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毒是門好生意 台灣紡織的綠色競爭力|新聞最聚焦

【新唐人亞太台 2017 年 04 月 22 日訊】台灣紡織業每年的出口值,都超過新台幣3千億元,是台灣的重要產業之一。不過,現在,有越來越多品牌商在商品的開發上,要求環保,各國也都陸續祭出嚴格的環保法規,這對台灣紡織供應鏈來說,是挑戰,還是商機?台灣紡織業可以在這股崇尚環保無毒的趨勢中,掌握先機,創造更大產值嗎?帶您聚焦。

水灑在布面上,不被吸收,直接滑開,台灣所生產的機能性布料名聲在外,全世界的品牌大約有九成,都採用了台灣紡織廠生產的機能性布料,因為台灣的布料不只講求機能,更注重環保。 

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原料及紗線部主任 林政助:「為什麼我們現在紡織業要這麼認真的做這環保,當然是對地球對人類的一個愛護心,但是最重要的還是來自於商機,那這個商機是怎麼來的,因為所謂的品牌,國際的品牌比如說Columbia,比如說Adidas、比如說NIKE,這些大品牌一則來講,他們希望他們的國際形象要非常好,所以他們要注重環保。」 

當全球紡織業的汙染率僅次於石化工業,當國際上的環保意識逐漸抬頭,消費者對於商品是否夠綠色這件事情也越來越重視,國際品牌需要維持正面形象,對於代工廠的環保要求也越來越多。 

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原料及紗線部主任 林政助:「世界衛生綠色和平組織一直在推所謂的無毒生產,那無毒生產以後甚至他會去抽測,所謂的NIKE、Adidas、PUMA,他們的一些相關的紡織品,會去抽測會去檢驗,比如說他的所謂的有毒的物質含量會出來,測完以後他甚至會公布這些品牌的有毒物質含量。」 

紡織產業發展推動辦公室專案計畫顧問 林文仲:「沒辦法,因為他們品牌、他們市場歐美在決定的,那我們台灣為了要出口到全世界去,免得被客訴,所以我們都做到最嚴格的標準在生產,所以我們說台灣為什麼有這個食安的問題,因為台灣不是食品的輸出國家,我們台灣的紡織品要輸出到全世界去,所以有必須用最嚴格的標準去控制我們的品質,所以我說我們的衣服比我們吃的東西更安全,就是這個道理。」 

現在紡織品要有機能性,通常是在製造過程中加入各種化學助劑來達到不同的效果,但這些化學助劑裡面的有些成分被認定為是對人體有害的有毒物質,逐漸的遭到禁用。 

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原料及紗線部主任 林政助:「我們紡織品類有受到限制的相關的化學品,目前來講主要以歐盟設定的一個REACH,歐盟REACH這個法規裡面,嚴格訂定了數十種的有毒物質。」 

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原料及紗線部主任 林政助:「吸濕排汗的藥劑,或是我們的撥水的藥劑,或者我們抗菌的藥劑,那這些藥劑裡面其實很多都有用到一些有毒的物質,比如說甚至有福馬林,或者是最近我們撥水劑,常常被要求限制很嚴重的,全氟辛烷磺酸鹽或者全氟辛烷磺酸這類的,PFOS、PFOA這一類的化合物,等於說我們有用到氟素,這一類的化合物呢,也都會對人體產生有一些有毒的,甚至對嬰兒、我們的胎兒會產生畸形等等不良的影響,那這一類的化學藥品呢,也都漸漸受到限制。」 

然而,面對越來越多化學品在紡織上的使用受到限制,台灣的紡織業者並不擔心,因為他們早就觀察到這股環保潮流,做足了準備。 

力麗企業副總經理 陳漢卿:「現在台灣能夠生存的就是,希望你世界上所定的標準越嚴,對台灣的廠商是越有保障,你如果放鬆,就是剛剛講的東南亞也好,中國大陸也好,像現在很多的品牌,它除了環境的這個要求,甚至在人權的要求都一樣,你像一些大的品牌,他們已經宣誓,2020年以後,他們對環保纖維的這個使用量,必須要提升幾倍,那這個部份我們在10年前就開始做了,我們就開始投資了,像現在剛開始他們要求之後,我們量都可以滿足供應。」 

