間就非常不滿意。這就是為什麼一般很小的事件,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之間就暴發成很大的事件。其原因就是真正爆發的源頭事件不可能得到公正解決。而且一開始往往是不公正處理才造成民間的抗議。

主持人:藍述先生,有一個問題請教您,這些普通民眾面對那麼強力的鎮壓,有好多的武警、警察、特警都到了現場,據說甚至還動用裝甲車。這些民眾為什麼不退卻?而一直在前沿跟家屬站在一起,要討要真相。他們真的不怕嗎?

藍述:沒有人是不怕死的,但是官逼民反,最後要逼到沒辦法、活不下去的時候,「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已經有很多先例,比如2008年的鄧玉嬌殺貪官,貪官要強姦她;賈敬龍,房子給拆了,婚結不成了,媳婦跑了;楊佳,打得他失去了生殖能力,他沒有辦法了嘛!沒有辦法在正常渠道下尋找社會正義。

在美國的司法制度之下,如果說,美國的憲法有兩隻眼睛,一隻眼睛盯著美國政府;剩下的一隻眼睛盯著美國的幾億人,它的主要目的就是限制公權力。所以有第二修正案;首先還有第一修正案,第一修正案保證民眾有思想的自由,政府說的不一定對,有個人思考的自由,還有媒體等等。還有第二修正案,人民還可以有槍,公權力、警察敢到我家裡來我就跟他幹。後面還有其它的修正案,比如憲法第十修正案,只要是法律上沒有寫明白政府有權這樣做,那麼權利就歸老百姓。和中共政權百分之百不一樣,它就是要限制政府的權力。

中共所有的法律它就是做一條:維護黨的領導,維護中共的統治。所以它所做的一切就讓老百姓覺得「沒有希望了」,法律也沒有、聲音也沒有、媒體也被控制、任何能夠通過和平方式尋找社會正義的渠道都被堵死了,在這種情況之下,小事還好辦,一旦出了人命的事情怎麼處理?為什麼出現民變?就是因為在平時日常生活裡每個人都經受不公正,只不過可能家裡沒死人而已,大家心裡這把火早就已經燒著、憋著,這時候馬上就感同身受,一看就感同身受,那就不是一個人起來,所有的人都起來了,一下子就變成萬民抗暴。

中共體制是一層往上一層,上面包下面,再往上包下面,網撒得越來越大,本來大家向上級反應還覺得是有希望的,一看,結果到上級以後謊言變得越來越大,最後就變得完全跟事實真相背道而馳。在這種情況下事情就只有越鬧越大,怎麼辦呢?在中共體制下他沒有別的辦法,最後只能被逼上「揭竿而起」這條路。

主持人:橫河先生,還有一點時間,請您再幫忙回應一下。

橫河:這件事情其實還有一點,這5個校霸不可能只敲詐趙鑫一個人,他們敲詐過所有的人,而且有人說過:前年死一個、去年死一個、今年又死一個,明年不知道輪到誰家。都是獨生子、女,人人都擔心。

主持人:感謝兩位嘉賓的精采分析。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今天到這裡結束,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