宏遠興業總經理 葉清來:「現在環保限制沒有什麼,我們本來就是這樣做,我們公司參加Bluesign已經將近10年了,我們東西、工廠、產品全部都是驗證過的,那我們第一次就成功了,而且我們是垂直整合,從紗、布、染整整套全部通過,所以那個時候他們那個Bluesign的副總,他看完、通過,然後他講一句話、太神奇了,不可能的事情可以變這樣、優秀,就這樣、你要去做就可以做到,我覺得沒有什麼困難。」 

宏遠興業總經理 葉清來:「越禁越多是好,逼你去創新一個沒有毒的東西。」 

紡織業者在環保的標準上早已經與國際接軌,甚至是設立實驗室,自主研發無毒助劑與染料,減少對人體以及環境的傷害。 

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原料及紗線部主任 林政助:「由品牌商的訴求推回來,我們所謂的市場的market,所謂的引導的一個趨勢,所以國內的廠商,就紛紛的包括綠色纖維、包括綠色材料、包括綠色助劑,一直一直都在創新研發,甚至跟國外的所謂的研究單位,甚至跟國外的公司都有在合作。」 

棉品實業董事長 洪清峰:「我用比較新的環保型的染料,環保型的染料、何謂環保型?他第一個、一般要用7個缸才能夠結束,一個染色的一個,完全的一個製成,我只要4缸,所以我省掉了3缸的水,再來、我省掉了人家要用90度去做水洗,我不必,我從頭到尾巴都是60度,所以我省掉了30度的溫度,所以我可以減少碳足跡。」 

業者除了使用可節省大量的用水、時間及能源的環保染,更是選用荔枝葉、茜草、墨水樹、檳榔子等天然植物作為染料的自然染,達到更天然無毒的狀態。 

棉品實業董事長 洪清峰:「在先進的國家,他老早他們就在用這些染材來做化妝品,他也不必跟你去解釋,這是什麼花朵來做,這是什麼葉子、這是什麼樹木原料,反正就是天然的,天然的東西你就整個在你的製作過程裡邊,你可以去想到怎麼不會去傷害到我們人類的皮膚,他的身心健康的問題,如果可以做到這樣子的話我認為這是完美的。」 

而這些的布料產品,大多都銷往歐洲,被製作成女性的貼身內衣褲及塑身衣等高單價的產品,成為歐美重要的針織布品供應商。 

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原料及紗線部主任 林政助:「全球大品牌的訂單,將近60%到70%,幾乎都是我們台灣出的布料,所以我們目前台灣的布料佔有非常強的優勢,那為什麼會非常強的優勢?就是因為我們一直都有符合,所謂的大品牌,甚至國際業界的一個需求。」 

台灣紡織業每年的出口值,都超過新台幣3千億元,台灣的紡織品開發能力與品質的可靠性,以及在資源創新上的思惟,都是維持競爭力的關鍵。 

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原料及紗線部主任 林政助:「所謂的品牌的要求,也就是市場的要求,而且這個要求非常的非常的強而有力,強而有力到我們非得做不可,如果不做的話,那他們就去找韓國、他們就去找大陸了,這個已經是已經我們無從選擇了,這一個是品牌商的要求。」 

宏遠興業總經理 葉清來:「不能用的藥劑你不要去用這樣而已,你可以用別的地方,大家機會是平等,大陸也好其他廠商我們是機會平等,機會平等之下你的成本一樣,偷跑的人、你就會輸偷跑的人,但是事實上不是這樣,如果你心好你會遇到很多貴人,心地好你可以很多東西你都可以排解掉,比方我們公司做環保做很久,我們從環保賺好多錢,一年差不多兩億。」 

不單只是在紡織品上講求環保,連廠區的管理、廢棄物的利用上都挖掘出新的價值,宏遠關掉工廠冷氣,在高溫織布廠、染整廠內裝設一整排水簾降溫,運用負壓原理讓工廠裡能自然通風,一年就節省了6000萬元的電費,還把工廠每天產生出的污泥和煤渣收集起來,製成空心磚,對外銷售,製造過程所產生的廢棄物,全數回收再用。 

宏遠興業總經理 葉清來:「不能怪這個環境,你要適應環境,所以我們就把產品面,設備面把他升級,那我成本反而下降,接受他這個限制的力量,那我們在某一個方面去改善、去創新,那我們還是利潤更好。」 

台灣紡織在未來勢必要持續與世界大品牌商合作,這也意味著後端的製程設計、機械設備、原料供應,都得要嚴格達到無毒環保的標準,以符合品牌商的需求,這對台灣廠商來說,當然是挑戰,不過,也同時充滿了,機會與商機。 

採訪撰稿:黃庭鋒 
攝影後製:高健倫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